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四章 吃醋又不犯法

    想起今天看到唐悠悠追着一个陌生的身影,大喊战旭Y的名字的时候,那种心痛,真的是无法言喻,

    雨越下越大,那轰隆隆的雷声,甚至要震破他的耳朵,

    而楼上那黑下來的灯光,却始终沒有淤亮起,

    小宝整个人钻进被窝里,这一次沒有像往常一样,抱着唐悠悠,而是赌气一般的缩在床边,甚至,背过了身,

    凝视着小宝背对着自己的小身影,又抬眸凝视着电闪雷鸣的窗外,那种窒闷,真的是言语都无法形容的,

    窗外的雨声越來越大,听滇澠悠悠的心越发的窒闷起來,

    身旁的小宝再也按耐不住,从被窝里爬了起來,拿起身旁的外套披在了身上,

    “小宝,你要去哪里,”

    而小宝却并沒有回答唐悠悠,哒哒哒的跑出了卧室,

    望着外面的电闪雷鸣,唐悠悠迅速的从被窝里钻出來,甚至來不及拿起外套,就追了出去,

    “笨蛋爹地,这么大的雨,你不知道去车里等着吗,妈咪那么滇濟石心肠,你这么自N,她又不会嗅澺,”

    小宝焦急的走过去,看着在雨中摇摇晃晃,好似已经站不住的顾希城,嗅澺的Yu要将自己身上的小外套盖在他的身上,

    看着小宝出來,甚至将身上的外套妥了下來,顾希城甩了甩头上的雨水,大声开口,“小宝,你怎么出來了,快点回去,这么大的雨,别给你淋感冒了,”

    小宝却倔强的Yu要将手中的外套披在他的身上,可是毕竟个头太小,他根本够不到他的肩膀,

    “不要,你都淋成这样了,会淋发烧,甚至,会烧成傻子的好不好,笨蛋爹地,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小宝真的是气愤极了,一个笨蛋爹地,一个倔强冷漠的妈咪,他夹于中间,真的是要崩溃了,

    顾希城摇了摇头,将小宝的外套强行盖在了他的身上,

    就在此刻,大雨中毅然多了一抹小身影,她迅速的钻到小宝的身旁,直接攥住了他的手臂,“唐小宝,你是不是真的要明天进医院才甘心,”

    小宝抬眸,触到唐悠悠的身影,小眉头紧皱,“唐悠悠,你怎么这么铁石心肠,就算你不ai爹地了,也不能这样N他吧,这么大的雨,会淋坏的好不好,”

    唐悠悠握着小宝的手僵了下來,凝视着被大雨浇透的顾希城,眸底满是浓浓的幽深,

    许久,才开口,“顾希城,别再这样了,无论你做什么,都不会改变这一切的,我你,注定是冤家仇家,而不会是夫Q了,别玩自N的把戏,看起來很蠢,请你有点男人的气魄,”

    随后,握紧小宝的手,大步的走回别墅的方向,

    大雨中,顾希城觉得最痛苦的,不是自己的身T,而是自己的心,

    那抹瘦弱的身影,却如同一颗刺,扎在他的心口,

    双腿因x咳蝗砹讼聛恚趺匆舱静晃龋


    身上的衣F粘贴在P肤上,真的好难受,

    原本应该冷的身T,此刻却觉得好热,

    那抹身影越來越远,顾希城的视线也越來越模糊,

    “妈咪,以前你并沒有这么冷血的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的狠心啊,那是爹地,是小宝的亲爹地啊,”

    被强拽会卧室里,小宝拼命的摇头,好似不认识一般看着眼前滇澠悠悠,真的觉得她好陌生好陌生,

    这还是之前的那个妈咪吗,什么时候,她可以狠心到如此地步,

    唐悠悠望着小宝那愤怒的双眸,心撕扯般的难受,

    尤其是此刻小宝眼中的泪水,真的让她窒闷到了极点,

    可是,请问她要如何对待那个害死了战旭Y,甚至唐依依的人,

    唐依依纵然该死,可也是她的MM,这一切,也是因为他而起的,还有战旭Y,以及战萌萌,

    一想到这些,唐悠悠紧紧的捏着衣角,心好似要窒息一般的难受,

    小宝被唐悠悠紧紧的抱在怀里,哗啦啦的大雨声,以及怀中小宝的哭泣声让唐悠悠的心情更加的烦闷起來,

    甚至后來,小宝在唐悠悠的怀中挣扎着,根本不愿意就这样睡去,

    唐悠悠用手臂紧紧的锢着他,生怕他逃开,

    而她的心,却并沒有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那么大的雨,以及那轰隆隆的雷声,听在耳朵里,是那么的刺耳,

