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五章 棍子蜜枣

    “易水寒。【最新章节阅读】”涟漪和赤喾一同惊叹出声。易水寒怎么会留在泌水城。或许。他是因为寄宿泌水城迫不得已而留在泌水城的吧。

    赤喾便问:“泌水城现在疫情如何。”

    “我只知。泌水城上空弥漫着黑烟。似乎正在燃烧尸体。依那黑烟來看。死者不少。”

    涟漪立即拉起修竹的手说:“修竹。我们去泌水城。”

    修竹立刻抱起涟漪快速奔跑。赤喾站在原地看着修竹的背影有些愣。心想。他怎么能够跑的那么快。还抱了一个人。

    赤喾越发怀疑修竹并非平凡之人。只要他在涟漪身边。涟漪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差错。赤喾便不再惦记涟漪的安危。连忙返回去接墨歌。然后随意收拾一番便带着墨歌一同进京请梁子尘出京控制疫情。

    修竹的速度很快。在无人的小道上更加毫无顾忌。道路旁的树木已经看不清模样。只能见到连一片的模糊影子。

    比千里马的速度还快。涟漪想。虽说沒有使用法术瞬间移动快。但也比最快的马儿还要快上许多。

    至于修竹的法术为何突然被封印。涟漪不好细问。只是隐隐察觉此事不简单。或许。还与自己有关。

    “到了。”

    修竹说完。轻轻一跃。跳离地面十几米。涟漪惊吓的紧紧环住修竹的脖子。周围的空气变得非常的刺鼻。涟漪再睁开眼睛时。便看到乌黑的灰烬漂浮在空中。涟漪转头看向城内。便看到城中央有一丛巨大的火焰。

    火焰旁还有沒有燃烧的木柴。与火焰距离十米外围了层层百姓。他们都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唯有一个人站着火焰旁。面无表情的看着烈火中熊熊燃烧的尸骸。

    涟漪站在城墙上。俯瞰那丛火焰。还有奄奄一息的人从房内抬出來。然后搬到火焰旁。那人还沒有完全咽气。不断的摇头挣扎。易水寒低头看了他几眼。然后就把他推进了火焰中。

    那人发出凄惨的叫声。惨叫响彻整个泌水城上空。涟漪觉得毛骨悚然。那人在火焰里不断的扭动。向火焰外爬。普通百姓不敢看。都纷纷低下头。双手在哅前合十。不知是为那人超生。还是祈祷自己不要染上瘟疫。

    那人终于沒有动弹了。易水寒转身。看着匍匐在地的百姓。高温使易水寒的脸颁得扭曲。从涟漪这个角度來看。易水寒的脸已经模糊成诡异的样子了。

    周围一片寂静。只有火焰燃烧发出的哔哔啵啵的声音。死寂了好一阵子。易水寒才说:“你们想不想活。”

    “想。”

    有人立即回应。带动一片“想”的回答。易水寒满意说:“现在。命就掌握在你们手里。神仙不会下來救你们。皇上不会赶來救你们。只有我能。若想活命。便听我的。”

    百姓立即大声回应。涟漪听了非常不高兴。因为易水寒说谎皇上不会赶來救泌水城百姓。这不是在离间皇上和百姓之间的关系吗。

    先是用烧死那些奄奄一息的人來给自己立威。让百姓都怕他。再用言语來蛊瀖大家。让众人臣服于他。易水寒想做什么。

    易水寒突然仰头。眼睛眯成细长型。盯着涟漪看。涟漪也沒有躲开的意思。大大方方的让易水寒看。

    易水寒皱眉。涟漪竟然沒有被陛犴带走。那个陛犴竟然如此无能。连个女子都抢不走。何谈什么陈国的土地。

    两人互相看了一阵子。百姓们也察觉出异样。转头看城墙上。便看到两个美若仙人的人并肩而站。一男一女。十分般配。

    两人缓缓走下城墙。向易水寒走去。百姓立即向两旁退开。给涟漪和修竹让出一条路。易水寒便勾滣笑说:“涟漪公主。无恙否。”

    “无恙。”涟漪走到易水寒身旁。便感到來自火焰的热度。透过衣料直灼肌肤。还有混合着焦味和肉香的味道扑鼻而來。涟漪微微握拳。然后对百姓说。“既然易水寒说他能够控制疫情。大家就要相信他。毕竟。他此刻也与大家共同进退。若他能够拯救整个泌水城。陈国必定不会亏待他。若泌水城成为死城一座。他也会陪你们送葬。”

    “公主。你也会。”易水寒偏头看着涟漪笑着说。“若我要陪葬。你说不定早就病的奄奄一息被我推进火里了。”

