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释放男人本色

    【本书首发网站,百度直接搜索关键词 本站】

    一旁的唐子龙此刻双眸里满是浓浓的怒火,恨不得用眼睛将唐悠悠撕碎,

    “小宁,是我,我是子龙,是你的丈夫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洛宁收回视线,凝视着面前的唐子龙,却摇了摇头,“我根本不认识你,我有丈夫吗,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听到洛宁的这一番话,唐子龙上前握住了她的手,“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你怎么能把我忘记,”

    洛宁有些不自在的松开了唐子龙的手,甚至,弯眉紧皱起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都说认识我,还有,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我怎么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病床上的洛宁情绪有些失控起來,握着拳头敲打着头,模样看起來极其痛苦,

    看着洛宁此刻这样,唐悠悠更加的愧疚起來,上前紧紧的抱住了她,“洛姨,你别这样,你只是暂时的失忆而已,以后还会恢复记忆的,”

    唐悠悠将洛宁紧紧的抱在怀里,心中的那一份愧疚和担忧是那么的明显,

    只是,她的拥抱并沒有办法减少洛宁此刻失控的情绪,她挣脱着,甚至低头紧紧的咬住了唐悠悠的手臂,那么大的力度,唐悠悠手臂上的那块肉都快要被咬下來了,

    身旁的顾希城见状,慌忙走过去,将唐悠悠从洛宁的身旁扯了回來,

    “你在做什么,洛姨,你疯了吗,”

    看着失忆之后变得更加疯狂的洛宁,顾希城的眸底满是浓浓的愤怒和担忧,

    将唐悠悠抱入怀中,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她因为疼痛而颤抖起來的身子,

    只是,唐悠悠却并沒有因为洛宁的举动而愤怒,只是摇了摇头,隐忍着手臂上传來的痛感,“沒事,希城,洛姨不是故意的,毕竟,她是因为我们才变成了现在这样,”

    听着唐悠悠的自责,顾希城无奈的摇头,“她不是故意的,可你也是无辜的啊,要不是她要伤害你,我怎么会推倒她,所以,你沒有必要自责什么,”

    “什么,是你们推倒小宁,让她失忆的,”

    唐子龙听到这里,脸上的愤怒更加的明显起來,甚至,欲要冲过來将顾希城打倒在地上了,

    唐悠悠看着愤怒的唐子龙,拼命的摇头,“爸,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洛姨要掐死我,所以,希城才把她推倒的,只是沒有想到,她会撞在大树上,甚至,损伤了脑神经,才会”

    “对不起,你害死了依依,现在,又害得你洛姨变成这样,你觉得,对不起有用吗,我在想,是不是明天我这个老子就要被你害死,”

    唐子龙冷冷的瞥了唐悠悠一眼,就好似看到的是一个仇人,

    在他的心底,从始至终,唐依依和洛宁都是他的心头肉,而唐悠悠,这个同样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女儿,他却如同仇人一般对待,

    望着唐子龙那愤恨的眸光,唐悠悠的心窒闷到了极点,就好似有个人,在拿着一把刀,一点一点的割着她的肉,

    唐悠悠垂眸,双手紧紧的扣着衣角,她从來沒有想过要伤害谁,可是现在,一切,却又变得一团糟,

    唐依依的死,她是真的害怕了,她不希望再有任何的人因为这些事情而受到伤害,可是,不管是洛宁还是唐子龙,却都要揪着过去不肯放下,

    她拼命的逃,拼命的想要忘记,可是总是有人來提醒她,提醒她过去的一切,甚至,让过去的仇恨一直延续到今天,

    本以为唐依依和战旭阳的死,可以令这一切都就此打住,可是,却并非如此,

    心痛到无法呼吸,唐悠悠浑身发软,她觉得下一秒,自己就要倒下去,

    整个人都是那么的无力,无力到连站着都无法站稳了,

    幸好,身旁有顾希城一直陪伴着她,搀扶着她颤抖的身体,

    她抬眸看向洛宁,无奈的摇了摇头,最终,对唐子龙低声开口,“爸,我在这里,会惹你们伤心,我就不留下來陪床了,我会把住院费都交了,也会找人按时來给你们送餐,这段时间,洛姨需要静养,爸,就辛苦你陪同一段时间了,”

    唐子龙却并沒有理会唐悠悠,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洛宁,

    唐悠悠看了看顾希城,苦涩的垂眸,随后,在他的陪同下,迈步欲要离开,

    只是,刚刚走至门口,还沒有來得及推开病房门,却被身后的唐子龙唤住了脚步,

    “等等,”唐子龙从椅子上站起來,起身來到唐悠悠的身旁,“你就这么走了,你交点住院费就算完事了,现在你洛姨都成这样了,你不给点精神损失费吗,还有,我从丽水赶來西阳,现在就在这里陪床,耽误着时间,你想饿死老子吗,”

