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七章 马跑不快

    赤喾搂着太子赤耀缓缓走进安乐侯府。一路上。赤耀都沒有哭。反而是挥舞着双手要嫫赤喾的脸。嘴里发出咯咯的笑声。可ai无比。招人怜ai。

    看着赤耀如黑曜石一般明亮的双眼。赤喾觉得不忍心。不忍心这样一个美好的生命消逝。为何。为何他不能用更温柔的方式站上那个位置呢。

    赤喾坚定了心中的想法。加快了步伐。随即便到了梁子尘面前。梁子尘正抱着猫儿在树荫下乘凉。一身白衣。长发松松的束在身后。脸上带着不明意味的笑。不似凡尘中人。

    赤喾搂着赤耀双膝跪下。膝盖落在泥土上并沒有发出什么声响。但梁子尘还是偏头转向赤喾。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开口道:“沒找到吗。”

    赤喾摇头说:“沒有最后一点线索也沒了。”声音低沉的可怕。整个人如藏在雾霾里一般Y沉。

    梁子尘怀中的印星猫抬起头对着赤喾喵呜了一声。露出尖锐的牙齿。梁子尘便轻轻嫫了嫫印星猫。猫儿立刻翻转过身T。把最柔软的肚子暴露在梁子尘面前。示意梁子尘煣它的肚子。

    “赤喾。那你來我这里是为何呢。”梁子尘不明所以。怪问。

    “求叔叔救太子一命。”赤喾把赤耀捧起來。让赤耀与梁子尘的双膝齐平。而赤耀瞪圆圆的眼睛刚好与猫儿直视。赤耀觉得好玩。立刻咯咯的笑了起來。

    梁子尘不解。微微皱眉问:“你叫我救他。你难倒不知道若他死了。这天下就是你的了吗。”

    赤喾摇头。苦笑说:“不。我不想要这带血的江山。我不忍心杀他。所以求叔叔救他一命。侄儿必定感激不尽。”

    “这江山。就从來沒有G净过。”梁子尘嘲讽说。“更何况。他活着。你还怎么要江山。”

    赤喾凝视赤耀的双眼。说:“我会让他主动禅位给我。毕竟。易潇潇腹中还有一个。或许。还是男孩。我不可能把他们全部解决。”

    “易潇潇腹中确实是男孩。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梁子尘肯定说。“很快。就要生了。”

    赤喾低垂着眼睛。面上不显。心中还是有些遗憾的。竟然是男孩。这就意味着。他的前进的路上多了一块绊脚石。

    梁子尘不再抚弄猫儿。伸手把赤耀接过。搂在怀中。仔细诊断他的病因。赤耀则不断的扑腾着手。要掀开梁子尘脸上的锦帕。

    梁子尘有些恼。揪住赤耀的小手扒拉到一边。赤耀立刻又缠上來。梁子尘烦不甚烦。便任由赤耀嫫着他的脸。

    渐滑NN的肌肤擦过脸颊。竟然觉得十分舒适。就如亲人的抚W一般。梁子尘渐渐接受甚至是喜欢这种感觉。便微微低下头。让赤耀更好的触碰他的脸。

    印星猫觉得吃味。挥着爪子要抓赤耀。赤耀发觉有东西在挠他。便转头看向印星猫。印星猫正举着爪子拍赤耀的PG。赤耀却一把抓住印星猫R嘟嘟的爪子。然后发出咯咯的笑。

    赤喾越发不忍。焦急问:“叔叔。不知太子还有康复的可能吗。”

    梁子尘沉YP刻。然后摇头说:“不能。他已经中毒许久。是狼虎之Y。活不过十七八岁的。”

    赤喾握拳。还是如太医说的。活不过十七八岁。赤喾不甘心。再次询问:“难倒就沒有办法延长生命吗。一两年也是好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有倒是有。但是不值得。”梁子尘听自家的印星猫发出痛苦的声音。却沒有把赤耀递给赤喾。而是把印星猫推下膝头说。“要看你愿不愿意了。”

    赤耀正捏着猫爪子欢腾。印星猫被赶走后仍依依不舍的看着印星猫。印星猫转身把PG对着赤耀。蹲在地上。不让赤耀看它。

    “只要能够延长太子的生命。我愿意。”赤喾想也沒想便说。他只能凭这个來还欠赤潋他们的债了。

    梁子尘嘴角勾起。带着丝丝冷笑。说:“用你的血给他换血。然后天天吃Y。便可以活到三四十岁。”

    “好。”赤喾答应的爽快。“那么什么时候换血呢。”

    “过J日吧。我要准备一下。”梁子尘说完便把赤耀举起。示意赤喾带走。 赤喾却踌躇的说:“叔叔。太子能否放在您身边照料。”

    “为何。”梁子尘深深皱眉。不明赤喾什么意思。把一个N孩子放在他身边抚养。简直是匪夷所思。

    赤喾立刻解释说:“嗊里比不得安乐侯府安全。易水寒也不会许我救太子的。我怕太子受到别的伤害。太子又T弱多病。放在叔叔身边我安心些。何况”

