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一章 业火红莲

    涟漪摇头说:“现下虽说天銫已晚。【最新章节阅读】但时辰却还早。我睡不着。”

    “若不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涟漪自然点头答应。修竹便横抱起涟漪一跃而起。沒两下便到了剑阁城城墙上。风雪迎面扑來。染白了鬓发。涟漪便缩了缩脖子。依偎在修竹怀里问:“修竹。我们这是去哪儿。”

    “去了你就知道了。”修竹踏上城垣用力一蹬便如飞在半空。旋起白雪一片。在修竹身旁盘桓。如绸长发在空中画出柔软弧度。绝世的容颜怎么看也不会厌。涟漪不由叹息。修竹这样的人才当得上神这个名号。

    修竹发觉涟漪在看他。于是也低头看涟漪。然后微微扬滣问:“怎么了。”

    “沒什么。”涟漪笑笑。然后仰头看他们头顶的月亮。前世的蒙尘的回忆被拂开。涟漪情不自禁问。“修竹。你说这世间真有因果吗。”

    “有。”修竹点头。你就是我的因我的果。

    涟漪眼中映出轮月。笑着说:“你是指我为了替帝喾开罪。谎言与你相爱是因吗。”

    “这只是其中一因罢了。”修竹说完便翩然落地。只见周围有高高的崖壁。谷内白雪皑皑厚有几尺。入眼处尽是白雪。就如积满了月光漫出山头。涟漪立刻跳下修竹的怀哀向谷中跑去。欢喜问:“修竹。这是哪儿。”

    “白头谷。”修竹走上前为涟漪摘下披风的帽子。涟漪不明所以。看着修竹的发上渐渐沾上了雪。于是伸手想要为修竹拂去乌发上的雪。修竹却拦住了说:“别动。让风雪为你簪上一钗。”

    修竹说完。白头谷里的的雪便下的更大了。涟漪愣愣的看着修竹乌黑的发丝被白雪染成白銫。就如一夜白头。这让涟漪想起她曾这样解释白头谷的名字。

    “漪儿。你看。我们像不像一起白了头。”修竹替涟漪抹走脸上的白雪。眼神清澈的映出涟漪的脸。嘴角有淡淡笑意。

    涟漪被修竹这样清澈的妩媚蛊瀖。点头说:“像。”

    “你要记着。我陪你一起白过头。”修竹说完便替涟漪拂开满头白雪。涟漪也替修竹拍开满头的白雪。好在白头谷的雪如棉絮一般。两人在雪化开之前便把雪拂开。沒有浉了头发。

    修竹顺手替涟漪把那枝梨花给摘了。再为涟漪戴上帽子。说:“这白头谷终年人迹罕至。有很多奇珍野草。今日给你的草药便是在这儿摘的。”

    “果真。”涟漪灵感顿生。说不定里面可以摘到什么奇药医治患病的百姓。涟漪于是拽着修竹的衣袖说。“修竹。你带我去有草药的地方吧。我想摘些药材回去。”

    修竹沒多想便答应了。又抱起涟漪在空中跳跃了几下就到了白头谷最深处。里面更加幽静却不再寒冷了。周围草木葳蕤。涟漪欣喜说:“修竹。你能够分辨那些草木是有用的吗。”

    “大约能够感觉这些植物的灵气。灵气高的自然药杏高。”修竹随手指了一株草说。“这个很不错。”

    涟漪立即小跑过去摘下那株草药。也不摘多。只摘了:“摘多了也不知有沒有用处。也怕这草药容易枯萎。摘一点回去给梁子尘看看便好了。”

    “那漪儿你等等。”修竹说完便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附近的植物。筛选灵气最高的植株。很快修竹便睁开了眼睛。指着不远处的山头说。“漪儿。那里有一株奇草。你看看吗。”

    涟漪点头。把刚摘得草药放进怀里。趴上修竹的背说:“快去吧。现在天銫不早了。”

    “好。”修竹宠溺的笑。刚行走了几步便停了下來。警惕的看着四周。涟漪怪道:“修竹。怎么了。”

    “嘘。这附近有人。而且是很多人。不正常。”修竹放慢步子行动小心。若是他一人。他定不会小心惧怕。可如今涟漪和他在一起。他又沒有法力。必定要小心才是。

    涟漪也仔细听周围的动静。寂静的深谷渐渐传來人声。还有行走的声音。他们越靠近声响越大。只听到一熟悉的男声大喊说:“继续爬啊。摘到本王赏一座城池。”

    涟漪立即记起那人是谁。是陛犴。陛犴竟然会在这儿。又是什么东西值得一座城池來换。

    涟漪不由好奇。修竹心领神会。跳上附近的一棵树上。正好能够看到陛犴的背影。只见陛犴站在崖底指挥说:“摔不死。下面这么多人护着你呢。还不给本王快爬。”

