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洪都王番外】上 初相遇

    “容宇,容宇。”赤玓的手在容宇面前晃了晃,容宇却沒有反应,双眼茫然,必是在走神。

    “容宇!”赤玓双手放在容宇肩上,用力的摇晃他,容宇这才反应过來,惊讶道:“怎么了?”

    赤玓上下打量容宇几眼,笑道:“想什么呢?这般入神。”

    容宇脸上闪过尴尬的神色,指尖随意抚过琴弦说:“沒什么,只是前几日听了一首琴曲,至今还不能忘。”

    “可是美人所弹?”赤玓戏谑,容宇的脸倒是红了,不说话,随意抚的琴曲却变成了《长相思》。

    见容宇低头不语,赤玓便不再逗容宇了,因为再怎么逗也问不出什么东西,从小容宇就是这幅模样,不管怎么逗弄都是低头红着脸不说话,一点意思也沒有。

    “明日我便要去剑阁城了。”赤玓还沒说完,容宇便抬头惊异:“为何?”

    “因为不想要看书啊,这些圣贤书真真是无趣的很,全是些空道理,若是去了剑阁城,可以施展一番平日所学,又可以放松一下,为何不去?”赤玓哈哈大笑,想到未來很长一段时间不用看这些无用的书便觉得畅快无比。

    “可是明日也太匆忙了吧。”容宇知道赤玓是想要早些离开京城,只是明日太过匆忙,很多事情都不能安排好。

    赤玓单手摸了摸下巴,窃笑:“我早就做好了去边塞的准备了,这次的出行可是我花了很大的心思才争取到的呢。”

    容宇只得笑笑说:“你啊你,沒有一天是消停的,果真什么都准备好了吗?需要我做什么吗?”

    赤玓想了想,站起來,边向门外走去边说:“帮我把今日的功课做完吧。”留下容宇一人摇头叹息。

    鲜衣怒马的少年郎们打马而过,引的多少少女驻足观看,赤玓见路旁已经停了许多妙龄少女,便放缓了速度,身后的少年郎也跟着慢下來。

    暗红战马优雅的踏着步子,赤玓身姿挺拔,对着每个痴痴望着他的少女微笑,少女们都脸红心跳,那眼神似是看着自己,又不似看自己,似是深情,又不似深情。

    那样惑人的笑容,每个女子都甘愿沉沦,甘愿被迷惑,纷纷把手中的丝帕丢在赤玓身上,赤玓则是随意的闪躲,一块丝帕也沒有落在他身上,而是落在地上,战马蹄子优雅的在雪白的丝帕上印上一个与赤玓有关的脚印。

    京城多少少女被赤玓风流俊秀的外表给迷住了心窍,誓君不嫁,倒让做父母的喜也不是忧也不是。

    喜得是女儿若是嫁给了皇上最喜爱的小儿子那必是风光无限,忧的是女儿若是得不到赤玓的喜欢那不是真的不嫁人了?

    赤玓却从來都不收敛自己的行为,皇上也不怎么管束,甚至有些放纵,这样的宠溺,让大家更加确信太子必定是赤玓。

    想到明日便可以出京城,赤玓心中畅快无比,索杏弃了马一人独自一人在京城内转悠,他换下了平日里招眼的锦衣,换上了平民百姓的服饰,这种游戏他早就玩腻了,只是突然兴致起來,便想再玩一玩以前的把戏。

    京城内热闹非凡,四周都是吆喝声,胭脂摊外是穿红着绿的少女,包子铺外是吵闹撒娇的孩子,铁匠铺里是汉子们大声的呼和,还有不断的叮叮的敲打声。

    偶尔还有一些会做生意的老婆婆夸口道“好俊俏的小伙子,只有你配得上我这扇子。”

    偶尔几个小姐不经意瞥见他的脸便满面羞红,矜持忸怩是否要上前和他说几句话的时间里,他已经走开了。

    这样太平的盛世要一直持续下去,赤玓抬头,笑着望着湛蓝的天空。

    心情大好的赤玓便想喝几口酒,想到明日便要出城,只怕很久都喝不到京城逆旅的极品好酒了,他便向去逆旅最近的巷子走去,那巷子他很少走,终点是逆旅的后门,客人一般很少走那里的。

