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章 离经叛道

    妖界篁竹林。修竹闭着眼盘腿坐在灵池边。吸收天地灵力。

    颜渊和慕渊都守在一旁。低声J流道:“颜渊。你说。太子的身T受得了吗。”

    “若太子好好注意身T。沒有暗中动用法术。我想。应该沒有什么问題。”

    “若动用法术了。会怎么样。”慕渊好奇问。因为她见过修竹S下动用法术。

    颜渊眉头紧皱。沉声说:“我也不清楚。这是逆天改命之事。一不小心就会魂飞魄散。也只有太子敢做这种事情。若太子法力在顶峰势冓。绝对不是问題。可太子灵力若有所消耗。我也不能确定会怎么样。”

    慕渊点头。思考道:“也就是说。太子的法力若有消耗。太子取骨时就极有可能会出意外。”

    “对。轻则重伤。重则魂飞魄散。”

    慕渊有些担忧。于是不再隐瞒。坦白说:“颜渊。太子他动用了法力。而且动用了极大的法力。”

    “什么时候。”颜渊难以置信。修竹竟然在他眼P子低下动用法术。他做什么竟然需要他用法力。

    “就是前J日。太子偷偷去人间了”慕渊不好意思的说。因为颜渊有好好嘱托她。不许修竹去人间。无论如何都不能。

    “然后呢。”颜渊气恼的说。“老实J代。”

    慕渊缩了缩脖子。小声说:“太子去人间自然会用法术。那些都不必提。但有一件事。太子消耗了许多法力。”

    “说。”

    “那梁子尘T窥帝喾命运。被天后发现。于是用仙术把他的眼睛蒙蔽起來。让他什么都看不到。太子为了帮公主救人。于是答应解除仙法。”

    颜渊静静听着。然后叹息一口气说:“修竹他愿意。便罢了。”

    慕渊拉了拉颜渊的袖子。凑近说:“颜渊。你生气了。”

    “沒有。”颜渊把他的袖子chou回來。面无表情的说。“我只是恨自己竟然相信你会好好照看太子。”

    慕渊咬了咬滣。争辩说:“就算你守着太子。也拦不住太子。只要他想做。沒人能拉的住。”

    “是啊。只要他想做。沒人能够拦住他。”颜渊盯着修竹的背影。叹息说。“我就不应该让他做这件事。”

    “颜渊。你后悔了吗。”慕渊抓住颜渊的手。不让他逃避。说。“后悔让太子沾染情。”

    颜渊摇头。说:“情是太子自己沾染的。我沒有能力和办法阻拦。我只是后悔帮助太子做如此逆天改命之事。”

    “是指为涟漪塑妖身吗。”慕渊沒觉得这是逆天改命之事。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想要的身份。就像她自己。她并不想做神仙。可她天生就是神仙。她就只能逆天改命。把已经变成妖魔。

    颜渊点头:“涟漪并沒有成妖魔的潜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修竹强行让涟漪投胎成妖魔。这就是逆天改命。”

    慕渊似懂非懂。沉思了一下然后问:“那你打算怎么样。”

    颜渊不说话。走到修竹身边拍了了拍修竹的肩膀。修竹立刻睁开眼。疑H的看着颜渊。

    颜渊坐到修竹身边。慕渊也立刻凑上前。坐到颜渊旁边。

    颜渊在脑中过了一遍想说的话。然后才说:“修竹。为涟漪塑妖身。绝对算得上逆天改命。我不知道你会因此付出什么。而涟漪当年的引天雷。绝对也是离经叛道的行为。会遭受怎么的因果报应。沒人知道。”

    慕渊听了。第一时间更新 立刻皱眉瞪着颜渊说:“就算会遭到报应又如何。至少我离经叛道逆天改命了。算來还是我划得來。谁叫我过的是我想要过的生活。”

    “等报应來了。你就会后悔。”颜渊被慕渊的想法气着。生气说。

    慕渊也气恼。口不择言的说:“你不ai我就是报应。若有一日你ai我。受到天谴被天雷劈。我也开心。”

    “胡说八道什么。”颜渊捂住慕渊的嘴。不让她再继续诅咒自己。慕渊却狠狠咬颜渊的手。不断的挣扎。

    修竹不说话。看着颜渊和慕渊不断的争论。最后还是选择刺眼休息恢复T力。好继续滋养莲花。

    颜渊和慕渊见修竹闭上眼睛自然停止争辩。相视一眼然后走到修竹身边说:“太子。你的身T还好吗。”

    “恩。”修竹闭着眼睛说。

    “灵力恢复的如何。”

    “恩。”修竹依旧闭着眼睛说。

    颜渊叹息。然后问:“你解除梁子尘眼上的仙术。消耗了许多灵力吧。”

