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电闪雷鸣

    “今年又发洪水,和当初涟漪公主和亲猃狁时一样,你说,传言是不是真的啊?”

    “大长公主出世时,京城的赤莲花一夜便开了,谁知道是福是祸,更何况,早年我便听人说过,公主是妖孽的传闻。【最新章节阅读】”

    “我也有过几丝耳闻,大长公主和亲猃狁,猃狁王就再也不侵犯我陈国,而后又不知用什么法子杀了刀枪不入的猃狁王,我看啊”

    “住口!就算公主是妖!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我陈国的事情,还为我国奉献牺牲许多!”

    “诶诶诶,我们也就是说说罢了,何必如此激动”

    “此事休得胡言,若让丞相的人听去了,你们的脑袋便留不住了!”

    听完楼下的争辩,陛犴端着酒壶回到了隔间,捏着嗓子把自己方才所见所闻向梁子尘重演一遍,梁子尘见了不由笑道:“没想到想当初响当当的猃狁王竟然沦落到要学舌逗趣的地步。”

    “为博美人一笑,也无妨。”陛犴捏着梁子尘的笑脸,“不愧是我猃狁,即使被灭,也要反噬涟漪。”

    梁子尘拍开陛犴的手,拿过他凉了的酒壶,一边放在热水中烫着,一边说:“前阵子,你不是回妖界了吗?怎么又来人间了?”

    看着为自己温酒的梁子尘,陛犴心中茵郁立即消散,笑道:“妖界有什么意思,成堆的事情要我去处理,如今妖皇和修竹在,我自然是要多潇洒潇洒。”

    “那你为何还总要我同你去妖界?”梁子尘瞥了陛犴一眼,“莫不是想让我成为人彘?”

    “我哪里舍得?”陛犴立刻否决说,“我保你在妖界过的潇洒自在,并且比在人间有趣。”

    梁子尘摇头道:“我如今就很自在了。”

    “不要被眼前的安逸蒙蔽了。”陛犴忽然严肃了起来,“就像修竹,从未受过什么挫折,不知天高地厚,又如涟漪,以为灭了猃狁她就能让陈国高枕无忧了吗?”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梁子尘拿出烫好的酒,为自己斟了一杯,再为陛犴斟了一杯,“还是你要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用做。”陛犴捏着酒杯道,“我只是顺应天命罢了。”

    梁子尘点头,低垂眼帘,轻声说:“所以即使知道了,也改不了半点,就如当年,我计划了那么久,涟漪还是被送去和亲。”

    陛犴眯眯眼,低头看着梁子尘的眼睛说:“你是不是,也看的到自己的未来?”

    梁子尘闭上眼,单手描摹着自己的眉骨,轻声说:“我看到的并不如你们想象的多,大部分都是我推测出来的,至于我自己的命”,梁子尘顿一顿,“我只能看到我什么时候死,怎么死。”

    看着梁子尘眉骨下方紧闭的双眼,陛犴忽然明白梁子尘为何是这幅模样了,这么多年来,一直计算着距离死亡的日子,想要挣妥却怎么也避不开。

    “其实我早就活腻了。”梁子尘忽然睁眼笑着说,“你一直要带我去妖界,就是试图改变我的命吗?”

    陛犴点头,说:“随我去妖界仙界,那样定没有人会毒害你。”

    “不了,我倒是想看看,谁能用毒杀了我。”梁子尘抿了抿酒,“天底下,竟然有人能制出我解不开的毒。”

    话已至此,陛犴只得摇头说:“罢了。”

    “藝去一个地方吧。”梁子尘伸手,陛犴便搂起梁子尘下楼,守在楼下的捣药立刻推了轮椅出来,陛犴把梁子尘放上去,然后对捣药说:“你家爷要出门,我送他,你自个回去吧。”

    捣药看向梁子尘,梁子尘轻轻点头,捣药只得目送自家爷被这个男人推走,心想,这个男子究竟是谁,每日见他总是换了一个模样,看不出半点破绽,不得不叹服易容术之高超。

    春雷不绝,洪水又如那年泛滥,涟漪穿上罩衣,独自去了祖庙,赤城的金像锁在这里百余年,被香灰欺压,空气中弥漫着尘埃的气味,即使知道祈祷神明庇佑无用,但涟漪还是想来看看,看看这些与她曾经有关的一切。

    涟漪从蒲墩上站起来,本崳离开时,远处又传来素手古琴声,弹一曲《青梁悬想》生死两无话,涟漪便循着琴曲来到前朝梁武帝梁青的庙宇前。

    原本破败的庙宇似乎修缮了许多,涟漪踏着新发地小草进入庙内,入眼便是硕大的画壁,即使已经有些模糊,但涟漪还是能够分辨出,上面的人是梁武帝。

    梁武帝横槊高举头顶,眼神睥睨看着蜉蝣般的众生,青俍皇后站在他身畔,眉眼竟是极度温柔,涟漪愣愣的看着青俍皇后,与她自小想象的极为不一样。

    或许,这样温柔的一面,也只有梁武帝有幸看到吧。

    “在想什么?”

