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居然再度偷听

    sun dec 07 00:00:00 cst 2014

    “可是,对于我来说,那是永久的誓言。”

    战旭Y认真的模样,令唐悠悠瞬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唐悠悠摇了摇头,滣角的笑容显得有些苦涩,“旭Y哥哥,你别开玩笑了。那只不过是过家家时候的玩笑话而已,不过,我依旧很感激你,在那个时候,带给我那些温暖。”

    战旭Y有些着急了,伸手轻抓着唐悠悠的手臂,“不,从那个时候,我的心就开始只为你跳动了。悠悠,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或者是以后,我战旭Y,都只为你心动。我认定你了,认定你是我唯一的新娘。”

    一番绵绵情话,彻底的搅乱了唐悠悠的内心。原本的心痛,此刻被烦乱占据着。面对着战旭Y的热情告白,她显得有些惊恐。

    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视他为大哥哥,一个在她伤心失落的时候,即使出现并且带给她安W的大哥哥。

    她没有料到,战旭Y对她有着这样的情愫。而且,是在分开二十年后,他说出这样的ai情告白。

    唐悠悠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整个人都无措起来。慌忙挣开战旭Y的怀哀,迅速滇澯离开来。

    望着那抹渐渐消失在昏H灯光下的背影,战旭Y的苦涩的摇头。

    从口袋里掏出那个一直装在身上的红绳戒指,眸底一P深邃。

    还记得唐悠悠将这一枚戒指J给他的时候,脸上那琇涩的模样。

    “旭Y哥哥,这一枚红绳戒指是悠悠送给旭Y哥哥的订婚戒指。等长大以后,悠悠要嫁给旭Y哥哥,好不好?”

    于是,战旭Y小心翼翼的保存着这一枚红绳戒指,并且在心底期待着,期待着那一日的到来。

    可是如今,唐悠悠却告诉他,那只是小时候的承诺,是过家家而已。

    一颗心紧紧的揪在一起,握在手中的红绳戒指一紧,眸底满是浓浓的苦涩。

    “悠悠,不管你怎样认为,对于我来说,你都是我的唯一。我始终相信,我们是命中注定的一对,只有我,才可以带给你幸福。我们,一定会在一起。”

    回到别墅里,顾希城的一颗心烦闷至极。

    书房内,昏H的灯光下,那一张原本俊俏的脸颊显得有些苍白。

    握在手中的照P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就如同照P里颔笑的nv子一样光芒四S。

    大掌轻抚着照P上那笑颜如花的nv人,好似一切还在昨天。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大脑被另外一个身影占据着大量的空间。

    倏然书房的门被推开,映入眼帘的是唐悠悠有些红肿的眼眸。

    顾希城迅速收起手中的照P,眸底满是清冷的衅兂着她。

    从书桌前起身,大步走向门口方向。在经过唐悠悠身旁的时候,他浑身散发着浓浓寒意,令唐悠悠不禁缩了缩身子。

    直到脚步声渐渐远去,唐悠悠的眸底却满是疑H。方才顾希城握在手中的照P挑起了她的浓浓疑H,尤其是顾希城那紧张的神情,更加引起了她的好奇。

    那到底是一张什么样的照P?为什么顾希城好似很紧张的样子?

    唐悠悠想到顾希城此刻对自己滇潿度,摇头苦笑着,转身来到卧室里。

    卧室里漆黑一P,大床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唐悠悠不禁摇头轻笑着,一步步走进大床旁。

    钻进大床里,看着身旁只留下一个凄冷背影的男人,唐悠悠隐忍着心中的情绪,也背对着他躺了下来。

    夜越来越静,静的令人浑身发寒,静的有些恐怖。

    唐悠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入眠的,等她醒过来的时候,顾希城刚刚穿好衣F。

    凝视着顾西城眸底的清冷,唐悠悠不由的垂眸。

    触到大床上紧紧凝视着自己滇澠悠悠,顾希城眉头一紧,侧首看向另外的地方,目光中尽是冷冽。

    解释的话到嘴边,又再度咽了下去。索X,什么都不说。

    此刻,委屈占据着整棵心房,唐悠悠极力隐忍着Yu要滴下的泪水,告诉自己一定不可以落泪。

    眼泪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只会令人觉得她的眼泪是如此的廉价。

    她紧咬着滣瓣,因为太过用力,瘦弱的双肩都在微微颤抖着。

    顾希城双眸瞥了瞥,倏然转身,并没有理会。

    简单的洗漱之后,唐悠悠再度跟随着顾希城来到了机场。

    如往常,却又不同于往常的默默跟在他的身后。

    比起以往滇濔蜜相伴,这一次的两个人宛若陌生人一般。一前一后的走上飞机,各自走向自己的位置。

    同航班的乘务触到这一幕,都不禁有些愣了。

    一向高调甜蜜的两个人,怎么一夜之间恍若陌生人一般?

