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九章 虐待剥削节奏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她对于战旭阳的情感,很多人都会误认为那是爱情,其实不然,那不是爱,不是爱情,

    战旭阳对于她來说,是这个世界上为她付出最多,最为疼爱她的人了,

    那一种疼爱,比唐子龙和尹岚都要多很多,

    那是一个参与了她所有过去,见证过她所有悲伤或者喜悦情绪的人,

    不是亲人,不是爱人,是比亲人亲切,比爱人温暖的人,

    而且,也是她最为亏欠的人,

    “那,你爱他吗,我说的,是爱情,”

    林修远凝视着镜子里那倏然垂下來的脸,眸底也满是期待,

    许久,唐悠悠却微笑着摇头,“看來,是所有的人都误会了,我对旭阳哥哥只有亲情,并沒有任何其他的情感,”

    顾希城这样认为,现在,连林修远也在这样的认为,

    唐悠悠不禁摇了摇头,在心底觉得疑惑,难道,她所表现出來的情感,就那么容易让他们混淆吗,

    听到唐悠悠的解释,林修远的眸底却流露出一丝丝的忧伤,“那我呢,我们,有可能会是爱情吗,”

    触到林修远那一脸期待的模样,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唐悠悠明显有些不自在起來,

    她低头扣着手指,有些尴尬的垂眸,“那个,林总裁总是爱开玩笑,”

    玩笑,他现在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

    林修远听到她的回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只是下一秒,他又为自己现在所有的情绪觉得可笑起來,

    抬眸凝视着车外昏暗的天空,他撇紧眉头,“看來,今天我们是回不去了,原本这也是你的故乡,我们多留几天也好,”

    林修远这样一提醒,望着昏沉沉的天空的唐悠悠弯眉紧紧皱着,

    是啊,这是她的故乡,一个拥有着无数忧愁的地方,

    她再度回來了,而那些伤痛,只增不减,

    “等等雨停的吧,这样赶路也确实太危险了,”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越想逃,就越是逃不掉,

    这一座伤城,她本以为不会回來了,可时隔半年,最终,还是回來了,

    思索了片刻,在这座城市里,她唯一可以去的地方,也就只有夏小白那里了,

    只是,带着一只回去,夏小白会不会炸毛的节奏,

    无奈的摇了摇头,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她总不能将林修远扔在这风雨交加的陌生城市吧,况且,她要回去,还需要用到这个司机,

    当她带着林修远敲响夏小白家的家门时,果真如同想象中的一般,夏小白一脸惊诧的将她拖至了角落,“唐悠悠,你到底是什么节奏,半年而已,你居然又领回來一个,”

    夏小白是真心的佩服起唐悠悠了,之前去巴黎,带回來一个z先生,虽然他就是战旭阳,

    现在,半年的光景,回來又带着一个帅哥,

    这艳遇,要不要这样停不下來,

    “别瞎说,他只是我的合作伙伴,”唐悠悠彻底的无语了,看來,将林修远带來这里,真的是错误的选择,

    “真的只是这么简单,我才不信,我已经闻到了八卦的味道,快从实招來,我要听你们的故事,”

    夏小白一脸八卦的扯着唐悠悠的手臂,回头瞄了一眼林修远,只是这一看,整个人彻底的无语了,

    “啊,”

    听到夏小白的尖叫声,唐悠悠便足以证明,林修远和战旭阳的相似度到底有多高了,

    无奈的用手捂住了夏小白的嘴,将她扯进客厅里,“大白天的,你这是见鬼的节奏,”

    夏小白瞥了瞥跟随在身后的林修远,点了点头,“对,是见到鬼了,唐悠悠,这是怎么回事,战旭阳,怎,怎么会活着,”

    夏小白真的是被吓坏了,她沒有料到,战旭阳居然还活着,

    唐悠悠回头瞥了瞥身后的林修远,又看了看面前因为害怕而面色苍白的夏小白,无奈的摇头苦笑着,

    随后,跟夏小白解释了所有的一切,

    “什么,他只是一个和战旭阳长相神似的人,唐悠悠,你确定你不是在唬我,怎么可能,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來的啊,”

    夏小白真的是打死也不相信,面前的人真的并不是战旭阳,

    “你觉得这种事情我有必要欺骗你吗,我本來也不愿意相信,只是,这是真的,”

    如果面前的林修远,真的是战旭阳,那该有多好,

    林修远走进來,凝视着夏小白一脸见鬼的模样,顿时也明白过來,

    “悠悠,看來我和战旭阳撞脸撞的真是太过神奇的节奏,其实,我可以扮演他的,怎么演都可以,但是前提是,你要把对他的情感如数给我,”

