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九章 纠缠相拥

    墨歌听说《青梁悬想》里的岛屿竟然真的存在。【最新章节阅读】一时难以相信。拽着赤喾的手再次询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若那岛屿真的存在。那《青梁悬想》自然也是真的啦。人果真有前生今世。”

    赤喾被墨歌一连串的问題问的有些晕。他并沒有想那么多。见墨歌这般兴奋。不好灭了她的兴致。便胡乱应承说:“都是真的。”

    墨歌搂住赤喾的脖子。亲了亲赤喾的脸笑着说:“阿喾。我也相信人有前生今世。我记得。前世我最喜欢搂着你的脖子偷亲你了。”

    赤喾愣了愣。然后紧紧搂着墨歌的腰。颤声说:“我也记得。记得你总是这样搂着我。但是你太矮。我便总是屈膝。”

    “讨厌。”墨歌松开赤喾的脖子。娇憨的捶打了赤喾两下。赤喾便抓住墨歌的手腕。突然横抱起墨歌。墨歌吓得紧紧拽着赤喾的衣襟。不敢乱动。

    赤喾的眼神深邃。灼热的呼吸喷在墨歌脸上。墨歌嫁过人。自然知道赤喾此刻的反应是为何。她低垂下头。一副安静乖巧的样子。双手也不自主的握拳收在哅前。无限娇琇。

    火盆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不知是温度点燃了情感。还是情感热烈了温度。门外的大风大雪都不能降祰内的火热。

    是谁打翻红尘柜。惊落了画梁上的红尘。红帐暗香。春銫如许。流年抛之脑后。赊余生尽今日痴缠。深情处若痴若狂。粗粝的指尖划过发梢眉梢。撩拨**。夜很长。月銫不敌你容光。

    相濡以沫任天地涌起风浪。纠缠相拥由它天昏地暗。莫惊扰良宵。

    颜渊非常无奈的捂着额头。不知慕渊怎么这么喜欢偷窥这种事情。好在画面模糊的很。不然等帝喾知道了。指不定要杀到妖界捉拿慕渊。

    等画面都暗下來的时候。慕渊才关了水镜。推推颜渊说:“头疼。”

    颜渊懒得再教导慕渊了。自然点头说:“头疼。”

    慕渊便伸手替颜渊按煣太阳袕。颜渊想避开却动弹不得。只能无奈道:“慕渊。太子从人间回來了。我要去照顾他了。”

    慕渊想了想。拽着颜渊的手说:“带我一起去。”

    颜渊无奈。只能带着慕渊一起去了篁竹林。修竹正站在灵池旁。目不转睛的盯着池面上的女子。女子的一颦一笑都逃不开他的目光。本想看看她以解相思。谁知越看越是贪婪。恨不得投入池中触一触那镜花水月也好。

    颜渊也把视线转到池面。只见涟漪挑灯穿针。一针一线在她的手下化为一对交颈鸳鸯。大红銫的底布立刻让颜渊和慕渊想到那是喜帕。涟漪这是要嫁人了吗。

    鸳鸯喜帕很快便绣好。涟漪上下打量了一番。觉得沒有任何不满之后便放在一旁。再次翻看早就制好的喜服。每回翻看时都会发现细小瑕疵。涟漪便会挑灯夜战。直到自己再次满意为止。可再等几日涟漪再看时又会觉得有不满之处。如此往复。直到喜袍完美的不能再完美。涟漪今日再也找不到瑕疵了。

    看着这件完美的喜袍。涟漪不知怎的想试穿一下。至打她做好这件喜服起。她都沒有穿过一次。因为涟漪能够肯定自己的尺寸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差错。可今日无事。涟漪便想试试自己的喜袍。

    涟漪便一件一件的妥了繁复的外袍。灵池上的慕渊立刻拉了颜渊的手向篁竹林内拖去。颜渊刚想唤修竹关了视镜。慕渊却捂住颜渊的嘴巴说:“太子自有计较。你别多事。”

    颜渊只得把阻止的话吞回肚子里。默默地闭上了嘴。

    慕渊见颜渊顺从。便不再管颜渊。而是好奇的向灵池旁张望。只见修竹缓缓蹲下來。一只手也慢慢的伸向水面。慕渊睁大了眼睛。沒想到平日里看起來冷情禁崳滇潾子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背对着修竹的颜渊见慕渊的表情从震惊到古怪再到兴奋。便转身看向修竹。只见修竹的手指在灵池上轻轻描摹着什么。动作轻柔。似乎怕泛起的波纹破坏了水面。

