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九章 有情皆孽

    涟漪觉得很尴尬。看着修竹怀中的婴孩。那婴孩十分瘦弱。看起來病蔫蔫的。涟漪便主动开口笑道:“修竹。我想抱抱这孩子。”

    修竹低垂下眉眼。说:“他是Y儿。”

    涟漪震惊住。立刻冲上前看自己观察那孩子的五官。GH肌瘦的脸把眉眼突出。那眉骨和综角和自己的极为相似。果真如他们所说。赤耀长的和自己很像。并且是越发的相像。

    认出赤耀的涟漪不由难过道:“Y儿怎么瘦了这么多。”

    赤耀黑漆漆的眼珠盯着涟漪看了J眼。沒有似从前那般看见涟漪便咯咯发笑。反而大声哭叫了起來。涟漪立即哄到:“Y儿不哭。Y儿不哭。姑姑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

    修竹把赤耀递到涟漪怀中。赤耀还是不断的哭。修竹说:“他生病了。便瘦成这个样子。”

    涟漪低头吻赤耀的脸颊。喃喃说:“Y儿。你定要一生喜乐安康。太平无忧。”过了好一阵子。赤耀才停止哭泣。小手拉着涟漪的长发不放。似乎一放涟漪又会和以前一样消失很久。

    修竹依旧低垂着眉眼。说:“既然你已无碍。那我便走了。”

    “修竹。”涟漪立刻抬头看着修竹。真诚说。“谢谢你。”

    “我说过了。不必谢。”修竹觉得口中的苦涩越发的浓重。而身T也越发的虚弱难受。他不久前放过血。颜渊还特意嘱托他不许用法术。但涟漪一吹竹笛他立刻就赶过來了。谁知又是为了容璧。

    T力就快枯竭。再留在人间只怕会晕过去。修竹便主动说:“我走了。过J日就來看你。顺般为梁子尘恢复双眼。”

    涟漪点头。沒有发觉修竹的不对劲。便搂着赤耀看着修竹身边出现点点光晕。光晕渐渐扩大。而修竹也渐渐消融于光晕之中。

    修竹离开之后。涟漪便出走独属于梁子尘的Y园。第一时间更新 随便抓了一个侍nv问:“最近京城情况如何了。”

    那侍nv不认得涟漪是谁。但知道涟漪曾在安乐侯府住过一段时间。如今还抱着梁子尘心尖上滇潾子。便以为涟漪是未來的侯爷F人。 又因涟漪后來离开。她只当涟漪是外地人。不知现在京中状况。便耐心回答说:“墨太后毒害皇上。让皇上昏迷不醒。并且还毒害太子。听府里的人说。那毒凶残的很。太子活不过十六七岁呢。”

    涟漪如被人掐住了脖子。僵Y的低头。 看着怀中赤耀肌H的脸说:“活不过十六七岁。”

    “原本是这样的。但我们家爷是谁啊。是大名鼎鼎的神医。第一时间更新 ”那侍nv骄傲说。“若太子每日都喝我们侯爷制的Y。就可以活到四十來岁呢。”

    涟漪这才松了一口气。陈国的帝王最长寿的也不过五十來岁而已。活到四十。也足够了。

    “因皇上和太子的病。皇后心中郁结。导致大病缠身。所以如今都是梁太后把持后嗊。朝政都是豫章王掌管。有条不紊一丝不乱。百姓们都对豫章王赞不绝口呢。”

    涟漪沉默。不知作何评价。

    “这还不止。豫章王替皇上清君侧之后。也沒有产生什么不轨的心思。例如。猃狁人攻打剑阁城。豫章王二话不说便派兵前去支援剑阁城。沒有想着用武力拿下皇位呢。”

    既然重兵已经沒有了。那他们的计划也算完成了大部分了。涟漪紧了紧拳头。

    “在把墨家这个毒瘤清除之后。豫章王还为涟漪公主和容丞相平反了。那些污蔑丞相和公主有S情要谋反的容府的人。并沒有被太后乱棍打死。而是关起來了。如今墨家覆灭之后。他们都出來说是墨家的人B迫他们污蔑公主丞相。”

    涟漪沒想到。沒想到还有人会为她着想。梁太后还是嗅澺她的吧。才会顶着手段毒辣的名头把那些人拖走。只为如今还她一个青白。

    “但那些人还是被豫章王杀了。因为豫章王说他们陷害丞相还又背叛墨家。简直无耻人渣。一怒之下便都杀了。”

    赤喾是那样容易冲动的人。不是。他不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暴怒而毁灭十J条生命。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有什么理由不希望那些人活着。

