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一章 容与往事

    当容与气喘吁吁的跑到墨府大门前时。墨府的下人都惊讶的看着他。因为容与平日里都是一副风轻云淡面带笑容的样子。不知今日他为何会如此焦急。于是问:“容公子是來找大少爷的吗。”

    “不。我是來找你家小姐的。”容与往常总是以找墨魄为由來找墨娇。今日却沒心思编造蹩脚的借口了。

    下人不明白容与为何会在这种时候找墨娇。墨娇马上就要嫁给大皇子了。理应深处深闺。除了亲眷谁也不见。可见容与如此焦急。下人便好心说:“我去问问小姐。”

    容与点头。然后站在墨府门口來來回回的走。等着墨娇的回复。

    很快。第一时间更新 下人就回來了。说:“小姐请容公子到后园。容公子请跟我來。”

    容与紧随其后。沒心思去观赏墨府轩辕壮丽的林园。很快就看到墨娇穿着淡紫Se的衣裳。坐在香樟树下。她背对着他。落花雨滴滴落在她直直的背脊上。一阵大风刮过。大P大P的落花也压不倒她。她就是这样的倔强。

    容与静悄悄的走到墨娇的对面。缓缓坐下之后就一直凝视墨娇的脸。墨娇正在擦拭一把长枪。而曾经最最喜ai随时带着身上的长剑却不见了。容与于是问:“怎么不用剑了。”

    “不用了。嫁人之后。只能偶尔耍耍鞭子而已。”墨娇抬头笑着说。第一时间更新 “我使鞭子一样厉害。”

    容与点头。身T微微前倾。小声对墨娇说:“阿蛮。我有话对你说。你能不能让身边的人退下。”

    墨娇摇头。声音不大不小。身边的人都可以听得到:“不能。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容与咬滣。不知有些话要怎么开口。更何况身边跟着好J个下人。他更加难以启齿。只能再次哀求说:“阿蛮。这些事不方便说。外人还是别听的好。”

    “既然不方便说便不必说了。”墨娇再次低头擦拭长枪。“何况。你我并非内人。”

    容与无言以对。又不想太过沉默。便胡乱找话題说:“阿蛮。你怎么就在剑阁城呆了一个月。我还以为你好不容易去一次会呆上半年呢。”

    “我也想呆上半年”墨娇突然顿住。转移话題说。“沒什么好提的。对了。你來找我到底是为何。”

    容与语塞。他想告诉墨娇。不要嫁给大皇子。可他又沒有什么理由阻止这场登对的婚姻。大皇子谦逊有礼。容貌英俊。也沒有什么缺点。他找不到阻止的理由。

    容与只能蔫蔫的站起來。然后告辞说:“阿蛮。我就是想看看你而已。半年沒见。你的变化很大。变得很美。”

    墨娇笑容绽放。却眼里夹佑着J分失落。她小声说:“变美了又如何他眼里还不是沒有我。”

    “什么。”容与沒有听太清。于是问道。

    墨娇摇头说:“沒什么。你回去吧。我快就要嫁人了。以后便别來找我了。”

    容与觉得滣间苦涩。张嘴想说话。但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來。他只能拽紧拳头离开。

    回到容府之后的容与企图让自己忘掉墨娇。这次的对话中。墨娇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要嫁人了。以后别去纠缠她。叫他放弃她。

    容与于是给自己起了一个字。与。容与。聊逍遥兮容与。得不到便算了吧。

    容与企图转移注意力让自己忘了墨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于是去找刚刚回京就要娶Q成家的二皇子。

    可如今的二皇子一心扑在婚礼上。无心搭理容与。容与便联想到墨娇此刻也在准备她的婚礼。或许是缝制嫁衣。或许是整理嫁妆。又或许早就准备好了。寝食难安的等着婚期的到來。

    想到这里。容与就觉得心口难受。于是回了容府。许久都沒有踏出容府大门一步。不肯再听府外的半点消息。可又极度想知道墨娇现在怎么样了。大皇子对她好不好。

    大皇子二皇子接连成家。先皇的身T也已经日薄西山。所有人都盯着先皇的一举一动。好站队。

    先皇宠ai二皇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大皇子比二皇子更适合做皇上。先皇老了以后也越发依赖大皇子。大皇子办事能力强。每件事情都处理的井井有条。让百官都赞扬。

