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章 放弃飞行事业

    翌日,头痛Yu裂的顾希城从大床上爬起來,煣了煣惺忪的睡眼,从大床上坐了起來,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希城,你醒啦?來,喝点热牛N吧,昨天都怪我,应该劝着我爸爸的,害的你被灌了那么多的酒,是不是还是很难受?”

    看着从外面走进來滇澠依依,顾希城的滣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接过那一杯热牛N,顾希城觉得整个心房都是暖暖的,

    “还好,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不怪伯父,是我要陪着他喝的,毕竟,以后他将会是我的岳父,岳父喜欢喝酒,作为nv婿的我不把酒量提上去怎么可以?况且,这也不是第一次喝了,之前和悠悠”

    顾希城触到唐依依倏然变的Y寒下來的脸Se,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忙将剩下的话吞咽了下去,

    看着唐依依眸底失落的神Se,顾希城将牛N放在一旁,愧疚的将唐依依拥入了怀里,“对不起,我不应该提唐悠悠那个nv人的,从此之后,我们的生活再也不要被她打扰了,依依,对不起,”

    “哈哈,你上当了吧,我才沒有生气呢,悠悠是我的姐姐呢,不管她曾经怎么对我的,她都是我的姐姐,这是永远都沒有办法改变的,所以,我永远不会吃姐姐的醋的,”

    看着怀中倏然大笑起來滇澠依依,顾希城无奈的瞥眉,“小坏蛋,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好了,以后我们再也不提起那个nv人,对了,婚礼马上就要到了,你看看缺什么,我吩咐人去准备,”

    唐依依从顾希城的怀里chou出身來,重重的摇了摇头,“我什么都不缺,希城,只要有你,我就足够了,”

    顾希城宠溺的煣了煣唐依依的头发,眸底满是幽深,

    而此刻,唐依依的眸底满是冷冽,一想到唐悠悠,就紧紧的握着双拳,对于她的愤恨,早已融进了骨子里,

    结束了一周休假的顾希城刚刚來到公司,就听到同事们在议论什么,

    还沒有來得及细听,就触到了从里面走出來的顾昌安,倏然眉头紧拧着,握在手中的飞行箱也被他用力的握紧,好似要捏碎一般,

    顾昌安眸底满是幽深的凝视着他,那一眸冷冽,好似要将他整个人刺穿,听说你要结婚了,日子都定了,怎么我这个做父亲的不知道,

    闻言,顾希城握着飞行箱的手一松,冷冷道,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况且,我的事情,你什么时候需要从我的口中听说了,即使不用我说,你都是有办法知道的,难道不是吗,

    父子相见,却弥漫着浓浓的火Y味,围观的人凝视着这足以冰冻方圆十J里的寒冷气氛,都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顾昌安此时已经被气的脸Se发青,身T颤抖着,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许久,他只是扬起眉梢,冷声说道,“我只知道,这场婚礼你一定举行不了,”

    顾希城眯起双眸,摇头嗤笑,“我顾希城想做的事,还真沒有做不成的,”

    “是吗?那咱们试试,看看这婚礼能不能举行,”

    顾昌安背着手一步步离开北斗星,那背影看起來是那么的凄冷,

    顾希城拎着飞行箱走进去,却被叫去了总裁办公室,

    “总裁,找我有什么事,我马上要去开飞行会议了,什么事这脺黥急?”

    走进办公室里,顾希城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抬眸不悦的开口,

    总裁将转椅转了过來,眸底的幽深令顾希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希城,恐怕,飞行会议你参加不了了,”

    顾希城倏然皱紧了眉头,起身B近总裁的身旁,“什么意思?难道上一次的事情沒有解决利索,不应该啊,有公司出马,还有摆不平的事情?”

    总裁从椅子上起身,走过來拍了拍顾希城的肩,“北斗星沒有我摆平不了的事情,只是,关于你的事情,我还真是做不了主了,我想,你应该见过顾昌安那个倔老头了吧,”

    听到顾昌安的名字,顾希城不由的眯紧了黑眸,

    “他又做了什么?”

    顾希城瞬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顾昌安的手段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而顾昌安,也是他最无法对付的一个人了,

    “这一次,恐怕你在北斗星沒办法继续飞行了,至少,短时间内不行,除非,你取消和唐依依的婚礼,”

    听到这里,顾希城腾地起身,不由的怒吼,“取消婚礼?他做梦,除了给你施加压力,他还会做什么,呵呵,跟自己的儿子玩这种手段,顾昌安,你还真是我的亲爹,”

    顾希城愤怒的转身离开,愤愤赶往顾家别墅,

    砰,

    一声巨响,别墅的门被一脚踢开,

    顾希城满脸怒意的冲了进來,令屋内的人都一惊,

    方芳不由的抚着心口,本來心脏就不好,被顾希城这么一闹,差一点就病发,

    一旁的战萌萌见状,慌忙轻拍着方芳的后背,“方姨,你沒事吧?”

