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九章 你下脚这么狠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然而,唐悠悠却依旧沒有任何的回应,一双大眼睛圆鼓鼓的瞪着,就好似傻掉了一样,

    宇文皓天被吓的向后缩了缩身子,再也沒有说话,迅速的发动了车子,

    酒店的房间内,大床上的唐悠悠紧握着宇文皓天的手,不停的喊着,“不要,不要拿走支票,那是救命的钱,甜心,甜心还在医院,”

    看着睡梦中不停的重复着这一句话的唐悠悠,宇文皓天也满是疼惜的紧握着她的小手,伸手缕了缕她额前凌乱的发丝,

    这一夜,宇文皓天不停的帮她物理退烧,而那一双手,也始终被她紧紧的握着,

    第一次看到唐悠悠这么害怕和脆弱的模样,尤其是她眼角那一滴滴炙热的泪珠,似乎烧灼着他手上的肌肤,

    他从來沒有看过一个女人哭成这个模样,甚至是在意识模糊的梦里,

    尤其是她不停的重复着的那些话,他不知道她到底经受了些什么,只是觉得心疼,

    整整一夜,她不停的哭,不停的喊,而他便不停的握着她的手,帮她退着烧,

    他这一辈子,都从未这样照顾过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而且,他也是第一次体会到,照顾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夕阳渐渐爬出來,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宇文皓天这一个大公子,是如何照顾一个病到不停说梦话的女人,

    而这整整的一夜,他始终未合过眼,就这样一直凝视着她,安慰着她,

    直到累到直接手握着毛巾,另一个手臂被睡梦中的女人紧紧的抱着,就这样沉沉的睡了,

    倏然,在黎明,伴随着一个重重的巴掌声,才刚刚入睡的宇文皓天,生生被人从美梦中抽醒过來,“啊,哪里放炮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宇文皓天也语无伦次的坐了起來,一脸惊恐的四处张望着,

    而此刻,从床上坐起來的唐悠悠一脸冷冽的凝视着还紧握着自己的手的宇文皓天,眸底满是诧异和愤怒,

    “宇文皓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你到底都做 了些什么,”

    唐悠悠只觉得头有些沉沉的,拼命的回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记得自己要赶回去西阳的时候,偶遇唐子龙,然后,被他夺走了支票,

    可是之后,之后的事情,她有些想不起來了,

    宇文皓天抚摸着被重重掌掴了的脸颊,实在是委屈极了,“喂,女飞贼,你这是恩将仇报的节奏,”

    看着宇文皓天那委屈的神情,唐悠悠这才想起來,昨天突然下大雨,而伤心不已的自己,貌似在大雨之中游了过去,

    后來,貌似看到过一辆跑车,

    这么说來,跑车里的人,就是宇文皓天了,

    想到这里,唐悠悠无语的摇了摇头,便掀开了被角,欲要走下床,

    “别乱动,昨晚你发高烧了,现在身体应该还很虚弱,”

    宇文皓天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起身慌忙走至唐悠悠的面前,欲要搀扶着她,

    而唐悠悠只是冷冷的白了他一眼,迅速的将他推开,“你才虚弱,你们全家都虚弱,”

    宇文皓天无语的僵在了原地,这才是真正的蛇与农夫啊,

    即便如此,宇文皓天依旧关切的扯住了唐悠悠的手臂,“女飞贼,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在大雨中那副凄惨模样,还有,好端端的,你怎么跑來丽水这个地方了,”

    唐悠悠整理着身上完整的衣装,只是轻瞥了宇文皓天一眼,并沒有想要回答他的意思,

    触到已然走至了门口,就要拉开门离开的唐悠悠,身后的宇文皓天大喊,“喂,我可以给你钱,”

    顿时,唐悠悠的脚步直接顿了下來,

    随后,一点点转过身來,眸底的冷冽,却更加的浓重起來,“你有病吧,是不是出门太急,你忘记带药了,”

    唐悠悠很确定,自己并沒有和宇文皓天发生什么,而他此刻的那句可以给钱,就如同她是一个出卖肉体的女人了,

    宇文皓天也意识到自己的表达不太恰当,慌忙解释,“我是说,你昨晚发烧的时候,不断的说着什么不要抢你的支票,说是甜心等着钱救命,所以,我给你钱,要多少,”

    听完了宇文皓天的解释,唐悠悠眼角的苦涩更加的凝重起來,她垂下了头,不停的扣着衣角,

    但是随后,却摇了摇头,声音中满是倔强,“谢谢你的施舍,不过,我不需要,”

    随后,便拉开了房门,大步的走了出去,

    只是还沒有走出去几步,就被身后追上來的宇文皓天直接从身后环住了腰,

    顿时,唐悠悠一愣,搞不懂这是什么戏码了,

    “宇文皓天,你这是在玩什么,”

