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到底是什么人

    唐依依的脸Se倏然变得苍白,那鲜血,却红的那么可怕,

    她用尽浑身的力气,拼命的摇着头,“不要,希城,不要签,”

    顾希城再也不敢看唐依依那一双眼眸,眸底的那抹痛苦,真的让他觉得心口窒闷到了极点,

    身旁的秒表的滴答声,他第一次觉得是如此的可怕,

    此刻,那握着刀子的男人,也满脸冷冽的一紧,似乎在做最后的准备,

    握着那支笔的手都在颤抖着,此刻,顾希城已然沒有太多的时间犹豫了,

    可是,顾氏是顾昌安的全部心血,如果签了字,等于他亲手要了顾昌安的X命,

    “还有十秒,”

    此刻,大卫滣角的笑意越发的冷冽起來,握在手中的秒表,就像是判官的笔,

    顾希城的双手颤抖起來,望着G权转让书那J个大字,好似一把刀,在剜着他的心脏,

    抬头触到唐依依那拼命摇着的头,顾希城却苦涩的一笑,随即,低头在G权转让书上迅速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大卫的滣角扬起一抹幽深的笑意,俯身Yu要将那份签了字的G权转让书拿过來,

    只是突然之间,仓库里浓烟升起,瞬间看不清顾希城的身影,而那份刚刚签完字的G权转让书,也瞬间消失不见,

    然而,却有一抹亮光闪烁,但却看不清是什么,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

    大卫愤怒一吼,却只听到一声引擎的轰鸣,随即,顾希城和唐依依都消失了,

    从浓烟中,顾希城只觉得浑身一轻,被扯进了一辆车子里,

    从仓库里,顾希城被人救了出來,而此刻,浑身满是伤痕滇澠依依还存在他的身旁,

    他的滣角扯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幸,她沒有出事,

    瞬时,他的视线落向驾驶座方向,只见一个蒙面男人一声黑衣,而头上,戴着连帽衫的黑帽子,根本看不清他的长相,

    就在他Yu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只见车子倏然停了下來,从前面传來一抹陌生的声音,“下车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顾希城,作为一个男人,有时候别太仁慈,你最信任的人,往往伤害你最深,”

    顾希城一阵诧异,本想开口询问他到底是谁,

    而此刻,身旁浑身虚弱滇澠依依扯了扯他的手臂,“希城,快走吧,他们快要追上來了,”

    顾希城触到面Se苍白滇澠依依,点了点头,搀扶着唐依依迅速的离开,

    将唐依依送到唐家,顾希城便转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别墅里,顾希城一直在思索着,那个救了他的人,到底是谁,

    还有,他所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什脺餍做他最信任的人,会伤害他最深,

    顾希城的眉头紧瞥着,总觉得这一切有些让人迷H,

    大卫不是唐依依从美国的时候遇到并且认识的吗,可是为什么,他要对顾氏起贪心?在美国,顾氏并沒有什么人知晓的,

    所以,大卫对顾氏起贪心,并不是那三年,而是唐依依回來之后,

    这样想着,顾希城的黑眸眯的更加紧了,

    难道,这一切和唐依依有关,

    顾希城在心底联想着所有的一切,顿时眉头皱的更加紧了,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M,“马上帮我调查一件事,要快,”

    唐悠悠刚刚从卫生间里回來,困意盎然的煣了煣眼睛,只是下一秒,却被门口走进來的黑影吓了一大跳,

    “啊,是谁,”

    唐悠悠一阵惊恐的向后缩了缩身子,甚至伸手嫫索着,想要找到一个防身的武器,

    只是,那抹身影却依旧向着她的方向走了过來,甚至,越來越近了,

    唐悠悠已然被吓到缩进了角落里,紧紧滇濝在了墙壁上面正好,压住了灯的开关,屋子里顿时亮光闪起,

    就在唐悠悠不知道该如何的时候,却清晰的触到那抹熟悉的身影,“z先生?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

    唐悠悠有些诧异了,z先生明明已经进屋去睡觉了,可是现在,怎么会从外面回來,

    而且,浑身的装扮又那么的诡异,就像是古代的蒙面刺客一般,

    z先生顿下脚步,也沒有料到,唐悠悠会半夜在楼下,

    他愣了一下,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了写字板,“悠悠,你怎么还沒有睡,”

    而唐悠悠上下打量着他,眸底满是浓浓的疑H,反问开口,“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我记得,你不是已经睡觉去了吗,”