    涟漪转头,只见陛犴推着梁子尘向她走来,梁子尘又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陈国最近不太平,我来求求先祖为陈国祈福,听到《青梁悬想》的琴声,便循着琴音到这儿了。”涟漪自嘲道,“只是安抚安抚自己罢了。”

    “不为自己打算打算吗?”陛犴忽然问。

    涟漪怪道:“我有什么好打算的,如今陈国春雷不绝洪水泛滥,陈国安危是重中之重,安乐侯可有办法解决?”

    梁子尘闭眼摇头道:“当初容璧早做防范还是不能胜天,我又能如何。”

    涟漪黯然点头,最后一点希望也消失,不由叹息一声,转身便要离去。

    陛犴却忽然道:“荧瀖守心,此星为勃乱,乃与残郁、疾、丧、饥、兵等恶象相关连,必有祸国之灾,荧瀖为孛,外则理兵,内则理政,如今公主手握虎符辅佐皇上,说的可不是您?”

    听陛犴这样说,涟漪立即转头看着他冷冷说:“没想到说出这话的人,竟然是你。”

    “确实是我。”陛犴走到涟漪跟前,俯视涟漪说,“但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看,这些年,陈国是不是天灾**不断?”

    涟漪退后一步,低头深思一番,回忆这些年陈国确实大大小小灾祸不断,洪灾旱灾瘟疫战争连番爆发,可不就是陛犴说的,与残郁、疾、丧、饥、兵等恶象相关连

    涟漪心中摇动,不由仰头问:“那你可有破解之法?”

    “解铃还需系铃人,凡事因果相关,公主只需仰头看看这滚动滇濎雷便懂了。”

    涟漪立即走到庙宇门口,屋外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天雷如鱼在乌云中翻滚跳跃,电光石火间,涟漪脑中似有雷鸣炸开,她呼吸一窒,沉声问:“你是说,天雷?”

    “对。”陛犴又走到涟漪身边,直言道:“天雷本就是天谴,你却擅自引到自己身上,犯了大错,天谴难逃,遭殃的自然是整个陈国了。”

    “你的意思,这些灾祸,确实是我引来的?”涟漪觉得头皮发麻,陛犴的声音在耳边无限方法,比雷鸣声还要震耳。

    “对。”

    “那可有解决之法?”

    梁子尘忽然开口道:“罢了。”

    涟漪转头看他,陛犴却自顾自说:“若你去了妖界,灾祸自然要牵连妖界,妖皇容不得你,涟漪,你应该懂我想说的。”

    “也就是说,你是妖皇派来说服我离开修竹的?”

    “差不多吧,毕竟妖皇对我有知遇之恩,而且修竹那小子,也确实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那天谴可有解决之法?”

    “若你魂飞魄散,自然再无天谴。”

    “魂飞魄散?”涟漪止不住向后倒退几步,全身都暴露在雨下,积水没脚,脸銫煞白。

    若魂飞魄散了,她还有什么来世?只要她私心一下,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没有人能奈她如何,她本就不是什么舍身取义之人,涟漪于是握紧拳头,咬牙说:“若我不肯呢?”

    “不想想你那些无辜的百姓?还有我们妖界无辜的小妖?亦或者,你不怕修竹受到波折?”

    听陛犴这样说,涟漪葴鳐渐冷静下来,怎肯轻易就范,据理力争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对付你一个凡人,妖皇只需要动动手指就能让你魂飞魄散,何须骗你?”陛犴说的轻描淡写,但涟漪却更加确信,陛犴说的是真的。

    不愧是妖皇,自己不出面,让陛犴把真相告诉自己,让自己做选择。

    若她知道自己可能给修竹带来祸患还是要苟活在世上,妖皇便可用保护修竹为名杀了自己,若自己不肯拖累修竹那就更好,不必他动一根手指,更不用怕修竹与他闹翻。

    涟漪抬手抹了抹脸上的雨水,冷笑说:“他是在威胁我,让我自己死。”

    “也对,毕竟妖皇是修竹的父亲,他不想让二人的关系因你变僵。”

    “呵。”涟漪不再理陛犴,转头看向梁子尘,梁子尘却闭着眼,面无表情,似乎早就知道这一切,涟漪忽然就明白刚刚梁子尘为何要说“罢了”,他不想要自己知道真相,也就是说,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涟漪再退后几步,淤泥染污了裙摆,陛犴继续说:“涟漪公主,你方才不是还祈祷陈国灾祸消失吗?如今已经给了你解决的法子,你为何不答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