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章 只能算是M夫

    呵呵,三年了,他还真是一点都沒有改变,他已经有了心ai的Q子,还來管她,嘲讽她做什么,

    凝视着唐悠悠眸底的冷冽,顾希城的手臂紧紧的握在一起,“是啊,三年了,真沒有想到,都已经过去三年了,”

    触到顾希城眸底的苦涩和忧伤,唐悠悠却不由的一愣,

    他这是什么表情,他所表现出來的忧伤,到底是J个意思,

    顾希城的黑眸紧紧的凝视着她,眸底满是幽深,“悠悠,我想问问你,三年前的你,是不是并沒有刻意接近我,而是,而是被人诬陷的,还有小宝,小宝是我的孩子,对吗,”

    此刻,顾希城的双眸里满是期待,对于他來说,真的是很想要听到一个准确的答案,这么些年以來,他真的受够了欺骗,

    不管是唐依依或者是谁,他都真的是受够了,任何形式的欺骗,他都不想要再听到了,

    哪艂愵终的结果有多么的令人心痛,他要的,只是一个真相,一个事实,

    触到顾希城眸底的期待,唐悠悠却冷冷的嗤笑,“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了,所有的伤害都已经造成了,你觉得问这些话还有什么意义吗,是与不是又能够怎么样,如果我说是的话,所有的痛苦就能够消失吗,如果我说是的话,旭Y哥哥还能够回來吗,顾希城,我们之间缺少的不是所谓的真相,而是最起M的信任,可是很遗憾,我们之间并沒有过所谓的信任,”

    唐悠悠的星眸倏然一紧,滣角的笑容是那么的冷冽,好似刺痛着他的心,

    顾希城的手臂一紧,所有的话都哽咽在心口,却怎么也说不出來,

    旭Y哥哥,对于她來说,什么都不及她的旭Y哥哥,战旭Y死了,她的心也跟着死了,

    所以,不管是误会,还是伤害,对于她來说,真的一点也不重要了,在她的心底,最重要的,是她的旭Y哥哥,

    顾希城冷笑着摇头,“悠悠,你是在恨我,对吗,恨我当初的不信任,恨我始终相信依依,却不愿意给予你一点点的信任对吗,所以,战旭Y的死,你也觉得是我造成的,”

    “不然呢,顾希城,你觉得旭Y哥哥的死是拜谁所赐呢,”明明扯起了滣角,为什么那笑容却是那么的冷冽,似乎要冰冻人心,

    唐悠悠收回视线,紧紧的牵着小宝的手,苦笑着摇头,对于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她真的不愿意再去回忆,至于谁错谁对,她也沒有力气去追溯了,

    此刻,她只想离开这里,不再看到他,

    这座城市,注定是不该回來的,因为那些痛苦,并沒有被埋葬,只要一回來,便会被那些痛苦环绕着,压的她喘不过气來,

    只是,还沒有來得及走进去,身旁的小宝却挣开了她的手,欣喜的转身大喊,“爹地,”

    唐悠悠不禁一愣,停下脚步,眼底满是寒烈的转身,

    只是下一秒,她的眉头瞥的更加深了,

    “你怎么來这里了,”

    触到面前那抹黑Se的身影,以及那从來沒有看清楚过的黑Se面具下的脸颊,略带无奈的扯起了滣角,

    然而,那抹身影走至顾希城的身旁,倏然顿了下來,用一种别人看不到的神情,好似在凝视着什么,甚至,浑身散发出一G浓浓的寒意,

    P刻之后,才迈步來至唐悠悠的身旁,从口袋里掏出写字板,在上面写了出來,

    “听说小宝出事了,我担心,所以马上做飞机赶了回來,”

    短短的J个字眼,却温暖着唐悠悠原本冰冷的心,

    身旁,顾希城微皱着眉头,凝视着面前这温馨的画面,却觉得心口一阵窒闷,

    唐悠悠扯起滣角,浅笑着摇头,“小宝沒事了,既然你來了,我们多待J天再回去吧,”

    之前听z先生说过,他在这边也有父母,况且,也是三年沒有回來看望过他们了,

    所以此刻,唐悠悠想要他留下來,回家去看看他的父母,

    z先生沉默许久,才点了点头,

    顾希城的一双寒眸凝视着唐悠悠,尤其是触到她滣角那浅浅的笑容,只要看到她对别的男人微笑,心就格外的窒闷起來,

    大掌紧紧的握在了手中,迈步走进两个人身旁,阻挡在他们之前,似挑衅般,将z先生推至了一旁,随后,幽深的双眸凝视着唐悠悠,

    “回去,你要回去哪里,”

