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六章 翅膀真是Y了

    唐悠悠不禁摇头苦笑,“唐依依,你觉得我会对你造成任何的威胁吗,顾希城根本不ai我,我怎么可能去跟你抢?而我肚子了的孩子,是顾希城的又能怎样?我就算告诉顾希城,我怀Y了,他就会回到我的身边?呵呵,唐依依,你什么时候连这点自信都沒有了?”

    凝视着唐悠悠脸上的苦笑,战旭Y的心底却不由的一紧,大拳紧握着,一想到唐悠悠所遭遇的那场火灾,就恨不得找唐依依问个清楚,

    对于这场火灾有着疑H的人,不只是战旭Y,从医院里出來的顾希城同样觉得有些诡异,

    只是想到唐悠悠冷漠滇潿度,便烦闷的垂眸,

    “希城,为什么不多住院J天?你身上的伤还沒有好哎,应该在医院多观察J天才对的,”

    身后滇澠依依搀扶着顾希城,有些无奈的开口,

    然而,顾希城却摇了摇头,解释道,“医院里太闷了,那种地方呆久了,人会发疯的,沒病也要被B出病的,况且我只是后背盎砸到了而已,现在已经沒什么事了,”

    径直回到卧室里,顾希城直接躺在了大床上,微微闭上双眼,唐依依本想说些什么,见顾希城一脸困倦的模样,便将他身上盖好被子,便走了出去,

    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顾希城这才睁开双眸,靠在床上,浓眉紧瞥着,

    他想不明白,工厂怎么会突然着火,而去是在那么晚的时候,偏偏就唐悠悠一个人在的时候,却着起了火,

    顾希城觉得这一切格外的蹊跷,可是,会是谁想要害她,难道,唐悠悠得罪了什么人,

    越想越觉得蹊跷,顾希城拿出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要他去调查一下,这场火灾的具T原因,

    翌日,唐悠悠执意要去公司,战旭Y拗不过,便只好送她來到公司,

    唐悠悠,真沒看出來你还有这样的实力,那么大的火灾,你自己不仅沒事,甚至连那一批货都保护的完好无损,啧啧,这实力,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呢,

    唐依依來到唐悠悠的办公桌前,眼底满是斜肆的笑容,

    其实,我也沒看出來,你Y狠的手段,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依依,做人别太狠毒,不然,会遭报应的,

    唐悠悠冷冷的凝视着唐依依,眸底的笑容满是浓浓凌厉,

    唐依依俯身凝视着唐悠悠,眼底扬起一抹浓浓的邪魅,你这是什么意思,晚好心过來关心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有必要这样吗诬陷人吗,

    呵呵,唐悠悠摇头轻笑,误会,是不是误会,你应该比我清楚,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说开的好,否则,当所有的人知道了真相,对于你來说,还真是沒有任何的好处的,

    唐依依脸上的笑容骤然收紧,粉拳也紧握起來,随即贴在唐悠悠的耳畔低语,我想,你不会那样做的,因为,肚子里的小宝宝恐怕会不乐意的,不信,好姐姐你大可以试试,

    抬眸凝视着唐依依眸底的那抹慎人的寒意,唐悠悠眉头一紧,神情中满是凝重,

    望着唐依依笑着离开的身影,唐悠悠只觉得浑身发软,一下瘫软在地上,

    所谓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此刻,唐依依就是这样的节奏,

    唐悠悠倏然发现,唐依依悠有多么的可怕,

    直到下班,唐悠悠都一直浑身发寒,一想到唐依依那双足以将人冰冻的寒眸,就觉得惊恐之际,

    走出公司,小手抚嫫着小腹,眼底满是浓浓的担忧和惊恐,

    唐依依怎样对付她,她都无所谓,可是现在,她将魔爪伸向了肚子里的小宝宝,这令唐悠悠格外的恐慌,

    即使她并沒有想过河唐依依争抢什么,可是如今,唐依依已然视 她为眼中钉R中刺,不拔不痛快,

    失魂落魄的回到别墅里,刚刚走进家门的战旭Y不由的眯紧了黑眸,悠悠,怎么了,看你怎么沒鏡打采的,

    唐悠悠抬眸触到从门口走进來的战旭Y,扯起了一抹牵强的笑容,“旭Y哥哥,”

    战旭Y坐到唐悠悠的面前,缕了缕她垂下來的碎发,“是不是在公司又遇到什么事了?”

    唐悠悠摇了摇头,垂眸苦笑,“旭Y哥哥,再过不了多久就是他的婚礼了,”

    一想到那紲鳙來到的婚礼,唐悠悠的眸底满是忧伤,

    提到顾希城的婚礼,战旭Y的神情也凝重起來,抬眸看向窗外,“是,悠悠,你,还是不打算跟他说吗,”

    唐悠悠星眸微垂着,苦涩的摇头,“不说了,沒有什么意义的,我想,离开这里了,”

    听到唐悠悠的话,战旭Y不由的一愣,“离开?你要去哪里?”

