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去剑阁城

    涟漪以还需准备为由。拖延了一日陪容璧。第二日却不得不走了。因为赤喾派來的人不断的C促。墨歌也早早來到公主府。等涟漪同她去剑阁城。

    涟漪有些舍不得。容璧才醒來J日。她就要走了。不过她留在京城也不能陪着容璧。因为容璧也有很多事情要忙。G旱绝非小事。哥哥已经焦头烂额了。

    容璧知道涟漪的小心思。便捏了捏涟漪的脸问:“嫁覀愽了吗。”

    涟漪摇头。这段时间照顾容璧便沒有缝制嫁衣。怕容璧多心。涟漪便解释说:“舅舅说九月十五适宜嫁娶。我便打算在送墨歌去剑阁城时做。”

    容璧点头。微笑说:“早些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早些回來。等你把嫁覀愽好。就可以嫁给我了。”

    “若日夜赶制。一周便够了。”涟漪窃笑。然后搂住容璧的腰。钻入他的怀哀说。“你要为我做一把油纸伞。伞面上画我的模样。作为聘礼。行不行。”

    “行。”容璧也早有这个打算。一手按着涟漪的后脑勺。把她的头深埋在X怀。一手捏着涟漪的耳垂说:“不必打耳洞了。你不适合。”

    涟漪点头。容璧又说:“路上小心些。早去早回。”

    涟漪再点头。容璧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便把涟漪拉出怀中。笑着凝视她说:“走吧。我送你出京城。”

    涟漪的眼眶微微泛红。怕容璧看到。便飞快转身说:“好。快些吧。歌儿要等急了。”

    容璧在后面慢慢的跟着。知道涟漪躲着他不让他看到她泛红的眼眶。就沒有追到涟漪面前。而是静静跟着。

    墨歌正坐立不安的在前院走來走去。见涟漪來了便欣喜说:“阿涟。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可以上路了。”涟漪说完。颔英便拎着一个行囊出现在两人身边。

    涟漪并不打算把颔英带在身旁。因为此去路途遥远。并非上回那般轻松。这次说不定一个月就能來回。可见其中艰难。

    颔英把行囊递给涟漪。然后依依不舍的看着涟漪。涟漪拍了拍颔英的手。笑着说:“这个月好好休息。顺般找个如意郎君也不是不可。”

    颔英跺脚瞪了涟漪一眼。转身便跑了。涟漪只觉得好笑。颔英确实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有什么好害琇的。

    涟漪背上行囊。墨歌拉着涟漪的手说:“阿涟。阿喾的人自己备好马车在外面了。我们这J天出发吧。”

    涟漪点头。然后转头问容璧:“你是一同坐马车。还是怎么呢。”

    “我骑马。”容璧跟在涟漪和墨歌身后。來到公主府外。府外有长长的军队。一个模样周正的人走到涟漪和墨歌面前说:“涟漪公主。第一时间更新 王妃。可以启程了吗。”

    墨歌被一句王妃琇红了脸。涟漪的脸Se却不大好。因为这个称呼曾经是自己的。即使。沒有J个人认可。

    涟漪调整面部表情。微微笑道:“启程吧。”

    有人端來凳子让涟漪和墨歌上车。看涟漪和墨歌上车之后容璧才翻身上马。跟在马车旁向城门赶去。

    赶路的速度很快。涟漪还沒再好好与容璧说说话。再好好看看他。城门就到了。众人也沒有停下速度。而容璧却缓缓停下了。停在后方目送涟漪等人离开。

    涟漪惊讶。立即掀开车帘向后看。容璧见涟漪探出头來也有些吃惊。便大声说:“阿涟。第一时间更新 路上小心。早去早回。”

    涟漪也顾不得什么举止了。大喊说:“好。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别太劳碌了。”

    说完这句。一阵大风就刮來。然后是噼里啪啦的大雨落下。视线瞬间模糊。再也看不清容璧的轮廓。就连声音也模糊了。整个世界一P混沌。

    墨歌有些担心的说:“这么大的雨。速度慢些吧。”

    马车的速度果真慢了些。涟漪却沒心思与墨歌说话。甚至沒有把伸出窗外的头收回來。一直望着城门的方向。似乎是希望能够再看容璧一眼。

    大雨打S了涟漪的长发。墨歌立即把涟漪拉进來。抱怨说:“这个天最容易感冒发烧了。你还去淋雨。”

    涟漪这才回过神。把窗帘拉拢。有些失落说:“似乎还有什么事情沒有与容璧说。还想再看容璧一眼。”

    “我们速度快些。一个月之后你就能见到他了。到时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涟漪点头。但还是情不自禁的回头。似乎想透过马车看远在城门处的容璧。

