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呵气共暖

    入了年末。【无弹窗】剑阁城的冬日越发冰冷难捱。修竹也不知去哪儿了。涟漪便独自去了容钰的房内。

    容钰的屋子非常暖和。空气中飘着宜人的果香。许是将新鲜的果子放在火炉旁。才使得果香如此浓郁。涟漪不由赞叹道:“这剑阁城平日就难见水果。更何况冬季。可见墨契对你的心意了。”

    听涟漪夸赞自己的丈夫。容钰并沒有如寻常女子那般琇赧。反而高傲的挺起哅膛笑着说:“近日我孕吐。什么都吃不下。就连闻到什么不好的味道都会想吐。墨契便想了这个法子让我受些。这果子也是他在剑阁城外的林子里亲自摘的。”

    听容钰如此炫耀自己的丈夫。墨契又那般宠爱容钰。涟漪不由羡慕道:“钰儿好福气。”

    “你赶紧回京也有好福气。”容钰拍了拍床畔。示意涟漪坐过來。涟漪便坐上去。问:“你哥哥可是送信过來了。”

    “是。”容钰拿出袖中的信递给涟漪说。“哥哥说瘟疫如今已经控制了。你在剑阁城做的很好。为皇上解决了很多烦恼。如今也是时候回去了。并且。叔叔已经病入膏肓。只怕不久于人世。他希望参加你与哥哥的婚礼。阿涟。你是时候回京了。”

    涟漪心中也有此打算。于是说:“我也有回京的打算。今日便是向你辞行的。”

    “甚好。我会叫墨契为你打理好一切。而且哥哥也准备出京看看沿城的情况。到时候你们便可以早日相聚。”容钰说。如今入冬。陈国的旱情簢疫都有所缓解。等捱这个冬季。又不知是怎样的光景。希望不要再如此多灾多难了。

    “那我去收拾行囊了。”涟漪也想早日与容璧相聚。于是与容钰道别。出房门时便见修竹身披白雪站在门外。涟漪连忙为他掸开白雪问:“去哪儿了。”

    “处理业火红莲。”修竹低头温情的看着为他打理衣襟的涟漪。“陛犴不会用业火红莲祸害陈国百姓的。”

    “那就好。”涟漪相信修竹的能力。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正要和修竹说她要回京时。修竹便率先开口说:“漪儿。我该回去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涟漪立刻想起前几日修竹便说过。过几日他便要走了。涟漪也沒有多么不舍。点头说:“嗯。如今陛犴消停了。陈国也沒有什么危险。你不必担心挂念我。好好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修竹点头。还想再嘱咐什么。涟漪的视线却看向了自己身后。修竹立即转身。便看见妖后和如意站在他身后。等着他回去。

    修竹想了想。然后说:“如意。你留下來照顾漪儿。若她出了半点儿差错。你也不必再跟着我了。”

    如意瘪嘴惨然点头。然后走到涟漪身旁拽着涟漪的裙摆说:“阿涟。你听到了吧。可别出现任何差错啊。”

    “好。”涟漪拉起如意的手说。又对着修竹身旁的妇人笑了笑。妇人便也笑着对涟漪点点头。涟漪对修竹说:“你回去吧。有如意在。沒人能够伤害我的。”

    修竹指了指涟漪哅口系着的竹笛说:“若如意解决不了。便吹笛子唤我。我定会及时赶到。再不会像上次那般了。”

    涟漪点头。然后摆手笑着说;“好啦。我是陈国公主。有什么危险能够威胁到我。你好好处理你的事情吧。”

    修竹这才依依不舍的和那美丽妇人离开。皑皑雪地上也沒留下两人的任何足迹。仿佛刚刚两人从來沒有出现过。

    涟漪见修竹离开了。便拉起如意的手向房内走去。沒见到站在萧墙后的易水寒走出來。盯着修竹刚刚站着的雪地发呆。过了许久。他才转身离开。

    第二日涟漪公主要回京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剑阁城。满城百姓都守在城门口恭送涟漪离开。他们这样做的原因并非是因为涟漪是公主。而是因为涟漪这些时日对百姓的重视和保护。他们有目共睹。让他们打心底的喜欢这个美若天仙心似菩萨的公主。

    涟漪坐在马车上。掀开车帘对道旁的百姓们挥别。这些百姓。确实值得洪都王还有镇远侯用生命去保护。她作为陈国的公主。百姓们供养的对象。她自然也有义务保护他们。

    马车渐渐走远了。只见车辙蔓延到城门口。再也看不清每个百姓善良祥和的脸庞了。涟漪刚想放下帘子时。却见易水寒骑着一匹马守在道旁。见涟漪看见了他。易水寒便挥鞭打马來到涟漪的马车旁。涟漪立刻警觉放下车帘。摇醒正在瞌睡的如意。

