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越来越陌生了

    纵使躺在一个床上,他也只是每天临睡前将自己灌醉,以此为借口,和唐依依同床异梦般的相对而睡,

    因为,他无法逾越心中的那个鸿沟,

    倏然,别墅的门被推开,只见唐依依也一身酒气的走进來,

    “咦,你今天回來住了,”

    此时滇澠依依甚至连走路都是猫步了,身T倾斜的好似只需要吹一口气,她就会倒下去,

    随意的将脚上的鞋子踢掉在地上,摇摇晃晃的來到顾希城的身旁,直接钻进了顾希城的怀里,“唔,好喜欢你的怀哀,很温暖,而且,沒有那种难闻的雪茄味道,希城,你知道吗,你的身上有一种香味,一种别人所沒有的香味,”

    只有贴在他的怀里,唐依依才会觉得整颗心都异常的安稳,

    而此刻,顾希城即使也已经喝醉了,但是还不至于醉到听不懂话,

    难闻的雪茄味道,呵呵,那个拥有雪茄味道的人,他怎么会不知道是谁呢,

    顾希城将手臂chou出來,原本躺在怀中的nv人,直接倒在了沙发上面,

    感受到那种特有的香味在一点点的淡去,唐依依微皱着眉头,嫫索着再度爬起來,再度钻入了他的怀里,

    “希城,别动,让我好的抱抱你,”

    一双小手向上攀爬着,直到嫫索到那俊美到如刀刻般的轮廓,她的滣角扬起,一双星眸里因x咳簧了缸乓荒ǔ渎菻的亮光,“希城,三年了,三年的时间里,我们与其说是夫Q,倒不如说,我只是你租來的暖床工具,”

    对于任何一个nv人來说,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不是不能够和心ai的人长相厮守,而是你们明明彼此守在一起,却并沒有任何的厮缠,

    这三年的时间里,顾希城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借口,不和她发生原本在新婚之夜就该发生的一切,

    不是累了,就是醉了,再或者是,明天要赶早班机,

    三年了,这些借口轮番上演着,甚至有的时候,他一走就是大半个月,

    婚后,他好似有了许许多多的工作,多到他沒有时间回家,然而,每一次她打电话到公司,都说顾希城已经回家了,

    今天,借着酒劲,唐依依想要结束这一切的痛苦,她真的再也忍耐不了了,她是他的Q子啊,为什么连这最基本的事情,都无法做到,

    纤细的手臂直接缠绕着他的脖颈,醉酒后的她带着一丝疯狂,毫无顾忌的疯狂,

    如果换做大卫,或者是任何一个人,恐怕早已经迎合起來,甚至,比她还要疯狂,

    只是此刻,他却淡然的如同一滩死水,甚至,将她的手臂一点点扯下來,

    “依依,你醉了,我去给你放水,洗澡然后好好睡一觉吧,这J天忙F装秀的事情,你应该也很累了吧,”

    他起身,Yu要迈步离开,

    只是下一秒,一双手臂直接从身后环在了他的腰际,

    “希城,别走,留下來,我是你的Q子,三年了,作为夫Q,你不觉得我们很可笑吗,你曾经说过,要把最美好的一切都留在新婚之夜,可是结果呢,三年了,我们的新婚之夜在哪里,”

    她真的无法隐忍下去了,比起一个男人背叛,恐怕沒有什么比这样更加的让人难受了,

    如果顾希城有什么问題,她还不至于这样难过,可是她知道,曾经和唐悠悠的短短J个月的婚姻里面,他都和她发生过一切了,为什么到她,他却始终不愿意,

    他口口声声说ai,那么然后呢,ai一个人是尊重,可是都已经结婚了,都已经成为夫Q了,却沒有夫Q之实,这说出去,恐怕会笑掉多少人的大牙呢,

    此刻, 顾希城顿在原地,整个身T也变得僵Y起來,

    是啊,他是说过,要把所有美好都留在新婚之夜,可是她的美好呢,呵呵,据他所知,她的美好,恐怕早已经给了别人了吧,

    有些事情,不说,并不等于不知道,

    顾希城摇摇头,他打算,将有些事情埋在心底一辈子,

    一点点扯开唐依依的小手,顾希城再度迈起步伐,一步步踏上楼梯,

    “顾希城,你ai我吗,你的誓言到底算什么,你说过会ai我疼我,簢相守一辈子.,呵呵,你却用这样滇潿度对待我,三年了,我们到底是夫Q吗,”