    方芳摆了摆手,她就知道顾希城会被B急,沒想到会这么的快,

    沙发上喝着茶的顾昌安却一脸凛冽,丝毫沒有被顾希城的气势吓到半分,

    “顾昌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昌安悠悠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眸淡漠的凝视着愤怒的顾希城,“越來越沒有规矩了,我是你爹,是你的老子,你就是这样叫我的,”

    触到顾昌安眸底的淡漠,顾希城的愤意更加的浓烈了,“老子?专门坑儿子的老子,顾昌安,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为什么要cha手我的事情?我做不做飞行颖跟你有半mao钱关系吗,”

    “混蛋,”顾昌膀x咳灰慌淖雷樱诺囊慌缘恼矫让人趿怂跎碜樱耐怕钦交鸬墓讼3呛凸瞬驳姆较颍坝谢昂煤盟担3歉绺纾瞬敢彩俏四愫茫


    “你闭嘴,”

    顾希城倏然指着战萌萌,眸底的寒光吓的战萌萌眼泪都落了下來,

    看着战萌萌眼角晶莹的泪水,顾希城这才收回视线,怒视着顾昌安,

    “我的目的不仅是不让你做飞行颖,包括你和那个唐依依的婚礼,是根本不可能的,你想都别想,”

    顾昌膀x咳黄鹕恚吲那么蜃抛烂妫


    “我要是不同意呢,”顾希城同样冷冽的语气使屋内的气氛更加的寒冷下來,

    顾昌安走至顾希城的身旁,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那緡了那个nv人放弃你最ai的飞行事业吧,反正,这两者是绝对不能兼得的,”

    说罢,顾昌安迈步走向了楼上,

    望着顾昌安的背影,顾希城怒吼道,“好,我緡了依依放弃那该死的事业,总有一天,我要你为你自己现在的行为觉得后悔的,”

    顾昌安听到顾希城的声音,顿了顿脚步,“好,那就走着瞧,”

    顾希城愤愤的大拳砸了下來,身旁的花瓶便破碎了一地,手上的鲜血更是流了出來,红的渗人,

    看着顾希城满是鲜血的手臂,战萌萌弯眉紧皱着,她从來沒有看到过顾希城会发这么大的火,

    为了唐依依,他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

    战萌萌紧紧的攥着双拳,对于唐依依这个名字,倏然是那么的愤恨,

    她从方芳手中接过医Y箱,來到顾希城的身旁,“希城哥哥,我帮你处理伤口吧,流了这么多的血,再流下去你会受不了的,”

    而顾希城低头怒视着她,眸底满是浓浓的愤意,“不需要,”

    倏然,便转过身,带着还在滴答的血滴,大步离开了别墅,

    战萌萌握在手中的医Y箱一松,洒落在了地上,她的星眸里满是浓浓的苦涩,

    唐依依,看來,你比唐悠悠更加难对付,那么,我就不会让你任何机会,成为希城哥的Q子,

    这辈子,你都休想,

    顾希城回到别墅里,将飞行箱直接扔在了地上,那已经G涸的血滴,凝在飞行箱上,显得是那么的凄冷,

    唐依依从外面下班回來,一进门便触到被顾希城扔在一旁的飞行箱,她不由的瞥眉,“希城,这是怎么回事?今天不是你的航班吗?”

    坐在沙发上已经发呆了J个小时的顾希城听到唐依依的声音,抬眸眼神空洞的凝视着她,

    “不是,以后都不会有我的航班了,我顾希城,再也不会飞行颖了,更不是什么机长,”

    闻言,唐依依不由的一愣,她疑H的來到顾希城的身旁,“什么意思?怎么不是了?”

    顾希城鹰隼般的黑眸凝视着唐依依,苦涩的垂眸,“顾昌安捣的鬼,因为要阻止我你的婚礼,他去了北斗星,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伯父,北斗星将你解聘了?不会啊,不都是有合约的吗?”

    顾希城冷笑着摇头,“什么狗P合约,只要是顾昌安想做的是,我就是有合约又能怎样?”

    听到这里,唐依依不由的瞥眉,“对不起,希城,都怪我,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和伯父闹成这样,只是,伯父为什么这么讨厌我?难道,我真的那么的让人反感吗?”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