    还未走到后门,便闻到了迷人的酒香,赤玓加快了步伐,还有一个拐弯便到了。

    迷人的酒香让人昏昏沉沉,鹅黄色的裙摆上大片大片的菊花,橙色鎏金暗纹腰带紧束的纤腰,茶绿色的披帛随意的搭在臂膀,在阳光下微微泛红的长发,还有那莹白的指尖露出长袖。

    少女微微弯腰,一只橙色的猫舔着她莹白的指尖,她的脸被搭在肩上的长发挡住,赤玓不知怎么停下了步伐,可是,明明他想要撩起那长发,看看少女的脸。

    若在平日,他必定早就这样做的,可今日,他不知怎么了,不想要像平日那般孟浪的模样,不愿意唐突佳人。

    那只猫转头看了看他,然后又继续舔了舔少女的指尖,赤玓心中痒痒的,心中竟浮起他若是那只猫便好的想法。

    见猫回头,少女也微微偏头,雪白的脸,还有黝黑的眼珠,除此再无特色。

    “民女见过二皇子。”那少女只是瞥了一眼,便认出了他,然后快速的低头行礼,赤玓再也看不见那张不美丽却让他心动的脸。

    赤玓快速走上前,想要托起少女的手臂让她起來,却猛地发觉这般孟浪必是会惊吓到她,动作便停滞了几分。

    那少女也不着痕迹的退后了几步,避开了赤玓的手,赤玓的脸瞬间红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感到这般尴尬。

    “民女不扰皇子雅兴了。”少女快速从赤玓身边离开,赤玓的手不受控制的拉住了女子的手臂,女子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赤玓,黝黑的眼珠里满是惊慌。

    平日里对那些女子都是这般孟浪,赤玓从未觉得不妥,而如今,他觉得他就像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在心上人面前手足无措,做一些从來不会做的傻事。

    那女子眼中的惊慌渐渐被水雾掩盖,大颗大颗的泪珠从眼眶中掉下來,赤玓慌了,想要把女子搂入怀中,细细吻干她脸上的泪痕,可是那都是平日里对别的女子的法子,万万不能对她如此。

    赤玓沒有法子,只能松了紧抓住女子手臂的手,那女子惊异,却毫不迟疑的快速离去。

    女子在阳光下暗红的长发在空中飞舞,转角处便消失了,令人沉沦的酒香让人还未喝便沉醉,温柔的阳光让人昏昏欲睡,躲在墙角的猫发出低低的呼叫。

    赤玓看着自己抓过少女手臂的手,上面的温度不知是不是她的?

    逆旅的小二们说,那是梁家旁支的小姐,常常來后门给些流浪的猫儿吃食。

    “梁家的吗?”赤玓心中第一次庆幸自己的母族是梁家,他立刻抱起那只橙色的猫向皇宫奔去,他要告诉母后,他要娶梁家的姑娘,母后必定会帮他。

    那个少女,让他后悔明日便出城。

    梁皇后答应他一旦打听清楚是哪支的姑娘便立刻通知他,要他放心,梁家的姑娘即使是旁支的也是配得上皇家的。

    赤玓在去剑阁城的一路上都是迷迷糊糊的,每日想的都是那女子莹白的手指,还有雪白的脸上那双黝黑的眼眸。明明长得不算美丽,明明都比不过皇宫中洒扫的宫女,可是他却就是那样沉沦了。

    那日只是闻了逆旅的酒而已,他便一醉不能醒,也不愿醒。

    那只猫被他带在身边,他给它起了个名字,叫阿良。

    他的良人,梁家的姑娘。

    想那个女子的时候,他就会学那个女子把指尖放在阿良的嘴巴前,可是阿良就是不舔,还会嫌弃的别过头,赤玓就会用指尖戳阿良的嘴巴,最后阿良恼怒,一口咬住赤玓的手指头,用來磨牙。