    墨歌不明白涟漪为何一幅将会一去不复返的模样。正想问时。就听见车外传來一个模糊却熟悉的声音:“停下。”

    涟漪立即掀开车帘。就看到容璧策马狂奔在后面追。涟漪立即拍着车门说:“快停下來。停下來。”

    马车缓缓的降下速度。容璧便停在马车前。涟漪打开车门。不管大雨滂沱。奔至容璧身边。容璧也下马。把涟漪拥在怀中说:“阿涟。阿涟。阿涟”

    涟漪也紧紧搂住容璧的腰。难以相信容璧竟然真的追來了。她真的能再与容璧说J句话。见上一面了。

    “阿涟。不知为何。我心里有些慌。不想让你去剑阁城了。不如。你留下。”

    涟漪立即摇头说:“容璧。其实我这次去还要去看看北边的旱情。然后安抚一下民心。哥哥也同意我的做法。赈灾的粮C已经在路上。就等我去赈发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真是胡闹。”容璧有些恼火。涟漪怎么会懂江山社稷一类的事情。搞砸了不仅会减少皇上威望。还会辱及涟漪。

    “反正木已成舟。你想阻拦也沒有法子了。”涟漪偏过头。装作气鼓鼓说。“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差劲吗。什么也做不了。”

    容璧知道多说无益。只能无奈说:“阿涟。你很优秀。但我也不希望你直面危险伤害。”

    “我会小心的。”涟漪拍拍容璧的背。安抚说。“我的刀法已经很鏡湛了。防身沒问題。你不必担心。”

    “不管怎样。保命要紧。别的事情J给我就行了。”容璧说。“我送你的那块玉是祖传下來的。第一时间更新 听说可以驱魔辟邪。你要时时刻刻带在身上。不要忘了”

    “怎么神神叨叨起來了。”涟漪嘲笑说。“你信这个。”

    “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多信些。总有一个会成真的。”

    涟漪便拉出X襟内的玉佩。连带着修竹送的竹笛也一同拉出來了。涟漪这才记起修竹已经很久沒有出现了。也不知他在忙些什么。

    容璧也看到涟漪衣襟前的竹笛。于是说:“若遇见危险。就吹竹笛吧。只能拜托他了。”

    涟漪点头。有了修竹的庇护。容璧也能放心些。用指尖替涟漪把打S的鬓发勾在耳后。无奈说:“回马车吧。换件衣裳。别冷着了。”

    涟漪突然垫脚勾住容璧的脖子吻上容璧的滣。容璧呆住。周围的人也都自觉的转头不看两人。

    大雨滂沱。大雨让全身都S透。轻薄的衣料根本抵御不住两人身上的热度。容璧也放下顾忌。紧紧搂住涟漪的腰。忘情的吻了起來。直到地老天荒。

    噼里啪啦的雨声在耳边爆鸣。砸落在身上有些疼。狂风把肌肤的热度带走。两人只能搂的更紧些。再紧些。相濡以沫。相依相偎。

    过了许久墨歌也不见涟漪回來。打开车门就看见两人忘乎所以的吻着。不管周围是否有人。不管外界的狂风大雨多么猛烈。两人紧紧相拥着。让天地为之失Se。

    墨歌看呆了。在反应过來之后立马缩进马车内。脸颊通红。不敢相信涟漪和容璧竟然那样大胆。

    真希望涟漪和容璧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这么般配。沒有人能够拆散他们。只是可惜了自己不能参加涟漪的婚礼。

    墨歌转念想。涟漪参加自己的婚礼也是一样的。只是不知涟漪愿不愿意多留下J日参加她的婚礼。

    涟漪虽说已经放下赤喾了。但心中还是会不舒F吧。只希望容璧能够让涟漪完完全全忘记赤喾给她的痛。

    终于。涟漪被容璧护送着回來了。全身都S透。但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容璧捏了捏涟漪的脸。笑着说:“快换衣裳吧。我也该走了。”

    涟漪沒再做过多挽留。双手环X摩挲着手臂说:“你快回去换衣F。别病了。”

    “好。”容璧说完就关上车门。让大雨冲散他身上的燥热。涟漪全身S透。就像在孤岛的那一晚。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全勾勒。他才不肯让别人看到。于是护送涟漪上马车。可自己却有些把持不住了。

    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真心很难。更何况是涟漪。他心ai的nv子。容璧都有些后悔那一晚的决定了。

    但都过去了。再后悔也沒有用。好歹现在能够忍过去。若当时应了。只怕再也戒不掉了。 食髓知味Yu罢不能。他此刻将更加难熬。

    容璧挥鞭策马。转移注意力。冰冷的雨和刺骨的风让他冷静了些。穿过城门再向皇嗊赶去。皇上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与他商量。

    去年收成也不好。国库紧张。若不好好解决旱灾和洪灾。陈国危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