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剑阁瘟疫

    修竹便端着碗吃着寡淡的稀饭。【无弹窗】心中想着。还是糖葫芦好吃。

    老婆婆喂涟漪喝了一碗糖水。见修竹喝完粥。便问:“她前段时间是不是淋雨了。又因心中抑郁。再受到惊吓。才导致如此猛烈高烧。”

    修竹颔糊点头。老婆婆便指责说:“你啊。一个大男人怎么不好好照顾姑娘。三伏天怎么能够让她去淋雨呢。还让她心中积郁许久。真不知该怎么说你们年轻人。好好的日子不过。偏偏要去折腾。等后果发生了。又要后悔。”

    修竹并不知道涟漪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听老婆婆说涟漪这段时间心中积郁。也难受的不得了。觉得就是自己的原因。若自己的法术再高强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就不会晕倒。又或许。若自己派如意去照顾涟漪。涟漪就不可能受这种罪。

    修竹握紧拳头。也不知道。容璧这段时间在干什么。他说好会好好照顾漪儿的。却还是让漪儿受伤。等下回见到容璧。他必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年轻人。惜眼前福啊。千万别伤透姑娘的心才后悔。”老婆婆不断教育修竹。认为就是修竹欺负涟漪。才会导致涟漪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见修竹虚心受教。便想多说些人生哲理。谁知外面又有人喊:“阿婆。有人中毒了。”

    老婆婆立即拄着拐杖出房门。修竹并沒有想出去的想法。便继续守在涟漪的身边。谁知很快一群妇人搂着一个女子进了房内。而房内只有涟漪躺的那张床。妇人们就只能把中毒女子放在涟漪身旁。修竹有些不喜。但看到中毒之人的容貌时。便立即站起身。然后走出房门。

    门外有个男子焦急的走來走去。他身旁还有一匹枣红銫的马。修竹认出他是谁。那人也认出修竹是谁。两人便相望了一阵子。对方先开口说:“修竹。我想。我沒有记错。”

    “帝赤喾。”修竹改口说。“你是赤喾。”

    赤喾点头。微笑说:“我是赤喾。很荣幸能够与你见面。”

    修竹微微颔首。第一时间更新 沒有回答。赤喾的神情稍稍僵硬。然后自嘲的笑了笑就不再管修竹了。倾听着小屋内的动静。

    小屋内人声鼎沸。许是被吵的烦了。很快一群人就被赶出來了。赤喾便走上去问:“请问。郎中说了我夫人是中什么毒吗。”

    “说了。”昨日那个清秀的姑娘笑着说。“是猃狁人常用的一种毒。陈国人都治不好的。好在我们阿婆是猃狁人。”

    赤喾这才放了心。大大松了一口气。然后沉思。猃狁的毒。那就说明那群黑衣人都是猃狁人。在涟漪与他们走散之后那群黑衣人便不见了。可见目标并不在他。也对。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百姓罢了。第一时间更新 猃狁人不可能打他的主意。

    既然不是他和歌儿。那就说明。他们的目标在阿涟。他们想控制阿涟。若控制了阿涟。那容璧和皇上都会被牵制吧。说不定。陛犴会用阿涟來换剑阁城。

    赤喾越想越觉得可能。猃狁人又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行程。难不成。他们的人当中有内堅。

    赤喾心乱不已。虽说一直想要卸下包袱。陪着心爱的女子走走。可当国家受难时。他还是难以完全忽视。做不到抛下一切就这样走了。便写了一封信要村里的人帮忙送进剑阁城。

    村里的人都很热情。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來。然后拿着信徒步走去剑阁城。赤喾有些不好意思。便塞了几两银子给送信的小伙子。

    修竹就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赤喾。素來不喜欢说话的他也沒有什么想对赤喾说的。如今赤喾和墨歌修成正果。算是他的妹夫。修竹却依旧对赤喾饱颔敌意。因为涟漪的心里只怕还留着赤喾给的伤疤。

    赤喾病不知道修竹的心思。见修竹一直看着自己。有些不舒服。便问:“修竹。你一直看着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沒有。”修竹摇头。然后继续盯着赤喾看。

    赤喾咳嗽两下。觉得修竹此人甚怪。來无影去无踪。也不喜欢与人说话接触。实力超群。身份更是个谜。这样的人。留在涟漪身边赤喾还是有些担心。虽然赤喾不怀疑修竹对涟漪的真心。

    赤喾不想拐弯抹角。于是问:“修竹。你究竟是什么人。留在阿涟身边。有何目的。”

    “与你无关。”修竹冷冷说。赤喾也沒有多么生气。毕竟他确实无权问修竹的身份。谁知。修竹继续说。“漪儿的事情一律与你无关。你照顾好歌儿就行了。漪儿。我來照顾。”

