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得偿所愿

    手机阅读

    梁府门口挂着白色灯笼,府内也挂了亲朋好友送的挽联,但因安乐侯生前并没有什么好友,所以前来吊唁的人并不多。品书网

    易水寒身着素衣站在灵堂外接待客人,赤泌和一个五岁男孩着麻衣跪在棺椁前,因为安乐侯无子,只有赤泌这一个徒弟,自然是由他来守孝,而那个五岁男孩就是易水寒当日在皇上面前举荐的男孩,不出意外就是他袭爵。

    今天是安乐侯出殡的日子,易水寒见时候差不多了,便吩咐下准备出殡,自己挽了灵柩,赤泌执绋站在最前,五岁男童和众人一同扬纸钱。

    灵车还未出府门,皇上却领着百官浩浩荡荡的来到梁府门口,见已经出殡了,便纷纷退到道路两旁,为灵车让道,易水寒和赤泌刚要跪,皇上立即开口道:“不必多礼了,先送安乐侯才是。”

    赤泌点头,继续牵引灵车向外走,易水寒领头唱挽歌,皇上也跟在后方轻轻唱着,百官哪有不从,低低的挽歌声重叠,汇聚成高高的哀歌,百姓循声而来,不约而同的守在道路两旁目送安乐侯。

    见这么多人为梁子尘送葬,易水寒不由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灵柩,梁子尘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这么多百姓敬仰吧?

    他一生都过的恣意,从来都不在意旁人的眼光与自己的名声,恨就狠狠的报复回去,爱就尽力的保护起来,自己冷眼看他这些年,梁子尘做过无数可笑的事情,但自己永远猜不出他目的为何,好像就只是为了好玩罢了。

    依着梁府的能力,他本可以站到更高的位置,可惜他却无心于此,过的潇洒自在,最后反倒死在自己这个无权无势的人手中,可叹可笑。不过也亏的梁子尘无心于此,不然,自己怎么能轻易夺下梁府,又如何能够为自己的家人,换一个风水极好的墓地。

    他多年的夙愿终于完成,易府的人再也不必屈居在那个鬼地方,易水寒勾唇冷笑,总有一日,他还会让他们躺在皇陵里!

    “易大人,你怎么不唱了?”皇上突然站在易水寒身旁,目视前方说,“离梁府墓地还有一段路,辛苦你连日操劳安乐侯的葬礼了。”

    “谢皇上关心,微臣不辛苦。”易水寒说完,只觉得身后冒出一阵冷汗,自从前几日听赤泌说皇上要留他在皇宫时,易水寒便知皇上比他想的更聪明,甚至比容璧还要难解决,因为容璧有于意的人,但赤耀不同,他已经孑然一身,终日面无表情,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所以无懈可击。

    “朕听说,易大人为易府的人换了一个墓地。”赤耀转头看易水寒,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

    易水寒忽然觉得有风灌入衣领,全身刹那冰凉,不知该怎么回答,便如实回答:“是。”

    赤耀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声无波澜陈述说:“朕听说,豫章王生前和易大人关系很好。”

    “有过并肩作战的经历。”易水寒抱紧了怀中的灵柩,总觉得身旁的人深不可测,问的问题似乎毫无关系,却又好似别有目的。

    赤耀嗯了一下,然后问:“豫章王和豫章王妃一同葬在皇陵,不知易大人是否有空与朕一同去祭拜?”

    皇陵!易水寒的瞳孔瞬间放大,但还是克制着自己的身体不产生任何异样,轻声道:“皇上何时有空,臣便何时有空。”

    赤耀点头不再言语,易水寒立即低下了头,掩盖心中情绪跌宕起伏。

    见易水寒这样吃瘪,跟在一旁偷听的陛犴转头对坐在灵车上的人笑着说:“子尘,这个赤耀不简单啊!”

    “打他小时,我便知道他不简单。”梁子尘穿着一身白衣坐在灵车上,忽然四下张望,怪道,“我都死了好几日,怎么没有鬼差来接我?”

    “早被我打发走了。”陛犴轻轻一跃,坐到梁子尘身边,“你如今不过一孤魂野鬼,总可以随我四处游荡了吧?”

    梁子尘试着动了动脚,便发现可以很灵活的使用,立即跳下灵车,走到易水寒面前,挥了挥手臂,而易水寒没有半点异样,他不由叹息说:“果真成孤魂野鬼了,知道自己会死,但没想到这么快。”

    “更没想到是死在自己最疼爱的妹妹手里吧?”陛犴拉住梁子尘,不让他再跟着灵柩走,“是时候走了,随我去仙界看看吧,涟漪的本体就在那里,赤喾和墨歌也在。”

    梁子尘无奈点头,陛犴把鬼差遣走,自己也不知上哪儿去,自然只能跟着陛犴。

    见梁子尘点头答应,陛犴便立即施法带着梁子尘上了仙界。

    初来仙界的梁子尘眩晕了好一阵才缓过来,然后举目四顾,却发现都是些寻常不过的景色,只是多了袅袅白雾罢了,不由失望说:“与人间并无二致。”

