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回剑阁城

    妖界篁竹林。颜渊把Y端进嗊殿。哄着修竹说:“喝一点儿吧。可以恢复一些T力。”

    修竹断断续续的弹着琴。摇头说:“沒用的。玄铁锁住。半点灵力也使不出來。何必喝这Y。”

    颜渊也沒有办法。想再说什么。妖皇就走进來说:“确实喝了也沒用。修竹。你想自由吗。”

    修竹不理妖皇。颜渊站在旁边觉得尴尬。便悄悄的向后退。想要离开嗊殿。妖皇却猛地回头阻拦说:“颜渊。你來劝修竹。”

    颜渊张开嘴想拒绝。但迫于妖皇的Y威。只能G巴巴的对修竹说:“修竹。为了你和界着想。放弃让涟漪成妖的想法吧。”

    修竹依旧不理。甚至闭上了眼睛。颜渊便不说话了。看着妖皇苦笑。妖皇便挥手示意颜渊离开。颜渊立即逃离。顺般把门关上。

    妖皇走到修竹床边。苦口婆心的说:“修竹。你放弃吧。为了你自己的身T着想。也为了整个妖界。你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修竹静静的弹琴。妖皇却觉得自己是在对牛弹琴。修竹简直是冥顽不灵。妖皇只能甩袖说:“你会后悔的。”

    “不会。”修竹终于睁眼说话。“我不会后悔的。”

    妖皇只能走出殿内。继续幽闭修竹。只要修竹不能行动。塑造妖身的行为就能继续拖延下去。

    修竹静静的看着紧闭的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然后翻转右手掌心向上。莲花已经如骨瓷一般。泛着淡淡的粉Se。再等J十日。就会完全融合的。

    不知。涟漪在哪儿过的好不好。前阵子。右手手掌上的莲花竹叶纹发出灼热的温度。修竹便知道。涟漪这是想他了。但也只想过这一回。别的时候。莲花竹叶纹都非常安静。

    希望涟漪在哪儿过的好些。因为自己沒有办法立即去救她了

    修竹尝试着汇聚灵力粉碎玄铁链。灵力勉强能够汇聚一些。但攻击带着妖皇内力的玄铁链却非常吃力。修竹的身T还沒有完全恢复。不能与鼎盛势冓的妖皇对抗。

    若自己一直不答应。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妖皇就一直不放他走。那他怎么替涟漪塑妖身。涟漪这辈子就这么短。弹指而过。他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了。

    修竹心中焦躁。便胡乱的汇聚内力。四处攻击玄铁链。玄铁链纹丝未动。修竹却伤的不轻。

    “修竹。修竹。”突然有一道温柔的nv声传來。修竹觉得耳熟。回忆了一番。才记起这是妖后的声音。

    “开门薄。修竹出事了。”妖后拼命拍门。妖皇迫不得已只能开门。妖后冲进來便看到修竹口里蛡惻弊Se的血Y。手腕脚踝上是粗重的玄铁链。妖后不由嗅澺说:“快放开我儿。”

    妖皇无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能随了妖后。玄铁链立刻消失。而修竹也因沒有力量托举而倒在床上。妖后立刻扶住修竹的身T问:“修竹。你还好吗。”

    修竹双眼紧闭着。似乎昏迷了。妖后立即埋怨妖皇说:“你为什么要用玄铁锁修竹。”

    妖皇见妖后真的大火了。只能唯唯诺诺的说:“我也是为他好他喜欢上涟漪了”

    “涟漪。”妖后怪道。“她不是成为凡人了吗。怎么还与竹儿有瓜葛呢。”

    妖皇立紲麾释说:“修竹用肋骨和心头血替涟漪塑妖身。而那涟漪根本就沒有成妖的可能。修竹这样做。一定会伤害到自己。所以我阻止他再继续做傻事。”

    妖后沒想到修竹会为了一个nv子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他果真ai上了涟漪吗。若竹儿喜欢。别说是凡人。就算是神仙也沒有关系。妖后于是说:“只要竹儿喜欢便好了。你我别管那么多。”

    “怎么能不说。那涟漪根本不ai修竹。并非善类。我猜她是想利用修竹获得长生。好继续纠缠帝喾。打扰歌儿。”妖皇越说越觉得有理。涟漪痴恋帝喾那么久。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放下。

    妖后知道妖皇这是在偏袒墨歌。对于涟漪。她持保留态度。先把修竹的身T治好再说吧。妖后便说:“你好好照顾竹儿。直到他醒來为止。我再看看涟漪究竟如何。”

    妖皇点头。第一时间更新 妖后便施法让空中出现涟漪在人间的样子。

    涟漪一行人正在泌水城修整。泌水城一切如初。当初被大火烧尽的泌山也再次郁郁葱葱。不上山完全看不出曾经遭受过怎样的大火。

    涟漪不敢上泌山。只能现在山脚仰望。遥想先皇还有容寂当初遭遇的一切。

    墨歌站在涟漪身边。猜出涟漪在想什么。定是先皇的死。可先皇的死就是赤喾一手造成的。她心中过意不去。于是分散涟漪的注意说:“阿涟。这泌山上流下的水怎么这么少。”