    梁子尘随意束在身后的长发被赤耀揪住。梁子尘却忍着疼。沒有大发脾气。 问:“何况什么。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赤喾微微扬滣。笑道:“何况。我见叔叔喜欢太子。放在太子身边也可以让叔叔宽心些。”

    梁子尘掂了掂手中的婴孩。柔软的身T散发着奇异的N香。嘴里不断发出咯咯的笑声。还会用NN的小手摩挲你的脸。就如ai抚一般。让从未感受过母ai的梁子尘心中一动。然后说:“我答应你便是。但若出了什么意外我概不负责。”

    “我相信叔叔能够照顾好太子的。既然如此。侄儿便先行告退了。”赤喾进退有礼。知道对付梁子尘就是需要顺着他來。绝对不能逆着他的想法。这才让梁子尘对他的印象好了些。

    赤喾离开后。第一时间更新 梁子尘又掂了掂赤耀。笑着说:“小子。换了神仙的血。若有机缘。说不定可以升仙。”

    赤耀听不懂梁子尘的话。只能扑腾着手。揪住梁子尘的长发发出咯咯的笑声。

    蹲在地上的印星猫越发的生气。发出嗷嗷的不满声。平日里最招梁子尘喜ai的它如今也被赤耀挤下宠位。只能憋屈的躲在角落自T伤口。

    梁子尘捏了捏赤耀的脸。却发现沒有什么R。只能叹息对站在远处的捣Y说:“捣Y。去找J个N水足的N娘來。”

    捣Y应了之后立刻出府找人。梁子尘却走了神。心想。这孩子叫什么來着。

    似乎。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是什么Y。还是涟漪起的。真是不好的名字。不是注定了要吃一辈子的Y。

    梁子尘拍了拍赤耀的脸。笑着说:“既然你都这么苦了。我就给你开不苦的Y好了。希望你以后不会排斥喝Y。”

    提及涟漪。梁子尘又想起容璧和涟漪两人至今还沒下落。心中难免也有质疑。难不成真出什么意外了。

    而此刻。涟漪而容璧正坐在青骢马上策马狂奔。容璧身上伤痕累累。鲜血从头到脚污了满身。涟漪身上却沒有一点伤痕。只有J道浅浅的被染上的血痕。青骢马都被鲜血染成红Se。

    涟漪看着容璧摇摇Yu坠的身T。不由紧紧抱住容璧。担忧的问:“容璧。你确定不休息一下吗。”

    “他们就在我们身后不远。休息就是死路一条。”容璧煣了煣眼睛。让自己清醒些。刚刚他与那些杀手进行了一场殊死搏斗。才突破重围带着涟漪逃了出來。若再要正面J锋一次。就再也不可能冲出重围了。

    那些杀手也不知怎的就找到了这个小镇。有幸得是他们在路上就听到杀手们在打探他们二人的下落。他们立刻牵上青骢马就逃。谁知还是被埋伏在小镇周围的杀手发现。他想也沒想就要了这些人的X命。却引得别的杀手追來。幸那些杀手并沒有骑马。他们才有机会逃走。

    逃走沒半日。背负两人的青骢马累了。他们就地休息。谁知那些杀手立刻就追上了。还把他们包围了起來。不给他们留半条活路。

    容璧只能用自己的血R之躯杀出一条血路。在身上受了十多刀重伤斩杀夺人之后。他才带着涟漪突破重围。可他满是伤痕的身T却不支了。伤口流下的血Y为杀手提供了追杀的线索。再这样下去。他或许会成为涟漪的负担。

    因为失血。容璧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身T也有些软。随着颠簸上下浮动。涟漪更加紧紧搂住容璧。担忧说:“容璧。你振作些。别睡过去。一定不能睡。”

    容璧立马甩了甩头。然后用力拽紧马缰。却发现手指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沒半点力气。看这样子。是不可能使刀保护涟漪的。

    容璧再回头。看着青骢马蹄后不断蔓延到小道深处的血迹。如信号一般滇濁醒杀手來杀害他们。

    再这样下去。他和涟漪都会死的。

    容璧想要放涟漪下去。自己骑马滴血引开杀手。让涟漪躲在深林中。趁机逃离。只有这样。涟漪才可以活下來。

    容璧却沒有直言。而是把下巴搭在涟漪的肩上。在涟漪耳边小声说:“阿涟。若有机会。你一定要逃走。不要管我。”

    “不。”涟漪立刻否决说。“我不能抛弃你。”

    容璧觉得他的眼P很重。似乎灌了铅。恨不得立刻合拢双眼。可容璧还是不断滇濁醒自己。不能睡。一定不能睡。控制自己不合拢双眼。

    涟漪紧紧拽着容璧不放手。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不可能抛弃容璧。

    “可是。有你在。马跑不快。我们都逃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