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自知之明

    墨歌和赤喾成亲的第二日涟漪便收到易水寒的邀请。邀请她一同去送墨歌与赤喾出城。

    涟漪不明易水寒怎么突然这么在意自己。斟酌一番之后还是选择前去。想要看看那易水寒究竟要耍什么花招。

    容钰却担忧问:“那易水寒心怀鬼胎。涟漪你还是别去了。”

    “若他有什么不好的心思我怎么也躲不掉。若你担心。叫墨契陪着我去便是了。”涟漪提建议说。

    容钰斟酌一番答应说:“墨契也要与易水寒聊一聊。此次刚好是一个时机。”

    墨契便骑马。而墨契驾车。一同來到剑阁城城门。

    赤喾易水寒等人已经到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众人都围着赤喾。说着心中的不舍和对墨歌赤喾的祝福。站在外围的易水寒见墨契驾车而來。便说:“你不送赤喾一程吗。”

    墨契当然点头。涟漪听了。从马车里探头出來。问:“易大人。你也要送豫章王一程吗。”

    “我随意。”易水寒看着涟漪问。“不知公主是否愿意劳驾送豫章王出城。”

    涟漪沉思。墨契若是送赤喾的话。自然是要驾车。自己肯定也要跟去。可她又不想跟去。周围又围满了人。涟漪不想抛头露面下马车走回去。一时陷入两难 。

    “若公主不想送豫章王一程。那我把我的马借与镇远侯。我送公主回府。如何。”易水寒提议说。墨契当即点头说:“如此甚好。涟漪。你若不想劳碌。叫易水寒送你回去便是。”

    涟漪立即摇头说:“不必劳烦易大人。我无事。跟去也沒有关系。易大人去吗。”

    易水寒点头笑说:“公主金枝玉叶之T都去。我怎么能不去。”

    墨契突然看了易水寒两眼。因为易水寒很少笑。他竟然会对涟漪笑。真是神奇。

    涟漪皱眉。觉得易水寒是故意要粘着她。目的是为何。

    涟漪沒有理由拒绝。便坐进马车。把易水寒与自己隔离开來。至少。墨契和赤喾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易水寒不敢做什么。

    马车渐渐动了。周围还是人声鼎沸。随着赤喾的离开越來越大声。涟漪听到墨契在说:“阿喾。真羡慕你。”

    赤喾沒有回答。墨契又说:“以后有时间便來剑阁城坐坐。若歌儿向我抱怨你。仔细我的拳头。”

    赤喾这才笑说:“好。若歌儿向你抱怨。你打残我也不是不可。”

    “打残你。歌儿怎么办。”墨契笑着说。墨歌的声音也传來:“所以我就不能抱怨阿喾的不是呗。”

    “原來打的是这个算盘啊。阿喾你这小子。”墨契哈哈大笑。墨歌和赤喾也笑了。只有马车里的涟漪和跟在后面的易水寒沒有笑。

    涟漪掀开车帘向后看。易水寒正盯着马车看。见涟漪回头。便问:“公主。怎么了。”

    “沒什么。”涟漪并沒有什么想与易水寒说的。便想放下车帘。可易水寒却打马上前。伸手撩起车帘。笑着问涟漪:“公主。我姐姐的孩子还好吗。”

    涟漪想了一下才反应过來易水寒的姐姐的孩子是谁。是赤泌。涟漪于是说:“他很好。现在养在安乐侯府。”

    易水寒又问:“安乐侯待他如何。”

    “很好。”涟漪其实也不知道梁子尘怎么抚养赤泌。但梁子尘的人品可以信任。至少不会做出什么伤害赤泌的事情。

    易水寒流露出善感的神情。叹息说:“其实。我想把泌儿接來抚养。但他是王爷。怎么能够拘泥于剑阁城呢。”

    涟漪只觉得JP疙瘩全起來了。因为易水寒说的非常假。常人一眼就能看穿。涟漪不想再与易水寒说话。于是笑问:“易大人。男nv授受不亲。若有问題。您可以问镇远侯。”

    易水寒皱眉。想了想然后说:“既然公主思虑如此之多。那易某就不打扰了。只是易某想与镇远侯说些S密的话。公主在车内。易某不好开口。”

    涟漪巴不得离易水寒远一些。只要易水寒靠近她。涟漪就觉得渗得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于是快速答应说:“好。那我下马车。你与镇远侯谈。”

    “我的荼碧马便借给公主好了。”易水寒说完。墨契刚好停下马车。好奇问:“你要与我说什么。”

    涟漪走下马车。走在前头的赤喾也勒马。转头看着涟漪等人。墨歌见涟漪下马车了。便也开心的说:“赤喾。抱我下去。我想与阿涟说说话。”

    赤喾点头。然后翻身下马。再抱着墨歌下來。而易水寒也把荼碧马牵到涟漪面前说:“公主。你骑马吧。”

