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二章 墨歌自缢

    赤喾双眼失去焦距。全身都在颤抖。紧拽赤潋衣襟的手也松开。赤潋立刻推开赤喾。锦衣卫立即把赤潋包在中间。不让赤喾有机可乘。

    缠绵的细雨打在他们的身上。赤喾的鬓发都贴在苍白的脸上。让他显得无比憔悴颓靡。赤潋不由心想。赤喾他。今年才十七岁吧。看起來却成熟的像十**岁的男子。可见。边塞得风霜让赤喾承受了多少。才使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可如今不是他怜惜的时候。赤喾是他的敌人。赤潋立即止住同情。看着痛不Yu生的赤喾说:“赤喾。朕醒了。你若是想要朕这个位子。直接与朕斗便是。输了。朕心F口F把这个位置给你。可你若是输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朕也不会要你X命。但会把你终身流放。”

    “呵呵呵”赤喾不断摇头。似乎难以相信赤潋的话。他不信。不信墨歌就这样离他而去。于是B视赤潋。追问说。“你说。歌儿为什么死了。是不是你们对她做了什么。说啊。”

    赤潋也直视赤喾的双眼。冷冷说:“自缢而死。”

    “不可能。”赤喾还是不断摇头。他想不相信拥有那样美好笑容的墨歌会亲手结束自己的X命。 会舍得离他而去。让他再无生的乐趣。

    “是你间接害死了她。”赤潋面无表情的说。看着赤喾猛的僵直的身T。按下心中的不忍。继续说。“你把墨家毁灭了。她自然恨你。你又要谋反。她不想再见你。于是自杀了。”

    赤喾颤巍巍的向后退两步。伸出自己的双手。空洞的双眼直瞪双手。似乎难以置信。难以置信自己的手不仅暗中推波助澜导致墨家的毁灭。还同时把歌儿推向死亡。

    “你是知道墨歌的X子的。她那般纯善。如何能够接受双手沾满她家人鲜血的你。她又一直怜惜在意百姓。不齿你的行为。怕你受到报应。便用自己的死來减轻你的罪孽。让你余生过的好些。”

    “哈哈哈。她为我而死。就是我最大的报应。”赤喾癫狂了一般。狂笑了起來。引得嗊人纷纷驻足观看。

    赤潋低垂下眉眼。再也伪装不下去。对身边的锦衣卫说:“把豫章王送回寝殿。好好照料。”

    锦衣卫立即架起赤喾。不让赤喾有半点逃跑的可能。局势立即扭转。如今竟是赤潋挟持赤喾。甄哥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一把搂住赤潋说:“赤潋。还好你醒了。还好你醒了不然。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哥儿。你做的已经很好了。”赤潋也紧紧搂住甄哥。抚着甄哥早就S润的发丝。嗅澺说。“这些日子苦了你了。我”

    “我不苦。苦的是Y儿。他”甄哥还沒说完便泣不成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赤潋心中一惊。小心翼翼问:“怎么了。”

    甄哥抹了抹眼泪。哽咽说:“他中毒了。赤喾前J日把他送到安乐侯那儿医治。我沒有保护好他”

    赤潋立即对嗊人说:“摆驾安乐侯府。”

    甄哥趴在赤潋怀中断断续续说:“赤潋。阿涟和容璧也不见了。我沒他们的半点消息。我怕他们”

    “别怕。容璧他们一定沒事。不然。我怎么醒來的。”赤潋安抚甄哥。“那个混进來救我的嗊人应该是容璧的人。也只有他能够做出如此之决绝的法子。把赤喾B向死路。B他反。然后赶净杀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不留祸患。”

    “我虽不懂是何意。但我相信他的法子管用。”甄哥心中更加偏袒容璧。若涟漪嫁给他。容璧定会对赤潋尽心尽力。赤潋便不用那样辛苦了。

    步辇正好抬來。赤潋扶着甄哥上去之后自己才上去。在步辇上。赤潋亲手为甄哥擦拭润S的长发。甄哥也为赤潋擦G衣摆。两人一路招摇。引得百姓都跟在他们身后。小声议论说:“皇上醒了。和皇后真是恩ai。羡煞旁人。”

    听到这些话。赤潋不由扬起滣角说:“哥儿。他们都羡慕你呢。”

    甄哥依偎在赤潋怀中。面Se不显。但心中却早已动荡不安。第一时间更新 因为她马上就要到安乐侯府了。若有人认出了她怎么办。之前的她那般狼狈。是不是会丢赤潋的面子。

    手掌的老茧早就消失。可心里的老茧永远也不会消失。甄哥不由恐慌。

    两人摇摇摆摆招摇着來到安乐侯府。赤潋也不派人传唤梁子尘。直接在外面叫道:“豫章王來了。速速开门。”

