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八章 容纳了多少人

    唐悠悠的身T被摇晃的微微颤抖着,她紧咬着滣瓣,直到口腔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泪水也顺着脸颊吧嗒吧嗒的落下來,

    她拼命的摇着头,真的不知道顾希城到底要怎样,难道非要把她B死,看着她去被战旭Y和战萌萌陪葬他才能够罢休不成,

    她沉着声,压抑着声音的哽咽,“我就是一个祸星,一个谁沾到都会受到伤害的大祸星,顾希城,这下你满意了吗,”

    甩掉顾希城握在她肩上的手臂,唐悠悠跑进了卧室里,将自己反锁在了里面,

    整个人靠在门上,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落下來,打S了身上的衬衣,此刻,满脑子都是战旭Y那甜甜的笑脸,

    只是,恐怕她再也不会看到他了,这一辈子,都要带着这种愧疚生活下去了,

    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臂,却依旧觉得浑身发冷,她就像是被人扒光了刺的刺猬,沒有了可以保护自己的盔甲,

    凝视着婴儿床上也开始啼哭的小宝,她的心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每每看到小宝,唐悠悠就更加的思念战旭Y了,因为小宝的出生日,却是战旭Y离开的那一天,

    “小宝,等你长大了,一定要记得旭Y叔叔,因为你的命,是他给予你的,而他,却是因为妈咪,才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妈咪这一辈子,最愧疚的人就是旭Y叔叔了,只是还沒有來得及将他的好如数奉还,他却已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落下來,甚至滴落在了小宝的小脸上,

    而此刻,站在别墅门口,迟迟沒有离开的顾希城紧握着双拳,重重的砸在了门框上,

    凝视着别墅内的方向,他的黑眸紧紧的微瞥着,

    呵呵,什么时候,他顾希城沦落到如此地步了?既然那nv人都根本不鸟他,那么,他还有什么强留下的理由,

    “唐悠悠,为什么一个你,却能够让我莫名的发疯,”

    倏地,他转身大步的离开了这里,带着一颗满是伤痛的心,一步步远离了这里,

    从唐悠悠的别墅门口离开之后,顾希城沒有回家,也沒有去公司,而是一个人來到了这间酒吧里,用最愚蠢的方式发泄着心中的愁闷,

    红酒喝了一杯又一杯,好似白开水一般灌进了肚子里,而心中的那些烦闷,却沒有丝毫的减弱,反而更加的深重了起來,

    一个死去的战旭Y折磨的他心生烦闷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又冒出來一个顾子琛,他真是无语了,唐悠悠这个蠢nv人究竟有多么大的魅力,居然可以同时迷倒这么多的男人,

    而且每一个,都是那么的出Se,不管是战旭Y,还是如今的黑马顾子琛,对于顾希城來说,都是实力相当的对手,

    “唐悠悠,在你的心里,到底容纳了多少个男人,你所深ai的,是战旭Y,还是顾子琛,”

    顾希城摇头苦笑着,将握在手中的红酒杯再度灌了进去,

    就这样一杯接着一杯,顾希城甚至从中午一直喝到了晚上,自己喝了多少的酒,他真的是自己都已经不清楚了,

    直到喝的视线都模糊了起來,才踉跄着站了起來,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酒吧,

    “回家,我要回家,该死滇澠悠悠,你是我的Q子,你只能是我的Q子,所以,在家乖乖等着,等着我回去,”

    因为喝的烂醉,顾希城哪里还知道去开车,直接來到马路中央,拦下了一辆车,做的士离开了酒吧门口,

    别墅内,一个nv人正身着着紫Se的丝质睡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

    而她的身旁,却也坐着一个男人,一个肤Se黝黑,一双眸底满是凛冽的陌生男人,

    “琳达,看來,你的魅力也不怎样嘛,婚礼被延期了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未婚夫都两天沒有回來了,你说,要是还沒有结婚就被人甩了,你琳达还有什么好混的呢,”

    手握着一只雪茄的男人一脸幽深的凝视着她的脸颊,滣角的笑容也显得格外的斜肆,

    琳达J叠着迷人的双腿,脸上的笑容也是透着浓浓的邪魅,“我的魅力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放心吧,我的男人,沒有人能够夺走的,除非,是我自己不愿意要,倒是你,你大摇大摆的走进这里,就不怕被他撞到,”

    握着雪茄的男人摇了摇头,滣角的笑容也是透着浓浓的冷冽,“怕,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我怕的,琳达,我相信你的实力,但是,我还真是有些担忧了,我怕你会甩了我呢,”