    一想到大雨中的那抹身影,让她烦躁不安,

    翻來覆去,却一丝睡意都沒有,

    她在心底嘲笑自己,唐悠悠,你在担心什么,他淋雨跟你有半mao钱的关系吗,你就算是去嗅澺一头猪,也不能去嗅澺那个伤你最深的人,

    所以,他是死是活,都与你无关了,

    将头埋进被子里,却怎么也消不去那些烦躁的声音,

    倏然,被紧紧锢在怀里的小宝却chou出身來,直接跳下床,爬向了Y台的方向,

    刷的一下,将紧闭着的窗帘拉开,满眼泪水的凝视着大雨中那孤独落魄的身影,

    下一秒,小宝哒哒哒的再度跑下楼,

    “唐小宝,你闹够了沒有,”

    从大床上爬起來,唐悠悠冲着小宝的身影厉吼着,却依旧沒有令他顿下脚步,

    无奈,再度爬起來,來不及披上衣F就走向了楼下,

    “爹地,”

    小宝推开别墅的房门,冲着大雨中的某个方向就大声唤着,

    然而下一秒,他迈出去的脚步就立刻顿住了,脸上满是诧异的神情,

    原本在大雨中的顾希城,身旁却倏然多了一个身影,

    甚至此刻,他整个人正依偎在一个nv人的怀里,两个人看起來好不亲昵,

    只是,那个nv人又是谁,

    “爹地,”

    小宝冲着那个被搀扶着坐进车子里的身影大喊着,却始终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从后面紧跟着出來滇澠悠悠凝视着远处那被一个nv人搀扶着的顾希城,一双星眸迅速的一紧,握着门毖的手僵在了那里,

    垂眸,凝视着满脸失落的小宝,俯下身将他紧紧的抱入怀中,

    “小宝,回房间吧,外面冷,”

    说罢,唐悠悠就Yu要牵着他的手转身走进屋子里,

    小宝被唐悠悠牵着手,而视线却依旧紧紧的凝视着那已经远去的车子上面,久久沒有收回來,

    直到大门关上,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东西,他才回头,跟着唐悠悠一步步走上了楼,

    走进卧室里,唐悠悠刚刚将门关好,转身Yu要上C,小宝却扯住了她的手臂,“妈咪,可能,可能那个nv人只是好心要救爹地,那么大的雨,看到爹地那样,只是,只是想要救他而已,”

    虽然不知道那个突然出现的nv人是谁,但是小宝却始终坚信,顾希城的心里只有唐悠悠,所以,和那个nv人绝对不会有别的事情,

    而唐悠悠的星眸一紧,轻轻扯开了小宝的手,用mao巾擦拭着小宝头上的雨水,

    “小宝,别再想这些事情了,明天还要上学的,你看看都已经J点了,好了,早点休息吧,”

    小宝还想说些什么,而此刻,唐悠悠已经直接钻进了被窝里,

    凝视着背对着自己好似入睡滇澠悠悠,小宝摇了摇头,一步步走向床边,“爹地只ai妈咪,小宝始终坚信这一点,”

    听着小宝的低声呢喃,闭上双眼滇澠悠悠心中满是苦涩,

    顾希城ai谁,对于她來说,都已经不重要了,这一辈子,她们都不要再有任何的J际了,

    他的身边若是真的有了nv人,那么,何尝不是好事一件,

    雷声停了,窗外的雨也渐渐小了下來,而心底那份烦闷,却始终不减,

    唐悠悠最疑H的,还是今天看到的那抹身影,

    她可以肯定,那一定是战旭Y,

    可是,他不是明明已经死了吗,

    况且,他也已经毁容了,而今天看到的那抹身影,却并非如此,还是之前那俊俏的脸颊,甚至,比之前多了一份刚毅,

    黑Se迈巴赫的车子里,

    “姗姗,你确定不需要送你的朋友去医院吗,”

    驾驶座上的林修远透过后视镜凝视着后车座上的林姗姗以及淋雨淋到高度发烧的顾希城,黑Se的墨镜下,是一双深邃有神的眸子,帅气的令人难以挪目,

    正在抚嫫着顾希城滚烫额头的林姗姗摇了摇头,一双杏眼里满是担忧,“不用去了,直接回家吧,我给他敷冰袋降温看看,应该就是淋雨引起的感冒发烧,”

    驾驶座上的男人点了点头,随机浅笑,“姗姗,第一次看你照顾别的男人,怎么办,我吃醋了,”

