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七章 换血治病

    梁子芥深深凝视梁子尘的双眼。希望梁子尘能够感受到她殷切的眼神。可梁子尘就是不转头看她。让梁子芥心中不由失落。于是说: “哥哥。我上相思病了。多希望你替我治好。”

    梁子尘微微一愣。心想。子芥也染上情之一字了吗。梁子尘不由伤感。赤耀被接走了。子芥也有心上人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嫁人。而他的猫儿也会断断续续的消失J只。沒有人会一辈子陪着他。

    多么无趣的人生。梁子尘心中气闷。都走吧。走的越远越好。最好都别回來了。他一个人孤独终老也不是不可以。

    可梁子尘并不想度过那样的余生。若涟漪嫁给他了。他的下半辈子一定非常有趣。

    梁子尘更加坚定了娶涟漪的想法。定要想法子让涟漪心甘情愿嫁给他。

    嗅濜悸动起伏。梁子尘知道。他想要尝一尝情的滋味。让涟漪留在他身边。陪他一辈子。情有独钟。这也算是情吧。

    梁子尘便说:“子芥。我确实治不了相思病。因为我连情都是刚刚才感悟到。”

    “哥哥。我多么希望你治好我的相思病。”梁子芥猛地说。梁子尘心中虽有些不爽。但不想在梁子芥面前显露。于是我笑着转头看向梁子芥问:“钟情于谁了。说与我听听。看看配的上配不上我MM。”

    梁子芥摇头。把脸埋在梁子尘的肩膀中。低泣一般说:“他不会喜欢我的。永远也不会。我们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努力想要靠近他。可无论怎么努力也不能进入他的世界。”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你都进不了他的世界。”梁子尘皱眉。更加厌恶梁子芥钟情之人。

    梁子芥再次摇头。埋在梁子尘肩膀中的脸蹭着梁子尘的下巴和耳垂。不肯再陆续透露。

    梁子尘无奈。便说:“既然你进入不了他的世界。那就把他的世界给打破。把他拉进你的世界不就得了。”

    梁子芥听了立刻抬起了头。醍醐灌顶一般。再沒有半点困H。第一时间更新 于是笑着说:“多谢哥哥。子芥定会按照哥哥说的做。”

    梁子尘却觉得后脊有些凉。于是摆手说:“既然无事了。那你回去吧。”

    梁子芥并不肯立刻离开。于是找话題说:“哥哥。你的眼睛真的好了吗。”

    梁子尘点头。又不说话了。梁子芥便又说:“赤喾真的要放弃江山。哥哥你为他做了那么多到头來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都觉得十分的不甘心。”

    梁子尘打了个哈欠说:“我无所谓。帮他不过是我心情好。沒想过要他给我什么回报。”

    梁子芥哦了一声。然后继续说:“情之一字。让多少人折腰。 五百鏡兵在皇嗊绝对可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可他却主动把兵J给了皇上。可见。 在赤喾眼里。唾手可得滇濎下也不敌心ai之人的X命。”

    梁子尘点头。突然记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忘了。于是说:“我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那事情与赤喾有关。他现在还在京城吗。”

    “听说是在梁太后嗊里。正安排他的部下呢。还有新王爷赤泌的抚养问題。”

    梁子尘也好奇赤喾离开之后。赤泌这个新生命该如何处理。他的地位尴尬。是先皇的遗腹子。哥哥已经登基。侄儿也是太子。母亲还是杀害父亲的杀人凶手。涟漪他们如何会喜欢他。

    不知。赤喾会怎么安排赤泌的抚养问題。

    正当梁子尘走神时。嗊里却來了个太监。细声细语的对梁子尘说:“安乐侯。豫章王请您进嗊。为太子换血。”

    对。他还沒有给Y儿换血。若赤喾离京了。即使赤耀天天吃Y。也不可能活到四五十岁。

    赤喾被皇上赶出京城。只要他不想救赤耀。只需立即离开。再也不回京城。谁也沒有理由指责他。

    赤喾竟然不趁机报F。反而去救赤耀的X命。竟心善到如此地步。

    梁子尘便跟着太监來到皇嗊。赤潋正恭候着梁子尘。见梁子尘來了。立即感谢说:“多谢安乐侯出手相救。更多更快章节请到。Y儿的生死如今就靠您了。”

    梁子尘依旧不屑。于是说:“要感谢找赤喾去。我不需要你们的恭维。”

    赤潋明白梁子尘的X子。便点头说:“确实要谢豫章王。是他主动提出要救太子。要用他的血换Y儿的血。夸赊怕伤到豫章王。能不能用朕的血给Y儿换呢。”

    “你的不行。只有赤喾的才行。”梁子尘一边说一边进入青梁殿。赤喾正尴尬的站在殿内。望着甄哥怀中的赤耀说:“皇后娘娘。我不会伤害太子。你不必如此提防我。”

