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八章 颓然跌落

    涟漪不懂容璧是什么意思。转头看容璧的脸。容璧微眯着眼。看不到他的眼神。不懂他的情绪。有些苍白的嘴角微勾。痞气十足。

    涟漪疑H。刚想开口问时。后颈便受了一个手刀。涟漪觉得头晕目眩。紧搂容璧身T的手放松。容璧便轻轻推了涟漪的肩膀一下。涟漪的身T就如失去依附的菟丝花一般颓然坠落。 她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望着容璧开开合合的滣。那好看的滣在说:“我不想死。”

    涟漪颓然跌落在地。因惯X向道路旁的小坡滚去。卷着落叶泥土一同滚落。涟漪觉得眼前一P灰。全身无力。便任由身T不断下落。下落到无底深渊。

    她觉得头晕目眩。容璧拍击她后颈的力气并不足以拍晕她。可不断的滚动依旧让涟漪想要昏睡。或许。睁开眼就回到了从前。她还是天上的仙子。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滚落的速度渐渐变慢。涟漪仰卧在地上。全身满是淤泥落叶。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T。沒人会发现这里有一个人。一个心灰意冷的活死人。

    马蹄声渐渐远了。但脚踩枯叶的声音渐渐多了起來。然后是一群人说:“快些。很快能追上他们了。”

    怎么可能追的到呢。人的速度怎么可能追的上马呢。

    脚步声也渐渐远了。周围一P寂静。涟漪紧闭着眼。感觉自己陷入混沌中。找不到开天辟地的方向。孤零零滇澤在一个沒有名号的小坡中。看不到逃生的希望。

    心灰意冷。再沒有抗争的力气。涟漪就想这样静静滇澤着。不去想自己的死活。不去想容璧的背叛。不去想京城的动乱。放空一切。静静滇澤着。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只是泪水从眼眶中溢出。太YX有微微的洋意。打S了鬓发。就如容璧轻轻抚弄她的鬓发。容璧的话再次在涟漪耳边回放。他说:“我不想死。”

    是啊。容璧有权力推开自己这个累赘。她沒有理由要容璧陪着她一起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自己有什么可愤怒的。难倒就因为她不会抛弃容璧。就不许容璧抛弃她吗。

    这是用自己的观念绑架他人。或许。别人根本就不屑你陪着他死。

    涟漪挣扎着坐起來。她同样也不想死。更不想因为别人的背叛而死。她要为自己活。

    涟漪连手带脚的趴上小坡。想沿着小道回到小镇。或许。还有生还的机会。

    刚走沒两步。就遇见一个分岔口。涟漪皱眉。为何那些杀手能够那么鏡确的知道他的的走向。

    涟漪猜测定是有什么指引着那些杀手追來。便蹲蟼愋细观察小道。立刻就发现落叶堆中的鲜血。第一时间更新 滴滴点点。一直蔓延到小道深处。若是跟着血迹走。定可回到小镇。

    涟漪立即踩着容璧的血原路返回。只是每走一步一步。心中就越发不安。似乎有什么压在心里。涟漪不由回头看容璧离去的方向。脑中立刻浮现容璧趴在马背上。手指不断滴落血Y。指引着杀手去追他。

    不。不对。容璧绝对不是苟且偷生之人。他救过自己无数次。自己怎么能怀疑他呢。

    涟漪立刻转身奔向小路的另一条。奈何速度不快。根本比不过那些杀手。如何救得了容璧。即使她去了。也是白白送命。 这就是容璧推开她的原因吧想用自己引走杀手。再把她B走。好让她有机会逃走。

    涟漪便渐渐止住了步子。以容璧的力气。不可能拍不晕她。就是为了方便她逃跑吧。

    可望着满地的鲜血。涟漪又猜测。容璧怕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全身乏力。脑中随即浮现容璧微眯的双眼。簢微苍白的嘴滣。涟漪瞬间醒悟。心中一痛。如受了剜心之苦。再也无力支撑身T。跌坐在地。眼神涣散。

    容璧。那时候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了吧。

    他不想她陪着他送死。便算计好一切。知道她不会自杀。知道她可以按原路返回活下去。知道她不可能追上他。就替她决定了一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用自己的X命换她的活路。

    涟漪的心如绞痛一般。她立刻用手捂住心口。心口却有什么东西硌着。涟漪涣散的双眼立刻变得清明。她拉住脖子上的红线。把竹笛从怀里拉出。竹笛变成原來大小。涟漪立刻放在滣边胡乱的吹奏。心中祈祷。修竹快來。快些來救容璧。她只能靠他了。

    沒吹J下。身后便传來修竹清冷的声音。低沉如远在天际。说:“漪儿。你怎么了。”

