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章 激烈争论

    “你再说一遍。”妖皇深深皱眉说,“再说一遍。”

    如意不知妖皇为何如此激动。但还是乖乖的重复说:“公子想要阿涟一直陪着他。所以替阿涟塑妖身。阿涟下辈子投胎时就可以投进这个妖身里面。就和公子一样强大。陪着公子度过漫漫一生。”

    妖皇恍然大悟的说:“怪不得。她定是想要继续纠缠帝喾。毕竟。成为凡人之后的她再也沒有可能见到帝喾了。所以才会利用修竹对她的感情。让她成为法力高强的妖然后闯入天界去打搅歌儿和帝喾。”

    如意知道妖皇偏心墨歌。便激烈的争辩说:“你怎么能这样说阿涟呢。她更本就沒有想过要利用公子。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在人间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在承担。从來沒有想过要借助公子的力量。”

    “是吗。”妖皇不信。看着修竹苍白的脸说。“我不知道修竹是要用什么方法为涟漪塑妖身。但如此逆天改命之事。必定会伤害到修竹的身T。所以他的法力下降许多。能让修竹如此上心之人。必非简单之人。”

    “阿涟确实不是一般的nv子。”如意非常生气。拉住妖皇的衣袖要把他拖出去。骂骂咧咧说。“公子一定不想看到你。你快走。”

    “本皇不能走。”妖皇拂袖。如意就飞出寝嗊。门也关上。留妖皇双眼深邃的盯着修竹看。

    修竹沒有任何知觉。嘴滣G的发白。甚至有些起P。憔悴的很。妖皇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修竹。曾经的修竹。一直都是俯瞰众生的。就连自己这个父亲也不放在眼里。

    那个叫涟漪的nv子竟然会有这样大的魅力让修竹这个竹子动情。而她自己却又是石头。倒算的上是奇谭了。

    妖皇把右手按在修竹X口。再次为修竹注入灵力。刚开始沒有发现任何不对劲。可按的时间久了。妖皇便发现修竹X口少了什么似的。他皱眉。然后掀开修竹的衣襟。便看到修竹X口中央一条红Se的裂纹。而靠近心脏的地方P肤有些塌陷。下面少了肋骨的支撑。

    妖皇难以置信。修竹竟然会用自己的身T作为塑造妖身的材料。也怪不得他的法力会下降那么多。

    妖皇不由想看看那涟漪究竟是怎样的一个nv子。于是左手拂袖。半空中便出现涟漪此刻在人间的样子。

    涟漪正耐心的给赤耀喂Y。一勺一勺享受其中。喂完赤耀之后涟漪又为赤耀擦嘴。坐在一旁的甄哥立马端來一碗糖水说:“给Y儿喂点糖水吧。Y定不好喝。”

    涟漪却摇头笑着说:“安乐侯特意为Y儿配制的是不苦的Y。毕竟。Y儿要喝这Y一辈子。”

    “梁子尘有心了。我要多谢他。”甄哥记起曾经在安乐侯寄居的日子。第一时间更新 梁子尘虽说有时候会冷嘲热讽她。却沒有对她做出任何一点实质X的伤害。甚至对她非常耐心。对病人。梁子尘总是非常温柔。

    涟漪点头。抓着赤耀的手逗他玩。甄哥便和涟漪拉起家常來。问道:“阿涟。听说。梁子尘送來价值连城的嫁妆到你公主府内。你却送回去了。是真的吗。”

    涟漪看着赤耀笑。头也不抬得说:“是啊。”

    “不怕梁子尘记恨你吗。”甄哥知道梁子尘是个很喜欢记仇的人。但又特别好哄。就像小孩子一样。容易生气又容易消气。甄哥便提醒涟漪说。“阿涟。你还是趁早向安乐侯认错吧。不然他以后必定会折磨你的。”

    “嗯。”涟漪敷衍的说。眼睛依旧凝视赤耀。头都沒有抬一下。

    “也不知容璧什么时候醒來。若他醒來了。你就要嫁人。就更难与梁子尘解释了。不然。下回我帮你解释。”

    见甄哥如此积极。涟漪立马摇头说:“不必了。嫂嫂。安乐侯就是想逗我玩玩。并非多么喜欢我。等他气头过了。我再亲自去道歉好了。”

    甄哥无奈。便说:“你自己心里有数便行。那容璧现在状态怎么样。”

    “恢复的差不多了。第一时间更新 应该很快就能醒。”涟漪笑着说。“舅舅正在帮我准备婚礼。”

    “容大学士。”甄哥有些失落说。“为何不是我帮你准备呢。”

    “你好好准备Y儿的百日宴吧。到时候要好好庆祝一番。”涟漪想了想。又说。“到时候。叫安乐侯把泌儿带來。毕竟。他还是我们皇室中人。”

