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五章 并非易类

    易水寒站在泌水河的河畔上。河面低了许多。G涸的沙地上还有J条搁浅的死鱼。可以直接淌过浅浅的河水到对岸。那是猃狁人的地盘。

    抬头看对岸。陛犴就穿着大红Se的衣F笑着看着他。易水寒不由握紧手中的银枪。警惕的看着陛犴。陛犴这厮绝非易类。

    陛犴妥掉鞋子。把暗红的鞋子提在手上衣摆也撩起。慢悠悠滇澥过泌水河。易水寒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微微眯眼。深思陛犴的目的。

    当初陛犴突然袭击剑阁城。让赤喾分心。把自己赶回剑阁城。可自己回到剑阁城以后。却发现剑阁城防备的如铜墙铁壁一般。沒有半点缝隙。就像早就做好准备了一般。 而容璧的MM容钰又临危不惧。因赤喾不在而人心惶惶的剑阁城百姓立刻被安抚。 易水寒就知道有Y谋。

    自己回到剑阁城之后。能够影响赤喾决定的人就只剩墨歌了。依墨歌的X子。她一定会劝赤喾放弃天下。

    而赤喾。为了墨歌。也可以放弃一切。就算背上谋逆失败的污名也沒有关系。

    自己在剑阁城。消息迟缓。等一切尘埃落定时早緡力回天。这就是他们打的主意吧。一个墨歌就能把他们准备了那么久的计划全部打破。

    易水寒忍不住的冷笑。定是容璧出的主意。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他早就叫赤喾把容璧处理了。赤喾却总是不忍。即使知道是容璧执行了皇上的计划。赤喾也只是沉默。狠不下心伤害从小一同长大的人。

    自己当然不会放过容璧。想借助墨太后的手害死容璧和涟漪。可惜。容璧命大。重伤还是沒死。昏迷了快一个月还是醒了。

    真是好运气。

    易水寒深深厌恶容璧。当初自己易家的灭亡定与容府有关。而今洪都王的死又与容家有关。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赤喾那样随随便便放过容家。他当然不满。却也沒有办法了。

    “易水寒。别來无恙。”

    易水寒的意识从沉思中收回。看着陛犴妖娆的脸不说话。第一时间更新 陛犴放下手中的鞋子。一边拧着衣摆上的水。一边与易水寒闲谈一般说话。

    “唉。听说。豫章王放弃江山。选了个美人。我倒想看一看究竟是怎样的美人能够让豫章王放弃唾手可得滇濎下而去选美人。”

    易水寒当然不肯接这个话头。甚至有些怒意。觉得陛犴这是在讽刺赤喾。 赤喾不与皇上争权。陛犴就沒有机会占便宜。心中一定憋了一肚子的气。 。

    “可惜了。可惜。你为豫章王沉思谋略了这么久。却因一个nv子而满盘皆输。我都为你可惜。”

    陛犴拧好衣摆。再掸了掸。然后拿起鞋子抬起脚穿鞋说:“我还听说。豫章王要带着那个nv子周游列国。你替我传告豫章王。若來了我们猃狁。我必会好好招待他们。”

    易水寒冷冷的看着陛犴。一直不说话。就等着陛犴说出最终目的。

    “对了。易水寒。既然豫章王走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是了。这就是陛犴的目的了。

    易水寒把银枪横起。淡淡说:“我是罪人。当初活下來也是承蒙先皇恩赐。就算豫章王走了。还有镇远侯在此。我只是为国效力。并非为豫章王或洪都王效力。”

    陛犴听了表情都凝固了。等易水寒说完。陛犴噗嗤一笑。然后再也忍不住。捧着肚子说:“易水寒。你在说笑话吗。你要为国效力。还不如说你要夺了陈国皇位再为陈国百姓效力來的痛快。”

    即使陛犴这样笑他。易水寒也沒有生气。只静静的看着陛犴。等陛犴笑完。

    陛犴笑够了便说:“易水寒。你是聪明人。我就不拐弯抹角了。若沒有洪都王和豫章王。你对陈国是一点留恋也沒有。而现在豫章王要走了。你想要向上爬滇澼子沒有了。你只能束缚在一个小小的剑阁城。你甘心吗。”

    梯子。第一时间更新 陛犴说赤喾是自己滇澼子。

    易水寒眼里带着刀光。推赤喾上皇位。确实有他自己的小心思。若赤喾成了皇帝。自己就算不称王也要拜相。沒有比这更快的到达权力中心的方法。他自己清楚。但绝对不许别人提一句。

    “易水寒。不如。來我猃狁。帮本王拿下陈国。和你帮赤喾一样。本王必不会亏待你。”

    陛犴不断诱H易水寒:“你也不想把满身才华都L费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吧。簢走。你就能施展拳脚。完成你的宏图大志。”