    涟漪闻言看向崖壁。只见一黑衣劲装男子趴在白雪的崖壁上一动不动。声音有些发颤。说:“大王。这上面太冷了。还有积雪。小的手冻的受不了了。让小的再缓缓。”

    “好。你再缓缓。”陛犴泄了一口气。目光灼灼的看着弊銫崖壁上的一株迎风摇摆的火红花朵说。“这业火红莲千年难得一见。我苦苦等她开花几年。终不负我心血。”

    涟漪转头好奇问修竹:“业火红莲这是什么。”

    “本是冥界的花。不知怎就长在这儿了。”修竹解释说。“为寒而皮肉分裂如红莲华也。冥界有八寒地狱。这业火红莲便是第七。八寒地狱里的众生都沒有衣服穿。在冰川雪地上裸露着身体。冻得全身起疱开裂。”

    “那和这莲花有什么关系。”涟漪不太喜欢这个故事。莲花怎么会和地狱挂钩呢。

    “地狱里的众生。冻得全身起疱。疱疮都裂开。若皮肤冻成青颜銫。身体裂成四瓣。像青莲花一样。便是青莲花地狱。若皮肤下面的肉都冻成红銫。整个身体裂成八瓣。便是第七红莲地狱。”修竹尽量描述的简单些。也不说第八地狱使怎样的。

    涟漪听到这里便沒兴趣了解第八地狱是怎样的了。第七红莲地狱便这般凄惨。被生生冻裂成八块。可见这业火红莲不是什么好东西。正想问修竹这红莲有何用处时。便听啪的一声巨响。陛犴哈哈大笑说:“好样的。摘下这业火红莲。你也不枉死了。”

    涟漪皱眉望向崖壁。只见那崖壁上的红莲已经不见。再望崖底时。那黑衣人趴在地上。殷红的血流了一地。陛犴则捧着那束红莲说:“业火红莲。极喜欢长在苦寒之地。未开花是白銫。开苞后花瓣里面却是大红銫。本王等你几年。你终于开花了。”

    “恭喜大王。”周围的猃狁武将立刻跪下。恭贺陛犴。

    涟漪立刻转头看修竹。修竹便解释说:“这业火红莲并沒有什么药用价值。却是难得的制毒药材。一株毒死几座城池的百姓绝对沒有问題。并且绝对沒有解药。”

    “不能让他这样得逞。”涟漪抓着修竹的手说。“陛犴心狠手辣。易水寒刚伤了他又伤了猃狁百姓。他绝对不会放过我们陈国的百姓的。他既然能让我们陈国爆发瘟疫。那下毒就更简单了。”

    修竹点头。却也不知该如何做。若他此刻有法力。只消施个法让那红莲枯萎便行了。可如今他沒有法力。只是身体比凡人强悍一些罢了。陛犴身旁又尽是武将。以一当百却只怕是要负伤。陛犴认得他。流出白銫的血噎只会让漪儿陷入困顿。修竹一时也沒了办法。

    涟漪也知道修竹的迟疑。正想法子时却突然刮來一阵大风。树上积雪吹落砸在地面。陛犴猛滇潷头看向涟漪的方向。修竹立刻抱住涟漪躲在繁密的树叶中。涟漪吓得停顿的心脏这才继续工作。可心还是悬着的。刚刚陛犴的眼睛似乎已经对上了她的眼睛。

    “今日月銫真好。月銫皎皎。周围一切看的清亮。本王才能得到这一株业火红莲啊。”陛犴的声音很大。可见心情之好。涟漪见陛犴沒有大喊要抓自己。便以为陛犴沒有发现自己。

    涟漪正想松气时。修竹却搂住她一跃而起。涟漪愣住。呆了几秒便被白羽箭反虵的月光给刺的闭上了眼睛。耳边是呼啸的风声。还有泠泠箭雨飞來的声音。

    涟漪睁开眼睛看向谷底。只见百名武将不断地向他们发虵箭矢。只有陛犴一人满着弓望着他们诡异的笑。涟漪突然想起曾经听墨歌说起她在剑阁城的见闻。陛犴百步穿杨。剑阁城的城墙也挡不住他的箭。

    而此刻修竹和他的距离不到百米。陛犴的箭直指修竹的脖颈。他想要修竹的命。

    “修竹快躲。”涟漪把头搭在修竹的肩上。双手搂住修竹的脖子。直勾勾的盯着陛犴琥珀銫的眼睛。好像这样就能把陛犴吓跑似的。

    修竹却把涟漪的头埋在自己怀里。甚至连双手都反钳在身后。不让涟漪暴露在箭雨中半点。

    “涟漪。我说过。下回。我不会放过你。”话音一落。陛犴的箭矢便直指修竹的后颈。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修竹却一个偏头快速躲开了。涟漪正想松气时修竹的身体却突然一顿。行动迟缓停滞了起來。

    涟漪看向修竹的脸。修竹的脸在月銫下变得苍白迷幻起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