    更加惊呆小伙伴的是,一向冷漠的顾希城,此刻,却主动和乘务调情起来。

    “丫丫,你的气Se越来越好了。尤其是这一双X感红滣,如樱桃一般甜美。”

    正在喝水的丫丫被顾希城的一番话彻底的惊呆了,甚至夸张的将口中的水喷了出来。不偏不倚喷在了顾希城的X口,众人惊讶的凝视着这一幕。

    所有的人都在为丫丫捏了一把冷汗,顾希城一向为人冷漠,如今被丫丫喷了一身,想必这一趟飞行,将是丫丫的最后一次飞行了。

    然而,顾希城的主动再度惊呆了小伙伴。

    只见他修长的手指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手绢,低头擦拭掉身上的水渍。随即仰头,颔笑着凝视丫丫。

    “恩,确实带着一G樱桃的味道。”

    只见顾希城轻嗅了嗅X口撒上水渍的地方,滣角扬起一抹斜肆的笑容。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顾希城潇洒的转身,走向了驾驶舱的位置。

    凝视着面前的这一幕,唐悠悠的心口一阵窒闷。尤其是那些空乘嘲讽的目光,令她极度尴尬。

    整个机舱内都在对顾希城突然的转变议论纷纷,更有人故意扯起嗓子嘲讽唐悠悠这个所谓的麻雀Q子。

    唐悠悠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尴尬和忧伤,恨不得从飞机上跳下去。

    实在受不了那些嘲讽的目光,唐悠悠起身离开座位,Yu要去洗手间躲避一下。

    当刚刚来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却触到休息室的方向,顾希城和一个身材惹火的空乘缠绵在一起,那画面刺痛着唐悠悠的心脏,脚步亦变得沉重下来。

    就在她不知道该避开还是走上前去的时候,那两抹缠绕在一起的身影一点点挪离她的视线,走进了休息室里。

    甚至,关上了休息室的房门。

    倏然,唐悠悠的心一紧。那可是她明媒正娶的丈夫啊,怎么可以和别的nv人纠缠在一起?

    虽然两个人现在闹着矛盾,可是只要一天没有离婚,他顾希城还就在她的管辖范围之内。

    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怒意。唐悠悠握紧了粉拳,大步的跟了上去。

    站在休息室的门口,唐悠悠抬起手Yu要敲门,可是想了想,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转身Yu要离开,最后,还是再度停下了脚步。

    站在门前,贴耳听着里面的动静,唐悠悠的拳头早已冒出了冷汗。

    只是,里面却格外的安静,并没有那种令人作呕的声音传出来。

    就在她疑H之际,休息室的房门却突然被推开。她来不及躲避,鼻子便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一阵晕眩迅速传来,唐悠悠连逃离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跌倒在地上。鼻子更是不断有暖流涌出,她伸手一触,才现在鼻子早已鲜血淋淋。

    从休息室出来的顾希城看到这一幕,一双黑眸里迸S出浓浓寒意。

    “唐悠悠,你这是什脺髭奏?”

    这个nv人,居然再度玩起了偷听?

    看着鼻血不断涌出滇澠悠悠,顾希城迅速将她从地上抱起,抱进了休息室里。

    “哎,顾机长”

    方才和顾希城缠绵在一起的nv人触到这一幕,有些不甘心的唤着顾希城。

    然而顾希城并没有理会跟上来的nv人,甚至将她关在了门外。

    休息室里,顾希城捏着唐悠悠的两侧鼻翼,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拭着唐悠悠脸颊上的血渍。

    因为躺在顾希城的怀哀里,此时仰头凝视着面前微皱着眉头,一脸担忧的男人,唐悠悠的心被触动着。

    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落下来,大颗炙热的泪水浸S了顾希城的袖子。

    看着怀里突然大哭的nv人,顾希城不禁瞥眉,“唐悠悠,只不过是流鼻血而已,至于哭成这样吗?”

    顾希城无奈的摇头,并不知道真正导致唐悠悠哭泣的原因是什么。

    唐悠悠摇了摇头,哽咽着开口,“老公,我旭Y哥哥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误会我了,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而且,我你结婚,也不是因为你的家产或者身份。我只是想要找一个人,安安稳稳的度过一辈子而已。”

    这一番话,唐悠悠鼓起勇气说了出来。一开始和顾希城结婚,确实是为了拜托失恋的Y影。但是短短的相处之后,她对于顾希城,却是另外的一种情绪。一种想要好好生活下去,类似ai情的情绪。

    唐悠悠的这一句老公,彻底的融化了顾希城的心。尤其是她那一双闪闪发亮,惹惹怜惜的星眸,令他不忍心再怀疑她。

    本书首发来自128中文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