    消失了三年了,现在,她又要打算离开了吗,甚至,这三年來都和综前的这个神秘的男人在一起的吗,

    只要一想到这些,顾希城的心緡法保持淡定,

    听到顾希城发出的疑问,以及那冷冽的双眸,唐悠悠苦笑着摇头,“顾先生,我走或者不走,和你有什么关系吗,我们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离婚协议书我也早已经签过字了,所以作为陌生人,你不觉得管的有些宽了吗,”

    顾希城的双眸迸S出浓浓的寒意,但是心底,却是那么的苦涩,握紧的大掌剧烈的颤抖着,“离婚,请问,我们又办理过离婚证件吗,唐悠悠,我说过了,我不会放开你的,现在你有了新的男人,就想撇开我,呵呵,那也要看我会不会答应了,”

    他微冷的面容上面,覆着一层薄薄的冰霜,

    抬眸扫视着面前的顾希城,唐悠悠淡淡的回应,“你答应不答应,我也不再是你的Q子了,无论你有沒有于离婚协议书上面签字,对于我來说,我们已经沒有任何的关系了,若说有,也只能算是M夫,”

    唐悠悠站在顾希城面前,却满脸温柔神Se的凝视着z先生,甚至,伸出手,略显暧昧的牵着z先生有些僵Y的手臂,

    收回紧紧凝视着她冷冽双眸的视线,顾希城轻扯滣角,脸上的笑容充满嘲讽,“M夫,唐悠悠,你当初跟我求婚的时候,难道就沒有考虑过这个吗,我知道你恨我,恨我一直以來相信依依的话,错认为你是刻意接近我的nv人,可是你呢,你却从來沒有解释过,为自己辩解过,所以,我们如今变成这样,你就沒有任何的责任吗,”

    有些回忆,只要一触到,就让人心窒闷到了极点,如果曾经的他知道真相的话,这一切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至少,不会让唐悠悠被伤害到如此地步,

    责任,被伤害的人是她,如今他却反过來说,这一切都是她的责任,呵呵,对于顾希城,唐悠悠真的是心塞到了极点,

    唐悠悠摇头露出嘲讽的笑容,垂下眼眸,轻声说,“解释和辩解会改变什么吗?难道,只要我解释了,当初你就会相信我,然后放弃唐依依,选择跟我过平稳的日子吗,顾希城,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们的婚姻本來就沒有建立在ai情的基础上面,一开始,我就只是一个替身,所以,对于一个即使对你沒有什么刻意接近的nv人,你始终不会付出真心,你ai的人,始终都是依依而已,”

    盯着此时眸底满是浓浓忧伤滇澠悠悠,尤其是她此时淡漠的模样,令顾希城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了,

    是啊,如果当时唐悠悠解释的话,他会选择相信她吗,一开始,他之所以答应她的求婚,不就是因为她和唐依依有着同样的眼眸吗,一开始,他就视她为唐依依滇濇身而已,

    可是,为什么此刻知道了真相,他的心却会觉得如此滇澺痛,

    甚至是在她离开的这三年里,他的心里始终都沒有忘记过她,甚至,在看到唐依依的时候,心里想着的人,都依旧是唐悠悠,

    而这一切的表现,T现了什么,难道,是ai,是他渐渐失了心,对于唐悠悠的ai,

    可是,他ai的人不是唐依依的吗,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切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自己的心,却无法控制的想念着她,

    盯着面前神情淡漠滇澠悠悠,以及她和z先生牵着的手,他的心就难以抑制的痛苦和愤怒,

    原來,是因为ai,

    或许,是在两个人第一次相遇,看到她焦急的等待着秦川的模样的那个时候,他就不知不觉的ai上了她,

    又或者,是在巴黎遇到被小偷偷去了东西的她的那一刻,他就已经ai上了她,

    亦或者是,是那一次,从巴黎回來,在酒店意外相遇,与撞破男人J情,痛哭流涕的不成样子的她,那一刻,她便悄悄的走进了他的心底,

    而唐依依,早在她离开三年的时候,那份曾经的深ai就已经在淡淡的消失,

    而对于唐悠悠的情感,却越演越烈,她的一瞥一笑,以及她被自己折磨和欺负的时候的隐忍模样,在深深的嵌入他的心底,

    这份情感,悄然无声的在滋生着,愈演愈烈,

    直至今天,这份早已被种植在心里的ai的种子,才被他发现,

    顾希城轻扯起滣角,脸上的笑容满是坚定,“唐悠悠,原來,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ai上你了,所以,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