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算计我心

    “带我去看看。【】”涟漪很是好奇自己的妖身是什么样子,可与自己一模一样?

    修竹再次把涟漪揽入怀中,施展法术回到篁竹林内,只见慕渊和渍渊背对着他们站在灵池边,慕渊嬉笑着扑到颜渊的背上,在他耳畔细语,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

    修竹环着涟漪的腰,微微俯身,也在涟漪耳边轻声呢喃:“漪儿”

    即使早已习惯修竹这样亲密的动作,涟漪还是情不自禁的红了脸,咳了咳说:“慕渊,颜渊,我们回来了。”

    颜渊背着慕渊转过身,见修竹和涟漪都在,便对身后之人说:“快下来,别让太子见笑。”

    慕渊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趴在颜渊的背上不肯下来,还笑着问涟漪:“阿涟,太子背过你没有?”

    涟漪想了想,转头对修竹盈盈笑道:“背过,那时是在白头谷,修竹你问,是不是来过这儿的有情人,都会一同白头。”

    修竹也微笑的看着涟漪,眼中的冰雪化作春水,眼神清澈到妩媚:“我们会共白头。”

    慕渊满脸的好奇,跳下颜渊的背问涟漪:“那白头谷是在人间吗?”

    “是。”涟漪点头道,颜渊拍拍慕渊的头接话道:“那儿,就是墨歌公主魂归的地方。”

    “就是那儿”慕渊顿了顿,叹息说,“如今墨歌魂归仙界,而帝喾还在人间煎熬,也不知他能再熬几年。”

    颜渊亦叹息说:“公主的肉身便被帝喾葬在那白头谷,永不腐烂,好叫帝喾一睹容颜以解相思。”

    亦如从前那般深情,涟漪打心底的为自己庆幸,庆幸修竹让自己早早看破了真相,放弃了帝喾。

    “嗤。”修竹从鼻间发出一声不屑声,涟漪不解看他,修竹才冷冷道,“他没有保护好歌儿,便叫他多煎熬一阵子。”

    多煎熬一阵子才好,因为若赤喾死了,陈国便真无可用人才了,涟漪心想。

    修竹微微仰着下巴,就如孩子斗气一般道:“颜渊,从今起,你负责保护帝喾,绝不能让他出现任何差错。”

    涟漪听了微微诧异,修竹向来不会随意挿手人间仙界之事,当年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墨歌,而今竟然只是为了让赤喾多煎熬一阵子便叫颜渊去保护他吗?

    慕渊和渍渊也甚是吃惊,但也没多问,修竹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只需要服从便可。

    涟漪转念一想,若赤喾被颜渊保护,无人可伤他,那猃狁岂不是必死无疑?

    修竹这样做,是为了帮自己吗?

    涟漪心中一热,握紧修竹的手说:“修竹,谢谢你帮我。”

    修竹愣了愣,低下头迟疑问:“漪儿你肯让我帮你?”

    涟漪记起,曾经的她对修竹的感情错综复杂,一是修竹知道自己太多的不堪,看到他便想起前世的龌鹾,二是因为墨歌,她把对墨歌的憎恶转移到无辜的修竹身上,三是她利用修竹救了帝喾,她对修竹还是有琇愧之心。

    这么多负面的情感交织,她当然不想与修竹有太多的交集,自然不肯让修竹帮自己,不然欠修竹的人情就会越来越多,而今,她已经放下芥蒂,当然不会再拒绝修竹的帮助。

    涟漪于是笑道:“当然,你是我的夫君,我有难处你当然要帮我。”

    修竹从来没有想过涟漪会主动说出这种话,一时间不知该做些什么说些什么,脸上的笑容不断变大,竹本无心,如今却生出许多枝节,身似春夏。

    慕渊在一旁起哄说:“都夫君叫上了,太子,你不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吗?”

    本不爱开玩笑的颜渊也玩笑说:“既然如此,我慕渊便不打扰太子了。”

    “不必。”修竹说,涟漪原本紧张悬在空中的心脏立刻松了下来,却带着小小的遗憾,于是瞪了慕渊一眼。

    慕岩的嘴张成圆形,涟漪刚想回头看慕渊被什么震惊到,便被修竹搂着推倒在地,用曾经慕渊强吻颜渊的方式吻涟漪。

    慕渊震惊的拍手叫好说:“太子竟记得如此清晰,当初我只和渍渊演示了一遍而已。”

    颜渊怒瞪慕渊一眼说:“休要再提”说完便拉着慕渊来到灵池边,背对着修竹和涟漪。

    慕渊反瞪了颜渊一眼,一遍回头偷看一边说:“太子果然有天赋,什么都一学就会。”

    颜渊无奈叹息,便任由慕渊去了。

    过了好一阵子,修竹才搂着满脸酡红的涟漪来到池边,慕渊笑着迎上去问涟漪:“什么感觉?”

