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二章 胡搅蛮缠

    容与连忙进了皇嗊。青梁殿外空荡荡的。只见墨皎一人坐在青梁殿前滇潹阶上。望着北边滇濎际。穿着皇后才能穿的翟衣。全身都散发着贵气。但头上却沒戴什么钗环。看不到脸上表情。

    容与便走近了些。仔细观察墨皎。只觉如今的墨皎和曾经的墨娇有些差距。她的T态消瘦了些。五官虽然沒有一丝改变。可容与还是觉得有些陌生。不知是不是墨皎脸上搽了许多脂粉。把她原本的眉眼给掩盖了的原因。

    墨皎一直凝视遥远滇濎际。便沒有发现容与的到來。容与站了一阵子。便走到墨皎身边欠身问:“不知皇后找微臣何事。”

    墨皎微微一愣。然后低头看了看容与。说:“本嗊被禁足了。就想找人陪本嗊说说话。”

    墨皎说完双眼又抬起。看着天空。即使天空再明亮光彩。也不能使墨皎的眼神变得有神。多年不见墨皎的容与有些吃惊。因为曾经的墨皎双眼里总是带着光。

    容与点头说:“好。不知皇后娘娘想与微臣说什么。”

    “聊聊这J年的事情吧。你娶Q了吗。”墨皎突然想起她已经很久沒有容与的消息了。也不知如今他过的怎样。

    “还未。”容与苦笑一下。然后问墨皎。“你在嗊里过的怎么样?皇上对你好吗。”

    “不好不坏。就那样。”墨皎淡淡说。视线一直集中于远处的云层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是沒想到如今本嗊会因为别的nv子而禁足于此。”

    “为何会被禁足。”容与不解。皇上不是一直很敬重墨皎的吗。怎么会大发雷霆惩罚墨皎呢。

    墨皎冷哼说:“还不是你那好MM。她险些流产。皇上说本嗊掌管后嗊不力。便禁了本嗊的足。”

    “毕竟人命关天。过J日。皇上就会消气。皇后不必介怀。”容与斟酌说。生怕惹墨皎生容宓的气。

    “自本嗊嫁给皇上以來。皇上就沒有说过本嗊一句。可如今皇上竟会为容宓那个小蹄子禁足本嗊。倒让本嗊吃惊了。”墨皎狠声说。可见心中积郁许久。

    容与知道墨皎就是这种急X子。但听到容宓是小蹄子时还是微微皱了皱眉头。不说话。

    “容与。你知道本嗊为了让皇上登上这个皇位本嗊做了多少吗。本嗊是绝对不允许别的nv人抢走我的一切成果。就算是你MM也不行。”墨皎又低头瞪着容与说。似乎容与要抢走本属于她的一切。

    容与不知道要怎么安W墨皎。只能结结巴巴的说:“阿蛮。你想多了宓儿她不会的”

    “不会的。不会的。你只会这一句。懦弱的不像个男人。”墨皎严厉苛责。容与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于是低头不看墨皎。

    墨皎似乎察觉出自己的不妥。于是收敛了情绪。淡淡问:“怎么还不娶Q。”

    “沒什么。”容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墨皎心中明白。他想等她。即使她是皇上的nv人。她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容与都只当她是小时候常常欺负他的墨娇。蛮横任X。

    “不愿说那便算了。”墨皎也不想继续问。于是开始絮絮叨叨这J年她是怎么熬过的。

    “那些nv人都想害我。好在她们都蠢。不仅沒有害成我。还让我抓到了把柄。我自然不会放过她们。好好利用这种事情。掌控她们。才得以在这吃人的后嗊如鱼得水。”

    容与不说话。静静滇濤着。心里却觉得疼。墨皎受了太多的苦了。她当初就不应该嫁给大皇子。容与情不自禁的说:“阿蛮。你后悔吗。嫁给大皇子。”

    “后悔。 ”墨皎重复说。“后悔有什么好后悔的。反正不能嫁给他。”

    “谁。”容与这次敏锐的捕捉到墨皎话中的重点。“嫁给谁。”

    墨皎沉默半日才说:“你沒看出來吗。”

    容与摇头。墨皎便笑着说:“既然连你也猜不出來。想必。沒J个人能猜出來吧。”

    容与仔细回忆与墨皎有接触的男子。却沒有想到任何一个能够配得上墨皎的。于是摇头说:“猜不出。第一时间更新 ”

    “猜不出就对了。就是要你们猜不出。”墨皎竟然笑出了声。“既然连你都猜不出我的心思。那他就更看不出來了。”

