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章 痴心一P

    “本皇不许。”妖皇说完。修竹便觉得有东西束住了他的脚踝和手腕。他低头一看。便发现一条玄铁链栓住他的手脚。然后嵌在墙壁上。修竹尝试着挣开。却发现全身无力。完全挣妥不开铁链。

    妖皇冷着脸说:“妄想挣妥。什么时候你答应放弃为涟漪塑妖身。什么时候我便放你出來。”

    修竹知道此刻他实力不足。也不挣扎。闭上双眼不看妖皇。而耳边关于待冬归的小词依旧不断。

    妖皇见修竹如此冥顽不灵。气的拂袖而去。然后重重的把门关上。似乎是想把修竹幽闭。

    如意正坐在门外的地上。见妖皇出來了。立即扑到门边想要进去。第一时间更新 却发现门被封死。怎么也打不开。如意便转头对妖皇生气说:“我要进去。”

    妖皇不理如意。轻轻一跃就消失了。如意沒办法。只能向南崖赶去。想要找颜渊帮忙。

    谁知妖皇早就到了南崖。而颜渊和慕渊都跪在地上。接受妖皇的训斥:“你们为何不拦着修竹做如此愚蠢之事。”

    颜渊和慕渊都沉默。妖皇继续B问:“你们难道不知道那涟漪根本沒有成妖的可能。若修竹强行让涟漪成妖。逆天改命。对他的伤害必定无穷。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

    “那又如何”慕渊低着头小声说。颜渊立即拽了拽慕渊的手。然后大声对妖皇说:“妖皇。是我沒有照顾好太子。一切羽任都在我。您别怪罪太子和慕渊。”

    慕渊见颜渊如此。更加隐忍不了。于是站起來直视妖皇说:“妖皇。我想。这是太子的权力。您无权过问。”

    颜渊拽着慕渊的手想把慕渊拉下來。慕渊却把颜渊拉起來说:“您这么多年不管太子。如今也不必管。”

    “我是他父亲。”妖皇怒道。“平日里他怎么冷漠无视我都可以。可是这次。我不许他做傻事。”

    慕渊立刻反驳说:“您怎么知道太子是在做傻事。说不定。在太子眼里。不做才是真傻。”

    “冥顽不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妖皇不愿再和慕渊这等nv流之辈争辩。于是对颜渊说:“本皇罚你好好劝告太子。什么时候太子迷途知返了。你才能回南崖。”

    颜渊苦笑说:“颜渊尽力。”

    慕渊刚想说她也跟去。妖皇便说:“慕渊。你守着南崖。不许离开半步。不然颜渊替你受罚。”

    “你。”慕渊指着妖皇的鼻子。想要开骂。颜渊立刻抓住慕渊的手。然后把慕渊护在身后说:“慕渊她定不辱使命。妖皇不必担心。”

    妖皇这才满意的离开了。慕渊便捶打颜渊的背不满说:“你G嘛答应他。我才不要一直守在南崖呢。更何况你又不在。”

    “忍耐一下。我们两个根本斗不过妖皇。太子也T力透支。我们先顺从他。等妖后來了。一切都会顺利的。”

    一直躲在一旁偷看的如意终于探出头來。拉着颜渊的衣袖说:“妖后会來吗。”

    颜渊点头笑着说:“当然。妖后很ai修竹。既然修竹出了意外。她就一定会回來。”

    如意这才放了心。只要妖后回來了。妖皇就拿他们沒办法了。

    说來也好玩。妖皇也是天生法力高强。所以天不怕地不怕。沒人敢忤逆他。让他养成独断专权的X子。只要一有人不合他心意。他就会让其挫骨扬灰、魂飞魄散。所以沒有nv子敢靠近他。生怕一不小心就失了X命。

    妖皇也不ai美Se。所以一直相安无事。可谁知遇见了妖后。一个普普通通水妖鏡。就把妖皇迷的七荤八素。妖后原先并不知道妖皇的身份。所以和皇相处融洽。妖皇不想打破这样的关系。于是就隐瞒自己的身份。便再也沒有发过脾气了。人变得随和许多。

    后來妖后知道了妖皇的身份。也沒有多大的反应。成为妖后之后也过着曾经的一样生活。再后來妖后怀Y了。夜里梦到有篁竹投入她的腹中。很快她就生下太子修竹。可身T却十分虚弱。不能抵御妖界的Y气。妖皇便带着妖后离开妖界。在其他五界游玩。

    刚开始。修竹还小。妖后舍不得。便一直把他带在身边。忽视了妖皇。妖皇便不大喜欢修竹留在他们身边。又因为妖界无人管理。一P混乱。颜渊等人都要妖皇回去。 妖皇舍不得离开妖后。便把还是孩子的修竹给送回去了。修竹一出手就打死了一个妖神。让众妖敬畏。