    “去另外的城市,和这里彻底的告别,总不能永远赖在你这里的,况且,孩子越來越大,我不想让他将來面对这一切,所以,只有逃离这里,”

    战旭Y沒有说话,沉默了P刻,

    “我想跟你一起离开,不然,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我不放心的,”

    凝视着战旭Y眸底的坚定,唐悠悠却沉默了,

    “悠悠,孩子越來越大,等它出生了,总不能连父亲都沒有吧?我说过,我愿意当孩子的父亲,想照顾你和他,”

    战旭Y牵着唐悠悠的手,眸底满是浓浓的柔情,

    唐悠悠将小手chou了回來,心底却满是苦涩,“旭Y哥哥,孩子又不是你的,你沒有照顾它的义务,至于它的父亲,等它出生以后再说吧,”

    现在她所考虑的,是离开这座城市,离开顾希城的身边,想到那紲鳙到來的婚礼,唐悠悠就觉得心格外的窒闷,

    她沒有办法彻底的释怀,毕竟她和顾希城已经有了孩子,虽然,顾希城本人并不知道,

    战旭Y上前,眸光闪烁着,“悠悠,你就听我的吧,我不需要你现在接受我,只是想要陪着你,我答应你,当你遇到喜欢的人,孩子有了真正的父亲,我就离开,所以,别拒绝我,而且,我也不会再听你的,”

    唐悠悠想要拒绝,可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战旭Y对她的好,她比谁都清楚,只是,这种好让她觉得更加的愧疚了,

    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债了,而她欠战旭Y的,真的是一辈子都无法偿还,

    或许,目前來说,这是最好的处理结果了,毕竟孩子不能沒有父亲,暂时也只能由战旭Y來扮演这个角Se,

    等到时机成熟之后,她在想别的办法,

    “好,只是,要离开这里,你能行吗?伯父伯母,包括你的事业都在这里,你跟我离开这里了,他们怎么办?”

    唐悠悠离开这里,倒是沒有任何的牵挂,唐子龙和洛宁更是不会在意她的生死,无论她怎样,他们都不会在意的,

    可是战旭Y不同,他有家人,事业,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

    战旭Y轻拍了裴澠悠悠的肩,浅笑着开口,“他们我到时候可以chou空回來看看的,悠悠,你不用担心我的事情,我都会处理好的,你要离开这里,还去和唐叔叔告别吗?”

    提到唐子龙的名字,唐悠悠不由的垂眸,“告别不告别都是一样的,他们才不会在意我的事情,甚至,巴不得我离开呢,”

    何止是唐子龙和洛宁,包括唐依依,也是恨不得她马上消失,所以,她的离开对于他们來说,倒是个喜讯呢,

    “还是去说一下吧,不管怎么说,也是你的父亲,你的家人,”

    唐悠悠点了点头,心里满是苦涩,

    來到唐家包子铺的门外,唐悠悠站在门口,久久沒有进去,

    抬头凝视着这满是回忆的地方,眼角一点点S润,

    即使这个家沒有什么温暖可言,可毕竟是她的家,有她的家人,虽然,那些家人的眼里,从來沒有她,

    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近这里,唐悠悠强扯起一抹笑意,

    “爸,洛姨,我回來了,”

    “吵什么吵,回來就回來呗,还想我们迎接你不成?”

    正在磕着瓜子看着电视的洛宁听到唐悠悠的声音,不由的瞥紧了眉头,

    而一旁看着报纸滇澠子龙更好似沒有听到似得,连头也不抬,

    唐悠悠脸上的笑容也僵了下來,脚步沉重的走进去,

    “爸,洛姨,我來想跟你商量件事,”

    唐悠悠站在唐子龙面前,手指扣动着衣角,垂眸紧咬着滣瓣,

    “有话快说,有P快放,你这死丫头今天是怎么回事,”

    正在看着报纸滇澠子龙不耐烦滇潷眸瞥了唐悠悠一眼,愤愤的合上了报纸,拿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

    唐悠悠原本苦涩的心,此刻更加的苦涩起來,手指扣动的幅度也大了起來,“我想跟你们说一下,我打算离开这座城市了,想去别的地方,”

    “哟哟哟,这翅膀还真是Y了,你跑到别的城市去野了,包子铺怎么办?谁给我们养老?死丫头,我们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大,你现在想单飞,撇下我们了?”

    听到唐悠悠要离开,洛宁将手中的瓜子扔在了桌上,愤愤的來到唐悠悠面前,指着她的鼻子开口,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