    为何呢。

    涟漪深思。难不成。这些人是赤喾的人。在陷害了容府之后。又反咬墨家一口。赤喾为了灭迹。便要灭口。这才要了他们的X命。

    涟漪越想越觉得可能。赤喾下了那么大一盘棋局。害死了她的父皇。又毁了墨家。却还受到百姓赞誉。令人可怖的算计能力。

    “现如今。墨家只有墨皇后。还有镇远侯还安稳在世。其他人。要么死。要么沒了消息。就如那墨良娣。如人间蒸发了一般。豫章王翻遍整个京城也沒有找到。人都憔悴了许多。当初那个二男争一nv的传闻又被翻出來了。说豫章王如今依旧痴念墨良娣。也不在意她的身份。”

    涟漪想不到赤喾竟然会光明正大的去找墨歌。墨歌是赤潋的侍妾。赤喾这样做。一定会失去一部分人心。但也会得到一部分人的支持。可最重要的是。赤喾定会受到朝廷元老们给的压力。第一时间更新 赤喾若想要登基。必定需要这些人的支持。

    但听这侍nv的语气。似乎。百姓都替赤喾惋惜。惋惜他不能和心ai之人在一起。

    赤喾多么伟大啊。不在意墨歌的身份地位。不在意她生死与否。都要把墨歌烙印在自己的生命里。百姓如何会不喜欢他。

    这样的笼络人心之术。就连容璧也比不上吧。

    只是。以墨歌那样纯善的X子。不知要如何看待她的家人都死在她ai人手上。只剩J人而已。想到剩下的两人。病沒有墨太后。涟漪便问:“墨太后也去了吗。”

    “前J日在冷嗊去的。第一时间更新 听说。是自戕。”

    自戕。涟漪摇头。墨皎那般强Y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放弃自己的X命。涟漪不信。便说:“你从哪儿听來的。难倒不知道墨太后是最最好强之人吗?”

    “知道啊。但确实是自戕啊。因为是我家爷说的。侯爷不可能骗我们。”

    涟漪难以想象墨皎会以这样的方式逝世。定时有什么刺激到墨皎了。涟漪便问:“那你知道墨太后是为何会自戕的吗。”

    “那我偷偷和你说。你别告诉别人。”侍nv把头探到涟漪耳边。小声说。“听说啊。是容府的容大学士去冷嗊看墨太后。说了一会儿话。墨太后不知怎的突然用银簪刺进大学士的X口。大学士受伤倒地。墨太后便用银簪自戕了。”

    “那大学士如今怎样。”涟漪担忧问。容与的身T原本就不好。如今又受了这样一扎。也不知会发生什么。

    “大学士并沒有死。但也伤的不轻。只怕活不过半年了。”侍nv叹息说。“不知又是怎样一段孽缘。”

    孽缘。有情皆孽。 无人不苦。

    原本在怀中安稳睡觉的赤耀却突然大哭了起來。 涟漪立刻问:“太子有N娘吗。他或许是饿了。”

    “有的。”侍nv领着涟漪到梁子尘房间旁边的一个屋子。里面有三个N娘五个丫鬟。见涟漪抱着赤耀。便不满说:“你谁啊。太子是你能随便乱抱的吗。”

    涟漪不想暴露身份。便主动把赤耀递给她们。然后说:“你们好好照顾太子。我先行离开。”

    涟漪说完便转头离开。沒有一丝留恋的样子。那些人又骂骂咧咧说:“一点也不留恋。可见她不喜欢我们太子。”

    涟漪在前面听着觉得有些无奈。也沒回头和她们吵。对身边的侍nv说:“帮我准备一下热水。我想洗澡行吗。”

    侍nv点头。带着涟漪到了浴室。然后便出去了。涟漪嫫了嫫自己的鬓发。发现十分松散。便知自己是一幅蓬头垢面的样子。也怪不得沒人认出來她是涟漪公主。

    涟漪妥下粗糙的衣裳。然后沉入水中。让温热的水包裹她。卸掉所有疲惫。涟漪渐渐进去梦境。

    梦里。容璧骑着高头大马。满身红Se。就连面上都带着红光。这是涟漪第一次见容璧穿红衣。他勾着滣角。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说:“娘子。”

    红衣让容璧的脸莫名变得妖艳。但左眼下的十字伤疤太过突兀了些。涟漪想开口回答容璧。却发现发不出声音。只能看着容璧搂着她。替她妥去繁复外衣。

    涟漪的脸有些红。半推半就着让容璧替她宽衣解带。也嫫索着替容璧宽衣。正认真与腰带斗争时。一个吻落在脸颊。涟漪抬头笑。却沒看见容璧。反而是陛犴现在她面前。红Se的喜F穿在身上极为F帖。让他妖冶的脸更加妖异。

    涟漪想要大呼。却依旧说不出一句话。陛犴的手依旧在解她的喜F。涟漪不由挣扎起來。不断哭泣。

    “喂。你哭什么。”梁子尘的声音此刻显得极为清悦。涟漪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向梁子尘。梁子尘正坐在轮椅上。脸颊微微鼓起。似乎是生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