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番外】谁能称王

    在线书吧保证永久无弹窗!

    赤耀站在青梁殿的高台上,望着万里云间的残阳,只身对影,听晚风吹宫铃声声,望顾盼阁隐入苍茫白雾,不由微微张唇,似要说话,最后还是咽入喉间。

    有人悄悄走到他身后,柔声道:“皇上,黄昏寒凉,披件衣裳吧。”

    赤耀默默接过身后之人递来的披风,穿上又继续仰头看隐入雾间的顾盼阁,身后之人便问:“皇上,您在看什么?”

    “含英姑姑,朕记着你说过,姑姑当初很喜欢站在顾盼阁上张望整个皇宫。”赤耀常年没有表情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笑,含英震惊的睁大眼睛,再看时那抹笑却已不见,便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不由叹息时光不饶人,自己的眼睛已经开始昏花了,回忆道:“是啊,公主当年总是喜欢站在那顾盼阁上,惹得路过的世家公子纷纷驻足流连,又惹多少人魂牵梦萦。

    “师父也是其中之一吗?”赤耀嘴角又扬起一抹笑,含英这回确定她没看错,不想灭了赤耀的兴致,于是粉饰真相,笑着点头说:“是的,丞相从小便喜欢公主,为了追求公主,他每月都做一把油纸伞,因为油纸伞谐音‘有子’,这样等到他长大迎娶公主时,这些油纸伞便可以做聘礼。”

    赤耀当然知道油纸伞对容璧的意义,甚至知道容璧并非从小就喜欢涟漪,但也附和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君子好逑,可皇上都快二十了,却还是没有一个嫔妃,要知道,历代皇上是十七八岁的时候都有孩子了!含英不由忧心问:“皇上,奴婢听闻,易大人又上奏要您立后了?”

    赤耀点点头,然后走下青梁殿的高阶,说:“含英姑姑,朕不想负了那些无辜的女子。”

    “皇上若是不想要易大人插手后宫,不理他便是了,但后宫空虚许久,确实需要一位皇后啊!”含英又道,“嫁入皇宫,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事情,怎么是负了她们呢?”

    “是吗?”赤耀顿住,转头看含英,面无表情的脸上却有着一双如星芒的眼睛,“可是朕都不想被囚禁在这富丽堂皇的皇宫。”

    含英愣住,她知道赤耀不开心,可没想到竟然这样厌恶皇宫,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谁懂彻夜长明灯下朕清醒难眠的绝望?”

    含英目瞪口呆,只能眼睁睁看着赤耀转身离去,自己为他准备的披风在风中轻扬。

    见皇上提前回殿用膳,大总管立即给小太监们使眼色,快些去请清河王过来,要知道,若清河王不在,皇上是不会乱吃一口东西的。

    旁人都道清河王日日陪皇上用膳得皇上信任,但只有他们这些贴身照顾皇上的人才知道,皇上哪里是和清河王关系好,明明极度恶劣,才会叫清河王为他日日试毒啊!

    就住在梁府的清河王很快便到了殿内,见赤耀又坐在桌前等自己,而桌上的饭菜一点都没用,不由低下头,冷笑一声。

    “叔叔来了?一起用膳吧。”赤耀如往日一般要赤泌坐在他身边,赤泌依旧不多话,各个盘里的菜都夹了一些到自己碗里,然后默默吃了起来。

    赤耀却没有立即动筷,而是看着赤泌吃,凝眸道:“叔叔,朕觉得朕越发的虚弱了,你可有发现异样?”

    赤泌停了一切动作,微微皱眉,似乎思量了一番,然后摇头示意无碍,心中却冷冷嘲讽,让他试毒,顺便从他这里套话,皇上果然是好心计。

    赤耀嗯了一声,然后对身后的大总管说:“你们都下去吧。”

    赤泌皱眉抬头,不知赤耀又想玩什么把戏,却见赤耀站在自己面前,从无表情的脸上竟然有了笑意,说:“叔叔,随朕来。”

    赤泌不敢忤逆,便跟在赤耀身后,谁知赤耀带着自己来到了他的寝宫,寝宫内有若有若无的草药香味,这是他最熟悉不过的了,赤泌的太阳穴不由一跳,看着赤耀问:“不知皇上是何意?”

    “朕知道,叔叔想要天下。”赤耀毫不遮掩,指着还冒着青烟的香炉说,“朕的身体一直不好,姑姑便求安乐侯为朕配了这幅对身子大有裨益的香料。”

    赤泌的拳头紧紧攥着,克制自己的身体,命令自己冷静。

    “安乐侯死了,香料终究还是落到你们手里了。”赤耀的脸上始终挂着笑,赤泌看不明白,明明知道自己被人毒害,他却还能笑的出来?

