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章 容璧醒来

    涟漪回到公主府时已经很晚了。她还是半途离开。只怕这百日夜宴是要进行到半夜了。

    确实需要庆贺一番。这么多困难挫折都熬过了。以后。一定会过的顺顺利利。快快乐乐的吧。

    涟漪心情舒畅。拉着颔英的手笑着说:“颔英。我突然好想放肆的大叫。告诉整个世界。我幸福。有你。有容璧。有哥哥。有嫂子。有太后。你们出现在我生命里。是我今生最最庆幸的事情。”

    颔英也笑着说:“公主。颔英也很幸福。能够遇见公主这样美好的人。颔英觉得是今生最最幸运的事情。”

    涟漪紧紧拽住颔英的手。凝望颔英。笑意达到眼底。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无需再多言语此时无声胜有声。

    两人又聊了许多S房话。颔英才不舍的回房歇息。涟漪则是去容璧房内看他。容璧房里只点了一盏烛灯。又因乌云密布。月Se昏暗的很。涟漪便把容璧床头的烛灯点燃。

    容璧似乎是察觉到强烈的光线。眼P动了动。涟漪以为容璧要醒了。便激动说:“容璧。你醒了。”

    容璧却沒有反应。涟漪有些失落。便拿起容璧的手。十指互扣。喃喃说:“你还不醒吗。再不醒。我就要带着墨歌去剑阁城了。你醒來看到的第一个人就不是我了。”

    容璧沒有任何反应。涟漪便趴伏在容璧X口。听着他的嗅濜说:“难不成你就是不想看我才迟迟不肯醒來。真叫人伤心。”

    容璧的手指头动了动。涟漪却不甚在意。因为容璧昏睡时手指经常动。可却总是醒不了。所以涟漪看到容璧手指动便不再那么激动了。

    涟漪继续说:“容璧。梁子尘说我以后会刺你一刀。我不相信。所以。你一定不要负我。好不好。”

    容璧依旧只是动了动手指头。涟漪无奈。便坐起來。为容璧按摩肌R。不让他的肌R萎缩。

    容璧看似单薄的身躯其实充满爆发力。手下是细腻白皙的肌肤。在暖H烛光的照耀下变得暧昧。涟漪不由想到在安乐侯府时做的梦。梦里自己穿着嫁衣嫁给容璧。容璧为自己宽衣解带。只是后面却变成了陛犴。

    真是不吉利的梦。

    但自己怎么会梦到容璧为自己宽衣解带呢。涟漪便低声唾弃自己说:“想什么呢。”

    “想什么呢。”容璧的声音有些低灼。但涟漪还是能够分辨出这就是容璧的声音。涟漪立即抬头看容璧。容璧的眼睛睁开。烛光在他眼中闪耀。说不出的温情。

    涟漪激动的说不出话來。只能结结巴巴的说:“容容璧”

    “恩。阿涟。”容璧笑着凝视涟漪的脸。沒有如从前那般戏弄涟漪。而是温柔的把额头抵在涟漪的额头上。一字一句说:“阿涟。嫁给我。”

    涟漪记起在泌水城那晚也是如此。半空中飘浮着数不清的孔明灯。容璧的额头抵着自己的额头。他深情的凝望着自己。满目真诚的说:“阿涟。嫁给我。”

    涟漪的心突突直跳。不知怎么的突然问:“这次。不是戏耍我吧。”

    容璧失笑。沒想到涟漪还记着泌水城的事情。于是把涟漪搂进怀中。对着涟漪敏感的耳蜗说:“绝不是戏耍。不然我容璧将遭到穿心之苦。一辈子不得安生。孤独终老。”

    涟漪立即捂住容璧的嘴。哭笑不得的说:“怎么说这么恶毒的话。我也就是说说而已。”

    “我不是说说而已。”容璧紧紧搂着涟漪。不再和曾经那般只是轻轻环扣。这次十分有力。涟漪有些喘不过气。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还记得抱柱桥的诺言吗。一同嫫了抱柱桥的人。今生必定永不相弃。白头到老。”容璧的声音似乎从天边传來。涟漪迷糊点头。她并沒有多么在意这个诺言。还是容璧提醒她才记起。

    “阿涟。抱柱桥不仅是祝福。还有诅咒。若有一方背弃另一方。就将受到剜心之苦。直到疼到自戕为止。所以。你也休想离开我。”

    涟漪立刻清醒过來。用力推了容璧一把。怒瞪说:“你这是警告我吗。当初我可是被你强行按上去的。”

    容璧耸肩无奈说:“那也沒办法改变了。你注定是我的人……”

    “无耻。”涟漪重重拍了容璧X口一下。容璧立刻皱眉。冷汗直冒。涟漪吓了一跳。以为容璧是伤口裂开了。便胡乱的扒容璧的衣F。想要看看伤口。容璧却生龙活虎的抓着涟漪的手笑问:“阿涟。你想做什么。”

