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章 他病情加重了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林修远从沙发上站起身來,唇角扬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对于顾希城來说,现在最吸引的,除了安慰,还有就是金钱上的帮助了,顾氏需要从新撅起,而分文沒有的顾希城,要拿什么去撅起呢,”

    电话另一端的听到林修远的提醒,却依旧有些疑惑,“可是哥,我也沒有那么多钱啊,要撅起顾氏,需要的数目可不小,”

    林姗姗也曾想过帮帮顾希城,可是依她的条件,手里根本拿不出來那么多的钱,

    而且,林文钊本來就不希望林姗姗和顾希城纠缠不清,所以,更加不会给任何的帮助的,

    林修远捅在一侧裤子里的手拿出來,唇角的笑容变得幽深起來,“这笔钱,哥拿给你,姗姗,这是你唯一的机会,能不能抓住顾希城的心,就看这一次你能够做多少了,”

    林修远拿给她,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林姗姗眉头皱的更加紧了,下一秒,唇角扬起了灿烂的弧度,“哥,从小到大,你对我都是最好的了,可是,依照顾希城的脾气,我就算拿得出钱,我还担心他不会接受啊、”

    在这种时候,顾希城固然缺钱,但是,如果是林姗姗给的钱,他恐怕并不会接受的,

    在林姗姗的心底,也在纠结,这种时候,到底应不应该这样做,

    心中对于顾希城的情感只增不减,想要她放弃这份情感,等于要她的杏命,

    “傻丫头,想要他接受这笔钱并不难,况且,他现在那么需要钱,你这样雪中送炭,他有什么理由拒绝,”

    眼下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让顾希城彻底的接受林姗姗,对于林修远來说,真的是期待许久的事情了,

    “人都是有自尊的,希城刚刚受了那么大的打击,我现在这样,我怕他会不愿意接受,”

    林姗姗还是有些担心,依照顾希城的脾气,能够接受这一笔钱吗,

    “那还不简单,放心吧,你只管雪中送炭,我会有办法让他接受的,”

    挂掉电话,林姗姗却还是有些担忧,这种有所目的的雪中送炭,真的可以获得顾希城的真心吗,

    凝视着病床上海沒有醒过來的顾昌安,林姗姗眉头紧紧的皱着,

    此刻,在这个灯火阑珊的街头,喝的酩酊大醉的顾希城跌跌撞撞的走在大街上,

    抬头凝视着满是星空的黑夜,顾希城苦笑着大叫,“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心爱的女人不理我,现在,连顾昌安那个钢铁般的人都躺在医院里,顾氏就这么败了,就这样彻底的完蛋了,”

    站在十字路口,不顾四周围响起的鸣笛声,顾希城仰天长啸着,引來了无数的人围观,

    因为顾氏曾经是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所以此刻,好多人也认出了这个站在马路中央,形象尽失的人就是曾经顾氏的公子顾希城,

    三五成群的人聚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而顾希城却丝毫沒有察觉到,依旧仰着头,凝视着灿烂的那么悲伤的天空,不停的怒吼着,

    正值下班高峰期的十字路口被堵的水泄不通,交通也变得混乱起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为顾希城变成如此而觉得同情的时候,倏然人群中走过來一抹身影,直接走至了顾希城的身旁,

    而此时,顾希城早已醉到跌倒在地上,毫不顾忌形象的躺在地上,好似以地为床,以天为被的节奏,

    那抹身影顿下顾希城的身旁,修长的身影背对着人群,唇角扬起了一抹邪肆的弧度,“顾希城,曾经叱咤风云的豪门之子,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机长大人,怎么今天,变成了如此落魄的地步,”

    躺在地上的顾希城眉头微皱了一下,声音也异常的轻微,“什么顾希城,是那个什么都沒有的可怜虫,”

    面前的男人唇角弧度上扬,微微俯身,“真是令人同情,不知道顾昌安看到你这副模样,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男人冷笑着将顾希城狼狈不堪的西装整理了一番,随即对身后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随后,顾希城便被抬进了一辆黑色的车子里,

    人生就是这样,无论某一个角落有一个人多么的痛苦或忧伤,东升西落的太阳依旧是同样的规律,从天的另一边缓缓爬上來,

    床上的男人揉了揉撕裂般疼痛的头,一点点爬起來伸了伸懒腰,

    倏然,伸出去的手臂僵在了半空之中,他幽深的黑眸里满是凝重,

    顾希城凝视着这陌生的空间,缕了缕思路,他记得昨天心情烦闷的他跑去酒吧喝了酒,

    难道, 跟那些狗血的小说情节一样,他喝醉之后,被人强了,

    顾希城摇了摇头,对于自己的想法表示有些无语了,

    一般都是女人醒过來,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空间,然后就是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对一个高富帅强上,

