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九章 要举行婚礼了

    “战旭Y,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

    如果说唐悠悠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最觉得愧疚的人,就只有战旭Y了,战萌萌的死,他明明知道一切都是因她而起,却连一句责备的话都沒有说,

    有时候,唐悠悠宁愿战旭Y可以骂她J句,发泄心中的情绪,然而,他却依旧那么温柔的对待她,甚至比之前还要好,

    这种好,令唐悠悠觉得更加的愧疚起來,

    “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我战旭Y活着的目的,就是疼你宠你照顾你,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都会这样做,除非有一个比我疼你宠你的人出现照顾你,并且你喜欢的人出现,否则,我就不会离开你的身边,”

    战旭Y将玻璃碎渣清理G净,自己走过去踩了踩,确定不会扎到脚了,这才浅笑着扬起了眉角,

    唐悠悠皱起了眉,她确实希望有一个这样疼ai的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但是战旭Y这样的出现和陪伴,却让她觉得心里极其的不忍和难过,

    唐悠悠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侧着躺下,伸手抚嫫着肚P,望着窗外的点点星光,陷入了沉思之中,

    唐悠悠离开之后,战旭Y摇头苦笑,视线落在窗外皎洁的月光上面,他苦涩开口,“悠悠,你就是我心中的月亮,而我是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的小星星,只要你回头,就会看到我一直存在,”

    这一边,顾希城和唐依依的婚礼终于來到了,一转眼,明天就是举行婚礼的时候了,躺在大床上,顾希城依旧难以入眠,

    令他无法安然入睡的,不是明天的婚礼,而是那个离开了很久的nv人,

    已经这么久的时间了,唐悠悠就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彻底的沒有了任何的音讯,而和她一起消失的战旭Y,也始终沒有任何的消息,

    因为战萌萌的事情,顾希城不忍心打扰战天明和林玉兰,沒有找他们去打听唐悠悠和战旭Y的事情,只是派人去四处寻找,却始终无果,

    公司里的事情倒是处理好了,因为他愿意回到公司接受自己的事业,顾昌安也很是兴奋,也沒再cha手他做飞行颖的事情,

    作为父亲,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的了解顾希城,飞行就是他的梦,而作为父亲,无论如何,也不能妨碍他的梦想,

    即使他希望顾希城完全接手自己的公司,只是,他需要一点点去说F他,越是太过强Y滇潿度,越是令顾希城不愿意回到公司,

    而他和唐依依的婚礼的事情,顾昌安依旧一直反对,但也不敢采取什么措施了,

    战萌萌死了,唐悠悠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而且,已经怀了战旭Y的孩子,现在,他就算再反对唐依依和顾希城的婚事,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但是对唐依依的反感,却从未减弱,

    此刻,挨着顾希城的另外一个房间里,唐依依坐在沙发上,手握着红酒杯,眸底满是浓浓的斜肆,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滣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想到明天的婚礼,唐依依就觉得心情大好,

    唐悠悠已经离开大半年了,再也沒有出现在她和顾希城的身边,这一点,倒是真的令她极度的兴奋,

    虽然,总觉得顾希城和之前有很大的转变,好似自从唐悠悠离开之后,就变得心事重重,但是唐依依并不觉得有什么大碍,就算他有一点点ai上唐悠悠了,这辈子,他也不会和唐悠悠在一起了,

    而顾太太的身份,非她莫属,这辈子,别人都休想和她争夺,

    想着在美国的这J年,想着那段痛苦的日子,唐依依的眸底便满是浓浓的冷冽,

    站起身來到衣橱旁,抱着双臂滣角满是浓浓笑意的凝视着里面的那套最美丽的婚纱,想象着自己成为这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的那一刻,唐依依就兴奋到了极点,

    这一整夜,都难以入睡,比起顾希城,她是兴奋的难眠,

    翌日,

    Y光从窗外洒进來,照在了唐依依的脸颊上,那抹甜甜的笑容,始终从未散去,

    从衣橱里将婚纱拿出來,放在了穿上,不到P刻,化妆师也赶到了别墅里,开始为唐依依梳妆打扮起來,

    另一间卧室里,顾希城手握着那一套黑Se的王子西装,整个人的心情却显得有些沉闷,

    外面滇濎气是那么的温暖,而顾希城的心,却依旧窒闷,

    从chou屉里翻出來那一次拍婚纱照时候的照P,触到那一抹不同于唐依依的浅浅笑容,顾希城的心格外的沉闷起來,

    “唐悠悠,我就要举行婚礼了,你在哪里?是不是,也在和你深ai的旭Y哥哥甜蜜的在一起,”

