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七章  一地狼藉

    手机阅读

    易水寒缓缓站起身,从袖中掏出一瓶瓷瓶,握了梁子芥冰冷的手,郑重地放在她掌心,笑道:“夫人,若是被发现了,你只需否认说不知道便是了,剩下的我替你解决。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梁子芥的手指一根一根收拢,握紧掌心冰凉的瓷瓶,眼神不离易水寒狐疑问:“你为什么帮我?”

    “我哪里是帮你啊?我是在害安乐侯才对。”易水寒继续笑,那笑容人畜无害,“你们一同算计我,把我推去战场,如今我有幸活着回来,却已身无长物,你说我恨不恨?”

    梁子芥的身体猛的一哆嗦,挣开易水寒的手转身便走。

    看着梁子芥匆匆离去的背影,易水寒笑的越来越开心,只是笑容越来越阴森,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那阴毒似乎是从骨髓里发出,渗人心脾。

    当夜,梁子芥派丫鬟去请梁子尘陪自己用最后一次晚膳,说是准备了他最喜欢的几样菜,毕竟他走之后就再也吃不到了。

    听丫鬟如此说,梁子尘便知道子芥已经接受自己要离开的事实了,陪她用最后一次晚膳当散席也是常理。

    梁子尘点头答应,丫鬟便笑着走了,离开不久陛犴却忽然道:“不要去。”

    “为何。”梁子尘皱着眉问,“这可能是我与她最后一次一起用膳。”

    “你不是知道自己的死期吗?”陛犴眯着眼说,“时候快到了吧。”

    梁子尘的眉头皱的更紧,摇头道:“我的死期确实快到了,但不可能死在子芥手里。”

    陛犴捧着梁子尘的脸,不让他转头,紧紧盯着他的眼,笑道:“怎么不可能?杀了你,你就走不了了。”

    梁子尘不愿再听,推开陛犴就摇着轮椅径直来到梁子芥的房内,入眼便是满桌自己喜欢的菜,而梁子芥坐在桌旁独自饮酒,见梁子尘来了,立即放下酒杯走到梁子尘身后,把他推倒桌旁。

    梁子尘盯着桌上的菜看了好一阵子,才说:“子芥,坐吧,我们一起用膳。”

    梁子芥这才坐到一旁,眼眶也不知怎的红了,为梁子尘夹了好些菜,用带着鼻音的声音说:“哥哥,多吃些,走了后就吃不到了。”

    梁子尘看着梁子芥手中的银筷,没有任何异样,便稍稍放了心,也为梁子芥夹了好些菜,说:“一起吃吧。”

    梁子芥却突然扑到梁子尘怀里哭,梁子尘措手不及,只能轻轻拍着梁子芥的背做安慰。

    过了许久,梁子芥终于不哭了,她仰着满是泪痕的脸,问:“哥哥的行囊收拾好了吗?可要子芥帮忙收拾?”

    “都收拾好了,不必你大费周章。”梁子尘警惕的心渐渐松懈,为梁子芥斟满酒,再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醉解千愁,醉了便睡吧,睡到自然醒,便不必受离别之苦了。”

    梁子芥二话没说便饮下,梁子尘见梁子芥喝了,便也小酌一口,确定酒里没有毒之后便一口饮罢。

    谁知,刚喝下,眼前便一片昏黑,大脑眩晕极了,身体也忍不住颤抖起来,他缓缓转头,想要看看梁子芥,眼前的光芒却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点光芒都被黑暗吞噬,陷入一片混沌,只能听到梁子芥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哥哥?哥哥子尘。”

    梁子尘强忍着胸中翻腾的血气,哑然问:“你想杀我?”

    “不!”梁子芥立即大声解释,“哥哥,我不会杀你!”

    “那酒里是什么?”梁子尘的手指紧紧扣住轮椅的把手,“别说你不知道,子芥,没人能当着你的面给我下毒。”

    梁子芥咬了咬牙关,她知道自己做的什么都瞒不过梁子尘,只能哆哆嗦嗦的吐露真相:“哥哥,我只是不想你离开我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却总是与涟漪公主谈笑风生,如今涟漪公主走了,你却想和那个妖孽离开我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我永远都进不了你的世界我我只能想办法把你下”

    “所以毒瞎我?”梁子尘冷笑说,“就像当初那只麻雀,你那么喜欢它,它却想飞走,于是你掰断了它的翅膀也要强留它?”

    “不一样的!”梁子芥不停摇头,“哥哥,你是不一样的!你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

    梁子尘只觉得胸口翻腾的血液不断地向上喷薄,他咬紧牙关强忍着不让自己吐血,却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向地面栽去,梁子芥立刻慌乱了手脚,来不及抓住梁子尘,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砸落在地,心比绝世珍宝砸碎更疼。

    她尖叫着爬到梁子尘身边,搂着梁子尘说:“哥哥!你怎么了!”