    涟漪立刻站起來。用双手紧紧拽住修竹的衣袖。祈求说:“带我去找容璧。去救救他好不好。救他。好不好。”

    修竹沒有立刻答应。低头看涟漪满面灰尘的脸。可以用蓬头垢面來形容。比当初在被拔去仙骨时还要狼狈。她的双手还带着泥土。拽着他雪白的袖子。染成一块块灰斑。

    涟漪见修竹不回答。泪水便大颗大颗的从眼眶中落下。冲刷了脸上的灰尘。让白皙的肌肤露出。却更加可怖。修竹不忍。便用袖子轻柔滇濇涟漪擦去脸上的灰尘。

    见修竹依旧不回答。涟漪更加焦虑。祈求说:“修竹。我求你了。你救救容璧。求你了。”

    “漪儿。如今。你也会为了别人而落泪了。”修竹突然说了一句话。让涟漪为之震惊。她这个石头。竟会为了容璧哭。

    “你只哭过三回。每次。都在我面前。可都不是为了我。”修竹低沉的声音似叹息。“我希望。有一日。你会为我而哭。”

    涟漪呆住。修竹一把搂住涟漪的腰。瞬间便到了一群人中央。杀手们吓了一跳。不知涟漪和修竹如何瞬间到了他们中央。吓得向后猛退J步。

    容璧正趴在马背上。陷入了昏迷。鲜血还顺着手指滴滴答答落下。涟漪立刻冲到青骢马前。青骢马便蹲下。涟漪立刻把容璧搂在怀中说:“容璧。你快醒醒。别睡了。”

    容璧还有浅浅的呼吸。但是脸Se惨白。T温也低于涟漪的T温。涟漪更加慌乱的说:“容璧。你别吓我。修竹來救我们了。你快醒醒啊。”

    修竹上前点了点容璧J个X位。止住伤口流血。然后转身不看涟漪痛不Yu生的脸 。冷着脸对杀手说:“都冲我來吧。我会留你们全尸。”

    杀手们被修竹嚣张的气焰激怒。纷纷举起手中的武器。修竹却不似从前那般使用法术。而是随手夺过一人的长剑。一个转身便杀了站在涟漪和容璧身后的三个杀手。扬起满地枯叶。涟漪却无心去看修竹飘逸的身姿。正拼命的搂住容璧。让容璧的T温不再下降。

    杀手被修竹的身手所震慑。纷纷退后。修竹却不给他们逃跑的机会。一个箭步冲上前就了结了J人的X命。速度快的令人发指。杀手立即转身逃跑。却还是被修竹夺命的长剑所杀。还沒反应便丧了X命。

    灭口之后。修竹便走到涟漪身边。牵着涟漪的手说:“我不会医。救不了他。只能带他去你们人间的神医哪里。可以吗。”

    “可以。”涟漪立即点头。梁子尘能够生死人R白骨。一定可以救活容璧的。

    修竹便拉着涟漪的手。不似从前那般轻易的带着涟漪瞬间转移。而是口中默念法决。让三人周身散发淡淡的光芒。涟漪觉得刺眼。便闭上眼睛。等睁开眼时。他们已经到了安乐侯府后园。而梁子尘正搂着一个瘦巴巴的婴孩。沒有发觉他们的到來。

    涟漪立刻哀求说:“安乐侯。求您救容璧。”

    梁子尘吓了一跳。抱紧婴孩皱眉说:“你怎脺鼬我梁府的。”

    “我带她來的。”修竹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命令说。“救他。”

    梁子尘挑眉。勾滣冷笑说:“凭什么。”

    “凭我可以让你的眼睛变回原样。”修竹刚说完。梁子尘就难以置信的问:“果然。原样的意思是我还可以窥视别人的命运。”

    “对。只要是凡人的宿命。你都能看。”修竹走到梁子尘身边。把赤耀抱进怀中。说。“去救人吧。”

    怀中一空。梁子尘心中有些不虞。但一边摇着轮椅回屋。一边说:“捣Y。把容公子抱进房中。”

    涟漪知道梁子尘这是答应救容璧來。立刻把容璧递到捣Y怀中。感谢说:“多谢安乐侯。”

    “要谢就去谢那位。我可是受了他的好处。”梁子尘说完便把门关上。开始全力救治容璧。

    涟漪立刻对修竹说:“修竹。多谢你。若这次沒有你帮助。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修竹Y巴巴的说。满嘴的苦涩。却不知该如何说。他心中一点也不想救容璧。奈何不想看涟漪失望悲伤的脸。更不想让涟漪一直挂念容璧。一直不肯忘怀直到成为执念。他最终还是选择救容璧。

    涟漪点头。却不知该说什么了。两人便陷入了沉默。就如第一回见面一般。两人各有心思。无言以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