    “那就拜托你。拯救整个泌水城了。”涟漪笑着说。

    易水寒从怀里掏出一大包药说:“拿去煎。每人喝一小碗。明日我还会给你们一包药。”

    立刻有人接过药。分工合作煎药。涟漪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易水寒。想不明白易水寒为何会有控制瘟疫的药。便问:“我竟不知。你也会医术。”

    “我不会。”易水寒大方承认说。“是我用你从陛犴手里换來的。”

    “用我换的。”涟漪想了想。便恍然大悟说。“一切都是你算计好的。”

    “可不是。”易水寒笑着说。“涟漪公主。你的价值很高呢。用你。就可以换整个泌水城百姓的杏命。你难倒不觉得荣幸吗。”

    涟漪微微磨牙。一时想不到什么话辩驳易水寒。如果她说不荣幸。就是不顾一城的百姓。若说觉得荣幸。她就沒什么理由怪罪易水寒。

    “沒什么好荣幸的。”涟漪不说话。站在一旁的修竹便替涟漪说了。“她远非一个小小的泌水城能够相较。”

    易水寒上下打量了修竹两眼。然后就笑着说:“修竹。你的口气还是这么大。我总以为。涟漪公主会与你携手。谁知最后竟然是容璧抱得美人归。倒真叫我吃惊。”

    修竹皱眉。易水寒笑的更加开心了。说:“其实吧。我巴不得那容璧孤独一生。又听公主说。容璧与你两情相悦。我便打了这个主意。与陛犴交易好。用你换整个泌水城百姓的药。公主。你觉得划算不划算。”

    “也就是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瘟疫。是陛犴弄出的。”涟漪问。“不是天灾。而是**。”

    “对。”

    “那。换整个泌水城百姓的解药。真的。只是用我就够了吗。”涟漪不信。

    “公主真是妄自菲薄了。这泌水城的百姓说來真的算不得什么。陛犴原本想用这瘟疫重礈鳎阁城。奈何剑阁城早就谨防死守。他做不了什么手脚。便退而求其次。重点放在泌水城上了。”

    涟漪咳嗽了几声。实在受不了身后灼烫的温度。便走了几步。來到修竹身旁说:“你來泌水城。真的是为了救全城的百姓。”

    “真的。第一时间更新 ”易水寒笑着说。“若我不这样。我这辈子就只能老死在剑阁城了。你觉得。我会甘心。”

    “不会。”涟漪说。“但我更坚信。你不会放弃使用旁门左道向上爬。”

    “自然不会放弃。”易水寒单手一挥。指向京城的方向说。“究竟怎样算旁门左道。是像你的祖先一样害死兄弟夺位。还是像公主一样不择手段得到心上人。”

    涟漪无言以对。便转移话題说:“若泌水城安然度过此劫。你会利用泌水城的百姓。苾迫哥哥给你一个正当的官职吧。你想做什么。”

    “我是清河王的舅舅。泌水城是清河王的封地。我想留在泌水城替清河王打理封地。等他十一二岁时便把他接回泌水城。把泌水城交给他。辅佐他便可。”

    涟漪只隐隐觉得其中有诈。但诈在哪里。她也说不上來。或许。是易水寒给人的感觉就是他不断的在算计人。

    可这番话并沒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安安分分守在一个小城中十余年。量易水寒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到京城去。涟漪想不明白。索杏不想。

    药此刻也煎好了。易水寒端了一碗给涟漪。再递给修竹时。修竹便摇头说:“不必。”

    易水寒便自己一口喝下。涟漪也喝下。然后端起托盘。递给坐在远处的百姓。

    “修竹。你真不喝。”易水寒斜视修竹。“要是病了。我便会把你丢进火里的。”

    修竹不理易水寒。也学着涟漪的样子为百姓端药。易水寒勾起一边滣角。盯着火焰冷冷的笑。

    在涟漪的带领下。泌水城的百姓都开始消毒。把接触过病人的衣服都烧了。再用石灰水浇了屋子的角落。入口的东西也都用火过了一边。每个人都不敢大意。生怕灾难降临在自己身上。因为他们眼睁睁看着得了瘟疫的人被大火烧死。

    许是易水寒的药的原因。第二日出现患病征兆的人少了许多。易水寒也沒有一把火把他们都烧死。而是为他们加大药剂量。这让患病的人高高悬挂的心落下。心里无比感激易水寒。若不是易水寒。等朝廷派人來时。他们早就病死了。

    先棍子后蜜枣。涟漪冷眼看着。泌水城的百姓已经非常顺从易水寒了。毕竟。出现患病征兆的人越來越少。原先患病的人也都渐渐好起來。他们都把易水寒当成再生父母。已经忘了皇上是何人。即使涟漪日日在泌水城说皇上很快就会派人來救治他们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