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儿子能打酱油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第七十九章

    唐悠悠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发,瞬间觉得这包围着她的,并不是什么玫瑰花,倒是像是无数颗地雷啊,

    只要一触碰到,就会被炸到粉身碎骨,

    “林总裁,你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吧,我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跟我这样开玩笑,不觉得有点那啥了,”

    唐悠悠有些无奈的向后退了一步,就好似这些玫瑰都带着能够扎伤她的刺一般,

    “沒关系,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不介意的,”

    林修远好似早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打算,深邃的黑眸里满是浓浓的幽深,甚至透着一股唐悠悠根本看不透的情绪,

    “问題是,我介意啊,可能你误会了,我之前确实把你当做旭阳哥哥,但是我知道,你不是他,而我和你之间,也只是单纯的想要合作,并沒有其他的想法,林总裁,你应该是误会了,”

    唐悠悠倏然有些后悔起來,或许,她应该和林修远扯开些距离的,这段时间不管是工作上,还是私下,他们确实有些來往太过密切了,

    沒有想到,林修远竟然会有这么大的误会,

    而此刻,林修远却直接牵着唐悠悠的手,将手中的玫瑰递到了她的手中,“悠悠,你可以先不接受,只是,可以先接受鲜花吗,”

    唐悠悠一愣,凝视着再度被递过來的花束,又触到林修远眸底的期待,

    最终,唐悠悠还是无奈的接了过來,“好吧,花我收下了,”

    林修远看着唐悠悠接过鲜花,唇角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那,可以拥抱一个,算是给我的心灵安慰么,”

    唐悠悠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有些尴尬的皱起了眉头,

    可是触到林修远那期待的双眸,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轻轻的伸出手臂,

    只是,林修远却倏然伸出手臂,紧紧的将她揽入了怀里,

    唐悠悠一惊,想要从林修远的怀中抽出身來,耳畔却传來林修远沙哑的声音,“别动好吗,我只想这样抱着你,只要一会就好,”

    那低沉沙哑的声音令唐悠悠不由的心口一紧,那么熟悉的声音,就仿佛是战旭阳真的在她的身旁,这样温暖的拥抱着她,

    那一瞬,唐悠悠整个人都呆呆的,连动都沒有淤动一下,

    而此刻,林修远的眸底却透着一股浓浓的邪肆,

    他抬眸凝视着某个方向,看着一抹落寞的身影转身离开,唇角的笑容缓缓展开,

    许久之后,唐悠悠才抽回回忆的思绪,轻推开林修远的怀抱,有些尴尬的垂眸,“那个,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说罢,唐悠悠好似逃一般的转身离开了,

    林修远站在原地,凝视着唐悠悠离开的背影,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浓烈起來,

    转过身子,凝视着那抹身影消失的方向,微眯着一双满是蚀骨寒意的双眸,

    酒吧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似乎要震碎顾希城的耳膜,

    一杯杯酒下肚,却怎么也解不开心中的忧伤,

    倏然一阵音乐铃声响起,他垂眸凝视了一眼,便直接拿起來接通,

    “什么事,”

    听到顾希城明显有些醉意的声音,电话这端的林姗姗也不由的皱紧了眉头,“希城,你喝酒了,”

    “姗姗,要不,你过來陪我喝一会吧,一个人喝太闷了,闷的要死,”

    顾希城的声音越发的低沉沙哑起來,每一个沉重的音色,都好似敲痛着林姗姗的心脏,

    挂掉电话,林姗姗的眸底满是浓浓的担忧,

    实在放心不下,她直接赶去了顾希城所在的酒吧,

    一走进酒吧,便触到了坐在吧台不停灌酒的顾希城,林姗姗无奈的摇了摇头,迈步走进他的身旁,

    直接将顾希城手中的酒杯夺了过來,林姗姗仰脖直接灌进去,

    “喂,那是我的酒,”

    此刻已经醉到连说话都舌头打结的顾希城看着将自己剩下的一瓶酒直接灌下去的林姗姗,眉头紧紧的拧起,

    说着,好似要过來夺一般,只是脚下沒有站稳,整个人扑了过來,

    眼看着要跌倒在地上的顾希城,林姗姗扔掉酒瓶,慌忙将顾希城搀扶起來,

    因为从來不喝酒,这一瓶酒喝下去,林姗姗只觉得整个人都晕晕乎乎起來,可是,双手却依旧紧紧的握着顾希城的手臂,

    顾希城眯紧眼眸,却怎么也看不清此刻搀扶着自己的女人到底是谁,

    林姗姗甩了甩头,却依旧觉得眼前一阵晕眩,此刻,她自己都无法站起身來,却依旧紧紧的搀扶着顾希城,将他一点点拖出了酒吧,

    走至酒吧门外,林姗姗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掉了,浑身也已然沒有了任何的力气,

    看着停在一旁的车子,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无法将身形硕大的顾希城拖至车身上,

    而此刻已然喝大了的顾希城,也根本不受控制,不停的挣扎着,欲要从林姗姗的手中挣脱出去,

    “希城,你别闹了,”