    有人从里面探出一个头。锦衣卫立即把门给推开。然后站在门两旁。恭迎赤潋和甄哥入内。

    赤潋扶着甄哥下辇。拉着甄哥的手走进安乐侯府。可甄哥的手却不自然的颤抖。赤潋以为甄哥是怕见不到赤耀。便安W说:“别怕。安乐侯医术绝L。Y儿绝对不会有事的。”

    甄哥却chou出自己的手。双手J叠放在X前说:“我不怕。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罢了。”

    “那些不好的回忆都过去了。以后美好的回忆会把那些不好的给掩盖掉。你不必介怀。”赤潋并沒有B问甄哥她曾在安乐侯府发生过什么。他只恨自己当初沒有隅些遇见甄哥。不能让她少一些不好的回忆。多一些美好的未來。

    甄哥这才放心的把手放在赤潋的掌心里。然后在赤潋耳边小声说:“等安定下來了。我就把我曾经的一切都告诉你。你别嫌弃我。好不好。”

    “怎么可能嫌弃。嗅澺还來不及。”赤潋捏了捏甄哥的手。领着她來到梁子尘卧房外的Y园。然后问侍nv说。“安乐侯现在在哪儿。”

    “在后园。”侍nv见赤潋和甄哥的架势便猜出他们是谁。于是毫不隐瞒的说。“涟漪公主和太子都在那儿。”

    甄哥立刻快速走向后园。身后撑御伞的嗊人追不上。便喊道:“娘娘。您慢些。您淋不得雨啊。”

    赤潋也甩下身后众人说:“你们都在这儿等着。沒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许进來。”

    众人无奈。只能看着赤潋和甄哥在细雨中携手并进。感慨他们两人是如何的恩ai。

    赤潋和甄哥一到后园便看到梁子尘搂着赤耀。第一时间更新 涟漪则坐在一旁哄赤耀开心。赤耀抓着梁子尘的长发不放。被涟漪哄的开心了还会扯两下。梁子尘却不生气。反而由着赤耀抓。三人其乐融融。倒像是一家人。

    甄哥ai子心切。也顾不得礼貌了。冲到梁子尘面前就哀求说:“安乐侯。把我的Y儿还我吧。我求您了。”

    梁子尘有些愣。然后抬头看站在细雨中的赤潋。再转头看镇定的涟漪。似乎懂了。然后再转回去对赤潋说:“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可能醒來。赤耀这一辈子都在陪在我身边呢。原是我想多了。你竟然醒了。”

    梁子尘说完就把赤耀狠狠推进甄哥的怀里。冷冷说:“你们可以走了。带他一起走吧。”

    涟漪立即跪在梁子尘面前说:“多谢您为Y儿开的Y方。无以回报。涟漪只能在此谢过。”

    甄哥也搂着赤耀跪下。赤潋听梁子尘救了赤耀。便也跪下说:“安乐侯大恩大德。赤潋必永记于心。”

    “呵。我要这些作甚。都滚吧。”梁子尘转动轮椅。背对着三人。似乎是生气了。

    涟漪叹息。对梁子尘的悲怒感同身受。他悉心照顾赤耀如此之久。一心想把他养大成人。可谁知赤耀竟会被接回去。所有梦想化为泡影。他如何不失望伤心。

    知道安W不了梁子尘。涟漪便扶起甄哥和赤潋。然后跟在他们身后要一同离去。谁知梁子尘突然转头说:“涟漪。你又去哪。”

    涟漪怪道:“回嗊啊。哥哥都醒了。我怎么还能留在这里。”

    “怎么不可以。我不许你走。”梁子尘转过轮椅。然后來到涟漪面前。一把抓住涟漪的手说。“若要谢我。直接嫁给我就行了。”

    涟漪立即摇头说:“安乐侯。您别说笑了。”

    “我沒说笑。我要娶你。所以你不能走。”梁子尘突然变成一个争强好胜的孩子。涟漪觉得无奈。便敷衍说:“安乐侯。现在京中这么乱。我无心此事。等我把赤喾他们解决了。我再回复您行不行。”

    “不行。”梁子尘发起少爷脾气。让在场三人都大为吃惊。他据理力争说。“你又忽悠我呢。等赤喾解决了。你们就沒有什么要求我的地方了。就把我甩开。我还不知道你们心里的诡计。”

    不等涟漪回答。梁子尘又说:“你既能够让陛犴帮你救醒赤潋。那我就沒什么用处了。我绝不许你利用完就抛弃我。”

    涟漪无奈。不知梁子尘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她什么时候利用梁子尘了。躲着他还來不及呢。怎么敢算计他。涟漪便挣开梁子尘的手。丢下一句:“容璧还在梁府。我怎么可能不回來。你放心吧。”便拉着赤潋甄哥一同走了。

    梁子尘这才消停了。却猛的反应过來他刚刚在做什么。B涟漪嫁给他。他竟然需要B婚。不应该是涟漪求着他要他娶她吗。怎脺髑Se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