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四章 美人江山

    听到太监所言。墨歌愣住。过了许久才缓过來。不顾抵在自己脖颈处的尖刀。转头问涟漪:“阿涟。他刚刚说什么。阿喾要带兵杀进皇嗊。你们不拦着。反而引他來。”

    涟漪静静平视前方。沒有回答墨歌的问題。手指却不受控制的抓紧刀P。让铁质刀P钝端深深陷入R中。

    墨歌见涟漪不回答。便拼了命的挣扎。也不管与颈部肌肤相贴的尖刀。想要挣开涟漪的钳制。涟漪怕真的伤着墨歌。便把刀P稍稍向外移了些。然后冷着脸在墨歌耳边小声说:“你再乱动。我就不留赤喾的X命。”

    墨歌立刻停止一切动作。如死尸一般直挺挺的站着。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双眼也闭上。不听不管周围一切。

    涟漪再次把刀P抵在墨歌脖颈处。遥遥远视离未央嗊不远的青梁殿。赤喾若要來。就必经青梁殿。

    停了一会儿的缠绵细雨又下了起來。滴滴答答的从瓦檐上落下。成为雨帘。迷蒙中有一群人向未央嗊走近。

    涟漪微微眯眼。想要分辨出谁是赤喾。可却发现。她已经忘了赤喾的身高T型。难以在众人里分辨出他。要知道。她从前可是能够只用一眼便轻轻松松的把赤喾从人群中找出。

    人群渐渐B近。涟漪的手也不由自主颤抖了起來。她立刻稳住双手。紧紧拽住墨歌。第一时间更新 然后再墨歌耳边说:“赤喾马上就要來了。你不睁开眼睛看看吗。我允许你说话。想对赤喾说什么就说什么。”

    墨歌立即睁开了眼睛。如秋水般的双眼Yu穿过雨帘让视线落在赤喾身上。大脑却一团混乱。待会儿。她要对阿喾说什么。说什么。才能让涟漪满意。放过赤喾。

    正当墨歌纠结时。终于有人到了未央偏殿。出乎涟漪预料。不是赤喾而是梁太后。只见梁太后眉头紧皱。眼神沒有离开涟漪一下。

    看着梁太后紧蹙的双眉和综角已经非常明显得皱纹。涟漪觉得心惊R跳。梁太后怎么老了这么多。她又怎么会來。

    感觉到涟漪明显走神的状态。甄哥立刻把怀中的赤耀递到赤潋怀中。然后挺身而出直视梁太后说:“梁太后。不知您來此有何贵G。”

    梁太后的目光依旧只落在涟漪身上。缓缓说:“这后嗊。都由哀家掌管。你说。哀家能不能來。”

    是啊。梁太后掌控着后嗊。后嗊的一切动向她都知道。不过是因为后嗊nv人不可G政而一直深居简出。才让众人忘了在赤喾谋反的计划中。梁太后起了多么大的作用。

    甄哥咬牙。不知该说什么。生在市井的她从气势上就输了梁太后一截。赤潋立刻拉住甄哥。用眼神示意甄哥退后。不要与梁太后争锋相对。

    涟漪直视梁太后的双眼。梁太后眼中有悲伤有失落。涟漪心中不忍。但依旧强迫自己B视梁太后。她不能败下阵來。不然等一会儿赤喾來了。她就更加难以控制局面了。

    “阿涟。”梁太后开口说。眼神依旧怜惜。说。“别再苦苦挣扎了。这个皇位。本就是我们梁家的。”

    涟漪摇头。倔强说:“这天下。本就不是任何人的。”

    “意思是。你不肯放手是吗。”梁太后向后退J步。然后沉声对身后的嗊人说。“那就叫阿喾來吧。”

    涟漪全身立紲黥绷。第一时间更新 赤喾是梁太后心尖上的人。她要把赤喾弄的身败名裂。梁太后会恨她吧。一定会的。

    涟漪不由退后一步。却忘了拉住墨歌。抵在墨歌脖子上的刀P立即划破墨歌细N的肌肤。刚跨进殿内的赤喾定睛看涟漪。便见涟漪划拨墨歌的颈部。他立刻惊呼道:“歌儿。”

    那喊声痛彻心扉。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不等众人反应。赤喾就奔向涟漪和墨歌两人。涟漪立即大声说:“再过來。我就杀了她。”

    赤喾立刻停下步子。睁大眼睛上下來回打量墨歌。难以置信刚刚还被冠上早已死去的墨歌竟然还好好活着。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感于心中膨胀。赤喾不肯再让墨歌受到半点伤害。而墨歌颈上的伤口流出鲜红的血。刺的赤喾双眼通红。他伸手对涟漪说:“涟漪。你把歌儿还我。”

    涟漪却摇头。拉着墨歌再后退一步。冷笑说:“豫章王。你说笑了。她是墨家的姑娘。就算如今墨家已成为过眼云烟。她也不是你豫章王的人。”