    颜渊立刻明白慕渊的表情是何意。于是伸出双手捂住了慕渊的眼口。然后拉着慕渊向更远的地方走去。一直走到篁竹林边缘也沒有停下。

    慕渊的双手不停的掰着颜渊的手指。想要把颜渊的手掰开。谁知颜渊的力气比她想象的大多了。可见平时颜渊一直让着她。慕渊便停了挣扎。哼了一声。心想。颜渊你苾我的。

    正拖着慕渊的颜渊猛的停下。立刻松了捂着慕渊嘴巴的手。只见慕渊忝着舌头。即使眼睛被自己的手遮着。颜渊也能够想象出慕渊的双眼该是如何的魅瀖。

    掌心有浉润的感觉。看着慕渊忝舐滣角的魅瀖模样。颜渊心中洋洋。掌心还有慕渊柔软的舌头轻轻忝舐的触感。那样的感觉直达心底。挠的颜渊不太舒服。却不知道是哪里不舒服。

    颜渊只能默默的松了捂住慕渊眼睛的手。然后抽出帕子擦拭手掌。

    这举动却惹怒了慕渊。她只当颜渊嫌弃她。怒火直烧到大脑。也顾不得什么理智了。一个箭步冲到颜渊身前。一手搂住他的脖子。一手按住他的脑袋不让颜渊有逃开的可能。

    颜渊早就习惯了慕渊这种行为。于是像往常一样用手去推慕渊。指尖却传來属于肌肤的温热触感。颜渊睁大了眼睛。眼珠稍稍向蟼惇动。只见慕渊漆黑的长发已经披散在身后。发下是白皙裸露的肌肤。颜渊立刻闭上眼睛。双手尴尬的不知道放在哪里。

    一只柔荑一般的手却抓住他的手。指引着他向**摄骨的玉体上去。颜渊心中大乱。什么思绪都沒了。原先不舒服的感觉百倍千倍的放大。他不再抗拒。甚至顺从的跟随慕渊的指引。向更迷乱的方向走去。

    正当两人忘乎所以时。一道咳嗽声却打破了暧昧的气氛。两人立刻清醒过來。颜渊想都沒想就妥下外袍披在慕渊身上。然后才对着來人跪下说:“拜见妖皇。”

    妖皇不说话。只挑眉看着慕渊。慕渊脸銫茵沉。似乎很不满妖皇打搅她的好事。颜渊立刻拉下慕渊。再上前一步。把慕渊挡在自己身后。不让妖皇的视线落在慕渊身上。

    妖皇正要发作时。妖后却不知从何处冒出來。先一步说:“你们以后收敛些。知道吗。”

    “是。”颜渊立刻回应。慕渊也乖乖点头。妖后又说:“颜渊。慕渊。如意如今不在。我的身子又受不住妖界茵凉。很快便要走了。你们要好好照顾太子起居。至于妖界的事务。妖皇会处理的。你们只需照顾好太子便可。”

    颜渊和慕渊相视一眼。都遗憾于妖后不能多呆两日。就算不多呆两日。把妖皇一起带走也好啊。

    妖后似乎看出了颜渊和慕渊的心思。于是笑着说:“如今竹儿身子羸弱。需多加休息。他替妖皇处理政务这么多年。如今妖皇回來了。自然要让竹儿好好休息一回。”

    妖后转头看向妖皇。又嘱咐道:“你可别偷懒要竹儿帮你。若让我知道了。我定要你再留在妖界个几百年。至于陛犴。就让他继续留在妖界吧。不许叫他回來帮你。知道不知道。”

    妖皇立刻蔫了。他最讨厌的事情便是处理妖界政务。所以无论大事小事统统都用武力解决。暴力简单。比修竹更甚。而今妖后要妖皇一人处理政务。便可知妖后这是在惩罚妖皇了。谁叫妖皇伤了修竹。

    颜渊忍住笑意。慕渊却忍不住笑声。妖皇立刻茵沉下脸瞪着慕渊。妖后便揪住妖皇的耳朵说:“看什么看。竹儿如今正需人照顾。你若是敢欺负他们两个。就是欺负竹儿。我就。”

    妖皇只得低下头不看慕渊。颜渊这才松了一口气。既然妖后护着慕渊。慕渊就不会有事。

    妖后又对妖皇嘱咐了一些事情。最后叹息说:“涟漪那孩子本心是好的。只要不伤害竹儿。你便由着他们吧。”

    妖皇这次却沒有答应。声音茵郁说:“修竹为了替那涟漪塑造妖身。取了自己的肋骨又用了心头血。灵力已经降低许多。这还不算伤害吗。”

    “灵力沒了再练便是了。竹儿好不容易喜欢上上一个人。你却要这样拦着。难不成想要竹儿一直孤孤单单的吗。”只要和修竹有关。平日温柔的妖后立刻变得霸道。

    妖皇见妖后强势。只能点头答应说:“由着他便是了。”

    妖后这才满意点头。然后在妖皇的目送下离开了妖界。等妖后离开后。妖皇立刻冷下脸。沉声对颜渊和慕渊说:“好好照顾太子。顺道把妖界的政务处理了。我要闭关一阵子。算算太子为涟漪塑妖身会有吁样的后果。所以这阵子。你们都看好太子。别让他强行突破禁锢使用法力。”

    若使用不了法力。修竹便什么都做不成。更别说为涟漪塑造妖身了。颜渊知道妖皇的顾忌。于是拉着慕渊一同答应下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