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八章 懂却难改

    闭着眼睛仔细聆听外面动静的涟漪也点头。易水寒确实有反骨。留不得。不然将成为一个大大的隐患。哥哥是很难与心狠手辣的易水寒对抗的。

    外面很久沒有传來声音。过了好一阵子。赤潋的声音才传來:“阿喾。说实话。朕倒要谢谢你。”

    “为何这样说。”

    “因为你沒有对朕和朕的亲人下杀手。并且替朕解决了墨家。”

    “而你解决了我。”

    “阿喾。朕会尽力把你的事情压下。你在百姓眼中依旧是和洪都王一样ai民如子的豫章王。”

    “无所谓了。我不在意那些。”

    “不。你在意。第一时间更新 你在意你和你父亲的清名。朕说到做到。”

    “多谢。”

    “不必谢。你也饶了朕。朕自然不会对你赶净杀绝。朕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也是个儿nv情长之人。所以。你的不忍。我都懂。”

    “做皇上。并不适合优柔寡断和儿nv情长。”

    “朕也知道。夸赊就是改不了。或许。朕真的不适合这个皇位吧。”

    “我也不适合。”

    “以后有时间的话。带着墨歌回京看看吧。你要好好待她。下次回京时。别让朕听她哭诉你的不是。”

    “好。”

    “赤泌你也不必担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朕会好好照顾他。”

    “我见叔叔喜欢孩子。你问问叔叔愿不愿意抚养泌儿吧。我想。叔叔也会也喜欢泌儿的。”

    “好。”

    然后又陷入了沉默。周围一P寂静。涟漪觉得昏沉沉的。再听不到一点动静。不知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因为周围确实沒有声音。

    涟漪觉得有什么在流逝。她想睡觉。但她知道。不能睡。一定不能睡。不然就醒不了了。涟漪便思考要怎么处理剑阁城的战事。

    陛犴想要渔翁得利。却沒想到赤喾选择放弃江山。如今易水寒又带着鏡兵去剑阁城支援。陛犴便再沒有机会揩到陈国半点油了。

    终于终于摆平了这一切。她可以休息一下了。涟漪越发觉得困。周围也沒有半点动静。涟漪心想。既然一切都宁静下來了。她就休息一下。就休息一下便好了。

    涟漪刚想昏沉沉的睡过去时。一道刺耳滇濅哭便撕开混沌一般的宁静。涟漪立刻睁开眼睛。转头看向哭声传來的方向。

    赤耀正窝在捣Y怀中尖锐的哭喊。手脚还不断的扭动。梁子尘沒办法为他上Y。只能皱着眉说:“捣Y。抓着他的手。不许让他再乱动了。”

    涟漪连忙站起來想要阻止。却发现自己的身T摇摇摆摆。只能扶着椅凳走到捣Y身前说:“我來抱他。他便不会哭了。”

    梁子尘却皱眉说:“你的手还有力气吗。”

    涟漪低头看左手手腕。那里有长长一条伤口。涟漪尝试着动一动手臂。却发现无力的很。便退而求其次。低头对赤耀笑着说:“Y儿。别闹了。让叔叔替你看病。”

    涟漪说完。赤耀果然不哭了。静静的看着涟漪。如星辰一般的眼睛不由让涟漪想到修竹。也不知修竹近日怎样了。每回來人间总是行Se匆匆。眉头紧锁。似乎有什么难題摆在他面前。

    不过以修竹的道行。是不可能遇到什么麻烦的吧。她不必担心他。

    梁子尘也替赤耀抹好了Y。再把包裹赤耀的被褥整理好。第一时间更新 然后向后一靠。闭上眼睛声音带着弄弄疲惫说:“我睡一觉。”

    涟漪立即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跟在捣Y身后出了内殿。甄哥等人依旧焦急的在门外等。见涟漪和赤耀好端端的出來了。便欢呼说:“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涟漪立即把食指放在滣上嘘道:“小声些。安乐侯很累。已经睡着了。”

    甄哥把赤耀从捣Y怀中接过。看到赤耀的脸稍稍红润些便笑着说:“阿涟。多谢你。捣Y。也多谢你家爷。”

    涟漪只是淡淡的笑。捣Y也只淡淡点头然后就守在门外。等梁子尘出來。

    赤喾见赤耀已经无碍了。便转身默默的离去。涟漪立即发现。却沒有说一句话。只是盯着赤喾的背影发呆。甄哥顺着涟漪的视线便看到赤喾默默离去。立即开口道:“豫章王。且慢。”

    赤喾停下步子。却沒有转身看向甄哥。甄哥便搂着赤耀主动走到赤喾身前。然后盈盈拜道:“多谢豫章王。我多次怪罪您。望您恕罪。”

    赤喾立即虚扶起甄哥。摇头道:“皇后。我并不介意。但有一件事情我想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替别人做选择。”