    他很好奇,为什么阿良只会舔那个女子的指尖,这个问題懊恼了他许久许久。

    那个女子不久便找到了,因为她再次去逆旅后门时却发现阿良不见了,她好奇便问了问逆旅的小二们,梁皇后派下守在逆旅的人立刻把那姑娘送进了皇宫,带到了梁皇后面前。

    梁皇后对那个姑娘很满意,说她杏情温婉却不柔弱,唯一不足便是长得不是很好,但正妻只要端庄大方便行,更何况是赤玓喜欢。

    那姑娘全名叫梁俍,取自青俍皇后的名字,阿俍,阿良,他命中注定的良人。

    他每日都会写信送到京城,要皇后转交给梁俍,开始,梁俍从不回信,赤玓却不气馁,每日都会洋洋洒洒写上上千字,还会做些稀奇的小玩意顺带送给梁俍。

    当梁俍第一次回信时,他对着那封信看了又看,想要确认他是不是听错了,看错了,梦中的事情成了现实,他有些难以相信。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那封信,梁俍用的是正楷,赤玓每个字都认真的看,想要看出梁俍对他的心思。

    梁俍在信中说,她沒想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二皇子会喜欢她,她原以为他只是一时的兴起,沒想到,他坚持了那么久,皇后也已经在准备婚事了,当他回京时,就下旨赐婚。

    她说,那日见到他,她还以为他会轻薄她,沒想到他却那么简单的放她走了,和她从小听到的那个皇子不太一样。

    她还说,那日他穿着平民百姓的衣裳,沒有一丝平日里纨绔的模样,而从他写给她的信里看,她觉得她应该放下偏见,重新认识他,而不是传说的的赤玓。

    她问,为何要带走阿良?怎么给阿良起这个名字?我都叫它橙子。

    “因为知道阿良不在你就会问啊,那样就可以很快的找到你,橙子多难听,还是阿良好听,等你嫁给我我就告诉你为何叫阿良。”

    “为何阿良只舔你的指尖,它只咬我?”

    “因为我刚刚拿了吃的,所以阿良才舔啊。”

    梁俍回信的字体不再似第一封那般端庄的正楷,这次的信甚至都有些凌乱,只怕是笑的笔都拿不稳了。

    赤玓会因为信中这样小小的细节而开心许久,例如信中的用词不再书面,会用些口头禅,例如梁俍会调皮的画上一些可爱的东西,很多很多,他都一一观察到。

    他们就这样用书信交往了半年,梁俍的每一封信都被赤玓细细收好,放在一个匣子里,无事便打开看看。

    他在边塞经历了许多,期间甚至有个女子扮作男装來边塞,他心中猛地浮起一个念头,若是她也來找他该多好。

    不久,他的愿望成真,梁俍盈盈立在他的军帐前,眉眼弯弯,莹白的指尖只是露出袖中一点点,放在唇边,长袖遮住难掩的笑意。

    赤玓痴了,她如初见,衣着依旧是大片大片的菊花,腰间紧束橙色腰带,只是沒有茶绿色的的披帛,长发也干练的束起來,很符合在边塞的女子的装束。

    “你?”赤玓结结巴巴道,再也沒有一丝风流倜傥的模样,“阿俍”

    “不许叫我阿俍!”梁俍跺脚,嗔怒,“橙子也叫阿良,我也叫阿俍!”

    赤玓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这样傻气的动作逗笑了梁俍,赤玓也有些尴尬,他不知道他竟然会像那些从未接触过情爱的少年一样,做出如此傻气的动作。

    “那我叫你什么呢?”赤玓终于按捺下心中狂喜,句子也顺溜了些。

    “叫我梁俍就好了,本就是叠音的名字。”梁俍瞥见阿良在赤玓的脚边舔着爪子,便抱起阿良说,“怎么胖了这么多?”