    而他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高富帅,虽然,这只是曾经,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醉醺醺的衣服,顾希城的眉头紧拧着,有些嫌弃的摇了摇头,

    只是,他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就在顾希城疑惑之际,只见卧室的房门缓缓被推开,

    入眼的是一双修长的长腿,通过那一双黑的发亮的男士皮鞋,他足以确定,走进來的人是个男人,

    顿时,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顾子琛的眸光微垂着,迈着沉稳的步伐一步步走至顾希城的大床旁,随后,俯身坐在他的一侧,

    顾希城一愣,沒有想到会是顾子琛,

    他有些警惕的缩了缩身子,那表情滑稽至极,就像是生怕被侵犯的小女人一般,

    看到这里,顾子琛忍不住轻笑着摇头,“顾少,别这副表情,我对你可沒有任何的感觉,”

    顾希城的眸色暗淡下來,眸底也满是阴寒,“对你,我更加的沒有兴趣,只是顾子琛,真沒有想到,你也挺好心的嘛,看到我喝醉,还知道带回來照顾,不错不错,”

    从大床上挪下來,顾希城拿起一旁的西装外套,

    顾子琛不紧不慢的从大床上站起來,唇角的笑容也显得异常的邪肆,“看來,顾少爷沒有受到太大的打击,还知道开玩笑,我还在担心,顾少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寻死的事情呢,”

    走至门口方向的顾希城黑眸一紧,脚步也倏然顿了下來,转过身,眸底满是冷冽的轻瞥着顾子琛,“看來,你的目的,就是想要我死,呵呵,顾子琛,我实在好奇,咱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

    此刻,顾子琛的黑眸明显的一紧,唇角的笑容也显得越发的邪魅起來,

    迈步走至顾希城的身旁,斜倚于在门框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顾希城,“也沒有什么大仇,就是被你夺走了属于我的东西而已,准确來说,跟我有仇的人,应该是顾昌安,”

    听到顾子琛提到顾昌安的名字,顾希城的黑眸一紧,显得有些疑惑起來,

    “夺走属于你的东西,在我的印象之中,可从來沒有拿过属于你的东西,顾子琛,你这霸道的也太沒有道理了吧,还有,顾昌安跟你又有什么仇,”

    莫名的,顾希城觉得,和顾子琛之间好似有着什么不曾知道的故事,

    顾子琛的黑眸明显的一紧,抬眸凝视着顾希城,微笑着开口,“这种事情,你需要去问问顾昌安才对,你问问他,这辈子做过什么孽,我想,他应该会知道的,”

    顾希城的手臂一紧,差一点就要挥过去,砸在顾子琛的脸上,

    但是还是忍住了,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便转身大步的离开,

    当他返回医院的时候,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姗姗,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出來了,”

    一走进医院,便看到了推着顾昌安从里面走出來的林姗姗,

    此时,顾昌安还是沒有醒过來,那苍白的面颊,显得又苍老了许多,

    林姗姗触到顾希城的身影,眉头紧皱着,垂眸许久沒有开口,

    顾希城看到林姗姗这样,彻底的着急了,“姗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现在还沒有醒过來,你就把他推出來做什么,”

    说着,顾希城就要推着顾昌安返回到医院里面,

    见状,林姗姗扯住了他的手臂,“希城,别回去了,医院刚刚说,顾伯父的病情加重了,他们说治疗起來很棘手了,让我们去别的医院看看,”

    顾希城顿下脚步,脸色也变得难看至极,

    “病情加重了,好端端的怎么会加重,不是一直用药物在控制着吗,怎么会沒有任何的缓和,反而加重的,”

    顾希城摇着头,那紧握的双拳恨不得要捏碎一般,

    “希城,我们给伯父找一个更好的医院去治疗吧,这么久了,一直沒有任何的好转,再这样下去,也会拖延病情的,”

    林姗姗紧咬着唇瓣,眼眶里似乎闪烁着晶莹的亮光,

    顾希城的黑眸一紧,握着轮椅的手也倏然一紧,

    其实,他原本也想要带着顾昌安出国去治疗的,毕竟国外的技术比国内要强许多的,

    可是,顾氏一破产,他连最起码的生活都很困难,更别说是给顾昌安治病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