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凤冠霞帔

    容与扶着X口微微咳嗽了一下。点头笑着说:“那就嫁给容璧。阿涟。我这回去就替你们准备婚事。我们容家。必不会亏待你的。”

    容与说完就想站起來离去。涟漪立即扶着容与的肩背。不让他站起來。担忧说:“婚事还是J给容璧自己处理吧。舅舅。您别C劳了。”

    容与摇头。拉着涟漪的手臂说:“我想在死前替容璧做些什么。看到他娶Q了。我便安心了。下H泉时也可以和哥哥说说。他的容璧已经长大了。”

    涟漪咬滣。看着容与惨白的脸Se便知道他为时不多了。涟漪深深叹息。然后说:“好吧。舅舅。你切莫太过C劳。”

    容与笑着点头。第一时间更新 然后收拢起衣襟。搭着涟漪的手站起來。涟漪扶着容与骨瘦如柴的手臂心酸不已。又有一个亲人将要离开她。她却无能为力。

    穿过容璧为她设计的公主府。涟漪扶着容与站在门外。细细嘱咐道:“舅舅。时间充裕。您不必劳累。不然容璧知道我要您如此C劳。必定会不满我的。”

    “容璧若是不满你。你就叫他來找我。我帮你收拾他。”容与拍拍涟漪的手。然后登上马车。再掀开车帘对涟漪挥手说。“一大早來叨唠你。你必定沒有用早膳。快回去用膳鄙。”

    涟漪目送容与离开才回府用膳。刚刚用完早膳想要去看看容璧时。第一时间更新 颔英便急匆匆赶來说:“公主。不好了。安乐侯搬了好些东西到公主府。”

    涟漪不解。送东西到公主府怎么是坏事呢。但见颔英如此焦灼的样子。涟漪还是跟着颔英來到前院。便看到十J箱红Se的大箱子结着红绳放在地上。有些已经打开了。里面是泛着光芒的金银器材。涟漪立刻皱眉眯眼说:“都拿回去。本公主不需要这些东西。”

    有一媒婆样的人谄笑着走到涟漪面前。讨好的说:“公主。这是安乐侯送你的聘礼。只是一部分。下一批马上就到。”

    涟漪沒想到梁子尘竟然玩真的。不想和梁子尘闹僵。涟漪便笑着说:“原來如此啊。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安乐侯竟如此中意本公主府内的丫鬟。本公主自然是要成人之美。你回去告诉安乐侯府。说本公主明日便把他看中的丫鬟送到他府里。”

    那媒婆表情僵住。解释说:“公主。安乐侯的意思是要您”

    “那本公主今日便把那丫鬟送到安乐侯府便是了。”涟漪要秱悺媒婆的嘴。便继续说。“安乐侯帮过本公主多次。用一个丫鬟谢他算不得什么。而那丫鬟也不值安乐侯如此破费。你们都搬回去。本公主自会亲自上门感谢安乐侯心意。”

    媒婆不知所措。涟漪知道他们沒有办法做主。便诱导说:“你们和本公主一同回安乐侯府。安乐侯所有不满都会对本公主发。你们不必担心。”

    媒婆和送聘礼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抬起嫁妆跟在涟漪后面原路返回。颔英紧随涟漪身后小声问:“公主。您打算怎么办啊。”

    “直说呗。”涟漪再沒心思逗梁子尘。她嫁给谁也不可能嫁给梁子尘。

    “公主。您可别激怒安乐侯。小心他杀了你。”颔英听说梁子尘毒害了他的两个弟弟。还B疯了他的嫡母。她生怕梁子尘恼琇成怒也把涟漪给毒害了。

    涟漪却笑着摇头说:“梁子尘其实一点也不残暴。他的心底还是留着一丝善意的。”

    颔英不信。嘟着嘴跟在涟漪身后。恨不得來个人把梁子尘赶走。别再打扰公主了。

    一行人到浩浩荡荡的回到安乐侯府。引的行人纷纷注视。有人认出涟漪。惊呼说:“那不是涟漪公主吗。她带着这么多聘礼去哪儿啊。”

    “这条路还能去哪。不就是安乐侯府。”

    “怎么是公主带着聘礼去安乐侯府。倒反了。”

    “早些的时候我有看到这些聘礼从安乐侯府搬出來。我倒觉得是公主把这些聘礼退回安乐侯府。”

    颔英立即凑到他们身边说:“就是公主把聘礼退回去。你们说对了。”

    涟漪立即拉回颔英。制止她继续说。颔英不解问:“公主。为何不解释啊。会毁你清誉的。”

    “我哪有什么清誉可言。别说出这些话让安乐侯不开心。”涟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信我的。不管别人怎么诋毁我。他都不在意。不信我的。不管别人怎么赞誉我。他也不会在意。”

    颔英似懂非懂的点头。陪着涟漪一同进了安乐侯府。此时梁子芥刚好要出门去南风阁。见涟漪带着如此多的嫁妆來安乐侯府。奇怪问:“公主。您这是做什么。”