    听到驾驶座上的男人传來的醋意,林姗姗无奈的瞥眉,“拜托,你生病的时候我也有照顾你好不好,真是的,怎么这么沒有良心,”

    看着林姗姗微微嘟起的滣瓣,男人微笑着点头,“好好好,真是的,吃醋一下下又不犯法,”

    “我怎么记得你是无辣不欢,好了,雨天路滑,小心开车,”

    林姗姗温声叮嘱着,视线再度落在了顾希城的身上,

    望着烧到已经昏厥过去,浑身发烫到都能够煎J蛋的顾希城,林姗姗眸底满是疼惜,

    “真是个笨蛋,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不至于去淋雨自N吧,”

    车子很快停了下來,而外面的大雨也已经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

    从车子里走下來,林姗姗甚至來不及去撑开雨伞,便用尽力气,将车座上的顾希城Yu要扯下來,

    只是,她不足百斤的小身躯,哪里有力气将他扯下來,

    熄灭引擎,走下來的男人走至林姗姗的身旁,看着她明明扯不下來,还在用力拉扯的举动,无奈的摇头,“傻丫头,他那么重,你一个人能扛进楼上吗,好了,我來吧,”

    轻轻推开略显碍手的林姗姗,男人将顾希城一点点扯下來,

    “我帮着抬脚鄙,”

    林姗姗再度走过去,蹲下身就Yu要去抬起顾希城的脚,

    男人摘掉墨镜,直接递进了林姗姗的怀里,“不需要,你只要帮我拿着墨镜,然后乖乖跟在身后就好了,”

    望着已经被背起來的顾希城的身影,以及面前那越发高大的男人身影,林姗姗吐了吐舌头,“好吧,大力士辛苦了,”

    “林少爷,这人是谁呀,”

    看着将顾希城背进來的林修远,蔡姨一脸诧异的走过來,Yu要帮着林修远,

    身后的林姗姗摆了摆手,“蔡姨,这位是我的朋友,是我们公司的顾机长,被雨淋发高烧了,您能帮着本些姜汤吗,”

    转身看了看窗外还在淅淅沥沥蟼惻的小雨,蔡姨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熬,”

    此时,从楼上走下來的林文钊触到林修远背上的陌生身影,不由的瞥紧了眉头,“修远,这是谁,”

    林修远回头看了看林姗姗,微笑回应,”爸,是姗姗的同事,是他们公司的一个机长,”

    听到机长这个字眼,林文钊的眸底明显的闪过一抹幽深,随紲鳙视线落在走过來的林姗姗身上,“你的同事也在西Y,”

    林姗姗点了点头,轻拍了拍林文钊的肩,“恩,恰巧遇到的,他发高烧了,先不跟您多说了,”

    跟着林修远來到自己的房间,看着被放在床上的顾希城,拿着热mao巾走过來,俯身坐下,一点点贴在他的额头上,

    一旁的林修远第一次看到林姗姗这样认真的照顾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滣角扯起淡淡笑意,“姗姗,我现在也有点羡慕发高烧的人了,”

    听到林修远笑声,林姗姗转过头,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好啊,那修远哥也去外面淋淋雨吧,一个是伺候,两个也是赶的,一起照顾吧,”

    林修远一头黑线,什脺餍做一个也是伺候,两个也是赶的,

    顾希城那里她就是伺候,有了他的加入,这就果断的赶猪的节奏了,

    无奈的摇头,转身走至门口,“好了,你还是留着伺候一个吧,有事去敲我房间门,现在,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望着林修远已经离开的背影,林姗姗无奈的摇头,

    此刻,门再度被推开,

    “小姐,这是我刚刚熬好的姜汤,你趁热给你的朋友灌下去吧,”

    看着端着姜汤走进來的蔡姨,林姗姗微笑着点头,“好,蔡姨,你把姜汤放在这里吧,我自己來就好,”

    “好,小姐有需要我的,随时喊我吧,”

    蔡姨瞥了瞥床上的顾希城,触到那帅气的容貌,不禁点头微笑,

    不错不错,小姐这眼光,还真是不错,

    蔡姨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一步步走出了林姗姗的房间,却始终回眸,凝视着床上的顾希城,

    听到关门声,林姗姗这才放下手中的mao巾,端起身旁的那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舀了一勺,递到了顾希城的嘴边,

    只是,昏迷中的顾希城却怎么也不张嘴,林姗姗费了半天的力气,都沒有将姜汤灌下去,

    放下碗,林姗姗有些无奈的瞥眉,

    这姜汤就是要趁热喝才有效的,可是,昏迷状态的顾希城哪里会自己张嘴,

    看着这一大碗的姜汤,林姗姗有些犯难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