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二章 继续颓废下去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但是更多的,是心疼,

    原本小宝应该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沐浴在父母的爱河之中,甜蜜健康的成长的,

    可是现在,因为他们长辈的事情,让小宝无法拥有一个健全的家庭,沒有办法和别的小朋友那样,享受着该有的家庭的温暖,

    对于小宝,唐悠悠的心底满是浓浓的愧疚,

    唐悠悠收回思绪,凝视着身旁的林姗姗,“伯父应该去国外尽快进行治疗的,再这样拖下去,恐怕会越來越糟糕的,”

    听着唐悠悠的提议,林姗姗很是无奈的摇头,“我也知道,只是,希城现在什么都沒有,我给他钱,他也不要一分,他的自尊太强了,根本听不进去劝说,”

    唐悠悠也很了解顾希城的脾气,这种时候,他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都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要想让他振作起來,恐怕,也只有刺激他的心理了,

    倏然,一阵钥匙扭动的声音从门外传來,下一秒,只见憔悴不堪,甚至满脸颊胡须的顾希城神情落寞的迈步走进來,

    当他触到站在顾昌安的身旁,牵着小宝的手的神情冷冽的小宝,顾希城顿时黑眸一紧,脚下的脚步也顿了下來,

    “悠悠,小宝,”

    浑身满是浓浓酒味的顾希城走进唐悠悠身旁,俯身欲要去抱小宝,却被小宝一脸嫌弃的轻轻推开,

    “顾希城,真沒有想到,你居然会颓废到如此地步,”

    唐悠悠瞥了顾希城一眼,眸底满是无奈和嫌弃,

    小宝躲闪的举动也深深的刺痛着顾希城的心,原本遭受了这么多的打击了,现在,连自己的儿子都露出这么厌烦的神情,真的是沒有比他更加悲哀的人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顾希城的视线落在了床上依旧紧闭双眼的顾昌安身上,“现在我成了这副惨样,你应该更加不会想要和我在一起了吧,呵呵,”

    凝视着顾希城那扯起的苦涩笑容,唐悠悠微垂着眼眸,最终,还是扬起了那满是冷冽的笑容,“我跟你在不在一起,跟你是不是凄惨或者安逸沒有任何的关系,顾希城,原本我以为你还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但是现在看來,真的是令人失望透顶,人最凄惨的不是什么都沒有,而是沒有了一颗活着的心,”

    现在的顾希城,明明活着,那消极的态度,却如同已经死了一般,人如果一旦连活着的勇气和信心都沒有了,真的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人生最凄惨的事情,不是你什么都沒有了,而是你连活着的勇气和该有的自信都沒有了,那么,你真的和死了沒有任何的区别,

    “心,自从你离开我的时候,我的心早就死了,而现在,只不过是连臭皮囊也要结束了的节奏而已,”

    对于顾希城來说,失去这一切并不是最心痛和难过的,而是他心爱的女人再也不愿意回到他的身边,

    看着顾希城那一副破罐破摔的模样,唐悠悠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顾希城,你死不死的沒人在意,只是,你让伯父病成这样,沒有办法去接受好的治疗,请问,作为一个儿子,你是不是觉得很自豪,又或者,你已经混蛋到了想要让自己的父亲跟着自己一起混死的地步了,”

    伸手指了指身后面色苍白的顾昌安,唐悠悠紧握着小宝的手,恶狠狠的怒视着面前颓废到极点的顾希城,

    顺着唐悠悠手指的方向,顾希城一点点凝视着顾昌安那憔悴不堪的样子,心顿时紧紧的拧在一起,痛到好似要沒有了知觉一般,

    他也想要带着顾昌安去接受更好的治疗,只是,所有的钱都拿去还债了,甚至让方芳偷偷卖掉了唯一的别墅,现在的他能够有个地方住,已经算是上天的恩赐了,

    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从头再來,如何迅速的噘起,

    望着沉默下來,一双黑眸也迅速暗淡下來的顾希城,唐悠悠牵着小宝的手,将他推至他的面前,“你知不知道,在小宝的眼里,你就像是超人一般的存在,在他的眼里,他的爹地是最厉害,最伟大的人了,可是现在看來,他的爹地,也不过是一个遇到事情就自暴自弃,连从头再來的勇气都沒有的人,甚至,连一个男人都算不上是,”

    唐悠悠那一句句话语,就像是无数只利剑,直接扎在了顾希城的心底,一瞬间,他的心千疮百孔,

    “爹地,你一定要振作起來好不好,小宝相信爹地可以从头再來的,爹地在小宝的心底,一直是一个超人一般的男人,沒有什么困哪,可以将爹地打倒的,”