    男人将手中的雪茄放在了桌上,随即起身,一脸邪笑的來到了琳达的身旁,触到那紫Se睡衣已经滑落的肩带,只觉得浑身好似都在叫嚣着,让他难以抑制心中那迫切的情绪,

    紫Se睡衣的另外一边的肩带也被滑落了下來,那急切的情绪让两个人都P刻也不愿意多等,

    雪茄男直接坐在沙发上面,反手一拉,就将琳达拽进了他的怀里,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白皙的脸颊瞬间布满了红晕,别墅内的气温也在渐渐上升,

    两个人刚刚要开始进入最刺激的状态,只见别墅的大门却倏然被推开,触到了一抹令两个人的神情都无比僵Y的身影,

    琳达僵住了手上的动作,极其惊恐的凝视着那抹身影,“希城,”

    原本身下的男人也迅速的整理了动作,脸Se倏然变得苍白,

    摇摇晃晃走进别墅里的顾希城身上的衣F也早已经不成样子了,领结也不知道被他扯下來丢在了哪里,搭在肩上的西装也好似随时都会掉落下來,

    “依依,你,你怎么”

    触到脸Se苍白滇澠依依从沙发上站起身,格外诧异的凝视着他,顾希城煣了煣太YX,舌头依旧打着卷,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來,

    触到顾希城眸底的疑问,唐依依星眸一转,迅速的将滑落的肩带整理了上去,“你怎么喝酒了,”

    來到醉醺醺的顾希城身旁,唐依依瞥了瞥眉,伸手搀扶着顾希城,

    而顾希城的视线落在唐依依身后的男人甚至,眉头微皱着,倏然拍手大叫,“依依,你有朋友在,就,就别管我了,你们聊,你们聊吧,”

    轻轻推开唐依依的双手,顾希城摇摇晃晃的走向了楼梯口,

    听到顾希城这样说,唐依依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來,

    对着身后的男人使了使眼Se,便打开了别墅的房门,

    男人看着顾希城醉到不省人事的模样,也极其无语的摇了摇头,理了理自己的外套,迈步走向门口方向,

    來到唐依依的身旁,男人顿下脚步,伸手提了提唐依依再度滑落下來的肩带,“看來,我们需要改日找个地方好好的约约了,”

    语毕,男人收回那一双大掌,噙着浓浓笑意,大步踏出了别墅的大门,

    望着那渐渐消失的背影,唐依依的眸底满是浓浓的幽深,

    直到再也触不到,她才将门紧紧的合上,凝视着楼上的方向,唐依依抱着双臂,嘴角扬起邪魅的笑容,迈着小步一点点走了上去,

    唐悠悠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最后,哭累了,直接靠在门上睡了过去,

    只是睡到凌晨的时候,她的双眸却倏然睁开,

    “旭Y哥哥,”

    望着倏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战旭Y,唐悠悠整个人都惊呆了,

    她的旭Y哥哥不是已经离开了吗,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拿着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这一切,就好似一场梦境,一场不真实,甚至不可思议的梦境,

    害怕好不容易出现的战旭Y再度消失,唐悠悠伸出手,握住了那个很像是战旭Y的男人,

    因为屋子里沒有灯光,她只能凭借着微弱的月光,深深的凝视着他,

    而那一双大掌,却不似记忆中的那般温暖,却是冰冷至极,

    “旭Y哥哥,你终于回來了,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你不可以离开我的,我还沒有來得及报答你,沒有來得及弥补你,你怎么可以离开呢,”

    泪水再度模糊了她的视线,原本哭G的泪水此刻不知道从哪里來的,那么的汹涌,甚至模糊着她的视线,

    她伸手抹掉了眼角的泪水,刚想要拉着战旭Y去看婴儿床上的小宝,他却倏然沒有了踪影,

    “旭Y哥哥,旭Y哥哥你怎么不见了,”

    唐悠悠整个人都惊慌了起來,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她的旭Y哥哥怎么会突然消失呢,

    唐悠悠J乎如同发疯了一般,从地上站了起來,在屋子的每一个角落寻找着,

    然而,战旭Y却依然沒有了任何的踪影,

    唐悠悠不禁疑H起來,她的旭Y哥哥明明刚刚还在,怎么会突然消失呢,

    为了找到战旭Y,唐悠悠J乎是从地上爬过去,打开了卧室里的灯光,然而,依旧沒有任何的踪影了,

    她彻底的愣了,这是怎么回事,她的旭Y哥哥刚刚明明还在的,怎么突然一蟼愑,就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