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一掷千金

    见赤喾面Se发白。易水寒便知道赤喾被他家的陵墓给吓着了。便淡淡说:“那里原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当时我家是罪臣。原本葬身之处都不会有。但先皇允许我凭自己的能力找一个墓地安葬他们。我便找到了哪儿。”

    当时的易水寒身无分文无权无势。要找一个能够安葬他们易家百余人的墓地确实很难。不知当时他是怎么找到的。赤喾心想。

    易水寒继续说:“当时我沒有一点儿办法。只能去求原先日日跟在我身后巴结我的人。可那些人都避之不及。视我如瘟疫。我只能挨家挨户的求。大部分的人都不理我。当然。也有人搭理了我。却是琇辱我。要我跪下。第一时间更新 只要我跪下了。他们就会给我银子。让我有钱买墓地。”

    赤喾并不知道易水寒受过这样的苦。他突然有些理解易水寒对于权利近乎执念的行为了。

    对于曾经的易水寒來说。前J日还是炙手可热的权臣ai子。过J日就是过街喊打的罪臣之子。原本对他低声下气阿谀奉承的人也变得盛气凌人肆言詈辱。这叫从小就被宠溺的易水寒如何能够承受的住。

    赤喾想伸手拍易水寒的肩來安W他。但手刚刚抬起一点儿便停在半空中。最后又缓缓放下。赤喾苦笑。他并沒有什么能力去安W易水寒。

    易水寒瞥见來赤喾的举动。第一时间更新 让他想起赤喾第一年來剑阁城时的样子。他们就站在这里。剑阁城的城阙上。那时候的赤喾还沒有经历什么挫折痛苦。所以他的脸上总是挂着如暖Y一般的笑容。让易水寒不肯直视。

    那时候的赤喾。总喜欢伸手拍他的肩。易水寒却十分厌恶赤喾这样做。第一。若赤喾拍他的肩。他就会想到他和赤喾之间的身高差距。第二。他并不需要赤喾來安W他。

    现在的赤喾却不会了。他的脸上沒了暖Y一般的笑容。也不会再伸手拍他的肩膀了。甚至不会说一些激励人心的话了。那时候的赤喾总是喜欢对着他说些鼓励的话。就像生怕他活不下去了一样。

    善良到了愚蠢的地步。也怪不得会喜欢墨歌了。

    总是用自己善良的想法來忖度别人的心思。他以为他放弃了天下。皇上就会同样的放过他们。别人对他好。他就会加倍的对别人好。不管对方对他好是否有目的。就如自己。

    他并沒有对赤喾多么忠诚。若不是洪都王的原因。他早就暗中谋划夺了赤喾的兵权。曾经的他甚至想过要杀了赤喾。夺走赤喾的一切。最后还是因为洪都王的原因而放弃。一直到现在。他对赤喾都沒有对洪都王那样忠诚。可赤喾却从來就沒有怀疑过自己。第一时间更新

    在赤喾心里。自己是他非常要好的朋友吧。虽然自己从來就沒有这样认为过。

    易水寒又想起那日。他用叶子吹《易水送别》。 赤喾却用叶子吹《击筑歌》。那是高渐离和荆轲在燕市上一起合奏的歌曲。他们相互娱乐。不一会儿又相互哭泣。身旁像沒有人的样子。互相引为知己。

    赤喾吹那首曲子的目的就是想要引易水寒为知己。那时候的易水寒却觉得可笑。因为在易水寒眼中。荆轲这个知己。并不值得高渐离隐忍负重,为故人遗志不惜拼命刺杀秦始皇。最后命丧H泉。

    赤喾从开始就想把易水寒引为知己。易水寒却总是把自己封闭。然后隔岸观火般冷笑着观察赤喾的一切举动。瞧不起赤喾的某些行为。就像瞧不起荆轲一样。觉得自己并不会成为高渐离。不可能为赤喾肝脑涂地。

    谁知。他如今还是为赤喾费劲了心思。却还是沒有把他推向制高点。

    果然。荆轲就是荆轲。成不了什么大事。

    太长的沉默。赤喾脸上的苦笑维持了许久。再也坚持不住了。于是放松滣角。淡淡问:“那你跪了吗。”

    “你猜。”易水寒不明意味的笑。兴致BB的看着赤喾说。眼里都泛着光。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赤喾猜不到。易水寒太过高深莫测。而曾经的易水寒他更不懂。骨子里都是傲气的易家大公子。会咽得下那口气。跪在曾经匍匐在他脚底下T鞋的人身前吗。

    赤喾于是说:“我猜不到。你说吧。”

    易水寒觉得无趣。便转头看向晴空万里滇濎空说:“跪了。当然跪了。为了易家百余人死后有安身之处。我二话不说就跪了。”