    这一瞬,唐悠悠觉得z先生有些行踪诡异,好似他刻意隐瞒着一些事情,

    只是至于到底是什么事情,唐悠悠却无从知道了,

    “我睡不着,出去走了走,好了,很晚了,早点休息吧,”

    说罢,z先生便迅速的走上楼,留下唐悠悠一脸疑H的凝视着他的背影,

    出去走走,可是,为什么穿的这么诡异,尤其是那连帽衫,本來就蒙着面,在带着那个,感觉Y森森的感觉,

    唐悠悠不由的一愣,难道,他是午夜杀手,

    想到这里,唐悠悠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难道,他之所以蒙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对于z先生,唐悠悠越來越疑H了,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是一个普通的食品收购商,不,好似他的身后,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且,唐悠悠有一种直觉,z先生的身世,真的是越來越扑朔迷离了,

    清晨,唐悠悠在身旁还在熟睡的小宝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早安,我的小男神,”

    随即伸了伸懒腰,來到了Y台上,拉开了紫Se的窗帘,

    刚刚穿好衣F,门外便传來了敲门声,

    唐悠悠转过身,走至门口,打开了房门,“z先生,”

    z先生点了点头,走进了屋子里,

    凝视着床上还在熟睡的小宝,他开口,“悠悠,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呢,已经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天了,忘忧村的事情也不知道子俊处理的怎么样了,”

    闻言,唐悠悠也点了点头,“是啊,回來也有段时间了,明天吧,今天要和小白告一下别,下一次回來,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一想到要离开这里,唐悠悠的心底就满是忧伤,

    其实,她之所以要明天才走,并不是为了和小白告别,而是,另外的一个人,

    下午,唐悠悠借口要出去转转,将这里的所有美景都装进记忆中,带回忘忧村,

    然而,她所來到的地方,却是墓地,

    來到墓地,凝视着墓碑上面那张熟悉的面孔,唐悠悠将手中带來的东西搁置在墓碑前,情绪瞬间凝重起來,

    “旭Y哥哥,我來看你了,你,还好吗,”

    战旭Y的名字,在她的心底存在了这么多年,每每想起來,心都是那么撕心裂肺滇澺痛,

    那种愧疚,压的她喘不过气來,

    人最痛苦的,就是背负着这份痛苦,会将你压到喘不过气來,

    对于战旭Y的愧疚,令唐悠悠的这三年,甚至是未來的日子里,都无法释怀和快乐,

    三年了,也就只有于此刻,唐悠悠才能够将心中所有的愧疚,思念,和其他的情绪,都倾诉出來,

    包括顾希城突然的转变,以及她刹那的茫然,都如数讲给了只能听,却无法回应的战旭Y,

    在这里,唐悠悠待了很久很久,

    直到太YYu要下山的时候,唐悠悠才走出墓地,Yu要离开,

    然而,当她刚刚从墓地走出來的时候,倏然一辆黑Se的车子驶來,在她的面前停下,

    只听咝拉一声,车门被推开,她还沒有來得及看清楚是什么人,就被一个麻袋套在了头上,顿时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

    被扔进车子里,只听到一句,开车,

    随后,再也沒有听到任何的声音,车子甚至不知道要开去什么地方,

    “放开我,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唐悠悠虽然看不到,但还是在拼命的大喊着,

    只是,车子里却静的出奇,无论她如何叫喊,都沒有人回应,

    z先生站在墓碑前,看着那束花,很明显,有人已经來过,

    面罩下的那张俊脸倏然眉头紧拧,双拳也紧紧的握起,心中更是腾升起一抹担忧,

    迅速的离开墓地,四周张望着,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大概行驶了一个小时,车子终于停了下來,

    只听呲啦一声,车门再度被推开,唐悠悠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黑暗中,却什么也看不到,

    只觉得浑身一轻,再度被拖出了车子外面,

    而身旁的男人也嘀咕了一句,“妈的,喝酒正喝的尽兴,葴饔到这样的任务,动作麻溜的,G完这一票,接着回去喝,”

    身旁的另外一个人应了一声,而唐悠悠只觉得整个身子一轻,好似在靠近着什么危险,

    而此刻,唐悠悠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就是一阵寒风了,

    这么大的风,再加上來的时候,那崎岖又颠簸的道路,很显然,此时是在山上,

    山上,难道,他们要将她丢下山不成,

    就在唐悠悠疑H之际,只觉得浑身一轻,被两个人抬着头脚,好似Yu要扔出去,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