    “你來了就不会了。”赤玓笑的神秘。

    梁俍说,再过半年皇后就要赤玓回來完婚了,她却不想嫁给只见过一眼的人,所以求了皇后让她來剑阁城,要看看他是否值得她嫁。

    “哎,由不得你了,你若后悔我便霸王硬上弓。”赤玓勾起梁俍的下巴,做出一个垂涎的表情,把梁俍逗得哭笑不得。

    剑阁城的食物不比京城,所以赤玓每天都会去泌水河抓些鱼,或者去林子里抓些野禽,听说赤玓还独自打死过老虎,所以每个将士们吃的都不错。

    赤玓会亲自下厨做两人份,一份给自己,一份给梁俍,可是梁俍不在,便都给阿良了,所以阿良胖了一大圈。

    梁俍听说了之后并沒有因为自己未來的丈夫是个实力强悍的人而开心,反而生了赤玓的气,她说,那些动物也是生命,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舌之欲而杀了他们。

    赤玓沒有辩解,而是顺从的点头,揉了揉梁清因生气而紧皱的眉头说:“你若不喜欢,我再不会了。”

    后來,梁俍才听说,是那只老虎想要吃掉赤玓,赤玓才杀了它的。

    梁俍知道自己错怪了赤玓,还听说,因为赤玓因她一句话,便不许下属捕猎,下属对此事颇有微词,赤玓却一意孤行。

    梁俍心疼赤玓,因她一句话他便要背上多少骂名,她边哭边骂:“傻子,你以后是要做皇帝的,怎么可以因为这种事情和属下们闹僵。”

    “我只要你开心就好,他们开心不开心,和我有什么干系?”赤玓终于能够做他第一次见梁俍时便想要做的,一点一点的吻干了梁俍的泪痕。

    “若因为要背负这江山便要让你受委屈,我宁可不要。”

    梁俍不再哭泣,吻上了赤玓的唇。

    不久,赤玓回京,梁皇后赐婚,普天同庆。

    多少少女踏碎芳心,都在打听是哪家的姑娘那么幸运能够得到赤玓,在听说是梁家旁支一个样貌平凡的女子之后,都咬碎了银牙,暗中嫉恨,心中猜测,不知那女子是用什么狐媚子的法子让赤玓迷上她。

    几日后,皇上也替大皇子赤玏赐婚,娶的是墨家的小姐墨娇。

    从此大皇子赤玏的势力在朝堂盘根错节,皇上也奈何不了他半分,梁皇后有些叹息,只怕这皇位要落在大皇子头上了。

    “沒想到这墨家这般有能耐,若是”梁皇后不经意的说出心中的遗憾,却见一旁的赤玓翻白眼,梁皇后拍了拍赤玓的脑袋说,“不后悔?”

    “不后悔。”赤玓笑嘻嘻的回答道,“我不喜欢皇宫,这里太多明刀暗箭了,还是外边自在。”

    “你开心便好。”皇后笑着摇摇头。

    來年,皇上驾崩,皇上遗诏,大皇子赤玏继位,二皇子赤玓为洪都王,拥有小部分兵权,一生戍守边疆。

    洪都王赤玓听到要一生戍守边疆沒有一丝不甘心,反而心花怒放。

    “你去哪里,我便去哪。”梁俍依偎在赤玓的身旁,站在京城的城门外,最后看一眼京城。

    “我们一起放浪快意江湖,云游四方。”赤玓紧紧搂着怀中的爱人,憧憬着美好的未來。

    在边塞,沒有什么能够束缚他们,除了皇上派來监视他们的人。

    先皇一直偏爱洪都王,忽视了作为长子的皇上,皇上心中忌惮他,也是自然。

    洪都王任由皇上派人监视,心中沒有一丝不快,因为,他也觉得对不起哥哥,皇上不喜欢他,忌惮他,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时间就如流水一般逝去,岁月静好,琴瑟和谐。

    太后传來书信,墨皇后已经生下太子赤潋,皇上宠爱容贵妃,容贵妃也已经怀胎五个月。

    “别担心。”赤玓安慰梁俍,回信时,他写道:“母后,今生我只娶梁俍一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