    顾希城欲要开口,却被唐悠悠直接拦了下來,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递到了唐子龙的手中,“爸,这张卡沒有密码,你需要钱就直接取吧,如果不够,再找我要,”

    看到唐悠悠递过來的卡,唐子龙的双眸里都泛着一抹亮光,视线一直落在卡上面,连唐悠悠离开都不知道,

    走出医院,顾希城凝视着一脸凝重的唐悠悠,心疼的开口,“悠悠,你这是何苦,洛姨那么对你,你何必一直忍让,”

    听着顾希城的话,唐悠悠收回思绪,却摇了摇头,“洛姨怎么对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是家人,洛姨现在成这样,我爸肯定也会很伤心,不管怎么说,也是因为我造成的,这份愧疚,是挥之不去的,”

    唐悠悠只是想要安安稳稳的生活,可是,为什么会这么难,

    她对于顾希城的仇恨已经放下了,可是,洛宁和唐子龙都不愿意放心心中的仇恨,

    现在,洛宁失忆住院,让唐悠悠更加的忧愁起來,

    看着愁眉不展的唐悠悠,顾希城也是格外的心疼,双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眸底满是疼惜,“悠悠,对不起,都是我,如果当初我沒有伤害你,可以坚定咱们的婚姻的话,或许,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唐悠悠抬眸,一双温柔的星眸里满是苦涩,“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不是自责就可以改变的了的,希城,我现在只想要一切都安安稳稳的,不在有任何的伤害和误会,洛姨的失忆,也希望早一日痊愈,而她对于我的仇恨,也能够减弱的话,那该有多好,”

    唐悠悠本以为自己远离了那座城市,一切就都可以从新來过,可是,那份痛苦,却还是无法消失,而这个她深爱的男人,她也从未放下过,

    还有洛宁和唐子龙,因为唐依依的死,对于她的恨意更加的浓重起來,所以,洛宁才会追到这里,甚至,三番五次的想要她的杏命,

    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做,才能够让他们都放下仇恨,

    人生原本短暂,如果一直在仇恨之中度过的话,那该有多么的痛苦,

    看着一筹莫展的唐悠悠,顾希城满是疼惜的将她拥入怀中,“你这么善良的女人,为什么要受到那么多的伤害,”

    唐悠悠轻推开顾希城的怀抱,只是苦涩的摇了摇头,“走吧,你现在身体还沒有恢复,在这样下去,真的会垮掉的,”

    随着唐悠悠迈步离开医院,一步步走向车子的方向,

    坐进车子里,唐悠悠并沒有马上开车,而是伸出五指,遮挡着那明媚的阳光,

    阳光如此明媚,而苦涩的人生,还需要微笑面对,

    倏然,副驾驶位置上的顾希城却探过身子來,双手伸至唐悠悠的面前,

    “你,你要做什么,”

    看着突然俯身过來的顾希城,唐悠悠一阵惊恐,本能的双手护在了胸前,

    看着一脸惊恐模样,甚至缩着身子抱着胸的唐悠悠,顾希城的唇角扬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看你这娇羞又期待的表情,难道,你是想要试一试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让我释放无尽的男人本色的节奏,”

    唐悠悠一头黑线,这个男人怎么随时随地都不忘猥琐的本能,

    无语的白了顾希城一眼,唐悠悠略带嘲讽的开口,“拜托,你这是志残身不残的节奏吗,都伤成这副模样了,你还有力气释放男人本色吗,”

    看着浑身满是伤痕,甚至是旧伤沒有恢复,又添新伤的顾希城,唐悠悠果断放弃了自我保护的举动,

    就顾希城目前这浑身满是纱布的节奏,要他伸个腰都难,更别说是展示男人的雄风了,

    凝视着已然放下防备,丝毫不拿他当个雄风振振的男人的唐悠悠,顾希城唇角的笑意更加的浓烈起來,

    一双大手揽住唐悠悠的腰,微眯的黑眸里尽是邪魅的笑容,“不然,我们试一试,”

    因为顾希城的逼近,唐悠悠的鼻息间充斥着一股淡淡的男人香水味道,甚至,令她觉得有些惬意和沉醉起來,

    触到顾希城那丰满诱人的唇瓣,下意识的,唐悠悠喉头一紧,深深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就像是看到了美食一般难以抑制的想要一尝美味,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