    原來是说他无权过问涟漪的事情。赤喾知道他对不起涟漪。理亏。于是点头。也不再找话題了。第一时间更新

    过了好一阵子。送信的小伙子匆匆赶回來了。脸上带着忧虑的神情。赤喾立即追上前问:“怎么了。信送到了吗。”

    “沒有。”。“剑阁城出事了。”

    “什么事。”赤喾拽紧小伙子的手。

    “剑阁城全城禁闭。听说。是瘟疫爆发了。”小伙子打了个寒战。瘟疫爆发。全城又紧闭。看样子。剑阁城很快就会成为死城了。

    赤喾的头有些晕。他稍稍松开小伙子的手。再次询问:“你是说。剑阁城爆发了瘟疫。”

    “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听说。一夜之间死了十几户人家。”

    赤喾深吸一口气。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剑阁城在不久的将來就会成为一座死城。墨契和易水寒还在里面。他曾经的部下还在里面。还有剑阁城纯善的百姓

    小伙子拍了拍赤喾的肩膀做安慰。然后就摇头离开了。老婆婆恰好出來。见赤喾垂头丧气的样子。便说:“你夫人沒有大碍了。不必如此担心。”

    赤喾摇头说:“阿婆。我是在担心剑阁城的百姓。听说。剑阁城爆发了瘟疫。”

    “瘟疫。”老婆婆也惊讶。问。“死了多少人了。”

    “十几户了。”赤喾沉声说。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阿婆。我夫人就交给你了。我去剑阁城看看。”

    “等一会儿。”老婆婆拄着拐杖走回房内。很快又出來了。只是手里拿着大大一包草药。说。“这个带进去。泡水。给每个人喝一碗。应该可以防止瘟疫的蔓延。但这种草药已经灭绝了。也只能防止蔓延。救好重病的人是沒可能了。”

    赤喾万分感谢的说:“阿婆。我替剑阁城百姓谢过你。”

    “快去吧。趁瘟疫还沒有完全蔓延开來。”

    赤喾便翻身上马。然后绝尘而去。

    阿婆摇头。然后对一直静静站在一旁的修竹说:“姑娘退烧了。你不必担心。房内有另一位姑娘。你就别进房了。”

    修竹点头。老婆婆又说:“去砍些柴吧。我去熬药。”

    老婆婆说完离开。修竹便拿起柴刀走到院子角落里砍柴。木柴很粗。修竹拿起木柴就横劈一刀。木柴便砍成两段。修竹继续砍。木柴就如黄瓜一样被切成一片一片的。修竹十分满意。因为这些木柴片薄厚均匀。

    可修竹很快便发现不对劲。因为旁边有砍好的细细木柴。似乎与他砍的不大一样。修竹想了想。便乖乖把木柴立起來。然后竖着劈。

    老婆婆本好药时。修竹已经把所有柴火劈好了。而修竹刚开始劈出的片状木柴已经被修竹给毁尸灭迹了。

    老婆婆赞许的对修竹点头说:“很蚌。我还以为你这种贵公子哥不会砍柴。沒想到。你药不会煎。柴砍的倒是很好。饭做好了。在厨房。快去吃吧。”

    修竹勾滣笑了一下。阿婆不由叹息说:“现在的年轻人。长的都这么好看吗。”

    阿婆也不等修竹说话。就进房了。修竹便进厨房随意吃了几口饭。见厨房的水桶沒有水了。修竹拿起水桶走到水井旁打水。把所有水桶灌满之后。修竹又无所事事了。他便想进房看涟漪。可阿婆说了他不能进去。因为墨歌在。

    修竹也想进去看看墨歌。墨歌如愿以偿的嫁给赤喾。嫁人之后的变化应该很大吧。不再是那个总是娇憨缠人的小姑娘了。

    修竹心中洋洋。若他又法术。这时就能隐身进入了。奈何他现在就如凡人一般。只是有着比凡人更强健的身体罢了。修竹只能走出院子。替别的人家砍柴。

    等阿婆再次出房时。人人都在赞扬修竹并非纨绔哥。他竟然用一下午便把全村的柴火都给劈好了。别看修竹一副文弱的样子。力气却奇大无比。虽说不大喜欢说话。但光站在哪儿。那模样就让人心生欢喜。

    老婆婆见修竹如此幸苦。便煮了一大锅饭。笑着对修竹说:“你今日劳累。多吃些。”

    修竹却觉得十分痛苦。因为饭在他看來沒有半点儿味道。就如嚼蜡一般。菜的味道则是酸苦的。最为可怖的是。阿婆还特意夹了一块鷄肉给他。说是犒劳他。

    修竹身体微微向后倾斜。肉他是竹子。怎么能吃肉

    阿婆见修竹一直不动筷子。便皱眉说:“怎么。嫌弃阿婆做的菜不好吃。你们城里的公子哥就是挑剔。不吃就等着被饿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