    “朕明明知道,却还是没有把这些香料换掉,甚至隐隐希望死期早日到来。”赤耀的眼睛反射着殿内通明的烛光,亮的让赤泌害怕,“你比朕更适合这个位置,朕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为朕好好守住这个江山,姑姑舍命护住的江山。”

    赤泌睁大眼睛,张口想问,却不知该从何处问起,赤耀于是笑着安抚道:“朕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你回去准备登基吧。”

    等赤泌恍惚回到梁府时,已经是深夜,易水寒坐在院中,一边品茶一边问:“听闻皇上与你促膝长谈,谁知竟是彻夜长谈。”

    赤泌微微垂下眼,摇头道:“皇上说他的身体越发不舒服,要我好好检查检查他是否有隐疾,便耽误到此刻了。”

    “那结论呢?”

    “并无大碍。”

    “你的医术得安乐侯真传,既然说了无大碍,那就是真无事了。”易水寒为赤泌倒了一杯热茶,说,“喝杯茶暖暖。”

    赤泌顺从的喝完,温热的茶水顺着喉咙暖到胸膛,胆子也大了些,脱口而出:“你何时动手?”

    “自然是等你的药发作时。”易水寒拍了拍赤泌的肩膀,然后站起身,伸了伸懒腰道,“时候不早了,睡吧,明日还要早朝。”

    看着易水寒微微发福的身材,赤泌眯起了眼睛,这些年,他的舅舅,易水寒,过的太过顺遂安心了。

    当初那样干瘦的身体都容纳下极大的野心,如今身宽体胖,野心更不知膨胀多少倍了。

    赤泌知道,自己必须抓紧时间准备了,不然,他的舅舅,易水寒,将会把自己当作傀儡掌握在手心,就如当初那个五岁男童,早已被易水寒用丝线给绑住了手脚,什么都听他的。

    第二日早朝时,皇上却迟迟没有出现,百官议论纷纷之时,大总管便慌慌张张的跑到殿内,哭丧道:“皇上今早驾崩了!”

    赤泌睁大眼睛,依着他下的计量,应该还有几日才会猝死,怎么提前了?记起昨夜香炉里袅袅的青烟,赤泌恍然大悟,赤耀自己加大了用量,时间才提前了,可见他昨夜说的都是真的!

    百官议论纷纷,大家都知道皇上身体不好,却连一个子嗣都没留下便暴毙了,当今陈国皇室血统凋敝,唯有清河王是最适合的继承人,众人不由侧目易水寒,因为他是清河王的亲舅舅,若清河王登基,这个鸠占鹊巢夺了梁府的易水寒只怕更是权势滔天,谁想得到一个罪人之子能站到如今这样的高位?

    清河王很顺利的登上皇位,连同易水寒也权倾朝野,他以雷霆之势血洗了朝廷,引得人人自危,回忆当初是否对易水寒不敬,甚至几十年前是否与易府灭门有过瓜葛?

    人心惶惶之际,新皇却忽然在早朝时暗下埋伏,一举擒住易水寒,甚至不等易水寒反抗,便亲自一刀砍了他的头,大殿之上血流如注,有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被脸上溅到的血惊的哇哇大叫。

    看着握着长刀血溅满身的赤泌,墨寻走上前,咄咄逼视问:“先皇,是你和易水寒一同杀害的吧。”

    赤泌双眼直视墨寻,坦荡荡道:“不是朕,杀害先皇的,是易水寒。”

    “证据?”墨寻握紧腰中的剑柄。

    赤泌转头示意自己的随从,那人立刻从殿后拉了一个人过来,正是先帝生前的大总管,他战战兢兢的跪下,磕头说:“奴才给皇上跪安。”

    “他就是易水寒安插在先帝身边的人。”也是易水寒派来监视自己的人,赤泌笑道,“皇上生前一切事物都是他打点,朕当初日日陪同先帝用膳,既然朕无恙,那就说明问题是出在别处了,朕随即便发现先皇生前常燃的香料里有毒。”

    墨寻立即抽出长剑抵在大总管颈上,恶声问:“说!先皇是不是被你毒杀的!”

    “皇上饶命!”大总管全身哆嗦起来,“这香料是安乐侯当年为先皇特制的,安乐侯死后,还是由梁府制作,易大人日日遣人送来,奴才什么都不知道啊”

    大总管还未说完,赤泌便一脚踹到他的背上,墨寻来不及收剑,锐利的刀锋吻上肌肤,又是一道血光,随即噗通倒地。

    墨寻皱眉看赤泌,赤泌却冷冷说:“死不悔改,留着也无用!”

    立即有人站出来说:“易水寒毒杀先皇罪大恶极,又擅用权利戕害众位,皇上今日大义灭亲,为民除害,乃大功一件!”

    众人附议,听着百官的称颂声,赤泌低头看脚下易水寒死不瞑目的头颅,心中感慨万千。

    他运筹帷幄了那么多年,用那么多人的杏命铺路,哪知最后只是为了成全自己。

    易水寒啊,易水寒,注定是个不复还的死士,冷如易水之风,半生流离似水,永远没有安心之处。

    风萧路茫茫,壮士一去成过往,王侯将相,有谁能称王?

    一世英名不过千古随风荡。

    在线书吧唯一官方网站:,其他均为假冒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