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六章 心口一刀

    过了许久。梁子尘才哼哼说:“我劝告你。别把真心J付出去。不然你会后悔的。”

    涟漪并沒有把此话放在心上。只是随意点头然后敷衍说:“知道了。对了。容璧还有多久才能醒呢。”

    “十日左右。”梁子尘习惯X滇潷手想要摩挲锦帕。却发现眼上什么东西也沒有。手指便滑向下巴。捏着下巴说。“你们怎么逃过追杀的。”

    她似乎。并沒有和梁子尘说。容璧是被追杀而导致重伤的。涟漪困H梁子尘是如何知道的。难不成就是他派出的人。

    涟漪看向梁子尘的双眼。那双棕Se的双眼沒有任何杂质。沒有忧虑和欢喜。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沒有期待和惧怕。映不出任何一个人的影子。

    不。不是梁子尘。依他的X子。他绝不可能花那么大的心思來杀害他们。涟漪便问:“你如何知道的。”

    梁子尘拍拍手。周围便围了一圈护卫。他们对梁子尘跪下说:“主上。有何吩咐。”

    梁子尘再挥手。示意他们离开。那些护卫立即消失不见。涟漪睁大眼睛惊讶说:“你竟然有暗卫。”

    “不然你以为我们梁府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梁子尘反问涟漪。

    是啊。陈国的皇帝一直都很多疑。而拥有前朝血统的梁府自然是如鲠在喉的刺。让历代皇帝都难以接受。第一时间更新 就算梁府的人再怎么小心翼翼也躲不开皇帝的恶意攻击。他们只能用武力來保护自己。

    培养暗卫來守护子孙后代。就连梁府的建筑也设计的极为鏡巧。外人难以攻入其中。可见设计之人心思细腻。知道梁府的子子辈辈要遭受怎样威胁。才使得梁府保留至今。

    “这些暗卫都是梁武帝留下來的人的子孙后辈。他们家族中的所有人。都要效忠于安乐侯。”梁子尘慢慢说。涟漪更加震惊。于是说:“梁武帝竟然这般有佣见。”

    “若是有佣见就不会被亲如手足的兄弟给杀害了。”梁子尘嫫了嫫下巴。嘲讽说。“又或许是光武帝赤城太会掩饰了。竟然沒让梁武帝发现。”

    “我倒是觉得。梁武帝知道。他不过是不点破而已。毕竟。光武帝是他的兄弟。他不可能与他撕破脸P。”涟漪猜测说。也不知为何这样执意认为。沒有理由。

    梁子尘沒有想过这个话題。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转移话題说。“你们到底是怎么逃出來的。”

    “也沒什么。就是我唤修竹來救我。修竹便把那些人给杀了。然后带我们來到梁府。”涟漪长话短说。 问梁子尘,“你还沒有回答是怎么知道我们被追杀的。还有。你知道那些人是谁派出的吗。”

    梁子尘也长话短说:“易水寒派人监视我。但我早就知道。也由着他监视。所以我发现你们的踪迹之后易水寒自然也就知道了。他不想你们活命。便把你们的藏身之处告诉了神志不清的墨太后。”

    “所以墨太后派了那些人來杀我们。若成功了。易水寒的目的就达到了。赤喾就不会被我赶到剑阁城。一切都要改变。他们只是沒有算到修竹这个不确定因素罢了。”涟漪淡然的分析说。似乎曾经命悬一线的并非是她。

    梁子尘惊讶。于是使用刚刚恢复的双眼。看涟漪近日发生的一切。便看到涟漪持刀威胁赤喾的模样。那样倔强而坚强。眼眶通红。嘴边扬起高高的弧度。刻意的冷笑。使人不敢接近亵渎她。

    “你就不怕赤喾选江山吗。”梁子尘好奇问。不解涟漪为何能够赌那么大一局。简直比容璧易水寒还要疯狂。

    涟漪微微扬起下巴。看着苍茫滇濎空说:“因为我懂帝喾啊。自然也懂赤喾。他们怎么舍得抛弃心ai的nv子呢?帝喾可以为了墨歌放弃帝子之位。赤喾自然也可以放弃皇位。不是吗。”

    梁子尘尝试着去窥视涟漪的前世。却发现涟漪的前世已经混淆成模糊一P。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什么也看不清了。梁子尘猜测。这其中必定有仙家秘闻。他才看不到。

    梁子尘便说:“说说你们的前世。我想听听。”

    涟漪却摇头说:“安乐侯。你的眼睛不是好了吗。若想知道。自己看不就行了。”

    梁子尘也摇头说:“我并非什么都能看到。甚至看到的东西很少。对我來说有趣的就更少。”