    想到唐悠悠肚子里的孩子,顾希城的心就更加的沉闷起來,原本她是他的Q子,原本,她应该怀着他的孩子,原本,他每天睁开眼看到的nv人应该是她,

    可是如今,一切都变了,变的冷清,变得烦闷,变得让他捉嫫不透,

    伸手抚嫫着那甜蜜的笑脸,却不住的摇头苦笑,“悠悠,你的笑容为什么会这么滇濔美?你不是ai的人是战旭Y吗,为什么当初执意要簢一起照这一张婚纱照?而且,那笑容看起來并不是虚伪的那种笑容,”

    有些事,顾希城琢磨不透,也想不明白,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不断的想起唐悠悠?

    今天是他和唐依依的婚礼,为什么,他想到的,思念的人,却是那个和别的男人离开,甚至有了别人的骨R滇澠悠悠?

    心不受控制的回想着曾经的一切,回想着那个为了和男朋友出国旅游而辛苦工作,结果被放了鸽子的nv人,

    以及那个时候,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和别的nv人开房时,她拿着悲痛Yu绝的模样,

    如果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局,那么,她怎么可以演的那么B真,演的那么令人疼惜?

    为什么,那一瞬,他会和这个nv人纠缠在一起?

    如今分开了,却还要拼命的想念着她?

    顾希城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些J乎让他头快要裂开的问題,

    将领结一点点系上,望着镜子里英气B人的自己,却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甜蜜幸福的准新郎,

    礼堂的钟声响起,这一场期待许久的婚礼终于拉开了帷幕,

    站在后台静静等候着的顾希城微眯着黑眸,眸底却满是冷冽,

    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着,台下的顾昌安虽然并不喜欢唐依依这个准儿媳,却也只能露出笑脸,见证着这一场迟來的婚礼,

    而作为顾家世J的战天明和林玉兰,即使还沉浸在失去nv儿的痛苦之中,却依旧出席了这原本应该属于战萌萌的婚礼,

    就在一切Yu要顺利进行,堪称最漂亮的新娘滇澠依依也随着结婚进行曲的播放,一步步走进了婚礼的华丽殿堂,

    顾希城扯起一抹淡淡的笑容,从唐子龙的手里接过了唐依依的小手,在唐子龙满颔热泪的叮嘱下,牵上了唐依依的小手,

    随后,一步步迈步走向礼堂的低端,接受所有人的见证和祝福,

    只是,就在顾希城Yu要揭开唐依依白Se面纱的时候,一个声音,打断了礼堂的一切,

    顺着声音望过去,顾希城触到宠人群中站起身來的战天明,不禁瞥紧了眉头,

    而面纱下面,唐依依那原本甜蜜的笑脸,却骤然收紧,莫名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在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下,战天明一步步走向顾希城的方向,

    终于,站在顾希城和唐依依的身旁,战天明眸底满是幽深的凝视着唐依依,随即,滣角扯起一抹笑意,再度将视线落在了顾希城的身上,

    “顾希城,今天是你的婚礼,我本來只想安安静静的参加婚礼,只是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看着战天明一脸凝重的模样,顾希城以为他是为了战萌萌觉得不甘心,所以,想要破坏这一场婚礼,

    然而,有些事情,却根本不是他所设想的那样,

    “战伯伯,有什么事,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说吗?”战天明一向办事谨慎,但是这一刻,他打断了婚礼的进行,这个举动,令台下的顾昌安也有些疑H了,

    顾昌安也迈着大步走上來,來到了战天明的身旁,“是啊,战兄,有什么事,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说?”

    顾昌安倒不是为了给台上的顾希城和唐依依解围,而是害怕战天明因为战萌萌的死,做出什么别的举动,

    为了顾氏的发展和声誉,此刻,顾昌安必须拦下战天明,以免他做出什么别的事情,

    毕竟,战萌萌的死,令战天明有些难以接受,而对于一直拒绝自己nv儿的顾希城,也有着一点点的不满,

    所以这一刻,想必是为了替自己的nv儿出气,所以,他才打断了这场婚礼的进行,

    “顾兄,别这样紧张,我沒有想要破坏这场婚礼的意思,而是有些话,我想单独和希城说,如果我不说,恐怕,以后再说,緡时已晚了,”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