    甄哥明白赤喾说的是什么。赤喾这是在指责她不应该替赤耀做决定。就算赤耀被人控制。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愿不愿意做傀儡皇帝也是赤耀自己的事情。不应该由她來决定。

    甄哥心中认同又不认同。若赤耀做习惯了别人的傀儡。那如何还有勇气拒绝做傀儡。可她又确实沒有权利替赤耀做决定。

    “皇后。好好照顾太子吧。我走了。”

    殿内所有人都望着赤喾踏着星辉离开。赤潋微微叹息说:“又是一个英雄失意之人。”

    甄哥点头。一边拍着赤耀的被褥一边说:“阿涟。你回去休息吧。今日你累坏了。”

    “嗯。那我回公主府了。若有事情便派人去那找我。”说到回去。涟漪便想到容璧还在公主府内等着她照顾呢。她要早些回去才行。第一时间更新

    容璧虽说沒有醒來。但大部分的机能都恢复了。甚至有时候手指都会动一动。醒來指日可待。等容璧醒了。她就嫁给他。让哥哥做主婚人。减少繁文缛节。只请熟络的人参加婚礼。这样算來。似乎也只有哥哥嫂嫂。容钰墨契。梁子尘等人罢了。

    至于容府的人。涟漪也不愿搭理了。容家现在已经人口凋敝。所剩无J。可见容府之前被侵蚀的多么可怕。经过这次动荡。也算是一次清洗吧。容璧以后会过的舒坦许多。

    涟漪回到公主府时。颔英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菜冷了又热。已经热了三遍。才等來了涟漪。颔英一边替涟漪盛饭一边问:“公主。太子如今怎样。”

    “无大碍了。”涟漪囫囵吞枣一般把饭吞下。然后问。“容璧还沒醒吗。”

    “还沒。但会自动吞咽食物了。”颔英欢喜的说。“再过J日容公子就能醒了吧。”

    涟漪便把饭碗放下。然后快步走向容璧房间。颔英不满的在后面大呼说:“公主。您吃些东西啊。您的身T也很重要的。”

    “等会儿吃。”涟漪丢下一句话便进了容璧房内。留颔英跟在后面叹息。耸肩摆手。无奈说:“还沒嫁人呢。以后就更加黏容公子不愿搭理我了。”

    容璧房内一P昏暗。涟漪便点燃一支烛灯。然后坐到容璧床畔。握着容璧的手说:“容璧。赤喾要离开京城了。一切都将平静。你也快些醒來。”

    容璧动了动手指。似乎是在回应涟漪。涟漪继续说:“今日。我表现得非常好。可惜你沒有看到。”

    容璧却沒了反应。涟漪便把头埋在容璧X膛前。听着容璧跳动的心脏。小声说:“我会渐渐忘掉赤喾。直到有一天。把他当做一个陌路人而已。”

    “与其虚耗。不如忘掉。 ”

    看过容璧之后。涟漪才回房休息。却沒有立即入睡。而是拿出刀P练习飞刀和力量。因为涟漪发现她真的很弱。沒有半点自保能力。只能依靠容璧。可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 她不能像寄生虫一样把所有希望寄托于容璧和修竹身上。

    但因刚刚才chou过血。涟漪觉得十分疲惫。在汗S了一套中衣之后。涟漪便沐浴休息。然后香甜的睡过去。沒有半个梦境惊扰。

    第二日。涟漪刚刚醒來时颔英就庄问:“容大学士正在公主府外。说是來看看容公子。”

    涟漪记起墨皎就是在刺了容与一刀之后再自戕而死。容与的身T一定比之前还弱。他怎么能跟亲自登门照看容璧的。涟漪立即说:“快把叔叔请进來。好好照顾他。我立马洗漱一番。”

    颔英立即答应。涟漪打理好一切之后立马去容璧房中。容与正坐在床边的靠椅上。拉着容璧的手喃喃说:“容璧。你曾经一直问叔叔。为何要等一个虚无缥缈的nv子一辈子。叔叔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继续等了。可还是控制不了自己。习惯X的等待。”

    “叔叔给自己起字是容与。聊逍遥兮容与。既然得不到那便算了吧。可到头來还是沒有算了。”

    “叔叔懂很多道理。却还是控制不了自己。改变不了自己。”

    “容璧。希望你以后。不必像叔叔这样。希望你能够活的潇洒自在些。”

    涟漪在一旁静静滇濤着。压抑住心中的好奇。走到容与身后欠身说:“舅舅。阿涟來请安了。”

    “起來吧。”容与虚扶起涟漪。然后笑着打量涟漪说:“似乎许久沒有见过阿涟了。阿涟出落得越发美丽。越发像你母亲了。”

    涟漪琇涩低头。却还是笑着说:“舅舅谬赞了。阿涟如何比得上母亲。”

    “阿涟当然比得上。这样的容貌。也不知谁能配得上。”

    涟漪转了转眼珠。依旧低着头说:“舅舅。我喜欢表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