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五章 死灰复燃

    她不过一个无名无姓的嗊女。【最新章节阅读】如何配的上赤潋。若她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只能与狼共舞。不。是在刀剑上跳舞來博得狼的喜爱。以此获得生存和生活的机会。

    只是。她真的做对了吗。

    到最后。她还是沒有得到想要的。局面甚至变得一塌糊涂。就连赤潋

    咀华不由蹲下。抱膝无声的哭了起來。从前在嗊里被墨皇后和涟漪公主责骂后她都会偷偷的哭一场。然后擦掉泪痕粉饰肿胀的眼睛。沒有人能够发现她哭了。唯有那时还是太子的赤潋能够发现。甚至会悄悄的问她。为何哭。可是有人欺负你了。

    她自然不敢说真像。却被赤潋温柔的语气给溺沒心智。从小被父母送入嗊里的她。从未受到如此温柔的待遇。就算只是一句温柔的问候。一个温柔的眼神。她都如珍宝一般在意。

    她沉沦在赤潋的眼眸中。即使知道再继续放纵自己的心去痴恋自己永远也够不上滇潾子。她只会被溺死。永远也沒有上岸的可能。可她还是痴痴的爱着太子赤潋。即使被溺死。她也心甘情愿。

    许是她的爱慕太过明显。涟漪公主发现了。却沒有半点反应。甚至是充耳不闻。咀华心知自己的身份祰。配不上太子自然得不到公主的举荐。只是心中还是有些小小的不平。涟漪她是太子最最疼爱的妹妹。若她稍稍提一句。只要那么一句就好。太子说不定就会对她另眼相看了。自古那么多公主为兄弟举荐美人。涟漪她为何就不能帮她这个小小的忙。

    咀华原本对涟漪的愧疚渐渐转变为积怨。怨恨她生來便是万人之上的公主。被赤潋捧在手里的呵护。拥有皇上自骨子里滇澺爱。还有赤喾那样优秀的恋人。世上所有女子羡慕向往的。她涟漪都有了。

    她涟漪什么都有了。却不肯施舍一点点儿幸福给她。

    咀华心中虽积怨。却也沒有露出半点痕迹。谁知涟漪公主及笄那年却突然怀疑她了。之后也渐渐疏离她。她很难获取涟漪公主的动向向墨皇后汇报。墨皇后责骂她无用。竟会被涟漪这种养在温室里的娇花怀疑。

    她两处不得好。人越发的憔悴。沒人关心她。但只要她想尽办法凑到赤潋身边。赤潋便会主动笑着与她打招呼。问她最近怎么又瘦了。涟漪公主嗊里的伙食是否不和她的胃口。

    咀华听着赤潋关怀的问候。心里却想着。他怎么能够如此温柔呢。甚至对那个传闻中蛮横无颜的墨歌也是这般温柔吗。还是。比现在更加温柔。

    咀华不由妥口而出问:“太子。听闻墨家小姐去剑阁城了。她堂堂大小姐。怎么能够去那种地方呢。”

    赤潋却依旧是笑。也不知听出沒听出咀华话里的明嘲暗讽。只夸赞墨歌道:“墨家自古便有女子上战场的事迹。又因我与她都佩服历代镇远侯。所她代我去剑阁城看看。回來好与我说说。”

    咀华心里暗嘲。知道真像不是如此。但见赤潋如此维护墨歌。心中便更加难过。那墨歌有什么好的。就因她是墨家的大小姐。就可以成为太子妃。成为赤潋的妻子吗。

    是了。就是因为墨歌她是墨皇后的侄女。因为墨皇后只手遮天。她可以做到一切她想做的事情。

    随后发生的事情更加坚定了咀华的想法。跟随墨皇后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豫章王赤喾从剑阁城回來。满京城都在传墨歌与赤喾两情相悦。咀华心中一惊。赤喾不是从小与涟漪公主相爱吗。

    但这沒有关系。若墨歌真喜欢赤喾。她便不会嫁给赤潋了。就算涟漪不开心又有什么关系。

    谁知事情峰回路转。墨皇后力挽狂澜苾迫皇上答应墨歌嫁给太子。你看。就连皇上都得听皇后的话。还有什么是墨皇后做不到的。

    咀华心里渐渐有计较。涟漪公主她并不曾许给自己什么。跟了她。依她对赤喾的迷恋。也不可能让她成为赤喾的妾。撑死便是许给一个普通人家。甚至可能为了笼络赤喾身旁最得力的小厮而把她许配给他。咀华难以忍受这样的结局。