    小宝望着顾希城,小手紧紧的握着他的大掌,眼泪也在眼眶里打着转,

    顾希城大拳紧紧的握着,他从來沒有想过,有这么一天,自己的儿子要对自己这么语重心长的说这样一番鼓励的话语,

    “你是无所谓,可是,伯父不能因为你的懦弱和自暴自弃就这样下去,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马上带着他去国外进行治疗,然后将伯父辛辛苦苦打拼下來的顾氏也迅速的争取回來,现在这种时候,你那些所谓的自尊,都是时候放下了,因为你若不强大,就注定被人瞧不起,曾经你的辉煌,是因为伯父,我倒是很疑惑,有沒有那么一天,伯父可以因为你这个儿子而觉得骄傲,现在看來,你,还真是沒有这种实力,带着你所谓的男人尊严就这样继续颓废下去吧,我也不会让小宝再來看你了,因为,你根本不配称之为他的父亲,做不了他心中顶天立地的榜样,”

    说罢,唐悠悠扯着小宝的手臂,不顾小宝的挣扎,就大步的走了出去,

    而此刻,顾希城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那紧握在一起的大拳,深深的嵌入了手掌之中,甚至,有血滴一点点的从掌心滴落下來,

    唐悠悠的那一番话,就像是一根根的刺,扎在他的心底,怎么拔也拔不掉,是那么的疼痛,

    从门口的方向收回视线,林姗姗微皱着眉头,触到顾希城不停滴着鲜血的手掌,心也紧紧的揪在一起,

    从白色的衬衣上面扯下來一块布条,林姗姗走至顾希城的身旁,满眼疼惜的牵起他的大掌,一点点包扎着他手上的伤口,

    手掌心闯來的痛感,和心中的疼痛相比,真的是太微不足道了,

    他的心,因为唐悠悠方才的那一番话,以及她那满是冷冽的双眸,而被深深的伤害着,

    难道,他真的要这样颓废下去吗,

    顾氏已然彻底的成为了过去,那些來自于顾昌安身上的光环,也已然彻底的散去了,

    细想这么多年以來,他到底有什么样的成就,

    他所拥有的一切,都被冠上了顾昌安之子的标签,

    如果沒有这一次保护膜,他顾希城到底还有什么值得骄傲和自豪的,

    还有,顾昌安现在已经成了这样,如果再不接受治疗的话,万一发生些别的事情,他这一辈子,恐怕都要活在自责和内疚之中了,

    只是,身无分文,什么都沒有了的他,到底要怎样去从新振作和撅起呢,

    “希城,悠悠说的也对,你真的不可以再这样下去了,伯父的病需要马上去国外治疗,而顾氏,也还在等着你來从新将它崛起的,”

    望着顾希城手上的伤口,林姗姗苦涩的摇了摇头,

    顾希城缓缓抬眸,一双暗淡的黑眸里满是浓浓的幽深,

    抬眸瞥了瞥顾昌安,他在心底问自己,难道,真的要放下那骄傲的自尊,去放下身段,和别人借钱吗,

    此刻,林姗姗松开手,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直接递到了他的手中,“这笔钱是我和我们林家借给你东山再起的,包括给伯父治病,我这不是施舍,而是一种投资,因为我知道,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曾经辉煌的顾氏,还是会再度崛起,甚至,比伯父经营的时候还要好的,这笔钱,算是一种投资,等到顾氏东山再起之后,我想要成为顾氏的一个股东,可以吗,”

    望着林姗姗递过來的那一枚支票,凝视着她眸底的那份坚定和期待,那一瞬,顾希城犹豫着,最终,还是接了过來,

    眼下对于他來说,所谓的尊严和骄傲,真的是沒有任何的意义,给顾昌安治病,让顾氏东山再起,才是他眼下最应该去做的事情,

    因为他要像唐悠悠证明,他顾希城,是一个值得她继续爱下去,值得她相信,值得她将余下的日子都交付给他的,

    还有小宝,他要成为小宝最好的榜样,他不是超人,但是,他要做自己儿子眼里的那一个最伟大,最厉害的超人,

    美国的某一个医院内,

    “爸,你恨她吗,”

    坐在顾昌安的病床旁,顾希城将刚刚削好的苹果递到了顾昌安的手中,那一句爸,他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才喊出來,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那一句沉重的称谓,叫出口却是那么的简单,

    对于顾昌安來说,这一句爸,他等了太久太久了,

    久到,他已经忘记了,顾希城小时候叫这个字眼时候的神情到底是什么样子,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