    涟漪回过神。笑着说:“所有河的源头都不宽广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都是一点点汇聚而成的。所以水很浅很少。”

    墨歌点头。涟漪又说:“不过今年泌水城附近沒下什么雨。河水水位下降了许多。”

    一路上。墨歌也见到许多求乞的人。因为G旱。收成太差。不得不放蟼愷严面子來求活下去的希望。

    涟漪表情凝重。再这样下去。必会动摇国祚。哥哥登基不久。就遇到了这种事情。让人头疼。

    泌水城还好。有泌水河维持生存。而远离泌水河的城镇早已入不敷出。涟漪用皇上的名号赈发了许多粮食。却只能让他们度过这个冬日。明年一切都是未知的。

    涟漪只能叹息。叹息命运。叹息这捉嫫人不让人安生的命运。

    墨歌见涟漪又走神。于是说:“阿涟。他们都准备好了。可以上路了。早些去剑阁城早些好吧。”

    涟漪沒有拒绝。同墨歌回到客栈。然后收拾好行李。轻装简行上路。

    一路上墨歌都很激动。而涟漪都很沉静。妖后吃惊于涟漪竟然能够和墨歌好好相处。于是回看了涟漪和墨歌之间的所有。而涟漪此行就是为了送墨歌去剑阁城。让墨歌与帝喾相聚。

    妖后有些怀疑。而涟漪这样沉郁的样子。也让妖后猜测。是不是因为墨歌要和帝喾在一起了。涟漪才不开心。

    妖后不信涟漪会这样简单的放弃帝喾。第一时间更新 于是继续看涟漪等人在人间发生的事情。

    时间快速度过。涟漪等人來到剑阁城。帝喾早早的守在城门外。见到涟漪的队伍立即骑马迎上。

    墨歌也从马车里探出头來。见到赤喾骑着朝野马绝尘而來。就如回到了J年前。她与赤喾一同骑马。在荒C遍地的边疆上静静的看着晚霞。时光把他们烙印在这P土地上。这里的一切都传诵着他们的故事。

    涟漪沒有任何动静。墨歌和帝喾的距离不断拉近。帝喾再次挥鞭打马。暗红的马儿扬蹄子飞奔。和墨歌的距离不过百米。

    墨歌要车夫停车。她要下去。马车还沒停下。墨歌就跳下了马车。而帝喾也飞快的捞起刚刚站稳的墨歌。把她搂入怀中。两人的长发在空中飞舞J缠。所有人都看着他们。除了在车厢内的涟漪。

    朝野马渐渐停下。两人紧紧相拥。让众人不得不赞叹豫章王的痴情。竟然可以放弃唾手可得的皇位去娶一个已经嫁为人F的nv子。

    城内闻讯赶來的nv子也都纷纷窃窃S语。都说羡慕墨歌。羡慕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男子这样深ai她。

    许是周围声音实在是太大。墨歌有些不好意思的推了推帝喾。然后小声在帝喾耳边说了什么。帝喾才想起在马车内的涟漪。于是翻身下马。然后抱着墨歌下來。

    两人走到马车旁。墨歌组织了一番语言。小心翼翼的说:“阿涟。镇远侯夫人听说你來了十分高兴。但她怀Y了。不好出远门。你留下來陪她J日吗。”

    涟漪这才走下马车。对着帝喾施礼。然后转头对墨歌点头说:“我就留J日陪钰儿。你们不必管我。”

    帝喾站在一旁不说话。墨歌听涟漪答应留J日。便松了一口气。她以后只怕再也不能见涟漪了。她想多陪陪涟漪。更重要的是。过J日就是阿喾与她的婚礼。她希望涟漪能够参加。沾沾喜气。

    “进城吧。带我去镇远侯府。”涟漪转身就上了马车。吩咐车夫说。

    车夫是京城人。自然不认识镇远侯府。只能尴尬的看着帝喾。帝喾便派人坐上马车。指引车夫去镇远侯府。

    墨歌又和帝喾上了朝野马。马儿小步小步滇潳着碎步。缓慢的走着。墨歌却希望走的更慢一些。就这样慢慢的走着。一辈子也沒有尽头。

    但路总有尽头。很快就到了豫章王府。豫章王府门口张灯结彩。一看便知是为了墨歌而准备的。墨歌被火红的灯笼照的红了脸。再也沒心思去想涟漪了。

    剑阁城的人都纷纷送上祝福。热闹至极。唯有镇远侯府沒有任何动静。捧着小腹的容钰问涟漪:“阿涟。听说你马上就要嫁给我哥哥了。”

    “恩。”涟漪笑着说。“回去就差不多了。谁知你连孩子都有了。”

    “你和哥哥加把油。很快就会有的。”容钰挤眉弄眼。不正经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