    梁子尘微微张开口,似乎是想要说话,却只喷出一口灼热的鲜血到梁子芥脸上,眼里猩红一片,梁子芥难以置信的问:“子尘,你怎么了?”

    梁子尘却再也给不了回应,嘴巴微微张着,原本充满灵气的眼只剩漆黑一片,鲜血从眼眶、鼻孔和耳洞里流出,梁子芥的身体剧烈颤抖,却还是不肯死心,不停的喊着:“子尘!子尘!你醒醒啊!”

    “他死了。”易水寒忽然推门而入,“被你杀死了!”

    梁子芥哪里肯信,搂着梁子尘不断地喊叫着,可梁子尘却没有半点回应,头歪在一旁,再没有呼吸与心跳。

    易水寒冷笑着看着几近癫狂的梁子芥,故意刺激说:“梁子尘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因为他死了。”

    “你闭嘴!”梁子芥仰头怒瞪易水寒,恨不得撕碎他,“你不是说那只是毒瞎眼睛的药吗?为何子尘为何”

    “我怎么敢骗夫人?”易水寒作惊恐装,“那确实是毒瞎眼睛的药,但可能侯爷身子不好,又或者夫人你下的毒太多了,侯爷受不住便命丧黄泉了吧。”

    “你没有告诉我计量!”梁子芥幡然醒悟,这一切都在易水寒的算计里!

    “是夫人你太急了,我来不及告诉你,你便走了。”易水寒依旧微微笑着,“若不是你贪心想要留下侯爷,他便不会死了,说到底,就是你害了他。”

    “滚!”梁子芥抓起桌上的酒杯砸向易水寒,易水寒依旧是不闪不躲,任由酒杯砸在自己的身上,碎落一地,他弯腰捏起一片碎片,走到梁子芥面前,梁子芥立即紧搂梁子尘的遗体,警惕问:“你要做什么?”

    “侯爷死了,夫人要着双眼睛又有何用呢?”易水寒捏住梁子芥的手,梁子芥根本来不及挣扎便被碎片割破手腕,鲜血渗出,而双眼很快便开始模糊,只需酒杯上那么一点毒酒能让自己瞎了吗?

    梁子芥不由哈哈大笑,自己终究败在了易水寒手里她算尽人心无数,如今被易水寒算计去,到底还是输给了自己的心。

    易水寒温柔的为梁子芥解开长发,然后把碎片放在梁子芥另一只手上,轻声细语说:“夫人,逝者已矣,你可千万不要自寻短见啊!”

    易水寒说完就走到门口,悲恸的大喊道:“夫人!”

    早被梁子芥赶的远远的下人立刻从四面八方赶来,入眼便是触目惊心的一幕,梁子芥披头散发满脸是血的跪坐在地,膝上是七孔流血的安乐侯,易水寒快步走到梁子芥身边,夺了她手里的酒杯碎片悲恸道:“夫人,你何苦自寻短见!”

    众人立刻发现梁子芥手腕上的伤痕,易水寒适时转头对众人吼道:“还不快去宫里请御医来!安乐侯有事就拿你们问罪!”

    站最前的下人被易水寒突然的吼声吓着,应了转身便跑,梁子芥却突然狂笑了起来,配着她披散的长发和满脸的鲜血,直让人觉得可怖,纷纷后退几尺。

    易水寒也忍不住的退后了两步,惊恐般的问:“夫人你莫不是你杀了侯爷?”

    只听身后人群声声抽气声,然后陷入无尽的安静里,只剩梁子芥癫狂的笑声。

    过了好一阵子,太医和清河王赤泌一同赶来,便见到一片狼藉,太医只望了安乐侯一眼立即对清河王跪下说:“清河王,恕臣无能,没有安乐侯那等生死人肉白骨的本事。”

    众人心中都明白,安乐侯已经死了,太医哪有起死回生的能耐,怕迁怒不好直说安乐侯死透了,才这样委婉地说。

    赤泌轻轻点头,挥手示意他走,年迈的太医立刻提着药箱便飞快的走了,比来时更快,一看便知是宫里的老人,知道这是是非之地,看到的越多死的就越快,还是莫要牵扯的好。

    赤泌走到易水寒身边,皱眉问:“舅舅,这是怎么回事?”

    易水寒长吁短叹许久,才回答说:“我看夫人屋外一个丫鬟婆子都没有,屋内又有异响,以为夫人出了不测,推门便见到安乐侯七孔流血躺在夫人膝上,而夫人手里拿着碎瓷片,正要割腕自杀。”

    赤泌又转头看下人,下人们立刻点头,为易水寒作证说:“夫人说她要同安乐侯一同用膳,叫我们不要去打搅他们,过了好一阵子我们便听到易大人大喊,问声赶来看到的也与易大人一样”

    本书来自 品&书#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