    易水寒突然有些动摇了。是啊。留在陈国有何作用呢。就像自己与赤喾说的那般。静静的老死在剑阁城的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

    可是。若他答应了陛犴。就要为陛犴效力。与洪都王的初衷背道而驰。赤喾知道了也会恨他。他不能。不能让猃狁人踏上陈国的土地。不然。洪都王会不得安身。

    洪都王葬在泌水河畔。他说。不能让猃狁人踏上泌水河这边。不然他死不瞑目。

    易水寒继续打官腔说:“猃狁王。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切勿再提。易水寒并无那种心思。你不必再多费口舌了。”

    陛犴觉得吃惊。完全想不明白易水寒为何会拒绝。第一时间更新 他不是很在乎权力吗。怎么会放弃他这么好滇濁议呢。陛犴不死心。继续怂恿说:“易水寒。我相信。只要你簢同心协力。不出J年。陈国就会被我们拿下大半。称王也好。拜相也行。只要你想。都可以。”

    易水寒把长枪放下。枪头直指陛犴。陛犴皱眉。一直憋在心里的火气全部爆发。怒道:“易水寒。你别给脸不要脸。好声好气的与你谈。是给你面子。你以为本王沒了你就什么都做不成了吗。本王告诉你。只要本王制出了那毒。不出五年。本王就能把陈国拿下。”

    易水寒觉得好笑。这不是还沒制出吗。不如等到做出來再大放厥词也不是不可。第一时间更新

    “就算今年毒沒有制出。你们陈国的状态也不太好。京城连绵暴雨。附近的城镇发洪水。而泌水河那边却旱灾。水位低了太多。就连我猃狁百姓的日子也不好过。”

    易水寒也听说了泌水城那边的旱情。因为他的祖父母就是泌水城附近村镇的人。当初也是因为旱灾而死。物价上涨。有钱人囤积。沒钱人都饿死了。

    看啊。这就是权财的作用。可以活命。可以活的比一般人更好。更自在。

    “已经八月。夏季就要结束。很快就秋收了。但依我了解的。你们陈国今年的收成还不如去年。陈国人那么多。看样子。又要饿死一大批了。连带着我们猃狁也受到牵连。都说要本王到你们陈国抢些资源來呢。”

    陛犴说的轻松。易水寒却听出了端倪。皇权争斗沒有渔翁得利。陈国天灾时就必须分一杯羹。

    “本王前段时间去你们陈国的剑阁城赏玩了一番。确实很美。本王都想一辈子留在哪儿了。只可惜。本王还有事。只能回來了。但哪儿的美景本王念念不忘。很是想拥有。”

    易水寒皱眉。陛犴继续说:“对了。本王还见了涟漪公主。初见一眼惊为天人。总想着要是把她娶回來就好了。但听说。她要嫁给容丞相了。”

    易水寒并不知道这些。涟漪竟要嫁给容璧了。她已经忘了赤喾。易水寒情不自禁的按了按腰间的香囊。里面是涟漪送给赤喾的一对莲花耳坠。涟漪要他还给赤喾。他却不想让赤喾知道他见过涟漪了。便收了起來。也不知道为何留到了现在。

    易水寒不得不承认。涟漪很美。美的可以让人一见钟情终身难忘。但也仅限于美貌而已。

    但听说。就是涟漪用刀挟持墨歌才让赤喾放弃江山。这让易水寒不得不重新审视涟漪。涟漪似乎。并非一个只有外貌的花瓶。她耍心机时。赤喾也会被她玩弄于鼓掌间。

    “真是可惜了。这样的美人儿不属于本王。好在。本王似乎还有机会。她还沒有嫁。要送墨歌來剑阁城对不对。”

    陛犴眯着眼睛笑了起來。似乎想到什么非常好笑好玩的事情。易水寒立即警惕。为何陛犴知道的比他还多。他在陈国到底有多少眼线。易水寒于是问:“有个问題我一直想问。皇上为何会醒來。安乐侯并沒有制解Y。”

    “我做的。”陛犴沒有掩盖否认。直说道。“谁知豫章王就这样放弃皇位了。真是太叫本王伤心了。”

    “确实可惜了。我也希望赤喾与皇上争一争。”易水寒想套陛犴的话。于是说。“涟漪公主和墨歌已经到哪儿了。赤喾急的很。”

    “快到泌水城了。”陛犴沒有多想。笑着说。

    知道的这么清楚。也就是说。陛犴的人早就盯上了涟漪她们。比赤喾还要了解她们的行程。

    这个陛犴。绝对不容小瞧。易水寒眯眼看着陛犴妖娆的脸。沉思。

    或许。可以借助他翻身。易水寒心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