    涟漪不知为何选择掩饰说:“这是我给安乐侯的谢礼。多谢他替太子医治。”

    梁子芥半信彪疑。第一时间更新 环视那十J个箱子一圈然后微微眯眼看着涟漪说:“公主好大的手笔。这些箱子都价值不菲。那里面的宝物只怕是无价之宝了吧。”

    涟漪只能打哈哈说:“这是哥哥嘱托我送的。毕竟。钱财乃身外之物。还是太子的身T更加重要些。太子的病今后也极有可能拜托安乐侯。”

    梁子芥这才信了些。然后走到一个箱子边。笑着问:“不知公主是否介意我打开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宝物吗。”

    涟漪不敢乱回答。若答应了。梁子芥就有可能看出这是他们梁府的东西。那她刚刚撒的谎言便不攻自破。梁子芥定会更加介意。涟漪便选择拒绝说:“不信。哥哥说定要亲自J给安乐侯府才能打开。”

    梁子芥不满的皱眉。却也沒有强迫。刚要离开时。梁子尘便摇着轮椅來到前院说:“我现在在这里。那就打开吧。”

    涟漪不知梁子尘是什么意思。但也只能无奈说:“打开吧。”

    梁子芥便转身亲自打开那些箱子。有一个箱子装了满满的金银财宝。有一个箱子里装满了珍珠翡翠等宝玉。还有一个箱子装满了布匹细软。每个箱子都价值不菲。涟漪越看越心惊。梁府竟然富可敌国。

    梁子芥却非常淡定。直到打开最后一个箱子。第一时间更新 那个箱子相较其他的就显得比较空旷了。里面只有一套凤冠霞帔。还十分老气。似乎有十J年的年纪了。一看便知是传家之宝。

    涟漪心倒不好。她哥哥怎么可能会送凤冠霞帔给梁子尘。她的谎言不攻自破。涟漪便破罐子破摔。也不解释。等着梁子芥说话。

    梁子芥气的全身都在颤抖。她拿起凤冠。对着梁子尘问:“哥哥。这不是青俍皇后的凤冠吗。怎么会到涟漪公主手里?”

    梁子尘显得十分淡定。转头问涟漪:“你送回來做什么。这是你的聘礼。”

    梁子芥立刻转身用仇视的眼光看着涟漪。这个角度。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梁子尘并不能看到她的眼光。

    涟漪立刻解释说:“安乐侯。您别说笑了。我已经和容丞相订婚了。就等他醒來行婚礼了。”

    “哪有那么简单。我说你嫁不了他就是嫁不了。我还骗你不成。”梁子尘信心十足。对于自己看到的深信不疑。

    不等涟漪拒绝。梁子芥就大声阻止说:“哥哥。不行。”

    涟漪和梁子尘同时一愣。梁子芥也发现了周围人古怪的目光。大脑立即转动。解释说:“哥哥。你怎么能够拆散一对有情人呢。容丞相和涟漪公主两情相悦。你就成全他们吧。”

    涟漪也点头说:“求安乐侯成全。”

    梁子尘深深锁眉。有些生气说:“成全你们谁成全我。”

    “安乐侯若成全我们就是成全了你自己。”涟漪说完就后悔了。以梁子尘的X子。他一定会非常生气。涟漪便再次解释说,“安乐侯。你也不希望有人一天到晚哭丧着脸在安乐侯府游荡吧。”

    “无所谓。总比一个人好。”梁子尘哂笑说。“你命很长。足以陪我走过这一生。”

    梁子芥立即蹲到梁子尘身前。哀求说:“哥哥。你真的不能娶她。不然猃狁和陈国爆发战争了。首灯冧冲的是你。”

    梁子尘却轻飘飘的说:“那又如何。就算那陛犴來了。也奈我不何。”

    涟漪见梁子尘如此执拗。 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涟漪便使出杀手锏说:“梁子尘。我已经是容璧的nv人了。你还娶我吗。”

    梁子尘果然皱了皱眉头。轻微洁癖的他确实难以接受被人碰过的nv子。但他不信涟漪会和容璧越礼。于是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涟漪脸颊微红。被问及这种**话題。梁子尘也不知道避讳。涟漪只能走到梁子尘身边小声说:“在那个孤岛上。青俍皇后和梁武帝喜结良缘的小岛上。”

    “胆子倒是挺大的。涟漪。我沒想过你竟然这般放得开。”梁子尘的话略带讽刺。“不愧是活了上千年的人。”

    蹲在一旁的梁子芥一脸困H的看着梁子尘。涟漪立即圆场说:“说笑了。我只是信任容璧而已。”

    言下之意就是不信任他。梁子尘便冷冷说:“你不信我便罢了。但你终究比会后悔。容璧比不得我。身上尽是担子。他做不到全心全意照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