    易水寒见涟漪这样提防着他。也沒有识趣的离开。反而从外掀开车帘说:“公主。在下为当日不妥的行为向您致歉。当日在下实属鬼迷心窍。才做出那样斗胆的行径。望公主见谅。”

    涟漪拉着如意的手淡定说:“那事本公主根本不记在心上。早已忘了。所以您请回吧。”

    易水寒知道涟漪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底早恨不得杀了他呢。可碍于女子的名声和公主的尊严。她当然要当做什么都沒有发生。他今日來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刺激涟漪一下。让她别忘了在剑阁城还有一个叫易水寒的眼中钉肉中刺呢。

    还有什么比憎恨一个人更让人记得清晰的呢。他可不想要涟漪就那样简简单单的忘了他。和容璧过上郎情妾意的美满生活。他要叫容璧每回提起自己时。都让涟漪心中介怀懊恼一番。说不定也能让容璧恼怒一番呢。

    久而久之。涟漪定恨不得杀了自己吧。便会让自己离开剑阁城这个庇护之所。更是禁锢之锁吧。

    易水寒于是从怀里掏出一个袖炉递给涟漪。涟漪也不伸手接。易水寒于是说:“公主。一路寒凉。带上这个许会好过些。”

    “多谢易公子顾虑。只是镇远侯夫人早已为我准备好一切。光袖炉都有好几个呢。”涟漪从袖中掏出一个做工鏡美的袖炉给易水寒看。然后又说。“易公子。本公主要早日回京。所以您请回吧。车夫。再快些。我希望能在入夜前到达客栈。”

    易水寒见涟漪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也不再纠缠。收了袖炉说:“既然公主有。那在下便不献丑了。”说完又放下车帘停止打马。渐渐和涟漪拉开距离。

    易水寒望着不断延长的车辙想。涟漪公主。确实不再是那个三言两语就能糊弄的公主了。或许。自己的算盘又算错了。

    涟漪既然亲自把他禁锢在剑阁城。就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把他赶出剑阁城。因为涟漪知道他在剑阁城根本沒有办法大施拳脚。那容钰无时无刻不在防他。剑阁城百姓见识又多。根本不好糊弄。

    易水寒握拳。他一定会想办法离开剑阁城。离开墨契和容钰的监视。

    雪又纷扬落下。空气里透着梨花的冷香。袖中的袖炉却发出阵阵暖香。与涟漪身上的味道有些类似。易水寒看着手掌心上的鏡致袖炉。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然后把袖炉随手丢掷在身后。

    牵起缰绳让马转头。衣角扬起惹上白霜。城外林间小路透骨凉。远处有古刹的钟鸣声传來。惊落红尘万丈。

    墨歌的双手不停的搓着。带來丝丝热度。然后放在冰冷的脸颊上。手很快便冷了。墨歌又呵出一口气在手掌。袅袅白雾在眼前萦绕。赤喾的背影变得模糊。他指着不远处的草木屋转头对墨歌说:“前面有一座小屋。我为你生火。就不会冷了。”

    白雾渐渐稀薄。墨歌却依旧觉得视线模糊。滚烫的热泪烫的脸颊火热。全身立刻被心底的暖流点燃。外界的凉意再也不能威胁到她。

    赤喾见墨歌突然哭了。立刻走到墨歌身旁抓住墨歌的手焦急问:“歌儿。你怎么了。”

    墨歌摇头。破涕为笑说:“阿喾。我幸福。所以开心的笑。”

    赤喾这才松了一口气。宠溺的擦干墨歌脸上的泪痕。然后用大大的手掌把墨歌小小的手掌捧在掌心。对着墨歌的手掌呵了一口气。再合拢手掌把墨歌的手完全保护起來。疼惜说:“可不能再冻手了。那年留下的疤还沒有消呢。”

    墨歌点头。心中忽然觉得。即使再冷再恶劣的环境。就这样和阿喾呵气共暖。也可以幸福的活到天荒地老吧。

    两人很快便到了那间茅草屋。茅草屋的门破了一个大洞。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多么破旧不堪。赤喾推开门。木门便发出咿呀的轻响声。可知这屋子有多久的历史了。

    墨歌和赤喾环顾屋子。见屋子内虽说破旧不堪。却干净整洁。甚至还有砍好的柴火。可见前不久有人住过。而木床上系着蚊帐。可推断是夏季。

    赤喾从柴火堆里挑出干燥些的柴火放进火盆里点燃。屋内的温度渐渐上升。墨歌依偎在赤喾怀中问:“阿喾。我们要去哪儿呢。”

    赤喾紧紧搂着墨歌。笑说:“这个村子里的人簢说。这儿便是《青梁悬想》发现的地方。书里岛屿真实存在。我们便在哪里定居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