    说到墨家。墨歌眼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悲伤的神Se。赤喾看了心中一痛。心想。是啊。他手上沾染了歌儿亲人的血。她会愿谅他吗。更何况。如今他又带着重兵杀进皇嗊。歌儿她。一定会很憎恶吧。

    赤喾觉得万分痛苦。脑子里如轰雷一般巨响。第一时间更新 似乎有一群人在激烈争吵。却分辨不出任何声音。尖锐恐怖的声音让赤喾头疼Yu裂。他不由抱住头部紧抓发顶。希望减轻疼痛。

    墨歌见赤喾面目狰狞、表情痛苦。立即嗅澺说:“阿喾。你怎么了。”

    听到墨歌关切的问候。赤喾脑中的声音便消失了。赤喾立即的欣喜问:“歌儿。你还怪我吗。”

    “怪你。”墨歌不明所以。但想到涟漪一说墨家赤喾就难受。便明白过來赤喾是艂愒己憎恨他。便解释说。“阿喾。我不怪你。你别再自责内疚了。”

    赤喾心中悬挂许久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他更加想要把墨歌搂在怀里。紧紧的搂着。一辈子也不松开。

    涟漪见时机已差不多成熟。便用刀子抵了抵墨歌的喉咙。冷笑道:“豫章王。是不是想带墨歌走。”

    “是。那你究竟要如何才肯把歌儿给我。”赤喾忍住怒意。不去看墨歌脖子上的鲜血。防止自己冲动。

    “很简单。把兵权还给皇上。然后回到剑阁城。一辈子都不许回京城。我就把墨歌给你。”涟漪循循善诱。笑道。“若沒有墨歌。你要这江山。有何用。不如和你父王一样。陪着心ai的nv子闲悠野鹤快意江湖一生。”

    赤喾脑中立刻又想起轰轰巨响。原本听不清的声音如今都变得异常清晰。第一时间更新 都是他在说话。但说的内容大相径庭。有的在说:“要美人。要美人。沒有墨歌。你一辈子也不会开心。这江山只会时累赘压力。”

    还有声音在说:“要江山。要江山。沒有江山。你用什么保护你自己。保护ai人。还有踏平猃狁的目的不想完成了吗。一统江山的愿望不想实现了吗。”

    两种声音不断争吵。说着各自的理由。赤喾头疼Yu裂。立即抱头蹲下來。把狰狞苍白的脸藏在双掌中。

    墨歌见赤喾如此痛苦。便知赤喾是纠结到底是选择江山还是选择她而犯了难。心中不由一凉。 但嘴里还是说:“阿喾。第一时间更新 不必管我。我也知道你走到这一步很难。你若是放弃了。你的兄弟和属下一定会很愤怒。沒了江山。你就失去了所有。我不想你为了我失去了一切。”

    说的好。涟漪心中欢愉。因为墨歌这番话都是为赤喾着想。赤喾会更加珍惜在意墨歌。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墨歌死去。而今日下午听说墨歌死去时的痛彻心扉。赤喾一定不想再经历一遍。失去的。才会更加珍惜。

    涟漪面上不显。笑着问:“豫章王。和心ai的nv子两人相濡以沫于江湖不是很好吗。何必背负着江山这么沉重的担子呢。”

    赤喾一直抱着头不说话。梁太后则一直皱着眉看着赤喾的背影。她知道赤喾深ai着墨歌。若失去墨歌赤喾一定会很伤心。可她也不希望赤喾放弃江山。因为放弃了江山就意味着放弃了名声。毕竟。阿喾带兵闯进嗊中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了。他们放弃江山。这史书不就是给敌人书写。他们如何会给他一个好名声。

    而洪都王的例子活生生的浮现在她眼前。曾经的梁太后也是由着她的孩子选择美人。认为他开心便好。可谁知最后江山美人两手都落空。沒了江山。谁知美人何时会离开。

    可看赤喾那样痛苦的样子。梁太后便知道墨歌在赤喾心中的分量。知道赤喾和洪都王是一样的X子。儿nv情长英雄气短。 舍不得让赤喾如此悲伤难过。梁太后也只能深深叹息。然后对赤喾丢下一句:“你自己选吧。”然后便甩袖离开了。

    涟漪松了一口气。若梁太后不强制赤喾。那现在就只有赤喾自己做决定了。而她为赤喾做的那么多情感铺垫。一定可以让赤喾选择墨歌。

    涟漪便再次鼓动说:“豫章王。只要你答应了。兵权还给皇上了。我就答应不伤你手下一兵一卒。你只需带着墨歌远走高飞就行了。沒人能够拦着你们。”

    终于。赤喾站起身。似乎是做出了决定。脸Se恢复了些。双目有神的看着涟漪。问:“果真。不追究任何人的过错。”

    “果真。因为所有罪名都被您担待了。不是吗。”涟漪笑着说。如今京城无人不晓赤喾带兵杀进皇嗊的事情。罪名都落在赤喾头上。与梁家易水寒等人无关。

    “那好。我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