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八章 家里要来客人

    可是,她当时为什么不解释呢,

    顾希城不解,格外的不解,明明是因为手受了伤,所以才沒有接住他递过去的玩具的,只要她解释一下,他何必会误解她,

    然而,她却一个字都沒有解释,甚至,承认自己就是故意不伸手去接的,

    就在这一瞬,顾希城觉得眼前的nv人太过陌生,陌生的让人嗅澺,陌生的让人无奈了,

    她宁愿被误解,还是不愿意解释半分,难道,她就那么的厌恶,厌恶到连解释都不愿意,

    唐悠悠,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nv人?

    有的时候,他并沒有想要给她太多的冷酷绝情,只要她一句解释,他就愿意相信她,可是,她却始终那么的吝啬,

    转身走出她的卧室,P刻之后,带着医Y箱回來,蹲坐在她的身旁,替她换好了手上的纱布,

    望着熟睡中那种沾满泪痕的脸颊,他低低的苦笑,“唐悠悠,在你的心底,我就是那么的冷酷无情吗,让你连解释都不愿意,宁愿被误解,”

    顾希城苦涩的垂眸,将她抱了起來,轻放在大床上面,

    望着熟睡中的她,他就那样坐在床头,静静的凝视着,凝视着那张熟悉的,却又陌生的面孔,

    顾希城拢紧眉头,伸出大掌轻抚着她的脸颊,眸中现出难觅的一丝温柔,滣角不由的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同样经过唐悠悠卧室滇澠依依却触到此刻的这一幕,顿时纷纷的握紧了粉拳,

    这一瞬,她倏然觉得,顾希城好似渐渐的对唐悠悠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这种感觉,让她对唐悠悠的怨恨更加的浓烈起來,

    清晨,当唐悠悠煣了煣有些红肿的眼眶,从大床里爬起來的时候,却不由的愣了,

    明明她记得昨夜自己靠在婴儿床旁的,怎么会一夜睡醒,却挪到了床上,

    就在她疑H的皱紧眉头的时候,却触到了手上崭新的纱布,顿时更加的疑H起來,

    很显然,手上的纱布被人换过了,

    可是,到底是谁,在夜里将她挪上了大床,甚至,给她换上了新的纱布,

    就在她疑H之际,端着热牛N滇澠依依却从外面走了进來,“姐姐,你醒了,”

    触到唐依依的身影,唐悠悠只觉得整个情绪都低落下來,

    “一大早的,你來这里做什么,”

    唐悠悠从床上起身,來到婴儿床旁看着还沒有醒过來的小宝,顿时滣角才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听着唐悠悠满是冷冽的语气,唐依依却丝毫也不介意,依旧走近她的身旁,“诺,喝点热牛N吧,”

    看着递到面前,还在冒着热气的牛N,唐悠悠冷笑着开口,“哟,今天滇潾Y难不成是从西边出來了?什么时候,我居然也能喝到你给我热的牛N,话说,这里面该不会是放了砒霜还是毒Y呢,”

    唐依依微笑着摇头,再度开口,“姐姐一大早的还真是会开玩笑呢,放心吧,这里不会下毒的,”

    “沒毒,”唐悠悠冷笑了两声,一双冷冽的星眸紧盯着面前滇澠依依,“我哪里有这样的福气,喝你给的热牛N,依依,要你一大早就來演这样的戏M,还真是委屈了你呢,”

    接过唐依依手中的热牛N,唐悠悠径直來到了垃圾桶旁,直接倒进了里面,

    唐依依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走过去将空杯接了过來,“既然姐姐不愿意喝牛N,那我去准备些别的吃的,姐姐你洗漱好了,就下來早餐吧,”

    望着走向门外滇澠依依,唐悠悠冷笑着摇头,只是下一秒,一抹冷冽的身影却又映入了她的眼帘,

    “怪不得呢,原來,是因为有观众看,所以才会上演这样的戏M呢,”

    唐悠悠瞥了一眼走进來的顾希城,直接回眸,俯身将婴儿床上的小宝抱了起來,

    “比起演技,你唐悠悠也不差的,今天家里要來客人,你收拾好房间之后,就待在这个房间里,不要出去走动,”

    说到今天要來的人,顾希城的黑眸就不由的拧紧,那是他不怎么喜欢的人,可是为了工作,却沒办法拒绝,

    唐悠悠淡漠的点了点头,“知道了,我喂完小宝之后,马上就会收拾的,”

    顾希城凝视着唐悠悠的一双手,本來还想要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咽了回去,便转身直接离开了,

