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七章 墨歌大婚

    涟漪瞪了容钰一眼。说:“都有孩子了。还是这么不正经。”

    容钰嫫了嫫隆起的小腹。笑着说:“生孩子是最最正经的事情。怎么在阿涟口里就不正经了。”

    涟漪被容钰说的脸红。便转移话題说:“你在剑阁城过的怎样。镇远侯待你好吗。”

    “剑阁城许多方面都比不过京城。但民风纯朴。我在这儿过的很舒坦。”容钰的眼里都带着笑意。“墨契对我好。但他对别人也很好。这点我喜欢但又最懊恼。”

    涟漪不由笑问:“莫不是他对别的nv子也很好。你吃味了。”

    “可不是。剑阁城的少nv长的都有异域风情。为人也直爽大方。就是喜欢墨契这样的大块头。都想与墨契共度良宵呢。”容钰一边说一遍翻白眼。可见那些nv子让容钰多脺鏖意。

    容钰又说:“墨契又是个傻子。那些nv人都装柔弱。想方设法投怀送抱。墨契被人吃了豆腐才会明白过來。真是太蠢了。”

    “还有啊。阿涟。你知不知道。别的nv子对他暗送秋波。墨契就会说给我听。嘴上说着怕我多心。主动坦白。可我知道了反而不会安心。恨不得把那些nv人的脸给划烂。真是气死人了。”

    似乎。似乎甄哥也说过这种话。当别的nv子对哥哥暗送秋波时。甄哥就会想着毖那个nv子的眼睛给挖下來。再把她的脸给刮花。看她还敢不敢G引别人的夫君。第一时间更新

    “怀Y以后。我的脾气坏了许多。只要墨契惹我生气。我就会打他。但他却总是笑呵呵的看着我。还问我手疼不疼。每每他这样问我。我就会被逗笑。就不生气了。”

    “阿涟。若以后哥哥惹你生气。你打便是了。男人就是要教训。不然不会乖。”

    此刻不必多说什么。涟漪便在一旁笑着。静静听容钰说她幸福美满的生活。

    容钰嘴里虽然说着墨契的不是。但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原本消瘦的脸也丰满圆润了些。更好看了些。这个样子的容钰和甄哥一样。全身都散发着nvX的光辉。

    涟漪恍惚的想着。自己怀Y之后。脸也会圆上一圈。甚至长出斑纹。肚子高高隆起。脾气会变得十分暴躁。指着容璧的鼻子骂。容璧也只是笑呵呵的站在一旁说:“骂的好。骂的好。”

    想到这里。涟漪不由噗嗤笑出声。容钰奇怪看她。涟漪便解释说:“我想你哥哥挨打的样子一定很搞笑。容璧小时候很少挨打吧。”

    “谁说的。哥哥小时候经常受罚。”容钰说。“那些人都欺负哥哥。害的哥哥受家训。不过哥哥也沒有饶过他们就对了。”

    这些不好的回忆还是休要再提。涟漪于是说:“容璧已经是丞相了。沒人再敢欺负他。”

    “确实。更何况。那些人也都死的差不多了。”容钰冷笑说。“他们与墨家狼狈为J。墨家倒了。他们自然别想活着。真是报应。”

    涟漪点头说:“此次浩劫。你们容家人丁凋零。是好事又是坏事。毕竟。容璧以后会过的舒坦些。不必承担负责族人的重责。”

    “对。”容钰点头。“那些人都混吃等死。我才不希望哥哥养着这些寄生虫呢。对了。阿涟。不是你们容家。而是我们容家。”

    涟漪红了脸。琇涩说:“等嫁到你们容府时再改。钰儿。你回京参加我们的婚礼吗。”

    “不了。我身子重。去了就耽误你们的婚期。更何况。陈国近日天灾**不断。猃狁又频频异动。我还是留在这里陪着墨契才好。”

    涟漪知道剑阁城对陈国的重要X。光城名便知剑阁城在边塞是怎样重要的一座城池。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十J年前是镇远侯和洪都王守着剑阁城。前阵子是镇远侯和豫章王守着剑阁城。而往后就只有镇远侯一人了。因为豫章王要陪着心ai的nv子周游列国。

    好在的是。还有容钰。容钰和墨契配合。猃狁人是不可能攻陷剑阁城的。

    “上回猃狁人沒有占到便宜。第一时间更新 所以猃狁人一直蠢蠢Yu动。为了你们的安危。我墨契都不可能离开剑阁城的。”

    涟漪不由佩F容钰说:“钰儿。你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墨契娶了你。是天大的福气。”

    刚回府的墨契恰好听到。连忙应和说:“对对对。娶到钰儿。是我这辈子最最幸运的事情。”