    赤喾点头。若不跪。易水寒是沒半点钱买墓地的。看样子。倒还要谢谢那些给钱的人。

    “你是不是在想。要谢谢他们。”

    赤喾惊讶抬头望着易水寒。只见易水寒双拳握紧。青筋全爆。似乎回忆起什么极不痛快得事情。

    “他们确实给了我钱。却只给了J两银子。就连买包裹易家人的C席都不够。更何况要安葬百余人的陵墓。”

    “那你怎么办。”赤喾想不明白易水寒当初是怎么做到买下一个山头的。就算地方再差。也要J百两银子。

    “我当然也不甘心。问他们怎么才这么一点儿。他们却告诉我。说我不是会赌吗。赌技还很强吗。就用这些银子做本去赚陵墓的钱啊。”易水寒的双拳稍稍放开。赤喾却觉得曾经那事并沒有这么简单。

    “我立即醍醐灌顶。第一时间更新 万分感谢的谢过他们。然后跑到赌场去赌博。刚开始运气确实不错。我赚了许多。再努力一把就能赚到J百两银子。就可以让他们睡在一个风水好一点的地方了。”

    易水寒顿了顿。赤喾便知道后面一点出了意外。赌博不可能一直顺顺利利的。易水寒继续说:“其实。若我那时候放手。选择一个过得去的陵墓。就不会发生下面的事情了。可惜。我赌瘾上來了。就不可收拾。曾经一掷就是千金。此刻却是全部家当。”

    “全部。”赤喾沒想到易水寒那么疯狂。若那一把输了。易水寒就再也沒有机会了。他甚至连求人借钱的资格也沒有。因为别人会说他。说他把给死去的亲人买陵墓的钱拿去赌沒了。

    “对。全部。”易水寒面无表情的说。似乎那只是别人的故事而已。与他无关。“我以为我不会输。谁知。他们就是等这一刻算计我。让我一败涂地。身败名裂。陪着易家的人一起去死。”

    赤喾不明白谁要置易水寒于死地。便问:“他们为何这样做。”

    “我输了。然后又回到了身无分文的地步。我觉得茫然无措。似乎不肯相信我会输。”易水寒淡淡说。沒有回答赤喾的问題。“他们都在起哄。说我把给家人买墓地的钱都用來赌了。说我沒良心。沒人X。我无力反驳。”

    赤喾只能静静听着。等易水寒自己解释原因。

    “我不肯接受我输了。于是赖在赌场里不肯走。于是有人提议说。用我的手指來赌。一根手指五两银子。我想也沒想就答应了。”

    赤喾立即抓起易水寒的手翻看。见易水寒双手无事才送了一口气。然后又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感到琇愧。如果易水寒断指了。自己早就发现了。何必等到现在。

    易水寒沒有于意赤喾愚蠢的行为。继续说:“他们要先剁下來才给我银子。不许我空手套白狼。那时的我还是有些踌躇的。若是和上一局一样输了呢。若是输的所有手指都沒了呢。所以。我便迟疑了。”

    赤喾猜。若易水寒沒有迟疑。他一定会输的很惨惨。因为这就是一个圈套。有人要害他。

    “他们见我不说话。只能答应先借我五两。让我空手去套白狼。我想用那五两银子赚小小一笔就走。可第一局我便输了。我欠他们五两银子。”

    果然就是圈套。赤喾等易水寒继续回忆。

    “他们抓着我的手按在桌上。要剁下我的食指。我自然挣扎。他们却连刀子都准备好了。还说。若我挣扎。把别的手指剁下來就不怪他们了。”

    看着易水寒面无表情的脸。沒有人能够想象出这个孱弱的青年是如何熬过那些时日。曾经遭受的一切。都成为易水寒身上盔甲的一部分。

    “我放弃了挣扎。闭着眼睛。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在哭。”

    赤喾惊讶于易水寒滇澒白。他竟然会把自己哭的事情说与自己听。

    “还好。你父亲派來接我的人阻拦了下來。然后用十两银子把我赎回來了。我跟在他身后。沉默无言。不知要怎么才能安葬易家百余人。”

    “即使我不说一句话。洪都王的人也知道我的状况。奈何他带的银子并不多。只能陪着我去找最便宜的地方。”

    “最后。我们找到了哪儿。把原來告老还乡的老管家请來看护陵墓。因为。他的孩子也葬在哪里。他很恨我瓏的父母。但因为他的孩子葬在哪儿。他只得留下來陪他的孩子。”

    “等我回京有权有势了。我就会给他们换一个更大更好的陵墓。”

    赤喾点头说:“会的。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