    甄哥却不大喜欢赤泌。因为他的存在是Y儿的一个威胁。赤泌的辈分比赤耀高。身T也比赤耀好。今后若赤泌有异心。那对赤耀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甄哥于是说:“阿涟。若安乐侯喜欢赤泌。就别让赤泌太过接触皇室。毕竟。第一时间更新 安乐侯并不喜欢束缚。”

    涟漪懂甄哥的顾忌。想到赤泌。她的心情也是复杂的。这个孩子总是会让她想到先皇的死亡。想到赤喾的背叛。想到那段痛苦的日子。

    可他又是她父皇的骨R。年纪小小。却已经能够分辨出清晰的轮廓。和她的父皇太像了。简直如出一辙。比赤潋还要像父皇。若父皇还在的话。一定极为偏ai赤泌。

    赤泌总是安安静静的。不哭不闹。但也不笑不叫。不如赤耀招人喜欢。梁子尘见到赤泌时还说:“又是一个命数堪忧的小家伙。”

    梁子尘并不喜欢赤泌。所以沒有收留赤泌的打算。可原本一动不动的赤泌却突然伸出了手。对着梁子尘张嘴。发出啊啊的声音。梁子尘立即便软了心肠。说:“算了。既然他想留下。那就留下吧。”

    赤泌便留在安乐侯府。却还是一动不动安安静静的。即使是梁子尘在他面前。他也只是睁着无焦距的双眼。眼神涣散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梁子尘还以为赤泌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題。马不停蹄的为赤泌前前后后大大小小的检查了十J次。却沒有发现任何问題。这让梁子尘极为恼火。也不大喜欢赤泌了。

    也是。梁子尘就是想要找个人陪他。第一时间更新 谁知赤泌连看都不看他。梁子尘如何会喜欢他。看样子。赤泌还是需要接回來。自己照顾也不是不行。

    涟漪打定主意。便对甄哥说:“不如我來照顾赤泌好了。毕竟。长姐如母。我不可能放任不管他。”

    甄哥很放心涟漪。若是涟漪抚养赤泌。赤泌定不会生出异心。就不会对Y儿构成威胁。也可以让赤潋安心。他就不会再挂念赤泌了。

    甄哥便点头答应道:“好。那我与安乐侯谈谈。把赤泌接回來。”

    原本安安静静在一旁休息的赤耀却猛地大哭了起來。涟漪立即哄道:“Y儿不哭。Y儿不哭。姑姑在呢。”

    赤耀依旧哭。涟漪也沒辙了。甄哥便抱过來摇哄。涟漪则围在旁边束手束脚。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婴孩的哭叫声不断。妖皇听不下去了。索X挥袖关了视镜。心中对涟漪更加不满。她竟然打算嫁给别人。修竹都为她牺牲这么多。她竟然还要投入别的男人的怀哀。真是太可恶了。

    涟漪的行为让他不齿。妖皇心想定要让修竹知道涟漪的真面目。然后放弃为涟漪塑妖身的想法。

    恰巧。修竹也醒了。他一睁眼便见到妖皇坐在他床畔。一脸沉思的看着他。修竹便开口问:“你想做什么。”

    妖皇听修竹语气冷冷。也沒有生气。反而笑着说:“修竹。你现在的法力斗不过我。怎么脾气还是这么不好。”

    修竹不愿搭理妖皇。便闭目养神。妖皇立即切入正題说:“那个涟漪。配不上你。”

    “配得上。”修竹立刻睁开眼睛。双目凌厉的看着妖皇。再次重申说。“我说。只她配得上我。”

    妖皇不明白那涟漪有什么好的。心机深沉的很。不过转念想來也对。只有修竹这般单纯的人才会被她蒙蔽。才会喜欢上她。

    妖皇想让修竹死心。便挥袖打开视镜。涟漪在人间的模样立即浮现。她正坐在容璧的床畔。动作温柔的为容璧按摩。防止他肌R萎缩。

    修竹觉得他的心脏立即收缩。呼吸变得困难。少了最靠近心脏的肋骨。心脏失去保护。修竹觉得晕厥。便闭上了眼睛。

    “不看吗。她要嫁给别的男子了。你却为她离经叛道。”妖皇的声音阵阵传來。“她并沒有成妖的机缘。你强行让她成妖。是会遭到报应的吧”

    修竹听不太清妖皇的声音。因为曾经在脑海回响的J句小词又在重复播放。“待春归兮俱尽待夏归兮待秋归待冬归”

    修竹不想再听。便大吼说:“闭嘴。”

    妖皇震惊。沒想到修竹竟然敢这样和他说话。原先修竹不理他。他只当修竹冷情。可沒想到修竹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便生气说:“你难不成要为了她而反了我。我不许你们两个在一起。”

    修竹睁开双眼。沒有为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后悔。于是坐起來。点头说:“对。我要让她成妖。一直陪着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