    “油嘴滑舌。”容钰拍了蹲到她身旁的墨契一下。让他坐在她身边的凳子上。“我要你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墨契信誓旦旦的说。容钰这才满意的煣了煣墨契的肩膀。笑着说:“辛苦了。”

    “不辛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墨契摇头说。涟漪好奇。于是问墨契:“墨契。你做什么去了。”

    “准备粮C和椎练士兵。”容钰替墨契解释说。“我总觉得很快就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所以还是小心一番比较好。”

    涟漪点头。墨契又问涟漪:“公主。钰儿在这里沒什么朋友。你多留J日陪她行吗。”

    “当然可以。”涟漪觉得这J日沒有什么大碍。大不了回去的时候赶一些。

    墨契见涟漪答应了。又问:“公主。小M和豫章王的婚礼就在明日。一起去如何。”

    容钰瞪了墨契一眼。觉得墨契真是傻。这种问題原本就是墨歌该问的。第一时间更新 怎么轮到他來问。若涟漪心中介怀。还指不定怎么想呢。

    涟漪淡淡笑着。轻声说:“当然去。你们若是都去了。我一人留在镇远侯府也不好。”

    容钰立即说:“阿涟。我身子重。不去。便留在府内陪你说说话吧。”

    涟漪又摇头说:“不必了。我其实也挺想看看豫章王与城同庆的婚礼。错过了就可惜了。”

    “这有什么。大不了你办一个与国同庆的婚礼。”容钰笑着怂恿说。

    涟漪笑着摇头:“都快成母亲的人了。怎么还这么ai胡说。”

    “怎么是胡说呢。”容钰争辩说。“叔叔和哥哥为你准备的婚礼。绝对称得上与国同庆。”

    安安静静坐一旁的墨契也参合上來说:“容璧那家伙为婚礼确实花了极大的心思。公主。你回去定会惊喜。”

    容钰不由羡慕说:“阿涟。真羡慕你。当初墨契娶我再普通不过了。现在想來还觉得可惜。”

    容钰又说:“好在。他待我。”说完还看着墨契笑。

    墨契只憨笑。容钰又打趣了墨契J番。涟漪知道该走了。留下空间给他们二人。于是说:“钰儿。我去收拾行李了。这J日就拜托你们了。”

    容钰也沒做挽留。与涟漪说了些府内的注意。便唤丫鬟送涟漪回房。

    涟漪來到房间便打开了行囊。行囊内只有J套换洗衣裳。一对有雏形的大红礼F已经做好。就剩勾勒花样了。

    涟漪拿出小的那件。又拿出针线准备缝制。花样依旧是赤莲。但与曾经嫁给赤喾不同的是。这件嫁衣简单许多。质朴典雅。

    涟漪就这样静静的缝制嫁衣。心中平静无痕。待时候差不多的时候去用晚膳。然后洗漱就寝。等着明日早Y升起。是墨歌要嫁给赤喾的标志。

    就像只眨了一下眼睛。当再次睁开时。已经到了第二日。涟漪煣了煣眼睛。然后问身边的丫鬟:“什么时候了。”

    “刚刚破晓。公主您再睡一会儿吧。现在新娘才起床呢。”丫鬟并不知涟漪和赤喾之间的情仇。口无遮拦的说。别的丫鬟立即用眼神制止她。

    涟漪并沒有生气。而是淡淡的说:“确实。这个时候新娘刚起來梳妆。我以前也是这样过來的。”

    那丫鬟沒看懂别人的眼神。便问:“公主你竟结婚了。”

    “也不算。毕竟新郎半路跑了。”涟漪自嘲说。“许是后悔娶我了。”

    “公主。你这么好看。怎么会有人后悔呢。”那丫鬟不信。

    涟漪笑说:“我也只空有一张好看的脸而已。不是吗。”

    丫鬟张大嘴巴。不知道涟漪为何要这样说自己。刚想说涟漪J句好话。却发现。她确实什么都说不出來。

    “好歹还有这张脸。”涟漪抚上自己的脸。“这张脸。我也很喜欢。所以你们只赞扬我的脸。我也是开心的。”

    涟漪说的似乎是很愉悦的事情。丫鬟却听出了一些低落。沒人喜欢徒有其表。

    “洗漱吧。早些去豫章王府沾喜气。”涟漪起身下床。丫鬟立即围在涟漪身边替涟漪打理。涟漪便闭着眼走神。

    赤喾的婚礼。她要以旁观者的角度來参与。

    旁观者也沒什么不好。至少不必大清早起來什么都不能吃。还要做那么多繁文缛节的事情。

    自己的放手。让墨歌和赤喾能够相守。成全了一对有情人。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涟漪的心情立即变好。便睁开眼睛看窗外的朝霞。朝霞很美。就如陪着容璧看的那日一样美丽。

    “公主。一切都准备好了。”

    涟漪点头。然后笑着跨出房门。坐上马车前去豫章王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