    “例如呢。”涟漪也很好奇梁子尘究竟能够看到什么。若能看到她未來的命运该多好

    “例如我看不到与自己有关的一切。也只能看凡人的宿命。但一旦有神或魔参与。一切都会变得模糊。我也看不清了。”梁子尘解释说。他能够看到别人的。却看不透自己的。多么可笑啊。

    涟漪一听能够看到凡人的宿命。便欣喜问:“那我的呢?我的宿命你能看到吗。”

    “你的宿命很乱。一直在变换。因为你常常和或仙纠缠。所以我看不透。就连你的曾经我也看不了多少。”

    涟漪不甘心。于是说:“如今修竹离开了。赤喾也离我四万八千里。我不信我的宿命还会不断变动。安乐侯。您再看看。看看我的未來会怎样。”

    涟漪好奇梁子尘的眼睛究竟能看到什么。第一时间更新 于是微微欠身。仔细凝视梁子尘棕Se的眼睛。等着梁子尘看清她的宿命。

    梁子尘便认真的盯着涟漪的双眼看。涟漪的双眼生的很美。眼角微微上扬。带着天生的妩媚。眼神G净澄澈。即使经历了如此多的伤痛。这双眼也沒有蒙上灰蒙蒙的绝望。反而越发的明亮。吸引着梁子尘失去一切灵X的双眼。梁子尘不由看痴了。

    涟漪见梁子尘双眼发直。便以为梁子尘正在查看她的宿命。于是大大方方的让梁子尘看。沒有半点忸怩。

    梁子尘盯着涟漪的双眼好一阵子之后才反应过來自己在做什么。于是立即低头不看涟漪的双眼。第一时间更新 心想自己怎么又魔怔了。自己竟然会被涟漪的美Se迷H。真是可悲。

    梁子尘稳了稳心神。然后尝试着去看涟漪的宿命。拨开云雾一般。梁子尘看到的还是曾经锁看见的一切。涟漪一手捧着心。一手捏着刀P指着容璧。本应G净的双眼染上悲伤和绝望。而容璧也捂着X口。有鲜血从指缝流出。

    梁子尘还想继续看下去。可云雾却层层涌來。梁子尘还是沒有看清前因后果便回到了现实。涟漪正晃动着他的身T。担忧问:“安乐侯。你怎么了。”

    梁子尘不知是被摇的有些晕。还是因为被抛出迷雾而晕。于是推开涟漪说:“你的宿命太模糊。第一时间更新 我刚刚只看到你刺容璧心口一刀。”

    “什么。”涟漪惊讶。她为何要刺容璧一刀。不可能。容璧宁愿用自己的X命來换自己的活路。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刺容璧一刀呢。这绝不可能的。

    “你别不信。很早之前。我窥视你的宿命。便看到了这一幕。当初还看到了更多。例如你穿着嫁衣。十里红妆的出了京城。”

    十里红妆的出了京城意思是她会嫁到外地去。外地。她从小就守在深嗊内。谁也不认识。哪里有可能嫁到外地呢。

    涟漪便笑着说:“安乐侯。许是你看错了。我不信。”

    “ai信不信。但我还是奉劝你。别把真心J付出去。”梁子尘棕Se的双眼紧盯涟漪。“不然你又要重伤一次。”

    涟漪有些生气。觉得梁子尘是在咒她和容璧。于是拂了拂袖子。笑着说:“等容璧醒了。我就和他商量嫁娶的事宜。安乐侯到时候要赏脸参加婚宴啊。”

    “你打算嫁给他。”梁子尘生气的直瞪眼睛。拍着轮椅椅臂说。“我不是说过了。你要嫁给我。一直陪着我才行。”

    涟漪见梁子尘胡搅蛮缠。也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像大人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对梁子尘说:“安乐侯。你我并不合适。以后。你定会找到一个更适合你的人。她会耐心的陪你。而我却不会。”

    “只是你不愿罢了。”梁子尘再次恶毒诅咒说。“你不嫁给我。也不可能嫁给容璧。甚至会嫁给一个比我还差的人。”

    涟漪不愿再听。刚想找理由离开时。梁子芥的声音便在身后响起。她说:“涟漪公主。好久不见。”

    涟漪立即回头扶起梁子芥说:“不必行礼。不知子芥找我事。”

    “嗊里來人传公主回嗊。顺道把容丞相也带走了。所以公主以后不必再费时來安乐侯府了。”梁子芥话中有话。涟漪立马听出來了。梁子芥不喜欢自己。不希望在安乐侯府看到自己。

    涟漪心领神会。便笑着对梁子尘说:“安乐侯。我先离开了。您好生歇息。不打扰了。”

    涟漪说完便飞快的离开了。留梁子尘坐在轮椅上赌气说:“跑的比兔子还快。还说什么最最安静内敛的涟漪公主。可见传闻都是忽悠人的。我才不是什么神医。”

    梁子芥点头。然后说:“世间确实有哥哥治不好的病。”

    “是什么。”

    “相思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