    顾希城的脚步再度顿下來,他的手臂亦紧紧的握在一起,

    P刻之后,一点点回眸,眸底满是深邃的凝视着她,“我ai你,正因为我ai你,所以,我才会忍耐了三年,依依,我说过,这辈子唯一想要娶的人是你,而我,也真的做到了,只是,你呢,你是如何做的呢,”

    唐依依一愣,一双星眸里也满是浓浓的疑H,“什么意思,”

    看着唐依依疑H的双眸,顾希城却苦笑着摇头,“早在婚礼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和那个大卫在一起了,所以,你告诉我,我要如何对你,”

    有些话,顾希城真的不愿意说出來,只是现在,有些话,却不得不说了,因为再不说出來,他觉得自己真的会发疯的,

    原本,他也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将婚姻进行到底,

    唐依依只觉得整个人好似被打了一枪,心口闷闷的,

    只觉得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坐在沙发里,“大卫,你怎么会知道大卫,婚礼,婚礼的时候,难道,你是因为那些ps的照P,”

    不,不会的,顾希城怎么会知道大卫的事情,难道婚礼的那天,他说不会相信那些照P都是假的吗,

    顾希城转过身,一步步走至唐依依的面前,那一双深邃的黑眸里,满是幽深,

    “依依,我真希望我所看到的,和听到的一切都是假的,这三年來,我也在说F自己,只是,当我每一次闻到你身上的雪茄味道,我真的做不到了,三年了,你知道我是怎么过來的吗,”

    此刻,顾希城的声音有些沙哑起來,一双黑眸里,满是浓浓的忧伤,

    三年了,每一次嗅到那G雪茄味道,他就拼命的安W自己,一切都不会是自己所想到的那样,只是,一回想到曾经在别墅里,看到的那个chou雪茄的男人,以及婚礼的时候,顾子琛拍的那些照P,里面依旧是同样的男人,手里依旧有一只雪茄,

    呵呵,这个所谓的大卫,还真是对雪茄格外的钟情,

    他猜得到一切,但是并沒有派人去调查一切,甚至连关于大卫这个名字,也是不小心在唐依依的手机上面看到的,

    他不想去调查什么,因为,他害艂愵终的结果会让他犹如被判了死刑一般,

    所以这三年以來,他极力的隐忍着一切,不去说破,不去触碰那个敏感的话題,

    甚至,沒有碰过唐依依一根mao发,

    因为一份一生守护的誓言,他便保持着这一份婚约,

    只是心中的那份苦楚,却永远沒有人知道,

    他对唐依依的好,从未减弱过,只是心底,还是会有一份芥蒂,

    毕竟,谁也无法忍受ai人的背叛,

    “原來,你什么都知道,呵呵,怪不得你从來不愿意碰我,就是嫌我脏吗,希城,我ai你,我真的ai你,只是有些事情,我也沒有办法的,希城,忘掉过去,我们,从新开始好不好,”

    唐依依爬至顾希城的身旁,扯着他的衣角祈求着,

    听着唐依依的祈求,凝视着她的泪水,顾希城闭上眼睛,不去看她,抑制心中的那一份心痛,

    “爹地,这样的nv人你也要啊,快点放弃吧,妈咪和她比,简直比她强百倍,你知道吗,这三年以來,妈咪带着我生活,到现在都沒有给我找爹地,甚至有忘忧村的爹地那么好的男人,她都沒有动过心,甚至,不要叫他爹地,”

    不知道什么时候,原本一直在楼上的小宝走下來,凝视着眼前的这一幕,眸底满是无奈的摇头,

    触到小宝的身影,唐依依的抹掉脸上的泪水,满是怒意的凝视着他,

    望着他,仔细的思索着,联想着他所说的这一番话,顿时,唐依依冷笑着站起身來,

    “呵呵,原來如此,希城,他就是小宝对不对,他是唐悠悠的儿子,怪不得这三年來你这样对待我,原來,你真的ai上那个Jnv人了,呵呵,居然现在连这个野种你都接回來了,顾希城,他是那个Jnv人和战旭Y的孩子,你宁愿带绿帽子,都不愿意原谅我一时的错误,”

    唐依依冷冽的双眸扫视着小宝,眸底的寒烈足以将他吞噬掉,

    甚至,她跌跌撞撞的爬起來,Yu要冲到小宝的面前,

    顾希城伸出手臂,将她揽了下來,“依依,你要做什么,我你的事情,与悠悠无关,依依,你真的变了,她是你的姐姐,你这样一口一个Jnv人,真的是越來越不像你了,”

    顾希城真的觉得唐依依越來越陌生了,之前的单纯善良彻底的消失了,

    原本他以为唐悠悠很有心计,但是现在看來,唐依依甚至比唐悠悠还要令人难以捉嫫,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