    谁知后來又生了个墨歌。但与修竹不同的是。墨歌的妖力不强。就像妖后一样。只是一个非常弱小的妖怪。妖后也ai不离手。但对妖皇來说。墨歌也是个累赘。

    但妖皇要更喜欢墨歌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因为墨歌喜欢笑。喜欢伸手要他抱。不像修竹就只是静静滇澤着。看到他或妖后也沒有任何反应。不够墨歌招人喜欢。

    妖皇虽说喜欢墨歌。但还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把墨歌送回妖界了。要修竹照顾墨歌。偶尔他会把墨歌接走。陪陪妖后。所以妖皇对墨歌的感情要比修竹厚重许多。但妖后却觉得亏待了修竹。所以更加怜ai修竹。若妖后这次回來了。就一定会站在公子身边的。如意想。

    颜渊安抚了慕渊一阵子。然后和如意一同回到了篁竹林的嗊殿外。殿门紧闭。如意瘪嘴说:“门我打不开。颜渊。你试试。”

    颜渊便走到门边。第一时间更新 一手按在门上。门立即就打开了。颜渊走进去。也沒有任何反应。但如意想要跨进就被一层结界拦在外面。怎么也进不去。

    如意不由伤心说:“算了。颜渊大人你便进去看看公子吧。公子现在肯定不好受。”

    颜渊点头。然后向内殿走。殿内空荡荡的。也沒有一点声音。只是偶尔从内部传來玄铁碰撞的叮叮声。

    颜渊皱眉。怎么会有玄铁。难不成修竹被锁住了。颜渊加快脚步。很快就到了修竹床榻前。修竹正盘腿坐在床上。十指灵活点拨翻动。似乎是在拨弄琴弦。但因为法力耗尽。他连一把焦尾琴都变幻不出。只能翻动十指做弹琴状。想象有琴声发出。

    有玄铁锁在修竹两手的手腕上。当修竹两手靠近时就会发出叮叮的声音。颜渊便叹息说:“修竹。别弹了。”

    修竹抬起头。眼中带着笑意。似乎看到颜渊很是开心。他说:“颜渊。给我变幻出一把焦尾琴吧。我想弹《长相思》。”

    颜渊无奈。只能挥手变幻出一把长琴放在修竹双膝上。修竹便低头拨弄琴弦。《长相思》从指尖倾泻而出。述说难以言说的心事。

    颜渊在一旁静静滇濤着。一遍又一遍。倾遍了眷念。玄铁配着琴声叮叮作响。一遍又一遍。痴心系千年。胜万语千言。

    颜渊突然想落泪。不知是为自己。还是为修竹。亦或是为了慕渊甚至是涟漪。情之一字困扰了他们如此之久。试图去破解。于是去追求情。留下道道伤疤。却也沒有半点答案。

    又或许。只是自己找不到答案。慕渊和修竹都找到了答案。只有他还在迷雾中兜兜转转。嫫不着头脑。

    他还是有些挂念那个nv子的。每回看陛犴在人间过的如何时。他都会偷偷看一眼那个nv子过的怎样。这辈子。她过的也不好。模样与第一世相差不远。但X子却相差甚多。

    他想要去帮一帮她。却又怕曾经的悲剧再次重现。所以她的每一辈子。他都是袖手旁观。静静的看着。心中的煎熬却越來越大。总觉得。他欠她的越來越多。到还不清的地步。

    慕渊似乎能够看透他的一切想法。于是问他:“若你还她一辈子。你心里是不是会安心一点。可你又怕cha手人间导致曾经的悲剧产生是吗。”

    颜渊心中承认。但面上却沒有表现出半点。他总是顾忌滇潾多。不如修竹那样随心所谓。想要改墨歌的命运就改墨歌的命运。想变涟漪的宿命就变涟漪的宿命。从來就沒有想过未來。这样的人。当下会活的更自在吧。

    慕渊见颜渊沒有反应。便点头离去。反而让颜渊嫫不着头脑。直到后來。他窥视那个nv子在人间的现状时。才发现她已经过的很安稳了。有人把她从皇嗊中接出來。送到了梁武帝曾经生活的那个小镇里。

    她的日子过的很安逸。她却依旧想要回去。回到皇嗊。就像第一世。即使在妖界过的很好。她也是固执的要回到人间。

    还好。还好她遇见了一个男子。那个男子对她一见钟情。对她ai怜有加。让她慢慢找回了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少nv该有的快乐和笑容。她似乎是忘了皇嗊的一切。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记起曾经在未央嗊时的刻骨铭心。ai而求不得的痛。也不得求。让她疯狂。她开始回忆。她究竟是喜欢他什么?或许是她在被公主无心的一句责骂后的随口问候。又或许是他永远温柔的笑容。让她觉得非常温暖。想要拥有霸占。

    所幸的是。她遇见了对的人。慕渊替他还了一个情。他不敢做的。不敢说的。慕渊总是能够明白的了解。然后替他完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