    唐悠悠冷冷的吐出,欲要掰开缠在腰间的那一双大掌,

    然而,宇文皓天却握的更紧了,“唐悠悠,你必须要,我知道你现在需要钱,而我有钱,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

    唐悠悠是彻底的无语了,这人是钱多的沒有地方花了,什么叫做他有钱,她要多少有多少,

    “可是,我不需要你的钱,市长公子,你要是钱多的沒有地方花,麻烦你做点慈善事业,可以捐给需要的人,”

    于是,唐悠悠再度挣扎着,欲要从宇文皓天的禁锢下抽出身來,

    而此刻,倏然瞥到身后闪烁着一阵亮光,

    只是,宇文皓天岂会乖乖的松开,

    “慈善我会去做的,但是,你必须要,你不是很需要钱吗,那个什么甜心还在住院,你不是急着给她做手术,”

    对于宇文皓天來说,这样死皮赖脸的求着别人要他的钱,还真的是第一次,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抽什么疯了,会突然这样做,

    挣扎到浑身都出汗的唐悠悠是彻底的无语了,随后仔细了想着,目前來说,她也确实沒有地方去筹集钱了,

    可是,甜心的手术是必须要走的,而她好不容易借來的钱,也已经被唐子龙抢走了,

    所以,现在宇文皓天这样上赶着送钱,她有什么不接受的道理,

    只是,如果是别人这么好心的借钱给她,她固然会接受,可是,眼下的人,却是宇文皓天这个奇葩,

    所以,她还是有些犹豫了,

    似乎猜测到了唐悠悠此刻的情绪,宇文皓天解释道,“放心,我沒有任何的企图,只是单纯的想要帮你,再说,我一个堂堂市长公子,上赶着给你钱,是你唐悠悠的荣幸,所以,你就接受吧,或者,你很享受我这样的拥抱,想要我的香抱,不愿意要钱去救小甜心,”

    听到宇文皓天这样一说,唐悠悠无语的白了他一眼,

    想到小甜心,唐悠悠现在來说,只有接受了,

    “松开我,”

    “喂,我送钱给你,你怎么还是不接受,你不要钱,我就不松手,”身后的宇文皓天很是享受的紧了紧手臂,甚至闭上双眼,直接贴在唐悠悠那软软的后背上面,顿时觉得比柔软的大床还要舒服和惬意,

    哒,

    伴随着宇文皓天的一身惨叫,唐悠悠缓缓转身,对着他伸出了小手,“钱算我借你的,等以后我会还你的,”

    凝视着唐悠悠唇角的那抹笑容,宇文皓天确实呲着牙,一脸隐忍的模样,

    看了看唐悠悠那一双尖细的高跟鞋,宇文皓天顿时暴怒,为什么人类要发明高跟鞋这种东西,

    “喂,怎么,反悔了,”

    看着倏然安静下來,甚至脸色异常难看的宇文皓天,唐悠悠无语的瞥紧了眉头,

    只是,宇文皓天并沒有回应,只是一瘸一拐的转身,走向了房间的大门,

    就在唐悠悠欲要咆哮的时候,便听到从门口传來了宇文皓天极其无奈的声音,“女飞贼,到时候还钱的时候,必须加一部分精神神损失费,拜托,你下脚要不要这么狠,”

    看着已然疼痛到额头都开始冒着冷汗的宇文皓天,唐悠悠浅笑着摇头,跟随着他走了进來,“好啊,市长公子的钱,我哪敢不还,”

    握着另外的一张支票从酒店里走出來之后,唐悠悠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这下,小甜心的病有救了,

    想到唐子龙所抢走的那张支票,唐悠悠苦涩的摇了摇头,

    对于唐子龙,唐悠悠连恨都恨不起來,毕竟,那是她的父亲,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生父亲,要她如何去恨她,

    回到西阳之后,很快,小甜心已然开始安排手术了,

    在甜心被推进去的那一刻,唐悠悠和尹岚紧紧的牵着彼此的手,那张紧张和担忧,真的是言喻无法形容的,

    整整三个小时,唐悠悠和尹岚就那样互相握着手,期待着手术室的灯灭下來,

    而等待却是漫长的,漫长到好似有整整的一个世纪,

    直到灯果真灭下來的那一刻,唐悠悠和尹岚握着的手更加的紧了,甚至,用尽了浑身的力气,

    看着小甜心被推出來,甚至听到医生说,小甜心脱离了危险,手术成功的时候,那一瞬,唐悠悠只觉得浑身都软了,差一点跌坐在了地上,

    好多天的煎熬等待,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下來,

    然而,所谓的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却又开始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