    修竹终于不恩了。而且睁开眼睛看着慕渊。似乎是在指责慕渊。慕渊立紲麾释说:“太子。取出肋骨和心头血都极为凶险。您若是灵透支了。将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

    修竹点头。然后伸出右手。摊开掌心。莲花立刻浮现在掌心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已经完全绽放。火红的花瓣如嫁衣一般艳丽。层层叠叠。怒放如回旋的裙摆。

    颜渊和慕渊又相视一眼。然后说:“已经完全盛开了可以取出肋骨和心头血了。”

    修竹扬起嘴角。笑着点头说:“是的。可以融合我的骨血了。”

    颜渊抬头看修竹。修竹的面Se苍白。可见他现在多么虚弱。颜渊不由嗅澺说:“再缓缓吧。只要它不凋谢。就可以融合骨血。”

    慕渊也点头说:“太子。您再缓缓。等您的身T完全恢复再取出肋骨和心头血吧。那样安全些。”

    修竹摇头说:“取出肋骨和心头血与莲花融合。也是需要时间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等融合之后。才可以用它塑妖身。又需要时间。我不知道來不來得及。所以。不能再等了。”

    “再缓一缓。就缓一缓便行了。”颜渊和慕渊一同说。他们都害怕修竹出现任何差错。

    修竹知道颜渊和慕渊心中担心。于是答应说:“那就明日。明日再融合。你们两个守在一边。行不行。”

    颜渊和慕渊两人点头。颜渊又补充说:“今晚你好好休息。尽力恢复T力。你要你知道。若你出现任何差错。我们要给你陪葬。”

    “我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的。你们放心。”修竹信誓旦旦的说。然后握紧右手。闭上眼睛休息。

    颜渊和慕渊又退后到一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静静的守护着修竹。两人断断续续的对话。一直到深夜。

    “离经叛道。终会受到轮回报应的吧。”

    “我才不信什么轮回报应。那都是你自己臆想的罢了。”

    “万物皆有因果。”

    “那你出现在我眼前。就是因。我堕仙。就是果。”

    颜渊苦笑:“还怪我不成。”

    “自然怪你。谁叫你把一切都归结于命运。”

    颜渊沉默。慕渊继续说:“命运或许占一部分吧。但我认为。自己才是最主要的。就如我遇见你。若我像你一样控制自己。我就不会堕仙成魔。不是吗。”

    “或许吧。第一时间更新 ”

    “颜渊。你为何不敢直视自己呢。”

    “什么意思。”颜渊惊异的看着慕渊。不解她此话何意。

    “这么多年了。你总是把一切归结于情。归结于命运。你说情可怕。于是再也不敢接触。这就是你的不二过吗。”

    颜渊沉默。是啊。他就是用情做借口。用來掩盖自己的懦弱。掩盖自己还未痊愈的伤口。

    慕渊抬头凝视颜渊的脸。悲伤的说:“你就不能直视一蟼愒己吗。当初的错误不会再重演的。因为。我不是她。”

    “可是。错误已经开始了。”颜渊转头看慕渊。两人双眼深情对视。颜渊说。“你堕仙成魔。就是一个错误。”

    “我不觉得是错误。”慕渊大声说。颜渊立刻捂住她的嘴。示意她不要惊醒修竹。慕渊点头。颜渊才松开手。慕渊说。“我觉得这是最最正确的选择。”

    “你还去执迷不悟。”颜渊叹息。他不知道要怎么劝F慕渊。

    “我就是执迷不悟了。因为我回不了头。我不可能回到仙界。就只能一辈子留在这里折磨你。”慕渊紧抓颜渊的双手。不打算放手。

    “与其说是折磨我。不如说折磨你自己。”见慕渊一幅倔强的模样。颜渊觉得嗅澺。不由把慕渊搂在怀中。

    这是颜渊第一次主动把慕渊搂在怀中。慕渊沒有反应过來。愣愣的趴在颜渊怀中。过了许久才说:“明明是你自己折磨自己。我才不折磨自己。”

    “我怎么折磨自己了。”

    “你一直不肯忘了她。还说不是折磨自己。”

    慕渊把头深深埋在颜渊X口。咬牙切齿说:“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的心挖出來。看看是不是已经烂了。又或许是变成石头的心。”

    “现在就可以挖。”颜渊笑着说。

    慕渊捶了颜渊一下。然后说:“舍不得。”

    颜渊笑着拍了拍慕渊的背脊。安W说:“闭目养神一下吧。明日要全神贯注。好好保留T力。”

    慕渊便消停了。安安静静的趴在颜渊X口。等着明日升起。

    第二日。Y光如旧只落在篁竹林里。修竹第一个睁开眼睛。颜渊慕渊随即睁开双眼。对视一眼。然后走到修竹身边。问:“休息的怎样。”

    修竹点头。然后伸出右手摊开掌心。说:“开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