    见慕渊这样笑她,涟漪反而镇定下来,咳嗽了一声说:“如饮千年佳酿,醉生梦死。”

    慕渊啧啧称奇,心想涟漪没以前那样好逗趣了,隐隐又几分太子滇潻然。

    修竹也笑着看涟漪,说:“若你喜欢,每日都陪你饮。”

    涟漪横了修竹一眼,然后看向灵池中央,只见灵池开满了莲花,池中央有一朵巨大的赤莲,而她的妖身就静静躺在上面,涟漪有些恍惚,旁人都说自己这块石头是莲花转世,下辈子竟成真了。

    巨大的赤莲缓缓移向池边,涟漪俯身看去,妖身几乎都被赤莲花瓣盖住,只露出一张紧闭双眼的脸,涟漪仔仔细细打量着那张脸,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却没有半点伤痕与沧桑。

    修竹是把自己的脸烙印在心底了吗?无需照着自己的脸,便能雕刻出如此栩栩如生的自己。

    慕渊也不由叹服说:“太子好手艺。”

    修竹盯着涟漪的眼睛等涟漪说看法,涟漪刚想夸赞时,慕渊便嘿嘿笑道:“让我仔细看看身体是否与涟漪的一样,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说了就要去扒盖在妖身上的赤莲花瓣。

    修竹自然是不会让她得逞,不等她碰上赤莲,就被赤莲上的结界给弹落在地,慕渊扶着腰龇牙咧嘴说:“太子,你竟然如此忘恩负义!”

    “嗯?”修竹挑眉看慕渊。

    涟漪听从端倪,问:“你们帮修竹做了什么?”

    修竹用眼神示意慕渊不许乱说,慕渊自然不敢说那一晚**是太子设计的,怕涟漪狐疑,也不肯让修竹好受,于是说:“太子当年可是偷看了涟漪你洗澡多次!不然怎么能做的如此栩栩如生!”

    涟漪瞪大眼睛,没想到修竹竟然是这样的人,上下打量了修竹几眼,修竹被涟漪看的头皮发麻,脸叭刚刚的涟漪还红,但很快又变成青銫,转身对颜渊泄愤说:“我曾多次见到慕渊在你打坐修炼时,以保护你为名实则对你上下其手。”

    颜渊的脸銫也变得十分古怪,最后颤声问修竹:“太子,你竟然任由她胡作非为”

    修竹勾滣一笑道:“既然已经成亲,以往的事就不提了。”说完看着涟漪说,“漪儿,你对妖身可还满意?”

    涟漪自然点头说:“满意。”

    “那来世,你一定要投生在这个妖身上,好不好?”修竹伸出右手,上面和涟漪的契约又亮了起来。

    涟漪重重点头,以此表达内心的坚定。

    修竹垂下头抵在涟漪额上,沉声说:“漪儿,我在想,若当年救了在诛仙台的你,并承认我们相爱,你会不会不受那么多苦难折磨,我们又会不会少一些周折。”

    涟漪摇头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现在我们在一起,很幸福,所以要加倍的珍惜。”

    “那你不回人间了,好不好?”修竹抿着滣,双眼带着祈求的看着涟漪。

    “我这一世还肩负着重担,不能随意卸下。”涟漪摇头,并笑着说,“而且,你也可以来人间陪我啊。”

    修竹微微垂下眼帘,紧紧搂着涟漪说:“漪儿,我不喜欢你把心思放在别人身上,不管是算计还是关心,你多看旁人一眼,我都嫉妒的发疯。”

    涟漪知道修竹霸道,但没想到这么霸道,连自己算计别人都不行,于是瘪嘴说:“那我算计你?”

    “你早已把我的心,我的身,我的人给算计光了。”修竹勾滣笑说,眼底闪着狡黠的光,涟漪瞪他一眼,嗔道:“恬不知耻。”

    “我就是这样恬不知耻,这样霸道。”修竹的双手楼的越发的紧,亦如从前一般想要把涟漪融入骨髓中,在涟漪耳畔轻声说,“漪儿,你知道吗?我所有的情绪都与你有关,而你却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那时候我就在想,若我得到了你,我就不许你对别人哭,对别人笑,你所有的情绪都属于我。”

    不等涟漪回答,修竹继续说:“我骗你答应了我的契约,下辈子只留在我身边,不许你爱上别人,不许你生老病死,不许你轮回,一生一世,与我比肩,漪儿,你后悔也没用了。”

    涟漪见修竹如此霸道,自然不甘落后,扬起下巴说:“我是个悍妇,若你要是负我,我便会变成毒妇,如今你后悔也没用了!”

    “不后悔。”修竹轻轻笑说,然后咬了涟漪的耳垂一口,涟漪吃痛,刚想问咬她做什么,修竹便解释说:“这样就不会忘了今日的约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