    听到头顶传來的甜腻女声,顾希城黑眸一紧,抬眸紧紧的凝视着她,“悠悠,悠悠,你怎么舍得这么伤害我,为什么,你,你就是不愿意原谅我呢,”

    凝视到醉到连人都分不清的顾希城,林姗姗目光垂落,苦涩的摇头,“希城,我不是唐悠悠,我是姗姗,林姗姗啊,”

    顾希城却拼命的摇头,倏尔站起身來,直接扑过來欲要抱住林姗姗,“悠悠,你就是悠悠,你是我的女人,是我最爱的,却又伤的最深的悠悠,”

    林姗姗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就好似被人重重的打了一拳,那种沉闷,真的似乎要令人窒息一般,“你是顾希城,是我唯一爱过,甚至,沒有办法停止爱意的男人,”

    “悠悠,”顾希城站起身來,欲要抱着林姗姗,可是却怎么也站不住脚,甚至,直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林姗姗慌忙俯身,欲要将顾希城搀扶起來,只是,他真的好沉,林姗姗费劲了力气了,却怎么也抬不起來,

    而此刻,正好从此经过的林修远触到酒吧门口的两个身影,顿时弯眉紧皱,

    将车子停稳,他从车上走下來,缓缓來到了顾希城和林姗姗的方向,

    “姗姗,怎么了,”

    听到耳畔传來林修远的声音,林姗姗欣喜的抬眸,微微模糊的视线触到了林修远那抹高大的身躯,“哥,希城喝多了,他太沉了,你快帮忙给抬起來吧,”

    林修远垂眸凝视了一眼直接趴在地上的顾希城,黑眸一紧,随即俯身一只手就将他搀扶起來,

    随后,视线落在林姗姗的身上,“这么晚了,我们送他去哪里,”

    此刻,林姗姗的弯眉一紧,她思索了片刻,最终开口,“太晚了,这个时间,唐家人应该都已经睡了,不然,带回咱们家吧,”

    林姗姗的这个答案,好似就在林修远的预料之中,他的唇角扬起一抹邪肆的笑容,点了点头,“恩,我看也是,”

    林修远拖着顾希城,林姗姗跟在身后,三个人坐上车子,直接赶往了林家别墅,

    因为已经很晚,林父也早已经上楼休息了,林修远将顾希城直接扛进了林姗姗的卧室,

    “姗姗,你帮他把鞋子脱掉,让他躺好,我去给倒些热水,”

    随后,林修远便迈步走出了林姗姗的卧室,径直走向了楼下的方向,

    看着已然醉到不省人事的顾希城,林姗姗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将顾希城脚上的鞋子脱下來,又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他挪在床的中央,

    片刻之后,林修远端着两杯水走了进來,“姗姗,我看你脸那么红,也喝酒了吧,快点喝点热水,醒醒酒,”

    林姗姗也却是有些难受了,本來就不会喝酒,因为喝了那一瓶,这时感觉整个人都有些晕眩起來,

    便接过那一杯水,直接咕隆咕隆喝了下去,

    “哥,这个给我吧,我给他灌下去,”

    从林修远的手中接过另外的一杯水,捏着顾希城的下颌,一点点灌了下去,

    触到那两个空空的酒杯,林修远的唇角扬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

    “好了,我明天还有事情,你照顾着他吧,有什么事情去叫我,”

    说罢,林修远打了一个哈欠,便转身离开了林姗姗的卧室,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凝视着大床上一脸潮红,不停呢喃的顾希城,林姗姗的唇角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俯身坐在他的身旁,伸出手臂,欲要触摸那近在咫尺的俊脸,

    只是忽然之间,林姗姗却觉得头一阵晕眩,甚至,身体里也好似燃烧起來一般,格外的热,

    难道,是屋子里太热了,

    林姗姗摇了摇头,起身打开了卧室里的空调,可是,这种身体里的热火,却怎么也降不下來,甚至,越來越热,

    这种燥热的感觉,格外的隐忍难耐,

    林姗姗撇紧了眉头,低头凝视着大床上也一脸潮红,好似隐忍难耐模样的顾希城,她的弯眉皱的更加紧了起來,

    “希城,你也很热吗,”

    林姗姗伸出手臂,声音似乎也微微颤抖着,伸出手触摸着顾希城的脸颊,

    可是这一触,却感觉身上的燥热更加的厉害起來,

    那一双小手,也倏然被顾希城紧紧的攥紧,“悠悠,”

    那低沉沙哑的声音,透着一股浓浓的魅惑,令屋子里的温度瞬间上升,

    下一秒,顾希城整个人都贴了过來,而此刻,林姗姗觉得身上的温度也倏然好似得到了缓解,

    就如同是在炎热的夏季,吃到了雪糕一般的惬意,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