    甄哥却还是十分防备的向后退。冷笑说:“我才不信。你又要耍什么花招。”

    赤潋立刻上前摇头。阻止甄哥继续说话。甄哥见赤潋來了。便闭上嘴让赤潋做决定。

    赤潋伸手把赤耀搂入怀中。低头看着赤耀乌溜溜的大眼睛。然后再看向赤喾说:“希望这次换血能够给Y儿新生。豫章王。我信你。”

    赤喾点头说:“你们不信我也正常。但我还是想说。我不会害他。我希望他好。这样。你们才会对泌儿好。”

    赤潋点头。答应说:“我会好好照顾泌儿。你放心。”

    赤喾这才放宽心。走到赤潋身边接过赤耀。然后转身对梁子尘说:“叔叔。可以换血了。”

    梁子尘点头。让捣Y去准备工具。然后说:“把Y儿给我抱一抱。”

    赤喾便把赤耀递到梁子尘怀中。站在一旁的甄哥想要阻止。却被赤潋拦住。她只能任由梁子尘搂着赤耀不放。心中倍感煎熬。

    甄哥知道梁子尘喜欢赤耀。甚至想要把赤耀留在身边。她又知道梁子尘是如何变T扭曲的一个人。便生怕梁子尘碰赤耀。

    但梁子尘只是轻轻的搂着赤耀。低头凝视着赤耀的双眼。他的视力刚刚恢复。这是他第一次仔细观察赤耀的眼睛。越看越喜欢。竟舍不得撒手。笑着说:“他是叫耀吧。果然当得起这个名字。够耀眼。”

    涟漪刚好赶到青梁殿。她听说梁子尘要为赤耀换血就连忙赶來了。第一时间更新 听梁子尘夸赞赤耀。便笑着说:“Y儿的眼睛确实很好看。”

    听到涟漪声音的赤耀立即转头。发出咯咯的笑声。赤喾也转身面对涟漪。便看到涟漪的笑脸出现皲裂。

    涟漪沒想到赤喾竟然还沒有离开。如今都已经入暮十分了。再等城门就关了。涟漪便以为赤喾是要耍什么花招。于是质问说:“豫章王。城门就快关了。您什么时候走。”

    赤喾嘴巴张开。一个声音也沒有发出。然后又紧紧闭上。不知为何不想解释了。或许是解释的累了。身累。心也累。他和涟漪的关系也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赤潋见气氛尴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便解释说:“阿涟。豫章王留下來是为了给Y儿换血。Y儿的身T才能恢复。”

    “用我的血行不行。”涟漪转头问梁子尘。梁子尘想了想。然后点头说:“可以。”

    “那就用我的血。”涟漪二话不说便推着梁子尘进入捣Y准备好工具的房间。然后从内把门锁上。不管外面的人怎么呼喊。也不回答一声。

    梁子尘笑着看着涟漪说:“为何不用赤喾的血。”

    “我不想欠他人情。既然我自己的血能行。为何还要用他的。”涟漪一边说。一边扫视换血的工具。有说不出名字但模样古怪的器材和泛着寒光的道具。涟漪的腿不由酸软颤抖起來。

    “怕了就出去。”梁子尘不希望涟漪留下。于是恐吓说。“你的身T虚。换血需要消耗你很多血Y。一不小心。你就会失血过多而亡。”

    涟漪身T抖了抖。但还是强撑着自己的身T。不让自己瘫软在地。咬牙说:“我知道了。开始吧。”

    梁子尘也知道涟漪的X子。知道赶不走她。只能无奈说:“算了。你愿意就用你的血吧。把眼睛闭上。”

    涟漪便乖乖把眼睛闭上。梁子尘把赤耀递给捣Y。然后从怀中chou出帕子系在涟漪眼上。在涟漪耳边安抚说:“放松些。我不会让你死的。”

    涟漪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來。身T软软的向椅背靠。 梁子尘正捏着她的手腕。冰凉的手指在手腕处來回滑动。就像是一把尖刀在上面割划。

    涟漪不敢再想象。于是把注意力放在殿门外。忽视手腕的一切疼痛。

    殿外有人在低低细语。涟漪仔细分辨。是低沉的男声。他在说:“猃狁人已经退居泌水河外了。你们不必担心。”

    “好。阿喾。多谢你。多谢你T谅百姓。若你不肯放弃。我们陈国就岌岌可危了。”

    “不必谢。我是为了歌儿。我希望。等我把兵权全部给你时。歌儿能够回到我身边。我就带着她周游列国。而我的部下会留守剑阁城。你能不弃前嫌。重用我曾经的部下。例如。易水寒。”

    “易水寒。他有反骨。我保证不杀他。但重用不重用他。还需要看他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