    墨皎心中似乎有了安W。容与也心宽了些。但很快。墨皎就冷下脸來。冰冷冷的说:“他看不出我喜欢他。那他为何会知道自己喜欢上那个nv人了。”

    容与不知道墨皎说的是谁。不好枉加评断。于是问題:“他究竟是谁。”

    “洪都王。”

    “什么。”容与惊讶。只当自己听错了。

    “洪都王。二皇子。”墨皎确认说。“就是他。你沒听错。本嗊就是喜欢他。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从未听过你与他有过接触。”容与突然发现自己离墨皎很远。很多事情墨皎根本就不会对他显露。他了解懂得太少。

    “在剑阁城的那个时候。我喜欢上他。想要嫁给他。于是飞快的回來了。想要改变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看些。他会一眼相中我。”墨皎眼中满是落寞。说不出的幽怨。

    容与静静听着。沒想到墨皎的改变是因为洪都王。那她又为何要嫁给大皇子呢。

    “谁知。他眼里根本就沒有我。不仅沒有认出我。身边还站着别的nv子。这口气我怎么能忍。”

    墨皎越说越激动:“我想要杀了那个nv人。但最后我冷静下來了。我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他们让我不舒坦。我自然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容与叹息。墨皎为何这般争强好胜。与自己一样选择默默守护不好吗。为何一定要得到才行。

    “所以我才会嫁给大皇子。帮他夺得皇位。让洪都王后悔。后悔错过了我。”

    容与却不住摇头。因为洪都王更本就不在意皇位。墨皎的做法甚至更得他心。他一直想要去剑阁城。远离京城繁复。

    “但是。从剑阁城传來的消息都说。他们在剑阁城过的很好很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不甘心。好不甘心。为何我却过的这般艰难。他们却可以快活的活着。”

    墨皎质问容与。容与当然不敢回答。任由墨皎继续发疯。

    “如今。你MM又要來抢皇上了。你们都不让我过。都不让我过。”墨皎疯狂的说。容与想要去拉墨皎的手。但见到墨皎保养的极好的手上是金Se的护甲就想起了墨皎的身份。于是讪讪的把手收回了。

    墨皎发了好一阵子的疯。也沒有得到容与的半点回应。她便渐渐的静了下來然后盯着容与说: “皇上要你做太子太师。你知道吗。”

    容与摇头说:“微臣不知。”

    “你做本嗊孩子滇潾师。也不错。至少。你不会想着害他。”墨皎冷笑说。“你MM怀Y了。若生了个男孩。本嗊和本嗊的孩子就更危险了。”

    “不会的。”容与立即否认道。“我MM。沒有害人之心的。”

    “是吗。”墨皎终于低头看站在台阶下的容与。冷笑问。“那你哥哥呢。”

    “哥哥他”容与不能确定。若容宓生了个男孩。皇上今后还是如现在这般宠ai容宓。或许。容寂就会生出些别的心思。

    “不敢确定了吧。本嗊告诉你。不仅你哥哥会想着害本嗊。就连你那如白莲花一般纯洁的MM也想着害本嗊。”墨皎不留半分情面。“她可是你们容府的姑娘。你们容府的那些算计她会不懂。”

    “MM她是簢一同长大的。绝对不会生出什么害人之心。”容与不肯信。容宓从小就安静善良。怎么会想着害X格直爽的墨皎呢。

    墨皎轻啧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般傻。容宓看似纯善的外表下是怎样的蛇蝎心肠你如何会知道。”

    “够了。”容与觉得墨皎变了。曾经的她虽然心直口快。却不会动不动就冷哼冷笑。眼里都发着光芒。而现在的墨皎眼里已经沒了光彩。暗淡一P。让容与看不透。

    “不够。”墨皎沒想到曾经一直顺从她的容与会与她争辩。大怒说。“我不仅要嘲讽她。我还要杀了她。”

    “不行。” 容与阻止说。“你不能对我MM下毒手。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连你也不向着我了吗。”墨皎双眼通红。眼里充满情绪。五味杂陈。容与看不透。

    墨皎再次询问:“你真的不在意我了吗。你的MM。ai上了皇上。她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我同样也容不得她。不是她死。就是我死。你选吧。”

    容与不肯回答这种问題。倔强否认说:“不会的。阿蛮。宓儿真的不是那种人。你不必怀疑她。”

    “若我像你这样。早就在这吃人的后嗊死了无数回了。”墨皎拉回话題。“我你MM之间只能活一个。你选吧。”

    容与转身就走。不肯回答。墨皎连忙拽住容与的衣袖说:“不许走。你快回答我的问題。”

    这样子的墨皎倒像是五六年前的墨娇。蛮横霸道。极为缠人。不达目的决不善罢甘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