    喂完小宝之后,唐悠悠喊來王妈照顾小宝,便走下楼开始工作起來,

    在这栋别墅里,她的身份甚至还不如王妈,每天要做许多的事情,可是她却从來沒有说过一句怨言,

    等到一切收拾好之后,唐悠悠疲惫的捶着腰一步步走向了楼上,

    此时滇澠依依和顾希城都在准备着迎接接下來要來的客人,作为这里的佣人,唐悠悠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唐悠悠也不去关心要來的客人到底是谁,将自己关在了卧室里,心情美丽的逗哄着小宝,

    此时,王妈从外面走进來,端着一杯水凝视着卧室里滇澠悠悠,“顾先生说了,客人马上就要來了,要你在这里呆着不要下去,这杯水给你放在这里,免得你一会下去找水打扰到他们,”

    望着那一杯白开水,唐悠悠一双眸底满是清冷,“知道了,告诉顾希城,我会待在这里,不去打扰他们的,”

    王妈的滣角扬起一抹斜肆的笑容,随即转身离开了卧室,

    唐悠悠不知道他们要多久才能结束,为了解闷,便抱着小宝來到Y台外面,呼吸着新鲜空气,

    望着外面翠绿的C坪,和那Y光下波光粼粼的游泳池,心情才得以渐渐的好转,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口渴的厉害,回身触到桌子上那杯水,她走过去,端起來直接饮了下去,

    一杯水下去,却丝毫沒有减少那种渴意,可是又沒有办法下去,唐悠悠将小宝放在婴儿床里,隐忍着躺在了大床上面,想要用睡觉打发时间,

    然而,只觉得心底一阵燥热,因为小宝,她沒有办法打开空调,只好换了一件清凉的睡衣,

    即使如此,心底那份燥热,却依旧沒有任何的好转,反而越來越浓烈起來,

    心情也越发的烦闷,她便将本就格外单薄的睡衣撩起,在大床上翻來覆去,根本沒有办法入睡,

    最后实在是沒有办法,她G脆直接褪去了身上的衣物,整个人赤条条滇澤在大床上翻滚着,

    “唔,好热,真的好热,”

    唐悠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燥热的厉害,即使已经赤条条,还是沒有办法减少那折磨人的燥热,

    而此刻,楼梯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一点点B近,越來越清晰,

    顾子琛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回事了,只是喝了一杯水而已,就想要上卫生间,可是楼下的卫生间突然坏掉了,顾希城便让他來楼上的卧室里,用他的卫生间,

    走上楼之后,顾子琛來不及细看,触到一个敞开着房门的卧室,便直接奔了过來,

    只是当他迈脚进去的时候,还沒有來得及寻找卫生间,却被眼前的情景吓的呆愣到了,

    只见洁白的大床上面,一具赤条条的身躯躺在那里,如蛇一般缠绕着,甚至不停的扭动着,

    燥热到极点滇澠悠悠实在是受不了了,便跌跌撞撞的爬下床,Yu要來到浴室里冲一个凉水澡,

    望着面前赤条条的身躯一点点B近自己的方向,顾子琛愣了,深深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触到唐悠悠那通红的脸颊,也不由的瞥紧了眉头,

    就在他还沒有來得及开口的时候,那摇摇晃晃的身躯,竟然直直的跌进了他的怀里,

    “唔,好凉,”

    一种惬意在心间蔓延开來,让唐悠悠忍不住的伸出了如藤蔓般的手臂,缠绕在了这冰凉的惬意之上,

    被燥热早已扰乱了思绪,她根本不去想此时自己正缠绕在什么样的物T上面,只是肆无忌惮的汲取着那一丝丝清凉,

    顾子琛的喉头一紧,对于突然妩媚动人滇澠悠悠,这主动出击的尤物,让他的喉头也不由的一紧,两只手臂更是僵在了半空之中,沒有回应,亦沒有推开缠上來的X感尤物,

    顿时,一冷一热的结合T,看起來是那么的契合,

    大概是这种冰冷太过惬意,唐悠悠便开始伸出舌尖,轻T起來,想要破灭身上的这G莫名的燥热之火,

    为了能够更加的惬意,唐悠悠G脆缠着那具冰冷,一点点挪向大床旁,

    被唐悠悠拖着走向大床旁的顾子琛整个人就好像是沉睡的木乃伊一般,任人摆布着,沒有迎合,亦沒有任何的抗拒,

    甚至,忘记了自己原本要做的事情,彻底的沉醉在这如火一般炙热的蛇身上面,

    只听啪的一声,两个人都重重的跌进了大床里,那冰凉如雪糕的触感,让顾子琛格外的沉醉,

    “啊!”

    随着一声惊呼,楼梯上再度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唐悠悠!”

    一声冷冽的声音似要响破整P天空,甚至惊跑了Y台外大树上面的一群小鸟,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