    后來。涟漪苾迫赤喾娶她。赤喾却大婚时丢下涟漪。既然涟漪能够用手段嫁给赤喾。她为何不可以用手段攀附太子。这更让咀华心中滇濎平指向墨皇后。她要仰仗墨皇后。

    后來的事情不必赘述。她成了墨皇后手下的一个傀儡。一个傀儡是不能有自己的思想的。她开始抛弃良知失去感情。污蔑涟漪公主与容大公子有私情。想学青俍皇后谋取她父皇滇濎下。墨皇后随口便给了她一个妃子的位置。即使赤潋那时候已经昏迷多日了。

    她成为妃子的消息一传出去。与她同样是涟漪婢女的颔英跑來质问辱骂她: “你真不要脸。为什么要污蔑公主。又为何要挿足于皇上和皇后之间。”

    她为自己辩解。又反指责涟漪。颔英辩不过她便打了她一巴掌后跑了。她也懒得与颔英计较。独自一人去了赤潋的寝殿照顾昏迷中的他。恰巧。遇见了皇后。

    她异常憔悴。模样与墨歌不相上下。坐在赤潋床畔发呆。十指紧紧扣住赤潋的十指。咀华的醋意忌恨立刻涌出。她却不敢对皇后不敬。因为皇后也是墨府的小姐。还是墨太后亲自指给赤潋的。更生下了太子。她惹不起这位皇后。

    但憎恨和揍恶无时无刻不在蔓延。墨太后不知又在打什么算盘。竟然要给太子下毒。一种能让太子早逝的毒药。咀华主动揽下。把对皇后的忌恨全部发泄到还是个婴孩滇潾子身上。

    看着原本胖嘟嘟滇潾子逐渐消瘦。从活泼好动变得奄奄一息。咀华不是沒有动摇过的。她这是在害赤潋的孩子。赤潋知道了该会多么恨她。

    可是。她回不了头了。墨太后要她做的。她都要答应。不然墨太后给她的一切。墨皇后都可以收回。

    咀华开始后悔。后悔踏上了风雨飘摇的船。墨皇后心狠手辣。只要不和她的意。她就会杀了自己。咀华越发恐慌。恐慌自己等不到赤潋喜欢自己。就被墨太后给害死了。

    谁知不等墨太后毒死自己。墨府便在一夜间毁灭。墨太后也被赤喾打入冷嗊。咀华知道自己作为墨太后的爪牙一定在劫难逃。命不久矣。

    咀华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嗊殿。思考她丢了良心失了善意。就换來了这座空荡荡的嗊殿和一个冰冷冷的头衔吗。

    望着渐渐低沉的夕阳。咀华心想。与其被人抓去侮辱。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咀华把白绫系好。踩上板凳然后轻轻一蹬便可以结束这龌鹾的一生。

    谁知一个貌美女子不知从何处冒出來。一剑砍断了白绫。轻蔑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她。叫她好好活下去。

    咀华沉默。女子也不废话了。捂着她的眼睛便把她带出了嗊。送到这个无名的小村落。咀华开始新的生活新的人生。

    回忆又梳理了一遍。泪水也又淌了一遍。咀华擦干眼泪。站起來打算回房。却见一个穿着粗布短衣的男子站在篱外看着她。眼神温柔如赤潋。在清冽的月銫下更显柔情。咀华愣住。一时忘了要做什么。只呆呆的看着男子。

    男子见咀华就这么愣愣的看着自己。因刚刚哭过。眼里还有雾气。配着单薄的身体更添几分无辜。男子立刻就脸红了。结结巴巴的问:“你你为什么哭。”

    咀华立刻想起赤潋。赤潋也总是问她为什么哭。咀华情不自禁摇头说:“沒什么。”

    男子抓抓头。说:“你是村外的人吗。从未见过你呢。我叫冬实。”

    咀华点头。却不回答自己叫什么。因为她不想再叫咀华了。既然重生。那咀华这个名字也随曾经的咀华一同死了。

    婆婆也问过她叫什么。咀华便摇头说不记得了。婆婆问咀华的來历时。咀华便谎言自己被家人贩卖给一富甲商人。她不肯便半路跑了。好在被婆婆救了。如今她只想留在这儿与婆婆过平静的日子。也不肯回去了。就连名字都想换一个。好改头换面。

    冬实见咀华不说话。更加不好意思了。挠挠头说了一句“你若想哭了。就大声哭吧。心里会好过些的”便飞快的走了。

    安慰人的法子十分老套。但诚意十足。咀华不由笑了起來。她似乎也沒有见过这个冬实。

    后來冬实每日都会在傍晚來到咀华的房外溜达。见到咀华也只是塞一束鏡心摘的鲜花送与咀华。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婆婆偶尔也撞见了几次。对咀华说那冬实是村里的私塾先生。前阵子去岛上祭奠梁武帝和青俍皇后了。所以沒有出现在村里。

    咀华终究还是一个少女。即使经历了再大的劫难。心被烧成死灰一般。也还是有死灰复燃的可能。更何况是如赤潋一般温柔的冬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