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章 骨血相融

    火红的莲花随风轻摇。修竹伸直右手。举至颜渊面前说:“拿好。”

    颜渊小心接过。慕渊也仔细盯着修竹。若修竹有任何差错她好及时救治。

    修竹却沒有任何举动。只是看着慕渊。慕渊和渍渊都有些不解。但还是认真的看着修竹。

    修竹见慕渊一眼不眨的盯着他。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了变化。他嘴角动了动。然后转过身。背对着慕渊。解开了衣襟。

    慕渊恍然大悟。原來修竹也会琇涩。她不由心情大爽。低声笑道:“颜渊。修竹竟然会害琇了。”

    颜渊不理慕渊。仔细的盯着修竹。修竹背对着他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看不到他的动作和状态。颜渊更加担忧。于是上前走J步。更加靠近修竹。

    修竹沒有感觉到身后颜渊的到來。衣襟大大敞开。X口中央有一道红Se的裂痕。而修竹已经取出了心头血和肋骨。速度之快让颜渊吃惊。正当颜渊要说话时。修竹就向后倒下。颜渊立刻接住修竹的身T。然后对慕渊说:“慕渊。过來把莲花拿好。”

    慕渊立刻接过颜渊手上的莲花。颜渊便把手按在修竹的X膛上。源源不断的注入灵力。却发现修竹T内的灵力如同浩瀚的大海一样。他那点微薄的灵力根本算不得什么。

    颜渊只能放下手。然后合上修竹的衣襟说:“只能靠太子自己恢复了。我们现在需要把心头血与肋骨和莲花融合在一起。”

    慕渊席地而坐。颜渊双手向内合拢。想用内力把肋骨和心头血碾压融合在一起。满头大汗时也沒有动弹半分。颜渊刚想放弃。一双修长的手却按住他的双手。灵力源源不断的向内汇合。掌心距离靠近。肋骨开始粉碎。和心头血混合在一起。混成粉白Se的混浊Y。

    颜渊配合着修竹的灵力。混浊Y汇聚起來。而修竹的面Se也愈发苍白。颜渊想要停下。修竹却加大的灵力。混浊Y汇聚成球T。越变越小。变成拳头大小。慕渊立即把莲花举至球T前方。修竹放开颜渊的双手。然后把莲花接过。手掌微微合拢莲花便收入银Se小球中。

    修竹一手捧着收纳莲花的银Se小球。一手捧着肋骨和心头血混合成的粉Se球T。然后慢慢靠近。让银Se小球融入混浊Y。所幸的是。沒有任何排斥。粉Se球T把银Se小球完全包裹住。

    修竹立即向后倒下。失去一切知觉。篁竹林中也刮起大风。颜渊心道不好。这篁竹林受到修竹的庇护。沒人能够闯入。可如今修竹T力透支。也不知这篁竹林的庇护会不会消失。让那些心怀鬼胎的妖魔闯入。

    慕渊把粉Se骨血球T捧着掌心中。不安说:“颜渊。我觉得有谁在靠近篁竹林。而且他的法力十分高强。第一时间更新 你我可能不是对手。”

    颜渊点头沉声说:“是。你我都不是对手。也不知是何人。”

    “那现在要怎么办。”慕渊站起來。与颜渊并肩。

    颜渊接过骨R球T。放在修竹右手掌心上。然后合拢修竹的掌心。那球T立即消失。慕渊再也察觉不到莲花的强大灵力波动了。

    颜渊又伸手在修竹身旁设好结界。然后站到慕渊身前临阵以待。慕渊却上前一步。与颜渊并肩。笑道:“别想丢下我。”

    颜渊无奈。哭笑不得的说:“随你。”

    强大的灵力波动越來越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篁竹林内的风L也越來越大。颜渊越发觉得这种强大的灵力十分熟悉。并且沒有任何善凐。颜渊就放松下紧绷的身T。对慕渊说:“我想。是妖皇或妖后。”

    慕渊也点头说:“极有可能。”

    刚说完。一个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妖皇棱角分明的脸沒有一丝表情。他冷冷说:“我儿呢。”

    颜渊和慕渊两人立即跪下。颜渊低头说:“回妖皇。太子他并无大碍。您不必担心。”

    “并无大碍。”妖皇绕过颜渊和慕渊两人。來到结界处。然后单手轻轻一划就把结界打破。修竹面无血Se滇澤在地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看便知深受重伤。妖皇立即蹲下搂起修竹说:“我儿。醒醒。”

    修竹沒有半点动静。慕渊吓得拉着颜渊退后一步。妖皇却沒空搭理他们。单手按在修竹心口。源源不断的注入内力。却发现修竹的内力大大削弱。已经比不过自己鼎盛势冓了。

    妖皇大为惊异。修竹天生法力强大。和自己巅峰时刻差不多。后期又增添修为。理应要比之前更强大才对。怎么如今削弱这么多了。

    妖皇刚想叫颜渊解释。却发现慕渊拉着颜渊跑的远远的了。他又不能丢下修竹。就只能咬牙切齿的说:“如意。给本皇出來。”