    涟漪不敢碰易水寒的一切东西。便笑着说:“就送到这里吧。再向蟼愡。就能看到泌水城里的泌山了。”

    墨歌走到涟漪身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拉着涟漪的手说:“阿涟。今日一别。不知何日再会。我要感谢你。感谢你的放手。我才能和阿喾在一起。”

    涟漪不说话。墨歌又说:“阿涟。希望你和容璧白头偕老。相守一生。甚至是三生三世。让他给你幸福。”

    修竹若知道他最最心ai的亲MM在怂恿自己与别人携手三生。他要该多么郁闷啊。涟漪忍住笑意。说:“我不贪心。过好这辈子便行了。”

    正当墨歌想说话时。一箭刺向涟漪。墨歌连忙推开涟漪。箭还是不小心与墨歌的手臂擦过。墨歌的手臂被割破。有黑Se的血Y流出。

    涟漪有些呆。这箭有毒。赤喾连忙赶來。在不远处的墨契和易水寒也想赶來。却被不知从哪里冒出的黑衣人拦住。墨契和易水寒立即chou出刀剑自保。更大批黑衣人向涟漪等人靠近。

    涟漪衡量了一下差距。墨歌和自己都可以算得上拖后腿的存在。赤喾一个人是不可能护住两人的。所以。赤喾要做出选择。

    涟漪有自知之明。牵住易水寒的荼碧马就翻上去。而赤喾也把墨歌拉上朝野马。把墨歌环在怀中。不让墨歌暴露在外。

    涟漪看着依旧有些心酸。曾经自己求赤喾教她骑马。如今她会骑马了。所以她便独自骑马。而墨歌不会骑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反而被他环在怀中。

    黑衣人并沒有做出什么疯狂的行为。只是在后面不断追赶。距离在拉开。涟漪稍稍松懈。沉思为何会有人追杀他们。但怎么也想不明白有谁要追杀他们。只能盯着赤喾的背影发呆。

    自己当初求赤喾教她骑马。就是为了拉进距离。可他们的距离却越來越远了。墨歌不会骑马。怎么学也学不会。赤喾便把她搂紧。一辈子搂在怀里。

    涟漪摇头。不是自己的。怎么争取也得不到。

    涟漪不再看赤喾的背影。转头看身后。却发现身后的黑衣人在与自己的距离拉进。为首的是一个穿红衣的人。涟漪能够强烈的感觉。他是陛犴。

    竟然是陛犴。

    涟漪有些慌。陛犴会制毒。墨歌中的那一箭也不知别的郎中可否治好。若治不好。就只能求梁子尘了。

    陛犴与自己的距离越來越近。涟漪皱眉。若再这样下去。赤喾他们也逃不了。不如。分开。

    涟漪便转头向深林疾驰而去。果然。红衣人跟在自己后方。在确定了陛犴的心思之后。涟漪反而冷静下來了。因为。自己一个弱nv子对陛犴來说沒什么大作用。

    猃狁最近蠢蠢Yu动。赤喾他们出事才叫人头疼。因为赤喾刚要走。就出事了。百姓都会认为是皇上做的。要卸磨杀驴。

    涟漪转头看陛犴与自己的距离。过不了多久。陛犴就能追到了。涟漪不甘心被追到。于是用力打马。让荼碧跑的更快些。

    荼碧加快速度。也只是与陛犴的速度相同。周围也越來越陌生。涟漪又开始慌了。

    正当涟漪走神时。突然。一道Y光穿过眼球。荼碧穿出了丛林。丛林外却是一个悬崖。涟漪连忙勒马。防止荼碧冲过去。

    转头。红衣人的距离越來越近。涟漪可以看到陛犴涟漪恣意张狂的笑容。涟漪更加不想让陛犴得逞。于是走到悬崖边。向下望。却发现下方水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

    “别乱动。”陛犴的声音从身后传來。涟漪更加慌乱。转头便看到陛犴伸手向自己抓來。涟漪想也沒想就向后倒。身T失去支撑。瞳孔立即放大。大脑停止转动。

    有人抱住了自己。把自己护在怀中。下降的速度很快。肌肤被风刮的生疼。眼睛不敢睁开。怕一睁眼便看到恐怖的东西。

    身T在翻转。从下面转到上方。涟漪做不出一点儿思考。但满脑子里都写着。不能死。不能死。不能死

    嗵的一声。涟漪觉得自己身T砸在一个高温滇濟块上。头晕晕的。但风割破肌肤的感觉却沒有了。

    涟漪尝试着动了动手指。然后摇摇头。再睁开眼睛。便看到陛犴扭曲着脸。身下是血红一P。

    涟漪立即跳起來。便发现陛犴身下还有一匹马。不是易水寒的荼碧。那就应该是陛犴自己的马。比朝野和荼碧跑的还要快。便知是马中极品。却这样死了。涟漪觉得对不起这马。是她间接害死了它。

    “看马做什么。扶我起來啊。”见涟漪沒有任何扶起他的意思。陛犴龇牙咧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