    “那是因为你看惯了人间富贵景色,自然觉得没什么。”陛犴好笑道,然后拉着梁子尘到处乱逛,路上也撞见了许多仙女,梁子尘都特意打量了几番,越看越是失望,忍不住说:“原以为天上的仙女都如传说那般绝色,谁知竟然都比不过涟漪。”

    “涟漪当年可是仙界最美的仙子,那些庸脂俗粉当然比不得。”陛犴更加无语,“你又见过修竹,还有什么人能入得你的眼。”

    “也是。”梁子尘不由笑道,“曾经沧海难为水啊,见了涟漪和修竹,哪还有什么美人入的了眼。”

    陛犴却勾唇摇头道:“我却觉着你比修竹和涟漪更美。”

    梁子尘懒得理陛犴,翻了一个白眼便快步疾走,陛犴立刻跟上,喊道:“你别乱跑,不然出事了我可不管你。”

    梁子尘这才慢下步子,让陛犴带路,陛犴便满意的揽着梁子尘的肩,向灵池走去。

    到灵池时却发现周围围满了仙人,根本看不到灵池,更何况碧石了,陛犴不由好奇的拉着一个仙女问:“怎么都围在这儿?”

    那仙女转头一见陛犴,吓得面色青白动都不敢动,旁的仙子们也发现了陛犴和梁子尘,纷纷退避三舍窃窃私语,梁子尘有些疑惑地看着陛犴,心想他是不是做过什么不齿的事情,这些仙女才这么怕他。

    陛犴见这些仙女都不肯理他,反而偏偏迎上去,笑着问:“请问各位仙子们,你们在这儿做什么?”

    那些仙子立即吓得到处乱跑,哪里敢同他说话,梁子尘忍不住问:“你对她们做了什么,为何她们这般怕你?”

    “应当是怕与我接触后就爱上我吧。”陛犴厚着脸皮笑道,眼神却不离灵池,只见仙女散去之后,灵池旁的碧石便暴露出来,碧石旁还站着两人,看背影很是熟悉。

    梁子尘又翻了个白眼,不理陛犴径直走向碧石,陛犴立即追上去,实话道:“当然,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墨歌和帝喾的缘故,如今仙界明令禁止仙女与妖界有来往,就怕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此时亡羊补牢也不算晚,梁子尘点点头,看着站在碧石旁边的两人,越发觉得眼熟,脱口而出:“赤喾?墨歌?”

    二人同时转头,果然是墨歌和赤喾,梁子尘不由笑道:“还好,我没有认错。”

    帝喾笑着摇摇头,说:“赤喾是我在人间时的名字,如今我是帝喾才对。”

    墨歌也笑道:“好久不见,安乐侯。”

    “安乐侯是我在人间的身份,如今我不过一缕孤魂野鬼。”梁子尘亦摇头道,“若不是陛犴带我一游仙界,我也遇不到故人。”

    见梁子尘识趣的话题转移到自己身上,陛犴便拍着墨歌的肩膀说:“墨歌,恭喜恭喜,你可算得偿所愿位列仙班,如今帝喾也回仙界了,何时请我们喝喜酒?”

    墨歌推开陛犴,帝喾也适时护住墨歌,笑着说:“过几日便是,所以这几日就留在仙界吧,参加完我和歌儿的婚宴再走也不迟,我会派人服侍你们。”

    墨歌忽然严肃道:“你切莫让哥哥看到这块碧石。”

    怕梁子尘不懂,帝喾立即解释道:“涟漪如今魂飞魄散,回归本体,若修竹来仙界看到,定会知晓发生了什么。”

    “可你们大婚,修竹绝对不会不来,如何是好?”梁子尘疑惑问。

    墨歌想了想,然后叹息说:“只能陪着哥哥,阻止他来天池便是了。”

    “也只能如此了。”赤喾把墨歌揽入怀中,安慰说,“你哥哥并不是一个好动的人,本就难得来仙界,更不会来灵池的。”

    “不知到底能瞒多久”墨歌转头看碧石,“涟漪,你要快些化灵啊。”

    “哪有那么快?”陛犴无情打击道,“涟漪是上古神石所化,上古距今究竟有多长时间,没人知道。”

    墨歌抿了抿嘴,然后伸手拍打陛犴,骂到:“还不是怪你!若不是你,涟漪怎么会魂飞魄散!”

    “怎么怪起我来了?”陛犴喊冤说,“妖皇要我这样做,我能不做吗?更何况,涟漪确实会给妖界和修竹带来灾祸,我这是在保护妖界和修竹!”

    帝喾拉过墨歌的手,握在掌心,安抚说:“歌儿,别难过了,涟漪的本体既然还在,说明她就还有化形的可能,时间对修竹来说不是问题,因为他也是上古篁竹化成的,不是吗?”

    墨歌含泪点头,再瞪了陛犴一眼之后便走了,帝喾无奈的对梁子尘和陛犴笑道:“还请自便,我去陪歌儿了。”

    本书来自 品&书#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