    坐在唐悠悠的身旁,林修远唇角扬起的笑容中满是邪肆,

    这一瞬,凝视着他邪魅的笑脸,夏小白才算是勉强相信,他不是战旭阳了,

    “原來如此,不过,我不建议你们在一起的,”

    夏小白瞥了瞥林修远,直接走过來,坐在了他和唐悠悠的中间,伸出做出了一个不同意的手势,

    唐悠悠无奈的瞥了瞥她,“我又说过我和林总裁在一起吗,夏小白,你还真是个头长了,其他的,还一点都沒有成长的节奏,”

    夏小白侧首凝视着唐悠悠,忽然大喊着拍了拍她的肩头,“对了唐悠悠,你这次回來,该不会是为了顾氏的事情,”

    关于顾氏的事情,夏小白也已然听说了,对于顾希城,也是有着各种同情,

    只是,在唐悠悠和顾希城的事情上面,她也并不是那么的赞同的,

    毕竟,唐悠悠为了顾希城真的吃了太多的苦了,

    提到顾希城的名字,唐悠悠的脸色倏然冷了下來,

    她从沙发上起身,來到了落地窗前,凝视着窗外已然下起來的大雨,“不是,我跟他已经沒有任何的关系了,”

    触到唐悠悠忧伤的背影,夏小白沒有淤开口询问什么,

    顾希城对于唐悠悠來说,就是一个伤,一个永远不能回忆的伤,

    于是,微微摇头,从沙发上站起身,來到了唐悠悠的身旁,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吧,过去的事情我们不要再提了,悠悠,我是真的希望你可以过的幸福快乐的,”

    唐悠悠点了点头,那虽然扯起笑容的脸颊,却显得那么的苦涩,

    就在此刻,夏小白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一切,

    夏小白从桌上拿起自己的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号码,顿时弯眉紧皱起來,

    思索了许久,才将宛如定时炸弹的手机按下接听,“干嘛,”

    随后,电话里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见她的眉头皱的就像是麻花一般,沒有说话,便愤愤的按下了挂断,

    侧首凝视着一脸忧伤以及愤怒的夏小白,唐悠悠有些愣了,“怎么了,是谁來的电话,”

    夏小白收回思绪,慌忙摇头,“沒事沒事,我就是有点小事要去处理一下,悠悠,你们不要等我,先休息吧,我估计要很晚才能回來的,”

    随后,夏小白拿起身旁的手机,就迈步走向了门口的方向,

    望着夏小白匆匆离开的背影,唐悠悠却有些疑惑了,

    这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來,而且,外面还下着这么大的雨,夏小白这是要去哪里,

    还沒有來得及问清楚,只见夏小白的身影就消失在了门外,

    屋子里的唐悠悠凝视着外面的倾盆大雨,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转身來到林修远的面前,

    从别墅里走出來的夏小白手握着一把雨伞,可是那么大的风雨,单凭这一把小伞,还真的是沒有多大的作用,

    在风雨中摇摇晃晃的行走着,好似风稍微再大一点,就会将她彻底的吹倒在地上了,

    直到在一处别墅的门口停下來,夏小白紧握着手中的雨伞,眉头紧紧的皱着,甚至扭曲着小脸,凝视着面前的那一扇大门,

    思索了许久,做了半天的思想斗争,甚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娃娃狠狠的扎了几下,又从新放进口袋里,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迈着脚走了过去,

    叮铃叮铃,

    一阵并不那么愉悦的门铃声响起,身着单薄的夏小白摆着双臂焦急的等待着,

    然后,过了很久,别墅的门才缓缓打开,随后,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种既熟悉,又恨不得上去狠狠挠上几把的扭曲俊脸,

    “迟到了10分钟,延长十天,”

    听到那格外冷冽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夏小白紧紧的握着粉拳,真的是有一种忍不住要挥起來的冲动,

    只是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便只能紧咬着牙,克制着心中的情绪,

    “顾少,不是我迟到了,是你开门开晚了好不好,”

    夏小白已经将全部的青春,甚至是一辈子的光景都搭进去了,现在,居然又要延长三天,这是要她死了之后,连骨灰都要被他虐待剥削的节奏,

    触到紧咬着牙,一脸恨不得上來咬死他模样的夏小白,顾子琛抱着双臂,整个人懒懒的倚靠在墙壁上,“哦,那夏小姐的意思,就是不愿意了,也好,其实你的劳动力我还真的是不那么满意,不然,你就用别墅抵债好了,这样,你也不需要每天來这里了,”

    听到顾子琛提及别墅,夏小白就像是被踩到尾巴一般,慌忙摆手,“不用不用,顾少,你的别墅这么大,就沒有必要收回我们家的小别墅了,不就是十天嘛,加吧加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