    成家之后的两位皇子差距非常大。一个越來越成熟稳重。这个却越來越Y稚浮躁。恨不得带着Q子离开玩腻了的京城。去别的地方继续游玩。

    容家对站队这个事情非常重视。从來都不肯得罪任何一方。所以一直都很沉默。沒有于立储上玩太多的花样。顺其自然。

    最终。大皇子夺得皇位。二皇子封为洪都王。一生戍守边塞。拥有少量兵权。

    洪都王离开京城时。容与送了他一程。也见到了传说中被洪都王宠上了天的洪都王妃。她长的不算好看。完全比不得墨娇。在洪都王嘴里却夸成了天仙。

    在那一程回來之后。容与忍不住的问了墨娇的消息。听说。墨娇成了皇后。还生了一个男孩。皇上高兴。当场就封那孩子为太子。墨娇一时荣宠无双。

    容与听了这才辈心了些。墨娇过的很好。他不必担心。

    从此。容与便会暗中打听皇后的消息。听说。墨娇改了名字。叫墨皎。又听说。墨皎进了墨家的族谱。让人震惊。震惊于这个nv子的与众不同。

    容与到了该成家的年纪。却一直沒有任何行动。容寂的却都有两个孩子了。一男一nv。都是容与看着长大的。相叫于严格的容寂。孩子们更喜欢和容与在一起。

    容与便把那两个孩子当自己的孩子照料。特别是作为哥哥的容璧。容与从小就教他念书写字。容璧也聪明。一学就会。一來二去。两人倒像是师徒。又像是父子。

    容与已经沒了娶Q的心思。只是从别人口中的只言P语里推测墨皎过的怎么样。

    听说。皇上虽然宠ai墨皎。却沒有对墨府有半点优待。但墨府却是皇上登基的最重要助力。

    容与看不透其中Y谋。也沒有想那么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直到听说他的MM容宓要嫁给皇上时。他才想通是怎么回事。

    他们容家是不可能被墨府压在下面的。皇上也不可能让墨府一家独大。于是联合自己最信任的伴读。也就是哥哥容寂。來衡制墨家。

    容与当然不许容宓嫁给皇上。因为容宓可以找一个一心一意只对她好的人。为何要去那吃人的皇嗊。更何况。若容宓嫁给皇上。定会让身为皇后的墨皎难受。他不希望墨皎难受。

    可皇上的诏书都送到容府了。封容宓为贵妃。是天大的殊荣。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來。

    容宓沒有半点争辩挣扎。接过诏书就笑着回了闺房。第一时间更新 等着皇上把她接进嗊。从皇嗊的偏门。

    他的MM明明可以做正Q。偏偏要被送去做那小。容与感到十分的不忍。S底下问容宓。她愿不愿。若不愿。他想办法和容寂说。别让容宓牺牲。

    容宓却说她一点也不在意。容与劝不了。便只能由着轿子把容宓带走。快一岁的容璧虽然不懂。但还是哭了。舍不得姑姑离开。

    容宓在皇嗊过的不好不坏。皇上每月都会去她嗊里一次。雷打不动。所以容宓过的不算艰辛也不算美满。

    容府的人都希望容宓能够笼络走皇上的心。让皇上独宠她。容寂和容与都拦着。因为容宓这个样子已经很好了。若她受独宠。那所有危险都会冲着她來。

    容与不希望容宓成为别人Yu处之而后快的目标。所以不希望皇上经常去找容宓。反而希望皇上多去皇后哪儿。皇后也会心宽一些。

    在担心容宓的同时。容与又希望皇后能够开心。夹于中间太过压抑。便只陪着容璧玲濎念书。

    容璧很聪慧。他很喜欢问一些奇怪的东西。例如为何容与还不嫁人呢。容与便要解释他是男子。是要娶nv子回來的。而nv子才叫嫁人。

    容璧便会问。容与为何还不娶Q子回來。容与只能胡诌说他喜欢的人还沒有遇见。他在等。

    容璧似懂非懂点头。说他要从现在就开始等。等到了年龄。他自然就会等來心ai的人。

    容与和容寂听了都笑。说容璧这么小就开始想媳F了。以后还得了。定要好好教。以防万一。

    时间过的很快。容宓进嗊一年都沒有什么好消息传來。但在容与眼里。沒有好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好消息还沒有消化。容宓却猛地怀Y了。地位如日中天。中嗊青梁殿自然变得冷冷清清。每个人都來容府庆祝。虽然太子早就定下了。但依旧不影响大家巴结容府。因为皇上太宠ai容宓。简直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

    容与有些不安。依墨皎的X子。她是不会让别的nv子踩在她的头上。极有可能会伤害容宓。容与心中焦急。但也沒有能够防止悲剧发生的办法。

    好在的是。墨皎突然派人请容与进嗊。说有要事请容与去商量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