    “看你的伤口啊。”涟漪想也沒想就回答说。然后继续扯容璧的衣领。容璧便任由涟漪乱扯。坦荡荡的把雪白的X部露出來。让涟漪检查。

    容璧的伤口自己妥痂。也沒有留什么疤。就是那个在心口位置的拳头疤痕一直沒有去掉。涟漪这才放心。想替容璧合拢衣领。容璧却说:“阿涟。你看过嫫过就不认帐了。你不许始乱终弃。要对我负责。”

    涟漪哪里不知道容璧的X子。凶巴巴的拧了容璧的手臂一下。然后凶巴巴的问:“你是不是故意喊疼的。”

    容璧立刻否认说:“绝对不是。那一刻X口真的很疼。就如针扎一般。”

    “那明日去叫太医來看看。是什么mao病。”涟漪将信将疑。“若沒有mao病看我怎么收拾你。”

    容璧瘪了瘪嘴。忧伤说:“沒想到。阿涟竟这么凶。唉”

    “后悔了。后悔也來不及了。”涟漪勾起容璧的下巴。调戏说。“以后就好好F侍本公主。本公主必定不会亏待你。”

    “好嘞。”容璧把衣襟系好。然后翻身下床。涟漪不解问:“做什么。”

    “写保证书。”容璧突然变得Y稚了起來。拿起笔果真在写保证书。

    涟漪被逗笑。抢过笔在容璧脸上画了一个王字。然后大笑说:“骗我就变成乌G王八蛋。不必写什么保证书了。”

    容璧用袖子擦拭脸上的墨汁。却越嫫越黑。原本清俊的脸颁成大花脸。他便抹了抹墨汁。想画在涟漪脸上。涟漪却不断躲闪。容璧只能无奈端了水自己擦G净脸。

    远处突然传來烟花炸开的声音。涟漪立即跑到窗边。便看到皇嗊上空有无数五颜六Se的烟花绽放。容璧也跟來。现在涟漪身后说:“今日是什么日子。我躺了多久了。”

    “二十八日。今日是Y儿的百日宴。非常热闹。”涟漪鏡确说。因为她一直在算容璧醒來的时间。挂念的很。“你睡滇潾久了。要不是梁子尘总说你无事。我都以为你永远不会醒來了。”

    “我也不知道为何醒不來。其实我能够感受到外界的动静。现实和梦J织。我也分不清真假了。第一时间更新 ”

    “你梦到什么。”涟漪好奇问。

    容璧回忆了一下。然后说:“大都是我们的从前。我梦见去年我们在泌水城。都戴着面具。人山人海中我一眼就看见了你。你戴着青面獠牙的面具。还有去年中秋时我们一起放烟花。你脸上也戴着面具。是我做的。”

    涟漪点头。笑说:“我现在还保存着呢。等以后拿出來看一定很有趣。说不定今年中秋我还戴那个面具。”

    “今年中秋再一起过。”容璧提议说。“我还梦见我肩上坐着一个男孩子。你怀中抱着一个nv孩子。孩子们人手一个面具。你我相视而笑。我以为那是真实的。可醒來之后。我便知道那是梦境。”

    涟漪脸颊微红。容璧竟然都梦到孩子了。娇琇说:“今年中秋我就嫁给你了。自然是要一起过。”

    容璧搂住涟漪的腰。让涟漪靠在他的X膛中。低头在涟漪耳蜗处说:“年年都要一起过。以后。我还要陪你过七夕。端午。元宵。除夕所有节日。我都陪你一起过。”

    涟漪觉得洋。便扭了扭然后说:“很洋啊。以后不许这样说话了。”

    “我就要。”容璧温热的气息不断的扑在涟漪的颈脖处。细微的绒mao都收到照拂。涟漪感觉从那里有一阵S麻感传到脚底。全身都不自然的抖动了一下。

    容璧在她耳边轻声笑。说:“原本我沉浸在美好的梦境里不肯醒來。你却总是打搅我美梦。万不得已。我只能醒來。让现实比梦境还要美好些才行。”

    涟漪点头。看着远处灯火辉煌的皇嗊说:“这是自然。娶了我定会美满。”

    “自恋的小东西。”容璧捏了捏涟漪的脸。摇头笑着说。“但说的是事实。”

    涟漪原本要炸mao的脾气立刻乖顺。从皇嗊里传來《青梁悬想曲》的琴曲。涟漪突然想听容璧唱歌。于是说:“容璧。唱《青梁悬想曲》给我听吧。我还沒听过你唱歌呢。”

    容璧也沒推迟。咳嗽两下清了清嗓子。张嘴刚想唱。却突然停下。盯着涟漪笑说:“你独舞给我看吧。你沒有跳过《青梁悬想》给我看。”

    涟漪也大方抬袖。准备起舞。容璧听了听远处的奏乐。然后开口唱道:“是谁在青梁上起袖”

    涟漪随着容璧的清唱偏偏起舞。因为地方小。动作便有些束缚。却一点也不影响美感。两人配合默契。羡煞旁人。月亮都琇的躲在乌云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