    喊声在篁竹林回放三次。第一时间更新 第三次结束时。如意才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妖皇面前。看到修竹如此虚弱。不由惊讶问:“妖皇。公子他怎么了。”

    “本皇还要问你呢。”妖皇气不打一处來。原本好好的和Q子在六界赏玩。可谁知Q子突然就感受到修竹发生意外。赶着他來帮修竹。他只得立马安顿Q子。然后飞快的赶來。便发现自己的儿子法力消耗极大。却沒人告诉他为何。

    妖皇抱起修竹走到篁竹林内的嗊殿。如意立即跟在后面。妖皇转头见如意畏畏缩缩的跟在后面。火气又立刻升起。踹了如意一脚说:“叫你好好照顾太子。就知道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如意瘪嘴哭道:“我沒有吃啊。很久都沒有去人间吃好吃的了。”

    妖皇听出端倪。于是问:“谁带你去人间吃东西。”

    “太子啊。”如意想也不想就回答。妖皇又问:“太子竟然会去人间。他不是只知道呆在殿内看书吗。”

    如意哼了一下。然后不满说:“公子才不是书呆子呢。公子懂情了。ai上一个nv子了。”

    妖皇把修竹放在床榻上。为他盖好被子。然后坐在床畔上问如意:“他去人间。也就是他ai上了一个凡人。”

    如意点头又摇头说:“她现在是凡人。但曾经是天上的涟漪仙子。”

    “就是那个传闻簢儿相ai的涟漪仙子。”妖皇回忆。曾经他的Q子还有谈过此事。说那仙子说的是实话该多好。她的孩子终于懂什么事情了。

    “对对对。”如意不断点头说。“就是她。她人可好了。我公子都很喜欢她。”

    妖皇拍开如意。不屑说:“要你喜欢做什么。本皇倒记得那涟漪仙子并非什么良善之辈。欺负我家歌儿险些害的她送命。”

    如意并不知道这些辛秘往事。只能愣愣的看着妖皇。妖皇又说:“但我欣赏她。因为她为了心ai之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这点倒是像我。”

    如意想知道涟漪究竟是怎么害的墨歌送命。于是问:“妖皇。涟漪仙子当初究竟做了什么啊。公子知道吗。”

    妖皇转头看向修竹说:“他知道。甚至知道的比我们还多。因为他也参与其中。”

    无需如意问。妖皇便解释说:“当初涟漪妒火中烧。于是把帝喾和歌儿的恋情告知了天后。不等天后发落。天雷就要惩罚帝喾。为了救帝喾。涟漪用自己引走天雷。然后谎言与修竹相ai。好庇护帝喾。可天后那关帝喾依旧过不了。”

    妖皇继续说:“天后不许帝喾和墨歌在一起。帝喾大闹天界。说是要像慕渊一样堕仙成魔。天后大怒。于是把帝喾给关起來了。并且不许墨歌入天界。墨歌不舍让帝喾牺牲。于是求修竹去天界拿洗髓露给她喝。修竹答应了。并且帮助墨歌成仙。”

    “墨歌成仙之后并不受到天后承认。而想要得到仙籍就必须渡劫。帝喾和墨歌便一同下凡历劫了。而修竹则被天界罚禁闭天界两个月。”

    如意也知道洗髓露有多么凶险。墨歌公主当初果真是生死攸关。可若要说是涟漪害的。也有些牵强了。如意于是替涟漪争辩说:“妖皇。阿涟她并沒有特意设计去陷害墨歌公主啊。”

    “谁知道有沒有。”妖皇瞥了如意一眼。然后勾滣冷笑说。“修竹和歌儿都很单纯。听说歌儿在人间也被涟漪挟持了。这样有心机的nv子。靠近修竹不知有什么目的。”

    “不是她要靠近公子。而是公子要靠近她。”如意见妖皇并沒有证据。便替涟漪争辩道。“她真的是好人。你要相信公子的眼光。”

    “修竹很单纯。沒有一丝杂念。就算被人利用。也不会多在意。更何况他喜ai那人。那涟漪有手段让修竹ai上她。可见心机之深。修竹是斗不过她的。”妖皇越想越觉得涟漪是在利用修竹。利用修竹帮她达成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才让修竹变成这个样子。妖皇不由问。“那涟漪现在已经是凡人。并非天上法术变化莫测的涟漪仙子。修竹想要得到她并不困难。为何修竹还会变得如此虚弱。”

    “因为公子想要让阿涟一直陪着他。所以想要替阿涟塑妖神。让她和他一样长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